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八章 麒麟胎裂魂

  隨著我的念咒接近尾聲,槐木牌越來越輕,忽然,一束紅影從我胸口射出來,停留在空中。

  她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卻是那個小妖朵朵,我心中劇烈抽搐。

  我家那個西瓜頭朵朵,難道被這個小妖精給吞噬了么?

  這小妖朵朵是如此美麗妖艷,連老蕭他爺爺都愣了一會兒神,然后問我,這就是我口中的小鬼?不像啊?小妖朵朵粉紅的舌頭舔了舔嘴唇,視線環視一周,然后落在了我的脖子上,不理雜毛小道的家人,磨著牙說:“怎么又找了一些老家伙來對付我?他們太老了,肉也是臭的,就你干凈一點兒,我來吃你吧,別動哦,我好久沒有吃人肉了……”

  她飛到我面前,抱著我的脖子,張開小嘴就要咬,我伸出手一把抓住她小一號的身體,輕,軟軟的,皮膚像嬰兒,溫熱。

  她被我的“詛咒之手”捉住,動彈不得,便使勁晃,大聲叫,力氣大得出奇。

  老蕭他爺爺嘖嘖稱奇,說真是奇怪了,這可不是小鬼,這是鬼妖啊!

  “鬼妖”這個詞,我是第二次聽說,頭次是聽巴頌說起,他當時也是十分的驚訝,垂涎不已。見我疑惑,老蕭他爺爺便跟我解釋,說這鬼妖,出現得少,但也有,每一個莫不是強橫一方之輩。我們知道,這鬼便是鬼,是人死后的靈魂所化,而妖,則是非人類的智慧生物的總稱,兩者千差萬別,本來就聯系不到一起。

  所以,鬼妖的由來也奇怪,都是機緣巧合,各種微乎其微的概率碰撞成就的,珍惜得很。你這只鬼妖,剛剛成型,還沒有成長,本能強過于理智,所以惡,所以兇,所以想吃人肉。我這里正好有先祖傳下來的“縛妖咒”一篇,你既然是小明的朋友,便拿去,好好管束鎮壓才是。

  我著急了,我來這里的目的可不是為了管束這小妖精,我要是的朵朵,我親愛的朵朵寶貝。雜毛小道不待我說起,問他爺爺,說招回這融合妖氣的地魂之前,那個靈體怎么辦?我們的主要目的,是想要她回來,而不是說想要這個小美女、小波霸。

  他爺爺吃驚,渾濁的眼睛凝著神,看大吵大鬧的小妖朵朵,一會兒后,他一拍大腿,說奇了,奇了,都說同一肉身中共兩個靈魂,便是奇事;這同一個靈體里面共兩個意識,簡直就是奇跡啊!你們說得沒錯,之前那個主體意識還在,不過在沉眠,被欺負了,像風中的火燭,隨時可能熄滅。也無妨,那個魂魄太弱小,沒多大用場,熄滅了就熄滅了,我傳你那法,好好帶這個便是。

  我插言說不行,堅決不行,我不要這個小妖精,我只要朵朵,以前的乖娃娃朵朵。

  他看著我,很稀奇,說放著一個強大的鬼妖不養,你倒是想弄一個普通的鬼娃娃?雖然那個小姑娘是個福娃娃,但是并不珍貴,對你只能帶來些福運,遠遠不如這個鬼妖來得直觀自然,你倒是想好了?頭腦沒有不清醒吧?他和老蕭他父親、他叔都奇怪地看著我,就像看一個奔馳和皮卡、毫不猶豫選擇皮卡的蠢貨。

  我明白他們的驚訝,或許從實用角度來說,小妖朵朵似乎更合乎我的利益些,但是我和朵朵之間,并不是簡單的小鬼與養鬼人之間的關系。

  或許最初,我只是像收留一只可憐的流浪狗、流浪貓一般,把她收養著,也不盡心,還老欺負她,然而日子久了,朵朵的天真、善良、可愛、勤快以及偶爾的一點兒小孩子脾氣,便逐漸地一點兒、一點兒感染到了我,感情就像發酵的美酒,不知什么時候,我突然之間就醉了,舍不得了,多么可愛的小家伙,我怎么舍得離開她?時至如今,不僅僅是她依賴我,我,也實在是離不開她了。

  朵朵沉睡的這些日子里,我沒有一天不在心憂,沒有一天不在著急。

  在這個人情味越來越淡薄的社會里,朵朵就像冬日里的暖陽,照射進我心中的一米陽光,所有的勾心斗角、爾虞我詐,使得煩惱就像春天瘋長的野草,但是有朵朵在,我心里便是暖的,人也是積極樂觀的。

  我改變了她,她也改變了我。

  在所有人詫異的目光中,唯有雜毛小道一個人,十分理解我。這也自然,但凡是見過朵朵的人,都無一例外地會被她的善良可愛所感染,她便是一道沁人心田的清流,洗滌著俗世中所有的灰塵,怎么能夠讓人不喜愛呢?

  見我如此執著,老蕭他爺爺沉默了,眉頭都皺了起來。

  氣氛頓時沉重了起來,他父親和他叔叔低聲交換著意見,我聽不清楚,但是看他們的表情,顯然很不解,也很為難。過了一會兒,沉吟了許久的老蕭他爺爺,摸了摸頜下的白色胡須,說這世上,辦法總比困難多,所以辦法倒是有,不過也很艱難,不知道你是不是有這大毅力,去完成。

  我大喜,說只要我能夠做到的,便是死,都一定要把它做成功的。

  他搖了搖頭,說你這個小家伙真的固執,好端端的近路不走,偏偏喜歡走歪路,讓人好生不解。他說既如此,那么他就好好說道說道。類似于這種情況,罕見,但也不是說沒有。家中所穿的書籍記載,明朝年間也有類似的事情發生,兩魂同一靈體。暫時的,可以由他傳一份“縛妖咒”,約束這小家伙,然后讓它與原來的意識共存,否則灰飛煙滅;兩虎相爭,終有一傷,傷的必是弱者,你有那楚南白蓮教的一卷《鬼道真解》,是極幸運之事,可以給你的小鬼練;

  但是,這些終究不是長久之事,若想圓滿解決問題,還需要裂魂。

  我不懂,問什么是裂魂?

  他說常有雙胞胎生出來,兩個腦袋,但是身體卻是連在一起的,這便需要動手術,將其分離,不然常此以往,必死無疑。靈魂也一樣,天無二日,國無二主,每一個意識都有這自己獨有的印記,是存在這個世界的痕跡,兩者若長期緊密聯系在一起,必然相互影響,達成一致,這會有兩個結果,一是同化,二是相互抵消,最后磁場消失,了無痕跡,便死了——這一過程,短則數月,多則幾年,必會發生。所謂裂魂,便是將這兩個意識分割開來,你是你,我是我,互不牽扯,這樣子才能夠長久。

  我一聽他這話,果然兇險,時間又短促,捉摸不定,頓時急了,忙問如何裂魂呢?

  老蕭他爺爺搖了搖頭,說玄學五門,山、醫、命、卜、相,他們這一脈只精修山、相,聞道又先后,術業有專攻,裂魂一道為術,論起來還是茅山宗最精通,我與茅山宗的陶晉鴻本是莫逆之交,原本推薦你去也只是一句話的事情,可惜當年出了一些變故,小明魯莽,導致他孫女香消玉殞,而且還害得他閉關山中,八年沒有出世,現在也求之不了。不過聽說這世間有一奇物,名曰“麒麟胎”,這是一種靈質軟性玉石,能夠寄托意識,轉而化為胎盤,孕育妖身,最適合這妖物寄托,解脫你的小鬼靈體。

  我眉頭蹙起,都說了是傳說之物了,天下之大,我去哪里找尋才好。

  不過事已至此,總歸是有了個方向,此間沒有路,自然別的地方也可以找尋,我鞠躬,一再拜謝。老蕭他爺爺說不用客氣,既然是小明的朋友,便無須客氣。他當著小妖朵朵的面,傳授我一篇“縛妖咒”,我一一學習,咒法、唱腔、語速……我學來,凝神閉氣,然后念,沒念兩輪,那被我抓在手中的小妖朵朵就哭泣,又是鬧又是叫,痛苦不已,不一會,靈體都縮了一圈。

  莫名的,我突然想到了《西游記》中唐僧念的緊箍咒,莫非與這縛妖咒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我心中嘆,說不定那吳承恩,多少也是知曉一些玄門中事,要不然,哪能夠寫得出如此鴻篇巨著?

  小妖朵朵被我的縛妖咒折磨得奄奄一息之后,終于妥協了,垂頭喪氣,哭著問我到底想怎么樣?我說剛才我與老太爺的對話,你也是聽到了的,你既然已經成型,我們也便不好抹殺你,但是朵朵何其無辜,若是被你這意識給泯滅了之后,我寧愿將你也一起毀滅掉。朵朵與我已經有了心靈印記,你與她同源,便也逃脫不了我的手掌,若是乖巧,便讓朵朵回來,我自留你一命,若是強占朵朵的靈體,磨滅她的意識,我也不和你多說什么,直接抹殺算了。

  她不愿,說她好不容易活過來,又要天天沉眠,那還不如死去。哼,要是這樣,你只管念咒,念死算了。

  我看著手中這個一米高的小狐媚子,說你要怎么樣?

  她眼波流轉,明亮的眼睛猶如璀璨的繁星宇宙,看著我,說一半一半,頂多她和那個呆妹子,各自出現半天,這是底線,不然沒得談。她倒是直接,也是傻妞一個。雖然需要忍受這小妖精,但是一想到立刻就能夠再見到朵朵,我心里面立刻興奮極了,覺得這么些天來的奔波,總算是有了個結果,忙不迭地答應。她撅著粉嫩的紅唇,嘟嘴抱怨,說人家就這么不招你待見么?真是的,哼!

  我不理她的誘惑,催促她趕緊走,她幽怨的眼神看著我,好像一個受氣的小媳婦兒,回過頭又看了一眼摸著胡子的老蕭他爺爺,啐一口,說管閑事的死老頭,呸,有機會一定要吃了你的肉肉,哼!臭的也要吃。

  說完,她閉上了眼睛。

  接著,她的靈體開始變化了,下巴開始變圓,胸變平,臉上的肉也多了起來,頭發變成了齊劉海,過了一會兒,她睜開了眼睛,臉上露出了天真無邪的笑容,伸出肉乎乎的雙手抱我,說陸左、陸左……

  我緊緊抱住了這孩子,多久了,我們又一次見面了。

  恍如隔世。

7條評論 to“第七卷 第八章 麒麟胎裂魂”

  1. 回復 2014/01/04

    好可愛的小妖~

  2. 回復 2014/01/12

    逃之夭夭

    真好看

  3. 回復 2014/05/14

    鬼娃娃

  4. 回復 2015/01/12

    鬼妖

    好萌的小妖啊

  5. 回復 2015/02/22

    我是豬腳我怕誰

    又得到一個小妖,還有小道士叫小明也是醉了………之前叫什么來著,雜毛小道……23333

  6. 回復 2015/04/10

    游客

    要是我有那小妖我肯定收留她

  7. 回復 2015/05/02

    陳志程

    沒有尾巴妞好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