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七章 虎皮貓大人

  開門的是一個二十四五來歲的青年男子,眉目臉型,跟雜毛小道倒有著七分神似。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眉宇間有著一股子凜然的正氣,器宇軒昂,眼睛亮,沒有雜毛小道這般猥瑣。見到了雜毛小道,他先是一愣,之后仿佛美國人看見了大熊貓,緊緊抓住了雜毛小道的衣袖,然后朝屋子里面使勁兒喊:“爺爺、奶奶,爸、媽,小妹,大哥回來了,大哥回來了……快來啊!大哥回來了!

  他是如此激動,又笑又跳,然后緊緊地抱著雜毛小道,口里喊:大哥,大哥!

  雜毛小道的眼眶一下子就濕潤了。

  沒一會兒,門口就圍了好幾個人過來,都是女人,有喊哥的,有喊大哥的,有喊表哥的,從院子西邊跌跌撞撞跑來一個女人,約摸五十歲,面色愁苦,口中大喊著“我兒”、“我兒”,一下子撲到了雜毛小道懷中,雜毛小道這個平日里吊兒郎當的家伙,一下子就跪在了這個女人的身前,大聲哭嚎,說媽,兒子不孝啊……

  我背著包在一旁,看著這久別重逢的感人場面,沒說話,發現從西屋又走出了三個神情嚴肅的男人來,一個鶴發童顏,頷下白胡須飄逸,一個長相敦實,粗手粗腳,還有一個是年輕人,面如冠玉,眉鋒上揚,眼神銳利如刀。我能夠猜到前兩者定是雜毛小道的爺爺、父親,只是旁邊那個大帥哥,倒是不知曉。

  “你這個孽畜,一走八年,倒還知道回來!”

  白頭發老人看著跪在地上的雜毛小道,冷冷地哼著。雜毛小道看見了他,渾身一震,抬起頭,淚眼婆娑地看著他,納頭便拜,只是哭泣,也不說話。從我這個角度看,背部一抽一抽的,屁股兒顫。過了一會兒,氣氛被渲染得悲情,他抬起頭來,說爺爺,我之所以被師傅逐出門墻,主要也不是我的原因,這些年我一個人在外面漂泊,不敢歸家,也是因為鐵齒神算劉的一句話,為了給家人避禍,才至于如此,還請爺爺和父親大人,諒解我的一片癡心啊……

  他哭得傷心,那悲慟簡直可以媲美爾康。言語里信息量太大,倒是讓我丈二摸不到頭腦,迷惑不已——這個家伙,倒真是個有故事的人啊。

  他爺爺聽到了這句話,臉色數變,看這地上趴著哭泣的大孫子,長嘆了一口氣。他說那件事情,不管怪不怪你,都已經過去8年了,計較起來,終究是我欠他陶晉鴻的,黃山龍蟒一事,死的是他孫女,但是他也得到了他想要的東西,這事情是非曲直,只有問那在幽府的小倩了……反正有我在一天,他老陶便不能怎么樣蕭家。唉,不說了,你奶奶病了很久了,你來的正好,去見見她吧,也沒幾天了。

  雜毛小道渾身一震,抬起頭來,問在哪里。

  他弟弟立刻領著他往西廂屋走去,他爺爺看著站在門口的我,仔細打量我胸口的槐木牌和眉宇之間,問小友是……?我說我是蕭克明在南方的朋友,叫陸左,最近發生一點兒事情,便一同前來拜訪。他頷首,說今天有事,明天再詳談吧,便讓那個英俊的男子陪著我去客廳中歇著,其他人都轉向了西廂屋。

  家人有病,且在彌留之際,我自然不指望他們有閑情招待我,便在這男子的帶領下,來到了客廳中安坐。那男子叫做周林,是雜毛小道的表弟,他陪我坐下,沒聊幾句,便直接問我,是不是蠱師?

  我吃驚,問周林是怎么看出來的?

  周林得意地說他自小便熟識玄學五術中,特別是其中的“相”,他更是略有心得,只一觀,便是八九不離十。我任由他吹,點頭,露出一副崇拜的表情。如此聊了大半個小時,我坐了一天車,肚子空落落的,咕咕響得難受,他只當沒聽見,拉著我說起他的光榮歷史,也不多,譬如給某位達官貴人算命,一語中的,然后人家便以禮相待,排場極大,又譬如……他吹得爽利,又想起來問我養的什么蠱?

  十一種蠱里頭,都會下哪一種?

  這么問,我便有些不爽了,這種私人的東西,哪里適合與這種見過一次面的人,交流溝通?我只是推脫,他也不細問,微笑著,又講了些其他,說他這大表哥,倒是有八年沒見了,樣子變得可真大。我問他為什么要離開家里,一直不肯歸?他搖頭說不知道,這里面必是有些緣由,但具體是什么,他也不知道。

  我發現雜毛小道家里的人,別人不說,這個周林倒是和他一脈相傳,嘴皮子厲害得很。

  這時前面有人叫他,他答應了一聲,然后跟我說離開一會兒,便走了。

  沒人看著我,我閑著無事,大量起雜毛小道家里的客廳來,這是一個老派些的家庭,屋里面的家具裝飾,讓我有一種穿越民國的感覺。正看著,從屋外面飛來一只鳥兒,黃綠色的羽毛鮮艷,虎紋,金剛喙,翅膀一展幾十公分,肥母雞一樣。它飛一圈,停在了茶幾上,眼睛呈淺黃色,中間是黑的,炯炯有神地看著我。

  它瞪我,我就看它,咕咕……我奇怪,說這誰的鳥兒,也不搞個籠子關著?

  接著發生了一件讓我菊花立刻一緊的事情——它說話了。

  我一下子就懵了——這輩子我除了看好萊塢電影的時候,能看見動物說話,再也想不到這世界上居然還真實存在著能夠有開口的動物——雖然,這個肥母雞一樣的家伙,就是個鸚鵡。它是這樣說的:“我不叫鳥兒,請叫我大人,虎皮貓大人,小子!”看著這花頭花臉的肥鸚鵡,一本正經地跟我講話,我好久才緩過神來,便問虎皮貓大人,你是誰的鳥兒?——我也是開玩笑,誰指望一只靠“條件反射”說幾句話的鳥兒,能夠跟你玩對答游戲?

  沒曾想,它居然開口說道:“小子,我他瑪的誰的鳥兒都不是,我就是我,虎皮貓大人!”

  這會兒我終于明白了,這個肥母雞原來真的能夠聽懂人言,可以說話。我仔細觀察,發現它就是個虎皮鸚鵡,所謂貓大人,不知道出自何處,是何緣故。我驚訝過后,回過神來,便耐著心跟它聊天,它也健談,不斷地聒噪,講完自己有多么英明神武、神駿非凡之后,開始對我盤根問底,不時地嗅我,說我身上有股陰神的味道。

  它這問法,跟周林一個鳥樣。

  我問虎皮貓大人,你也懂陰神陽神?

  它傲然地昂起頭,問我知道他是誰不?我搖頭表示毫不知曉,它又問我知道幽府是什么知道不?我說我懂一點兒。它飛過我頭上,撲騰著翅膀,說懂一點兒,就懂一點兒?爺去過那里!

  說完這話,它便飛了出去。

  我心中震撼,不常聽雜毛小道說起自己家的事情,但是他說要讓朵朵出現,最好還是找他家人問問。他是個半調子我已然知曉,本來并沒有抱多大的希望,然而此番一看,心中震驚莫名——我眼拙,對他這些家人倒是看不出個好賴來,但是,就光這個黃綠色肥鸚鵡的一番話語,便足以把我給鎮住!

  聽說過“走陰”的人,但是卻沒聽說過“走陰”的鳥兒。

  況且,走陰的人大都只去過一個叫做“房子”的地方,僅僅只是是幽府的交界;而這鳥兒,居然還去過幽府——什么是幽府?那可是鬼魂們去的世界,活人去了,難有幾個能夠回來,能回來的,那都是非常厲害的角色,比如耶穌。所謂鬼,便是有的人死了眷戀塵世不走,不肯去幽府,于是靈魂便成了鬼。

  這肥母雞一般的鳥兒,果真是厲害,難怪能夠口吐人言。

  我誠惶誠恐地坐了一會兒,也不清楚雜毛小道是怎么跟家人敘舊的,或者商議些什么,只是覺得肚子咕嘟咕嘟地叫喚著。這時進來了一個軟妹子,長相清秀,她過來問我陸左,去吃點夜宵吧。我頓時淚流滿面,站起身來跟著她出去。來到廚房,我坐在飯桌前,她弄了一會兒,端了一碗茶泡飯、一小碟肴肉到我前面,笑著說來得太晚,沒時間弄,剛剛聽他大哥說我還沒有吃飯,于是就草草弄了一些,不要嫌棄。

  我也是餓了,哪里會計較這些,先是感謝一番,便拿起筷子吃。這夜宵倒也清淡,不過合胃口,吃得舒服。她自我介紹,說是雜毛小道的小妹,今年十八歲,叫做蕭克霞。我們聊了一會兒,知道了雜毛小道家中人口也多,有兩個叔叔一個大伯,還有兩個姑姑,一個嫁了人,一個入山修了行,有個二爺爺,早年間死了。她對雜毛小道的現在也很好奇,問東問西,我盡揀一些漂亮話說,倒不敢揭他的丑。

  吃完飯,意猶未盡,可惜沒了。蕭克霞給我安排了一個房間,讓我歇息。

  第二天清早,我被院子里的動靜吵醒了,推窗看,只見好幾個人在做早課,有五禽戲的,有吐納的,也有跳禹步的,里面我認識雜毛小道的大表弟周林,正盤腿坐在一側,對這一斗米念咒。門被推開,雜毛小道出現,他讓我跟他走,去見見他爺爺和父親。

  我跟著他,來到一個堂屋,只見老蕭他爺爺、他父親還有一個叔伯輩的男人(后經介紹是他三叔)都在,一一見禮之后坐了下來。

  高人匯聚,我也不隱瞞,把我的情況,跟他們仔細講來。

  同地翻天的老太爺一樣,老蕭他爺爺也是要看現在的朵朵,才好決斷。我講明我的擔憂,他說無妨,他自有辦法。于是把門窗關上,在房間的四角都點燃檀香,插在米碗之上,我將心神沉入槐木牌中,念起了解封咒來。

2條評論 to“第七卷 第七章 虎皮貓大人”

  1. 回復 2014/08/06

    虎皮貓大人

    大人我終于出場了,嘎嘎嘎……

  2. 回復 2015/01/05

    吐了個槽

    又一神獸出場,何不收入麾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