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四十二章 邪靈圣物,騰飛失蹤

  前日一聚,王珊情雖然并沒有見著小佛爺真面目,然而對于那位傳說中掌教元帥所展現出來的力量,已然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十分感嘆,說原來還以為閔魔大人就是這天下間有名有數的高手,遙不可及的高峰,然而今日一見小佛爺,方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閔魔大人與之相比,十不足一。

  小佛爺這才是“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當屬天下第一,舉世間,莫有能與之匹敵者。

  王珊情魔軀已成,一股縈繞不定的陰寒之氣凝于身體之中,給人于強大的威壓之感,這還是她初始時難以控制力量的狀態,如果能夠容她修行一段時間,沉淀下來,返璞歸真,只怕又要成為一位名動一方的狠角色,然而即便這樣,她對小佛爺的評價也實在太高,堂堂中華,地大物博,人才輩出,這世上有誰能夠稱得上“天下第一”,這么沉重的身份?

  不過小佛爺對王珊情有再造之恩,我們倒也不敢胡亂勸解,只是小聲附和著。談完這幾日的奇遇,王珊情便開始交待起事情來,她告訴我們,說這幾日總壇暗流涌動,凡事都需要獨善其身,一旦發生沖突,遇到兩難選擇,千萬要記住,厄德勒是緊密團結在小佛爺身旁的厄德勒,而不是任何人的陰謀詭計,所能夠撼動的。

  王珊情意有所指,矛頭直接對準了邪靈教高層的某些人,看來她被小佛爺約見過后,已經被面授機宜了,而作為她此時的兩個頭號手下,自然也分享了她的信息。

  邪靈教暗流涌動,隱隱有大清洗之意,在我看來,這應該是小佛爺準備在大動作之前,對教內所有不穩定因素作一些整理,以免在關鍵時刻被擾亂到自己的計劃。

  不過整治的對象,我們倒也真的是很好奇,便問王珊情,說大師姐,我倆個呢,是鐵了心跟隨你混生活,你叫往東我倆不敢往西,叫我們打狗不敢捉雞,不過總是愚鈍,有的事情還是不明白,昨天潛進來的那幾個雜毛道士,到底是怎么進來的呢?

  王珊情告訴我們,說青城派的那些家伙,現在已經查明是跟王正孝那個叛徒有關聯,你們可能不知道,王正孝是前任左使王新鑒的孫子,當年也是驚才絕艷之輩,甚至一度還成為未來掌教元帥的熱門人選,雖然后來沉淪,但是因為他爺爺的關系,地位還是很高的,也正因為如此,使得他能夠趁小佛爺這次外出之機,盜取了教內兩件至關重要的祭品,其中一件惡魔心臟已經收回,然而還有一面非常重要的令旗,卻被他交給了前來接應的外敵手上。

  “什么令旗,有這么重要?”

  我有些疑惑,然而王珊情也表示不知道,只曉得這東西是邪靈教非常重要的兩件圣物,對小佛爺的計劃有著至關重要的左右,一件留在小佛爺手中,還有一件則交由右使洛飛雨執掌。

  聽她這般說,我的腦海突然一下亮了起來,頓時想起了初遇洛飛雨時,她從身上展出一面旗幟來,一番舞弄,竟然弄出無邊惡鬼來——惡鬼墓令旗!

  當初的邪靈教右使洛飛雨,便是憑著這惡鬼墓令旗和魔蟲妖靈等等利器,獨闖藏邊日喀則,力斗十數位佛法高深的紅衣喇嘛和千年飛尸,還有我和雜毛小道,身手驚艷絕倫,而那個可以源源不斷地制造處洶涌惡鬼的令旗也給我們留下了相當深刻的印象,如今與它齊名的圣器丟失,難怪地魔會如此緊張。

  盜走教內圣器,這罪名足以讓王正孝永世不得超生,不過他卻還是毅然選擇做了,并且還借助了外力,能夠讓他有這般的決斷,想來他也是對小佛爺即將要做的事情,產生有了深深的恐懼,而這恐懼,足以支持他顧不得自己的身份,和當前的地位。

  王正孝沒有經過審問便被地魔滅了口,如此匆忙,這背后到底發生了什么故事,也就無人得知了,然而問題的重點在于,這件事情到底會不會牽涉到洛飛雨姐妹,或者說小佛爺到底有沒有心思將洛飛雨從邪靈教高層體系中鏟除,這一點倒是值得研究。

  關于這一點,王珊情告訴我,說明天傍晚的時候,將會召開一場高層人員的聽證會,專門討論這個問題,如果我們有興趣,可以作為她的隨員參加。

  對于王珊情的這個提議我們欣然應下,到目前為止,我們最欠缺的就是對邪靈教高層的了解,如果能夠有這么一個機會,相信對瓦解邪靈教會有很大的幫助。除此之外,我們還有一個重要目的,那就是確定洛小北是否真的有反邪靈教的傾向,倘若是,我們便可以自由通過陣法森嚴的邪靈教山門,聯系上大師兄,然后將這里面的一干高層給一網打盡了。

  談完正事,自有侍者送了餐食過來,王珊情已經筑就魔體,也可以進食,不過她吃的都是保持最大程度能量的血食,整整一只活羊,給她吞噬得連骨頭渣子都沒有剩下。

  我們也有,高層享受的正常午餐可比先前那清水窩窩頭要好許多,然而與王珊情同屋進食,實在是需要太大的勇氣,所以我和雜毛小道一點兒胃口都沒有,淺嘗輒止。好在王珊情叫我們過來,也只是表示一下親近之意,并沒有久留我們,而是讓我們吃完便出去自由活動。

  出了主峰,我們習慣往西邊兒走去,在半山腰的山道上面噴到了王永發,這少年瞧見我們欣喜不已,遠遠朝著我們招手。走近一些,才看到少年那瘦弱的肩膀上背著厚重的行李,一了解方才得知他今天被通知到,準備下到死亡谷里面去潛修了。

  經過這幾天的了解,我們已經知道死亡谷就在邪靈峰左邊的一處深谷底,吊索方才得入,那里有終年陰森潮濕的氣候和遍布谷底的灌木林,以及號稱死亡行者的陰魔,而在死亡谷與邪靈峰共同的后方,則是一個深不見底的萬丈深淵,那里整日有代表著混亂和恐怖的罡風吹拂,將人扔進下面去,不但身體,便連靈魂都難以逃脫。

  死亡谷是最接近萬丈深淵的地方,也是最好的養尸地、陰魂棲息所,所以那里的陰氣濃重,常年不見光,一年四季都是見鬼的寒冷潮濕,普通人畏之如虎,然而王永發卻并不覺得,因為他覺得在那里,自己能夠變得足夠強大,一直到能夠親手給父親報仇為止。

  同樣出于炫耀的心態,王永發告訴我們,說死亡谷最近很受掌教元帥的器重,聽說不但支援了一批對此頗有造詣的異族來,而且似乎還對一具尸體非常感興趣,甚至交待陰魔大人特地從死亡谷中出來,親自運送那一具死尸……

  雜毛小道問是哪具,我們認識么?

  王永發張了張嘴,不過話都說到嘴邊了又給咽了回去,說上面交待過,不能說的。他意識到自己可能觸犯了一些規矩,沒有再作停留,匆匆離去。目送著王永發的身子消失在側邊下山的小路盡頭,雜毛小道左右一看,低聲說道:“莫非是……”

  他想說會不會就是青伢子的尸身,不過在這邪靈峰上面有諸多設置,為避免泄露底細,他也沒有全部說完。

  我點了點頭,同意他的猜測。

  說句實話,一直以來,小佛爺給我們的感覺除了恐怖,就是神秘,對于他,我們所知甚少,即便是邪靈教的高層人物,比如洛飛雨,都沒有見過此人的真面目,而僅僅只是一副沒有表情的面具而已,到了王珊情這新晉十二魔星的級別,更是連照面都沒有見,便完全落入了別人的掌控之中。

  能夠將一個擁有著巨大實力的聚形惡靈給玩弄于股掌之上,別的且不說,小佛爺關于靈魂方面的造詣,絕對是頂級水平。

  越是了解小佛爺,我們越感覺到一陣無力,這般天才的家伙,揭開他的層層面紗,到底會是一個什么樣的人物呢?

  這個疑問一直困擾了我們一整天,當天下午法會結束的時候魅魔作了發言,再次強調了一點,那就是只有小佛爺,才能夠拯救日漸衰弱的厄德勒,只有小佛爺,才能夠帶領厄德勒完成神圣的目標,走向另一次輝煌。

  魅魔的話語可以視為對小佛爺的再一次效忠宣誓,然而讓人覺得好笑的事情是,從我們來到謝靈教總壇,除了王珊情之外,幾乎沒有人見到過小佛爺,大部分代表小佛爺意志的決定都是通過天魔來發布的,就連那個小佛爺一手扶持出來的佛爺堂,以及護堂十八羅漢,都沒有人見過。

  然而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說,小佛爺沒有出現,其實反而達到了一種震懾的效果。

  他越是沉著,越表達出了沉如山岳的城府,以及超卓的實力。

  再次下山,路上依舊有血巾黑衣,還是有巡查的人,我們走在小鎮街上,也看到白袍者在巡邏調查,一切氣氛蕭殺。回到小院,我發現瞎眼顏婆婆已經回來了,正在廚房里面給我們做晚飯呢,打完招呼過后,雜毛小道給我使了一下眼色,讓我去廚房幫忙,而他則去屋頂夾層查探李騰飛。

  我沒在廚房待多久,便被趕出來了,而雜毛小道也很快回來,告訴了我一個十分不妙的消息:李騰飛不見了。

2條評論 to“第三十七卷 第四十二章 邪靈圣物,騰飛失蹤”

  1. 回復 2016/02/20

    ?

    總覺得小佛爺是左道認識的人

  2. 回復 2016/02/26

    匿名

    我覺得應該是大師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