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四十一章 真名情魔,論小佛爺

  十二魔星代表著邪靈教掌教元帥和左右護法之下,最高端的力量。

  邪靈教雖然是一個離經叛道的宗教組織,但是卻從來都崇尚人類至上的理論,一個失去生命的亡魂,在此以前,是絕對沒有成為十二魔星的可能,便比如楊知修的姐姐岷山老母,這個老牌鬼妖擁有著堪比十二魔星末尾幾位的實力,但是當初在投靠邪靈教的時候,也只是被許諾接受鬼面袍哥會在西川的勢力。

  很難想象,當王珊情惡鬼娃娃的出身暴露在所有教眾的眼中,到底會出現什么樣的騷亂。、

  天魔說起此事,邪靈教一眾高層紛紛現身,我看到了左右護法、還有魅魔、地魔、星魔,和姚雪清這等重要人物,以及一些雖然不認識、但是氣勢并不弱于這些人的強者,這些人紛紛露面,而當說到替代閔魔的十二魔星真名賜予儀式時,身穿黑色斗篷的王珊情直接走到了天魔身前來,將斗篷霍然取下。

  呼——

  一陣恐怖的陰寒之氣以王珊情為中心,朝著四周擴散而去,當那氣息襲來之時,就仿佛寒風撲面,刀子在臉上割過一般,很多人下意識地將頭低下,讓過這一陣恐怖的氣息,然后再抬頭一瞧,但見一個滿頭黑氣的女人,黝黑的皮膚上面繪滿了洪荒而蒼涼的符文,那里面充滿力量,使得她的長發飛揚而起,氣勢恐怖,宛如天魔下凡。

  我和雜毛小道面面相覷,竟然有些不敢相認了,這個擁有著一身傳奇魔氣的女人,難道真的是前些日子跟我們相處的王珊情么?怎么看這氣勢,隱隱有了當年閔魔臨終時的那種恐怖風采。

  此刻的王珊情魔氣縱橫,仿佛一顆黑色的太陽,刺人眼目,殿中許多人都不敢看她,即便是認真瞧了,也瞧不出這個女人到底是人、是鬼、還是傳說中的深淵惡魔。

  在所有人的驚疑之中,天魔開始講述起王珊情的履歷來——這是一個關于傳承和過往的歷史時刻,也是給十二魔星立威的重要手段。

  在天魔的講述中,王珊情是已故閔魔最鐘愛的首席女弟子,修為和悟性都是閔魔之下第一人,而當年閔魔隕落,王珊情生死相隨,后來魂飛魄散,唯有附身惡靈之中,輾轉與教內許多高人習藝,就在此前,她親手斬殺了一頭來自深淵的變異食蟻獸,并且將那深淵魔氣凝練于身,而在前日,小佛爺駕臨,親自為其繪制了凝魔符文,使其成為了一名參悟了深淵魔氣的教中強者,終于有資格成就了十二魔星之位。

  這是一個絕對豪華的履歷,唯有這般歷經艱苦、百折不饒而又擁有著巨大實力的家伙,才能成就十二魔星之位。

  然而狗血的事情出現了,在這篇重磅級的履歷之中,白紙黑字地提出了王珊情的另外一個身份——苗疆蠱王陸左曾經拋棄過的前女友。我擦嘞,聽到這話兒的時候我的臉都在抽動,實在是太狗血了,王珊情為了上位,居然還借助起了我的名聲來,這事情她先前就做過,可那只是私下說說而已,然而現在擺在臺面上來,著實將我給驚到了。

  不過我并不是傻瓜,栽在我手下的邪靈教高手眾多,十二魔星之中便有不少,鬼面袍哥會幾乎就是給我和雜毛小道滅了的,邪靈教重要的南洋盟友薩庫朗,前后兩代首腦也死于我手,特別是薩庫朗許先生,那種級別的高手便是邪靈教十二魔星或者左右使面對,都是難以逾越的。

  如此威名,即便是被甩了的前女友,那也是一種極大的資歷。

  這般的經歷,再加上被小佛爺親自點化的一身魔體,王珊情坐上十二魔星的這個位置,并沒有太大的爭議——規矩上說任何有異議的教內同僚都可以在當面提出來,并且與其決斗,如果新任魔星輸了,便由挑戰者繼承。這是為了保證十二魔星成為左右使以下邪靈教的最強者之一,然而聽到王珊情經過小佛爺的接見,并且親塑魔體,便再也沒有人生出那樣的膽子來,因為倘若真的這么做,那便是挑戰小佛爺的權威。

  在邪靈教里,講道理永遠都不是一件解決問題的最好方式,小佛爺這掌教元帥的地位也是一拳頭、一拳頭打過來的,雖然幾十年過去了,他很少公開露面,但是威名卻越加恐怖,沒有人膽敢冒犯他的威嚴。

  這也正是所有人都集中在總壇了,而小佛爺遲遲沒有露面的底氣。

  給王珊情授予真名的儀式有教內地位僅次于小佛爺的左使執行,十二魔星的名號并非恒久之事,有的會直接繼承前人的名號,代表紀念和傳承,比如天地雙魔、黑魔等人,而有的強者直接取作極具個人色彩的名號,比如閔魔、秦魔等等,這些都取決于繼承者的意愿,而王珊情此前應是已經和高層協商好了,她沒有延續前任閔鴻之名,而是取了一個字——“情”!

  情魔王珊情,一生為情所困,為情所苦,為情所棄,而也為情成了魔。

  好一個可歌可泣、蕩氣回腸的奇女子!

  殿下之人紛紛交頭接耳地夸贊著,然而熟知王珊情此人的我和雜毛小道卻面面相覷,不知道如何形容當時的感覺:想一想,這個女人當初為了一個爛人下海做小姐,后來在東官各大洗浴城、按摩店里面做生意,接著做雞頭帶小姐,跟了閔魔之后,跟無數男人睡過覺、上個床,她的心都已經麻木了,春秋筆法一勾勒,竟然變成了為情成魔?

  取這么個名字,難道是因為缺什么,就期望著什么嗎?

  不管怎么說,情魔的封立將場中的氣氛渲染得熱鬧,所有人的心情頓時好了許多,也活躍了一些,而當情魔退下,恭敬而立之后,天魔又宣布了第二件事情,那就是昨日傍晚,青城山十二名道士從水路潛入邪靈總壇,準備接應叛徒王正孝,結果被巡山的教眾發現,一番廝殺之后死了九人,其余三人在逃,大家這幾天注意安全,小心出行。

  天魔說這話的時候,右使洛飛雨那精致的臉上沒有半點兒表情,仿佛這件事情跟自己無關一樣。

  然而我卻很敏感地抓到一個關鍵詞:“水路潛入!”

  邪靈教山門大陣此刻可是由洛小北看守,出了這么檔子事情,我若是邪靈教高層,第一個要審查的,便是這個堪稱“胸不平何以平天下”的天才陣法師。而從我這個角度來看,即便是我沒有問李騰飛,但第一直覺告訴我,他們能夠潛入這里,說不定真的就是走了洛小北的后門。

  洛飛雨雖然是邪靈教右使,但她與邪靈教高層那種視人命如草芥的做派有著很大的不同,那就是她不會漠視身邊的朋友和親人死去,而洛小北恰恰是她最看重的妹妹,那飛機場出現在這里,也是因為她,所以她是絕對不會坐視洛小北吃虧的。

  旁觀者清,雖然我們一點兒有用的信息都沒有,但是不難判斷,風暴仍在繼續,或許小佛爺露面的那天,便是角力勝負揭曉的那一刻吧?

  法會之后照例是休息,這一次我和雜毛小道并沒有被安排到西峰處的偏殿過去,剛剛一走到廣場臺階下,便有一個白袍女祭司過來請我們,帶著我們來到邪靈殿旁邊的一處建筑群落。神殿之下,最好勿語,我們小心翼翼地跟著那個長相平凡的女祭司后面走著,穿過一條長長的巷子,又路過了幾座偏殿,終于來到了一處夾在殿宇旁邊的地方。

  這兒是一處懸空的木殿,外表美輪美奐,充滿了藝術感,它小半搭著巖壁,而有大半則探出了峰崖之外,隱隱之間有云霧繚繞,俯瞰整座邪靈古鎮,顯得有一種居高臨下的優越感。

  請我們過來的自然是新晉的情魔大人,我們所處的這兒是高層人員的專屬休息場所,每一間都隔得一定距離,并且有法陣維護,保持絕佳的私密性。王珊情見到我們很是興奮,沖過來問我們她剛才的表現如何?我和雜毛小道自然是馬屁如潮,各種阿諛奉承,夸得王珊情眉開眼笑,樂不可支。

  雜毛小道適時地問起了王珊情為何實力驟然提高的事情,她的回答是經過了小佛爺的指導和魔體繪制。

  我略有些激動,趕忙問她,說小佛爺到底長著什么樣子?

  這是困惑我許久之事,小佛爺神秘莫測,少有人見過他,所以這答案真的很值得期待,然而王珊情卻告訴我,說她也沒有看到小佛爺,當時在靜室之中,只是聽到腦子里面有人在與自己交流,仿佛憑空冒出來的一般,而后有一雙溫暖的手在她身上構造,但很遺憾的是,她當時一下就懵了,并沒有瞧見小佛爺。

  王珊情還告訴我一件事情,那就是即便那手,也不是小佛爺的,她能夠很清楚地感受到,僅僅只是一個意識而已。

  天啊,小佛爺究竟有多么強大,竟然通過意識,便能夠將王珊情點石成金,獲得這般的成就?

  這樣的敵人,讓陶晉鴻來跟他干架可好?

4條評論 to“第三十七卷 第四十一章 真名情魔,論小佛爺”

  1. 回復 2014/04/05

    劉璃夜″

    最后一句話, 我們還能不能一起愉快的干架了!

    • 回復 2014/12/14

      我愛大咪咪

      好吧,那就干吧

  2. 回復 2014/05/22

    大漠孤煙

    有分量,輕重緩急,得當

  3. 回復 2014/12/23

    陶晉鴻

    爺不是僅僅只是個象征意義嗎?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