第三十七卷 第三十七章 故見死尸,黃金鼠現

  這廳中的棺材竟然是以最為名貴的楠木精制而成,內襯白綢,外型顯得非常奇特,前端大,后端小,呈梯形狀,所用的每一塊板材的斜面對靠,呈形后的每一部分也要體現出前大后小的斜面。

  棺材的兩旁,用混合著鮮血的油彩畫出兩條正在騰云駕霧的黃金龍追逐戲弄著寶珠,正頂上寫著“安樂宮”三個大字,在空白處則勾勒出無數的金色符文,則在我們身處的這整個大廳之下,地磚中出現無數條縫,里面有溫潤的水汽帶著濃重藥味往上蒸發,一派天山人間的模樣。

  然而這所有的一切,都擋不住我們心中的寒意,因為在第三排的第一個棺材里,躺著一個讓我絕對想不到的男人——這是一張略有些青澀的臉孔,嘴上還有著些許絨毛,四肢強健,頭發雜亂無章,而在脖子處,則有好幾個恐怖的缺口,當然,在水汽的蒸發之下,藥液滲透,傷口處已經顯出了一片死一樣的灰白。

  在偌大的停尸房中,尸體實在是稀松平常,重要的是他的身份,我之所以驚詫,是因為這個男人是被我親手殺死的。

  準確地說,是被我一口一口給活活咬死的。

  沒錯,在棺材里躺著的,正是一年前被我斬殺于第一國際大廈之上的青伢子,這個迫使我徹底隱居下來、將紅紅火火的茅晉事務所關張的男人根本就是個毀滅者,毫無節操,也沒有底線,最后的結果當然是歸于毀滅,然而此時此刻,他的尸身卻出現在了邪靈教總壇的主峰之上。

  我瞧著這具了無生機的軀體,艱難地扭轉過頭來,朝著雜毛小道看了過去。當初我昏迷過后,處理現場的是宗教局,當時大師兄也是到場了的,而青伢子死后,尸體也一直都是宗教局處理的,出于信任,我并沒有問起太多,然而此時此刻,它出現在了這里,這意味著什么,我實在是不敢想象。

  雜毛小道也是一臉震撼,那一次他被陶晉鴻留在茅山,并沒有參與戰斗,但是這并不代表他什么也不知曉,恰恰相反,事后他匆忙趕了過來,幫著處理了后事,并且對事情的過程作了全面了解,然而沒想到事情的最后,竟然在尸體上面出了岔子。

  王永發并沒有發現我和雜毛小道的異常,而是在旁邊忙著跟我們炫耀道:“這個英靈停尸屋,是總壇死亡谷一個非常重要的地方,每一個月都會有一部分存放谷底的尸體被運上來,放在這里藥浴,然后等待神恩洗刷。這里面的每一個死者,生前都是很厲害的修行者,而經過秘法煉制過后,都有可能成為總壇強大的助力,或者是尸丹,或者是僵尸和活死人,有的甚至能夠起死回生,成為絕佳的寄身鼎爐……”

  王永發是煉尸家族出身,對于如何炮制尸體有著非常多的經驗,滔滔不絕地跟我們說著,并表示自己在未來也許會變得十分強大。

  經過這些年的磨練,這個少年雖然表現出超過同齡人的成熟,但終歸還是一個孩子,也有著少年人喜愛炫耀的毛病,當然這也可能是在向我們示好,畢竟在總壇中他認識的人實在是太少了,盡可能地抓住每一根救命稻草,是他本能的反應。

  我們在青伢子的面前停留太久了,還是引起了他的疑惑,踮腳看了一下里面的死人,他轉過頭來,問我們認識這個人?

  雜毛小道笑了笑,說不是,只是好奇這家伙的脖子怎么只剩下半邊了。

  王永發笑了,說早上聽人講,這具尸體可以說是死亡谷最看重的財產,連小佛爺都很在意呢——它生前據說是一名潛力無限的強大修行者,至于為什么死的,那就不曉得了,估計是被狼咬的。雜毛小道嘿嘿笑,說現在哪里還有什么狼啊,人倒是不少。

  王永發低頭下來研究一番,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說對啊,看這傷口,還真的有點兒像是人咬的呢。

  這兩人興高采烈地討論著,而我則感覺到胃里面一陣又一陣的難受,剛才還沒有吐完的人血饅頭似乎又在肚子里面翻滾不休。為了轉移注意力,我將注意力轉移到了這楠木棺材上面來,發現這遍布的符文之中,隱隱看著有些眼熟,似乎跟古耶朗傳承的巫咸符文有些關聯。

  我正待細瞧,院子外面突然有人聲傳來,滿面笑容的王永發突然一震,臉上呈現出驚悸之色,一把抓住雜毛小道的手,不安地說道:“他們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啊,不好,要是讓他們看到你們兩個,我這份工作可就要丟了,快躲起來吧!”

  王永發將我們推到大廳左邊盡頭的一個門里去,囑咐我們千萬不要出來。剛剛交待完,外面就拍門大喊,說新來的那個小子,在干嘛啊,怎么沒有見到人,是不是在偷懶?

  “來啦、來啦!”王永發大聲應著,然后跑出去迎接,不多時,走進了兩個粗壯漢子來,對這少年好是一通訓斥,然后催促他自己去西面用餐,要快,不要磨磨蹭蹭的。王永發剛剛被分配過來,也不敢多言,朝我們這邊不安地看了兩眼,又被指著鼻子罵了一通,無奈之下只有忐忑離開。

  那兩個漢子在停尸間里巡視,而我和雜毛小道則藏身在左邊的門后,這個地方黑乎乎的,根本沒有窗戶,光線十分黯淡,不過當我打量過來的時候,卻瞧見這兒外面看著雖小,空間卻很大,放著一排又一排的木架,而在這些架子之上,則是密密麻麻的骨灰盒。

  這些骨灰盒都是很粗糙的陶罐做成,每一個都有陰影籠罩,透露著一股陰森寒氣來。

  幾乎不用怎么辨別,我便能夠感受得到,在這每一個陶罐之中,都有一個痛苦嚎叫的惡靈,在里面封存著。

  王永發剛來,什么也不懂,卻沒料到竟然將我們給推到了真正的鬼屋里面來。

  粗略一看,這門后的房間里面足足擺放了上千罐的骨灰盒,里面便有上千頭惡鬼,倘若真的將其引發出來,即便是我和雜毛小道這樣的強者,沒有驅鬼符箓的輔助,說不得也要被那亡魂給活活耗死。

  邪靈教底蘊雄厚,這或許并不算什么,遠遠沒有山門前那一條幽冥骨龍來得震撼,但對于身無長物的我和雜毛小道,終究還是有許多威脅,所以在打量并無出口之后,我們只有貼身于墻角最黑暗的地方,將自己溶于環境,什么也不驚動。

  所幸的事情是此時正是天色正好的午后,厭惡陽光的鬼靈除了受到強大的威脅,否則絕對不會出現,倒也沒有給我們太大的困擾。外面兩個漢子顯然并不是什么勤奮之人,在停尸間里巡視一會,便也沒有什么心思干別的了,兩個人坐下來,一起聊天扯淡。

  他們說的都是沒有什么營養的話題,然而過了一會兒,有一個年輕一點的聲音突然說道:“小佛爺在峰后深淵待了近二十年,對那些外廬一向都不怎么過問,這次突然召集所有人回來,難道是他已經有充足的把握,召喚出那個家伙了?”

  他的同伴深吸了一口涼氣,有點兒不相信地說道:“不會吧,難道傳說的,是真的?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我們該怎么辦?”

  “怎么辦?誰知道呢,我聽說上個月左、右護法和佛爺堂的堂主大吵了一架,鬧得很兇,結果昨天右使的表兄就死在了紫竹林里面,活活埋死,氣氛很凝重啊。看起來,這次高層要有大動蕩了……”

  “動蕩就動蕩吧,反正跟我們這些終日在那潮濕陰冷的深谷里面看守尸體的家伙,沒有半毛錢關系。哈,有陽光的日子真好啊,可惜一年只有這么一個月,其余的時間里都要窩在那個幽暗的洞穴里,卵蛋都長膿了。你看剛才那個小子,興奮了一上午,他要是知道自己以后是什么樣子,還會不會笑得出來呢?”

  聲音沙啞的那個漢子語氣充滿了不滿和幸災樂禍,然而他們的修為在邪靈教總壇之中只屬于中下層,實在是很難有進步的潛力,所以這怨恨也沒有誰會關心。

  我聽到他們談及了邪靈教高層的傳聞,雖然這些秘聞和八卦也許距離最真實的情況,有著十萬八千里那么遠,但是我們對邪靈教高層所得的資料實在是太有限了,所以多知道一點,總是好的。然而等我將耳朵貼著墻壁,試圖聽得更仔細時,這兩個家伙卻開始抱怨起在深谷之下那暗無天日的生活來,并且喋喋不休地詛咒某些該死的家伙。

  我聽得喪氣,然而就在這時,雜毛小道突然扯了一下我的衣角,并且朝著角落指了指。

  我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卻瞧見一坨黑乎乎的東西從某個小洞里面,鬼鬼祟祟地爬了出來。這東西體型肥碩,像只懶貓,它費力地攀爬上了不遠處一放著骨灰壇的架子上去,在那油紙封口上輕若無物地跳著芭蕾,時而吸吸鼻子,時而小心地朝著門口打量。

  我暗夜視物的能力有限,瞧不得遠,然而這東西真正進入視線中時,瞧見它那肥碩的身體和一身油光水亮的金黃皮毛,整個心頓時就狂跳了起來。

  我艸,這貨可不就是小佛爺的那只龍象黃金鼠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