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六章 八卦鎖魂陣

  這是一個虛掩的石門,很小,高一米八,寬半米。

  石門上有浮雕,以較大的面積雕了一個豬頭怪人,面目丑惡,其下繪青龍、白虎,背景有古怪生物無數,有蟾蜍與桂樹的滿月,有手持節、身披羽衣的方士,交纏奔馳的雙龍,最醒目的是邊際一個,是身似羊而梟首張翅的怪物。這雕畫用線熟練,風格雄健奔放,頗有表現力。

  我這個人文化低,一點藝術欣賞水平都沒有,但也知道這雕畫,是古物,有著撲面而來的歷史厚重感。

  金蠶蠱停留在這門口的縫隙里,待一會便離開,瑟瑟發抖,竟然不商量,便回到了我的體內來。而小妖朵朵則往黑黑的甬道看了一眼,說好臭,臭死了,里面都是死人肉,不好吃。我拿手電筒照地上,發現地上有淡淡潮濕的腳印,雜毛小道他們定是進了里面去。我猶豫著要不要進,總感覺里面有什么不好的東西在。但是又想,雜毛小道他們既然已經進去,必然是有兩個結果:

  一是他們搞定了所有的事情,等著我;二是他們沒搞定,等著我來搭救……

  這樣一想,我總算是給自己找到了進去的理由,讓小妖朵朵前面探路的干活——手電筒照進去,是一個人工堆砌的甬道,想來便是傳說中的古墓了。這種地方說不定機關重重,我再大膽,也不敢拿自己的小命趟,小妖朵朵是靈體,卻不怕。

  她鬧,說不干,她也害怕,讓梟陽來。

  我看著旁邊這個兩米多高、三百來斤的癡肥巨人,讓它上,沒曾想這廝實在是個大胖妞,怎么擠,都擠不進去。我一肚子的怨氣,這修甬道的人,干嘛要修這么窄?無奈,想著既然有雜毛小道他們往前面探路試水了,我還擔心個什么?于是只有把那母梟陽留在門外,從虛掩的石門中前進,往里走。

  這甬道真的很小,剛開始我可以站著走,但是沒走幾十米,便只有躬著身子走,艱難地挪著步子。

  這里面悶熱干燥,一摸兩邊,都是鑿刻的痕跡,我胸中氣悶,還好有一絲微風流通,倒還是能夠撐得住。如此走了一段路程,又見到幾具骷髏,地上有這黑色的結殼,骨頭呈現出一種黑灰色,我腳尖一不小心碰到,立即變成粉末。看來是有了些年頭。這甬道十分長,我足足走了十幾分鐘。

  走到了末端,是一個需要匍匐才能前進的石窩子。

  我蹲下來,用手電筒照射這石窩子,能夠看見有很明顯的濕印子。這些濕痕,是雜毛小道他們身上的水漬——鞋子上的水走一會兒就干了,除非是長久站立才會有印子,而濕衣服上的水,卻一直都在,所以當他們爬進去時,才會留下來。但是,我有一個疑問,為什么他們徑直就來到了這里,難道是說他們有足夠的證據,表明他小叔就在這個石窩子里?

  進去,還是不進去?

  我心中猶豫不定,這正應驗了雜毛小道跟老姜說的那句話:一個人安全,還是一伙人安全?

  這個問題其實是一個偽命題,這世上的事情,凡事都占了“未必”二字,不確定,所以才奇妙。但是,人總是會有從眾心理在,所以都傾向于人多的時候才有安全感。當然,那些內心很強大的人,未在此列。

  我終究是屬于大多數人的范疇,猶豫再三,還是決定爬進去,跟他們匯合。

  俯下身子,我依著水漬往前慢慢地爬,小妖朵朵在后面催,快點兒,快點兒……在這樣狹窄的空間里,前路黑暗,我心里煩悶極了,有一種周身都被壓迫的感覺,四面八方的空氣都涌入了我的胸口,緊緊地攥著我的心臟,撲通撲通響,我回過頭,用前所未有的口氣朝她喝叱道,閉嘴!

  罵完,她沒有聲音了,我火氣消了,心里面舒暢很多,繼續爬。沒曾想剛爬兩米,屁股疼,被那小妖精狠狠地咬著,火辣辣的,似乎還出血了。

  我空著的右手往身后抓去,攥住她,她不肯松口,繼續放死咬。一邊咬還一邊發出委屈的哭聲來,我警告她別鬧,沒用,只有念起了縛妖咒,念一大半,終于趕到屁股的疼痛減輕了許多,她終于松開了嘴,空氣中稍一安靜,便傳來她嚎啕的哭聲,抽抽噎噎,說我兇她,不理我了……

  我勒個去,我把她拉到眼前來,問她怎么回事?

  她撅著紅嫩的嘴巴不理我,妖媚的小臉上裝滿了天下間的委屈,沒有眼淚,嘴巴上還洇著血。一看著這血,我左手放開手電筒,回去一摸,濕漉漉的,有細密的牙印,生疼。這小狐媚子倒真下得了口。這關鍵時刻還給我掉架子,我也懶得哄她,直接又念起了縛妖咒。她的靈體扭曲了,哇哇大叫,說疼,好疼,別念了,她聽話。

  看著這張跟朵朵長得有七分相似的臉,愛屋及烏,我也舍不得,沒念了,警告她。

  她委屈地點頭,小媳婦一般,從我包里面拿出魚骨頭粉,給我屁股上藥。

  這一番鬧,又耽擱了十分鐘,我又足足爬了五分多鐘,終于來到了一個出口,向下,有流動的空氣吹來,陳腐積灰,并不好聞。我拿電筒往下照,離地兩米多,并不算高,我喊了幾聲雜毛小道的名字,并沒有答應,顯然,他們已經不在這個房間了。我長了個心眼,先把剛才喝酒的銅酒罐子往下丟去,哐啷啷,一陣響,在寂靜的空間里回蕩著。

  我猶不放心,又將身上背著的旅行包丟了下去——噗,揚起了一陣嗆人的灰塵,

  這會兒我終于放心了,想來不會發生一跳下去,便有著翻板釘刺伺候我的情況。我擠縮著身子,慢慢地挪動,然后雙手抓著口子的巖壁,慢慢地讓自己進入到室內來,然后一松手,我的雙腳就落在了背包上。腳磕到背包里的東西,我沒站好,一下子就摔在了一邊,連手電筒都滾落在了一邊。

  這室內是極暗的,也就是有了手電的光,才能夠隱約看見一點兒內里的物件。

  這是一個中等的房間,不規則巖壁,四十多平米,墻角都是些黑灰色的尸骨。我撿起地上的手電筒,仔細打量著四周,整個房間,只有西首邊有一個小門供出入。這里是墓么?我心中疑問著,拾起了背包放在肩上。小妖朵朵飄了下來,四處飄一圈,捂著鼻子,說好臭,有她最不喜歡的味道。

  我聞,倒只有一股子陳腐的味道,想來也是隔絕天日太久的緣故。

  我小心翼翼地往西邊的小門走去,開始走了幾步,老擔心會像《古墓麗影》里一樣機關重重,結果一點事兒都沒有,心中多少有一些安穩。這也是個石門,側推,走出來有一個方形的長室,手電筒照去,沒有我想象中的棺材,也沒有所謂的陪葬,室內空空如也,地上是長一米寬半米的長條青石。在幾個明顯的角落,能看見有燈架的存在,類似鐵器,附在墻上的那種。

  長室的兩頭皆是通道,一眼望不到頭。

  沒見到雜毛小道他們的人影,這讓我多少也有一些心里打鼓,我朝兩邊大喊,卻沒有一個人回答我,傳來的只有我的回音。我并不是一個對殯葬、古墓和古建筑熟悉的人,更不是職業土夫子,對于此間的格局茫然不知,我能夠確定老蕭和三叔他們剛剛來過這里,但是現在在何方,我卻真的不知道。向左走,向右走,或者在這里等待,這真的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一下子我就被難住了,有些茫然。

  我問小妖朵朵怎么辦?她顯然是有些介懷剛才我念縛妖咒的事情,非暴力不合作,也不肯說。

  沒辦法,我只有根據我的名字決定,往左走。

  青石磚結實,我來到了長室左邊的通道,走過去,有好幾個叉路口,我很敏感地看到其中一個門上,被人用倒三角型做了一個標示。今天走山路,我也見過一些蕭家的標記,這個好像就是其中一種,毫不猶豫地提著手電筒往前走去。過了一個過道,橋形,我又來到了一個房間的門口,里面有很多面旗幟,黑乎乎的,而在左邊的角落,卻有一個大石鼎,高有兩米,鼎腹長方形,上豎兩只直耳,下有四根圓柱形鼎足。

  石鼎上形制雄偉,氣勢宏大,紋勢華麗,我看著稀奇,便想踏步到近前一觀。

  然而當我走到室中間的位置,突然間天地為之一旋,前后顛倒,整個房間都在震動。這種感覺,好像地震時站不穩腳的那種樣子,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一下子跌倒在地,手電筒掉落到了前方,一下子就被黑暗所吞噬,再也不見。

  地面一直在搖晃,在起伏著,我驚恐地伏在地上,一絲絲電擊一般的震動從地面傳入我的身體里,讓我的心臟突然之間跳動得厲害。

  “啊……”沒兩秒鐘,我聽到黑暗中傳來了小妖朵朵的一身慘叫聲,似乎在左邊。

  我急了,高聲喊小妖精你怎么了?沒有回音,我更加焦急了,勉勵半站了起來,朝著左邊的方向爬過去,誰知沒走兩步,又摔倒了。這一次我沒有站起來了,渾身戰栗,感覺天都要塌了下來。

  然而天并沒有塌,劇震消失了,只是在我的視線中,房間的墻壁和物件全部消失了,多出了八道門。

  分別為:乾、坤、巽、兌、艮、震、離、坎。

  又或曰:休、生、傷、杜、死、景、驚、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