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七章 巽字門,守內丹

  我的表達或許有錯誤,這其實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八道門。

  或者說,這并不是門。

  黑暗中,有八團朦朧的迷霧在飄蕩,呈各種卦象。若全體黑暗,便無分別,但是偏偏這卦象清晰明了,整個空間里。除了黑暗和這卦象,便再也沒有看到其他的東西,所以的一切,包括原本的石門、墻壁、石鼎、旗子乃至于天花板,都消失不見了,唯有腳下的青磚,仍在,只是一直蔓延到我視力所及的地方去。

  天地之間,只有本我。

  我心里面疙瘩一聲響,心說壞菜了,好走不走,我怎么來到了這么一個地方。

  這是一個靜室中的“八卦鎖魂陣”,在鎮壓山巒十二法門中的占卜一章中有所提及,說是常出現于陰氣足的地下建筑中。山閣老流傳下來的占卜一術,沿襲的是中原最流行、也是最博大精深的“紫微斗數”算法,我看得頭暈,尚且不精通。

  然而這八卦鎖魂陣,卻是根據奇門遁甲的甲盤演化,我更是抓瞎。

  這里講一點,所謂陣法,大多都是根據《易經》衍化而成,古之軍陣排演,也皆如此,然而精研玄學此道的方士卻根據這一綱領,創造出了很多讓人匪夷所思的陣法,結合實際兵器、機關的運用,能夠收獲比尋常人等數倍的殺傷力。最出名的要數諸葛孔明的《八陣圖》,幾乎人盡所知。

  然而這里的陣法,沒有后來狗血電視劇中的那么神妙,大家也別一提到奇門遁甲,就想到“水滸傳”中戴宗那日行八百里的“甲馬”,這根本就是兩個“頻道”。它僅僅只是設計者根據自己對于周易的理解,利用無數古人智慧的結晶,將算術與機關相互之間的完美結合,創造出來的一種類似于科學與魔術的神奇存在。

  一步機關,步步機關。

  我不確定自己是出現了幻覺,又或者是其他的變化,但是我知道,我每走出一步,我眼前的景物都會發生相應的變化,如果我不能夠掌握到其中的奧妙,并且從容應對的話,我或許被一塊石頭砸中,也許會掉落到坑中,當然,更多的是被困死在這里。

  我不敢走,也不敢動,唯有待在原地,想著破法。

  但是,小妖朵朵不見了。

  我的耳邊,仍舊想起了她剛才那一聲凄厲的慘叫,這叫我怎么能夠不急呢?

  小妖朵朵可是和朵朵共用的一個靈體,到底是什么東西,把她抓走了?

  一瞬間我心里面充滿了懊悔,我明明可以停在洞口,等待著雜毛小道他們回轉,明明可以不用冒一點兒險,安心等待的,但是我卻鬼使神差,走了進來,而且還將自己、將朵朵陷于險地——這懊悔像毒蛇一樣噬咬著我的心,攪動著我的心靈,有一個聲音不斷地跟我說你錯了,你錯了,不應該的……

  我頭立刻就痛得不行,心抽疼,難受極了。

  悲傷像潮水一樣襲涌上了心頭。

  ……

  某一秒鐘,我突然驚醒,我這是怎么了?我是這么猶豫不決、患得患失的人么?我怎么能夠對自己充滿了懷疑,連自己的決定都產生在悲觀的懊悔中,沉浸在對錯誤的回憶里?

  不對啊?這不科學!我怎么一進到這個地方,就變得莫名的軟弱了?

  我心中警覺,腦子立刻就驚醒了許多,也不動,急忙召喚起縮在我體內的肥蟲子。然而卻沒有動靜,傳來的回應,是恐懼,它害怕了,這個房間里面有著讓它不敢現身的東西存在,所以它早早地縮進了我的體內。看它這樣,我心中也莫名多了一分的恐懼,自從有了金蠶蠱,我似乎一直走著好運,依靠著它,我總能夠跌跌撞撞地闖過所有的難關,時至如今,我才又多了一分認識——依借外力者,終有一天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站得越高,跌得越慘。

  即使這外力,就是與我息息相關的本命金蠶蠱。

  十二法門中有摘抄《抱樸子》的一個中心意思,叫做“御外丹,守內丹”,便講的是如此。金蠶蠱并不能夠幫我包打天下,想要在這個詭異的古墓中突圍,找回朵朵,并與雜毛小道他們匯合,我必須靠自己。

  我仔細開始回憶起《鎮壓山巒十二法門》中,對于此陣的描述。

  這是一個根據奇門遁甲術來布置的暗室陣法,融合了周易、機關、建筑、化學、視覺學等等一切相連的智慧,并由設計者的思路、經歷作相應改變,最終完成。它的中心思想,是以陰陽兩種元素的對立統一,去描述世間萬物的變化,以達到身處其中者,感受萬千變化、迷失本心的效果。

  若說破,最簡單的做法,莫過于“以不變應萬變”。

  也就是說,站著不動,等局外人過來推翻陣眼,幫你解局。然而朵朵的消失,讓我沒有一點兒選擇的余地,因為我不知道我等待的時間里,朵朵到底遭受了什么?會不會身消玉殞?各種念頭閃過,我深呼吸,靜下心來,久久,終于能夠感受到房間里,浩然的道氣。

  這是一個很強的“炁”的場域。

  我該走哪一步?我有些著急了,這種情況,就好像一個初中畢業,僅僅會解“一元二次方程式”的學生,突然被拉到了空間解析幾何、微積分的考試現場,而且還必須要考出滿分的成績。我能么?這種情況,若是雜毛小道在就好了,他在道學世家中成長,耳聞目染,飽受熏陶,自然不在話下。

  而我,十二法門里最擅長的還是實用的部分,至于玄之又玄的命理部分,幾乎是看一會兒,就打瞌睡。

  好吧,我會告訴你們我高考數學只拿了59分么?

  我閉著眼睛想了一下,這個房間里的陣眼,最大的可能就是那個石鼎,而將朵朵吸走的,也很有可能就是它。它在哪里——左首的角落里,我若能夠破壞那石鼎,應該有可能將這陣法給毀掉。我深住氣,站起來,朝向了左邊的方向。左邊有兩個迷霧氣團,形為巽、離兩卦,這是大吉大利的生門么?

  生門居巽宮入墓,居離宮大吉,這是兩個截然不同的選擇,按常識,應選離門。

  然而若僅僅如此,這陣法又有何厲害之言?它會不會是反其道而為之?

  誰能夠猜測到設計者心中的想法。

  我看著左邊的方向,整個世界,黑茫茫,唯有模糊的八卦在前方飄蕩,巽、離二門,我到底要選擇哪一個?一步天王,一步死亡,我從來沒有像今天一般,面臨著如此艱難而沉重的抉擇。

  我咬著牙,邁出了第一步,朝向了離字門。

  平地里無端升起一股陰風,吹得我脊梁骨發抖發顫,冷,我的眉間一陣亂跳,感覺四周的黑暗變換,自己好像站于陰風深淵。不對,不對,“離”從卦象來看,乃是外實內虛,外表上看安定,內有兇藏之象。反而是“巽”,五行屬木,春暖風和,陽氣旺盛,生機勃勃,定是的,我的直覺不會騙我的。

  我一旦決斷,心中大定,也不管周圍變換的氣旋,朝著巽字門直走,我每走一步,就感覺四周的黑暗淡了一些,走到第四步的時候,青朦朦的,就像冬日里有濃霧的清晨,能夠看見前方,有一個比我還高的巨鼎在,我心中大定,一下子躍上了離我兩米的大鼎上,手扒著石鼎邊緣,伸頭往里瞧去,只見里面白色霧靄中,有一物在奮力掙扎。

  自從有了金蠶蠱,我自身的夜視能力就十分的強,凝神一看,這白色霧靄中翻騰的竟然是朵朵,小妖朵朵。

  小家伙好像溺水了一般,頭發像野草一樣飄浮著。

  我連忙伸手去抓她胡亂舞動的雙手,手浸入那霧靄中去,發現黏稠如糨糊。我更加焦急,一手穩住身體,一手使勁地扯小妖朵朵的手。那石鼎之中的白色霧靄,仿佛有著很強的吸力,我拔得很艱難,但是一點點、一點點,我終于把她的頭拔了出來,黏乎乎的,讓人看著美麗中,帶著惡心,或者別的感覺……

  白色霧靄能夠隔絕聲音,所以她一出來,我就聽到她的大喊大叫,哇哇的哭聲,顯然她也是嚇壞了。我一邊安慰她,一邊把她給整個拔出來。終于她的腳也脫離了白色的霧靄,我抱著小妖朵朵,跳下了巨型石鼎,下來的時候,感覺她的身體好像沉重了很多。她顯然被剛才的遭遇給嚇壞了,一直發抖,也沒有跟我說什么話。

  我緊緊地摟著她,雖然知道她是靈體,但是也想要給她一絲溫暖和安慰。

  過了一會兒,她終于沒抖了,小聲地叫陸左哥哥,沒事了。

  我摸著這石鼎的其中一只腿,心中感慨,這用來祭祀的玩意,莫非是法器?要不然怎么能夠把朵朵給吸進去呢?還有,那白色的霧靄到底是什么呢?我摸著小妖朵朵濕淋淋的身上,像糨糊,又像鼻涕。能夠將一個靈體身上留下這些東西的,想來也是有講究的。

  這些不管,我一邊默念著最為純熟的九字真言,一邊緊緊地拉著小妖朵朵,生怕她再給吸走。

  怎么破這陣眼?

  若是普通凡物,我移動一下,換換位置就好,但這石鼎重達好幾噸,我又不是“變形金剛”的柱子哥,哪里挪得動?不過我眼睛一轉,立刻有了法子,從背包里面拿出一袋黑狗血,這是來之前準備的。我打開袋子,把血淋在了石鼎上,然后圍著這石鼎轉了一圈。淋完,整個空間突然一陣顫抖。

  這時,身后有暖黃色的亮光傳來,我扭頭一看,石室的景象又出現了,門口處出現了一個拿著火把、衣衫整潔的男人。

  是周林。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