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八章 死亡,或者……

  “周林!”

  乍一看見周林,我高興得要命,幾步就沖到他的面前,問他們跑到哪兒去了?

  周林舉著火把,跳動的紅色火焰將他的臉渲染得明暗不定,他沒回答,反而問我怎么進來了?我牽著小妖朵朵,說洞口前殺來了幾個贛巨人,也就是神農架野人,個個都是擲彈兵的翹首,老姜死了,我躲過,跑外面怕躲不過追殺,就跑進來找你們匯合。我家朵朵,已經制服了一個,還有兩個在洞口里守著,不知道為什么沒進來。我一路尋來,找到的秘洞,就跟了進來。

  噫,三叔還有老蕭呢?

  我很奇怪怎么就他一個人,他聳了聳肩膀,說三叔他們在那邊探路呢,說聽到這邊有動靜,便派他過來看看,沒想到是我。他對老姜的死并不在意,反而嘲笑,說越怕死,越早死,活著的都是些膽兒大的。

  這句話不但在戰場上管用,這里也是。說完,他又問我怎么會在這里呆著?

  我說這個布有一個陣,八卦鎖魂陣,專門制造幻覺,迷惑陣中之人,我剛剛給破開。他大笑,說你傻了吧?就這么一個破房間,哪里有什么陣法?哪里?我回過頭去,指著左邊,說就是那里,有……我話說完一半,便停住了。

  我瞪大了眼睛,驚恐地看著前方——石鼎不見了!

  空曠的房間里,沒有石鼎,沒有青磚,沒有堆積在地上的旗子,什么都沒有,連我方才丟落的狼牙手電都不見了……空空如也。

  這是怎么回事?

  周林問我是不是出現幻覺了?我說這怎么可能呢!我剛剛,就在剛剛,淋了一袋子的黑狗血上去,才把那陣法破了呀……還有朵朵,她剛才被吸到了大鼎里面,差一點被里面像糨糊一樣的白霧給淹死,是不是,朵朵?小妖朵朵驚魂未定地點頭,說嗆死了,差一點就昏死去。

  周林哈哈大笑,說怎么可能?一個鬼魂、一個靈體怎么可能被淹死?他雖然主修相、命兩學,但又不是白癡。

  我說朵朵雖未靈體,但是也因禍得福,成為了鬼妖,具有一部分實體的性質。

  他不與我爭辯,只是問我帶了幾包黑狗血。我說三包啊,我們不是每人有三包么?我掏出背囊里面給他看,一包、兩包……三包!三包完整的黑紅色液體整整齊齊地摞在我的面前,無言地揭穿了我剛才的話語。我呆住了。難道,我剛才在陣中的境遇,是幻覺?是么?剛才一踏進這個房間,就感覺有一些奇怪,方位、視覺、空氣,所有的聯系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強大的“炁”之場域,然后,將我陷入了幻覺的陷阱里。

  是啦,是啦,定是如此,不然怎么可能在黑暗中浮出八個卦象之門,像是3D電影一樣?

  我說我頭暈了,出現了幻覺——這里面,確實古怪,金蠶蠱不敢出現,小鬼都著了道,我仿佛處處受到克制,難受得很。我說我們趕快去跟三叔匯合,然后從這里出去吧。這里,我是一刻鐘都呆不了了!周林說好,我們便出了門,順著甬道往前走。這甬道安靜,火把安靜地燃燒著,沒有發出一點兒油脂的響聲,也不熱。

  我們靜靜走著,幾乎能夠聽到自己的心跳。

  我耐不住靜,問找到小叔了沒有?

  他說沒找到,但是有線索了,在前面,就在前面,好像是掉到一個地方去了,三舅和表哥正在結繩子,想要下去看看,應該沒有問題,放心。他說的話讓我奇怪,又不是我小叔,他居然反過來安慰我,呵呵。我突然覺得周林這小子開始有趣起來。走了幾分鐘,我發覺有些不對勁,停下來,說不對。

  他扭過頭來問怎么了?

  我說我們都走了一百米了,怎么還沒見三叔他們?這么遠,他們就放心你一個人過來?

  他很不在乎,說總共就三個人,正在救人呢,不派他來,派誰來。你這么說,是哪樣個意思?他繼續往前走,過了一個轉角,見我沒動,便催我,說走啊?就在前面了,幾腳路,伸伸腿就到,別嫌累。

  我不走了,抱起突然變得安靜了的小妖朵朵,說等一下,你是周林么?

  他愣了一下,看著我,像看到一個神經病,說為什么這么說?

  我說看你這干干凈凈、整整潔潔的樣子,不得不讓我懷疑,一個鐘頭里,你居然從一個濕漉漉的泥猴子便成了偶像劇的男主角,這變化……怎么不讓人懷疑?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打扮,摸著衣服,說有什么問題么?

  我說你覺得呢?

  他抬起頭來,眸子里發出了血紅色的光,臉一下子就變得無比猙獰。他沒說什么,一個跨步就沖到我面前,將我撲到在地。我雖然有些準備,但是想不到他立刻就翻了臉,被狠狠壓在地上。這狗曰的也是個煉家子,比那個日本小子還厲害,緊緊地壓著我,喘著粗氣,大叫著讓你往前走,讓你往前走!怎么這么啰嗦?

  他壓上來,特別重,幾乎像一頭牛,我平躺在地上,頭暈,重重的喘氣。

  他發什么瘋?

  或者說,這個周林到底是不是周林?

  小妖朵朵被甩在一旁,趴在地上,站起來,竟然像一個陌生人,一臉得意,幸災樂禍地看著我。

  周林叫罵完,伸出手來掐我的脖子。他的雙手像一對巨鉗,死死地箍住我,讓我喘不過來氣。我感覺自己的意識漸漸往下面沉下去。發不出聲音來。我要死了么?

  肥蟲子,朵朵,我要死了么?

  對于黑暗死亡的恐懼,讓我全身在那一瞬間,迸發出了巨大的力量來。我屈著腿,奮力扭身把他掀下來,往旁邊一滾,貼著甬道的墻壁使勁呼吸著新鮮的空氣,讓自己肺部舒展。周林身手矯健得很,一個“鯉魚打挺”便跳起來,封住來路,小白臉上全是殘忍的笑容,肌肉扭曲,張著手又朝我撲來,我往后一閃,叫朵朵快跑。小妖朵朵沒有動,置身事外,看我們生死相搏。

  我沒辦法,只有朝前面的甬道跑,周林在后面追。

  過了拐角,我心中突然涌出了一陣驚悸莫名的恐懼,我停住了腳步,往前一看——前面哪里還有路?只見在我腳步前的半米之處,是一個黑黝黝的深淵,我的腳碰到了一塊石頭,那石頭立刻就掉落下去,黑暗中不知道有多深,但是半天都沒有回聲傳上來。

  難怪他要讓我往前走,原來是想把我往著深淵里面帶。

  這時周林已經追來,我幾乎沒有反應的時候,往后面一退,就感覺撞上了周林。這家伙往日看也就是一個子高高瘦瘦的小白臉,這時候卻化身成了史泰龍,身體強健得厲害。他抱住我,一下子又把我撲到在地,狠狠地掐著我的脖子,我死死地封住他的手腕,不讓他用力。他蠻橫如牛,一點一點把我往路前面的深淵里面推去,我奮力掙扎,用膝蓋撞他,但而卻幾乎沒有什么用。

  終于,我的頭已經懸空到了黑暗深淵的邊緣。

  我用盡胸中最后的一點氣,吃力地問他:“你到底是誰?”他一愣,氣力稍微少了一些,居高臨下地看著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齒,詭異地笑,說你這個攜帶著憎惡印記的男人,居然還敢問我是誰?被做了如此標識的人,都是所有幽冥之物的敵人,你的下場,只有死,以死亡,來洗刷你犯下的罪惡吧!

  他大聲嘶吼著,這神態,簡直不是一個人類所能夠模擬出來的。

  他是中了邪,還是被鬼上了身?

  掐在我脖子上的力道越來越大了,簡直是精鋼鑄成,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脆弱的脖子,居然能夠經得住他這番的折磨。我臉憋得通紅,上半身被推得幾乎懸空,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了我的頭上,充血,想必我的眼球此刻必定紅得厲害。我唯有用一雙手阻著他雙手的合攏,爭奪著那一點點的呼吸空間。

  大腦的缺氧讓我的思考有些停頓了,我似乎忘記了某種東西,但是又想不起來。

  是什么?

  朵朵!是朵朵啊,我被弄成這樣子,幾乎就要死去,為什么她就袖手旁觀、無動于衷?經過這幾天的調整,朵朵和小妖朵朵已經能夠平分靈體的操控權了啊?若只是小妖朵朵恨我,想要擺脫我,那么她也必定會被我的朵朵所擾亂,重新奪回靈體的操控權,過來幫我的啊?

  小妖朵朵,難道你就這么希望我死么?

  不就是念了一篇“縛妖咒”么?還是說,她對我的偏心已經到達了一個要爆發的巔峰期。

  正想著,朵朵飄浮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我心中先是一喜,隨后猛地沉了下來。這小妖朵朵一臉的紅色妖氣,身上覆著紅黃色嬌艷欲滴的鮮花裙子,冷冷地看著我,里面的仇恨,不比那矮騾子怨毒的目光少多少。她的臉色是青黑的,一張嘴,森森的、犬牙交錯的口器,滴下了好多惡心的黏液來。

  這黏液,黑色,冒白煙,接著,她向我咬來。

  毫無招架之力的我,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只有召喚起金蠶蠱來——肥蟲子,你再不出來,那么,我們爺倆只有黃泉下相伴了——如果這深淵之下,真有黃泉的話。

  擦……周林放開了被小妖朵朵咬著的我,往前輕輕一推,我倏然感覺身子在往下急速墜落而去。

  妖艷美麗的小妖朵朵、殘忍笑容的周林、道路盡頭的石壁……全部都瞬間朝上飄忽。

  超重的感覺就像死亡的味道,一霎那襲上了我的心頭。

  沉入黑暗,霎那永恒。

1條評論 to“第八卷 第八章 死亡,或者……”

  1. 回復 2015/01/05

    吐了個槽

    這一切都是幻覺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