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九章 斷臂小叔,大廳壁畫

  意識在某一個時間節點停滯冰凍住。

  我無法知道我是不是死了過去,因為那時的我,幾乎沒有一點兒思緒在流動——沒有思考,沒有活力,一切都只是永恒的存在,波瀾不驚。

  這時間有多久?也許是一年,也許是億萬萬年,也許是彈指一瞬間。

  死亡也許只有一個維度,時間不存在,或者沒意義。

  有一個小東西,在平靜的、永恒的、靜謐的死海中誕生出來,它開始發芽,然后茁壯成長。它有綠葉有紅花,于是出現了顏色;它呼吸,于是出現了聲音;它開始成長,于是就有了形狀……我的思緒開始一點兒、一點兒地復蘇,人生中二十二年里的記憶,就像電影一樣的回放,而后,我想到了一個問題。

  我是……死了么?

  不,我沒有死,我依舊能夠思考,我依然記得所有的事情,我在這個世界,依然是“唯一”的存在。我沒有死,這棵占據我心靈的參天大樹,是金蠶蠱的意識,它呼喚著我,陸左、陸左、你醒醒,吱吱……接著,我感覺我就像一個海底里誕生的泡泡,朝著海平面上迅速涌上去,沒有做一絲停留。

  我沒有死,我依然要活著,好好地活著,為了所有我愛的人。

  ……

  睜開眼睛,進入我眼簾的是一張猥瑣的臉孔,是雜毛小道。

  我一骨碌就爬了起來,警戒地看著他,發現自己依舊還是呆在剛才那個“八卦鎖魂陣”的房間里,石鼎、破旗子、青磚墻壁,以及我地上的手電筒和背包,都在。雜毛小道長嘆一口氣,說你終于醒過來了。旁邊有人說是啊、是啊,都昏迷半個小時了。

  我往旁邊一看,是三叔和周林,旁邊還有個一臉憔悴的中年男人,衣衫襤褸,左手齊肘而斷,用血布包扎著。

  周林一臉戲謔的笑容,走上前來要摸我的頭,還說著是不是做春夢了?

  我渾身繃得緊緊地,一待他的手伸過來,立刻擒拿住,欺身上去,死死箍住他的腰,奮力一頂,倏不及防之下,他這個一米八的高個兒居然被我一下子給頂舉了起來。他大叫,你發瘋了?

  雜毛小道也一臉驚異,說陸左你干嘛呢?

  我攥著周林的衣服,潮濕,小心把他放在地上,一屁股坐下來,喘著粗氣,說這回是真的。

  聽到我這么說,三叔走到我前面來,蹲下,問我剛才走進這八卦鎖魂陣了么?

  我點頭,說是。剛剛在陣里面,碰到周林這小子,帶我到了一處黑暗深淵,然后把我推了下去。他贊嘆了一身,把我扶了起來,說陸左你真的很厲害了,心志居然堅定到這種程度?這八卦鎖魂陣,我們蕭家也是有記載的,大部分闖陣的人,都是在陣中受到幻覺欺騙,以為自己死掉了,魂魄就自己歸于幽府,留下一個沒有靈魂的軀殼,沒幾天就餓死了。

  你是相信自己沒有死,心中有留念,所以才能夠回轉過來。

  我說這也是多虧了金蠶蠱,要不是這肥蟲子的叫喚,說不定我就真的以為自己死了。這陣法,太逼真了,兇猛,能夠突破人的心防——我這人最怕黑暗,還有恐高癥,結果它一下子就來了兩者的結合。三叔呵呵笑,說也多虧了小明,要不是他奮力挪動陣眼,“休、生、傷、杜、死、景、驚、開”八門,說不定你還要一直經歷下去呢,好小子,果然有一把牛力氣,不枉老爺子當年給他費了這么大的勁兒。

  我看向那石鼎,果然,有一條長長的黑印子,是挪動的痕跡。

  說完這些,三叔給我介紹那個斷了一臂的“楊過”,說這就是他的四弟,蕭克明的小叔蕭應武。他被困在了這個地下建筑群里的一個眼子中,有四天多,終于給他們找到了。我跟他打招呼,他扯著烏青的嘴角僵硬地笑了笑,聲音苦澀地說辛苦了。我問還有一個人呢?沒找到?他搖搖頭,說他跟大壯在洞子里,就走散了,他一路根據線索找到的這里,卻不知道大壯有沒有事。

  三叔問我怎么進來了,不是和老姜在外面等著的么。

  我把之前發生的事情,又重新敘述了一遍,他的臉冷了下來,說小叔也是因為被贛巨人追殺,才逃至此處。那些畜牲,以前聽說過,倒也不怎么傷人的,怎么一到了這溝子,性格就變得這么暴烈?我搖頭,說不會吧,割頭剖肚這樣的事情,看著不像是贛巨人這樣的大老粗能干出來的,還有擺頭顱祭壇那事,朵朵說了,贛巨人只能做些粗活……我話說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一絲驚恐蔓延上了我的心頭。

  三叔他們聽我分析到一半打住,問怎么了?

  我顫抖著語調,問他們有沒有見到朵朵?

  沒有,他們都說沒有啊,來的時候,就看到我仰躺在地上,手電筒、背包都散落著,這小妮子,沒有在槐木牌中么?我一聽,懷著希望將心思沉入槐木牌中,依然沒有,里面空空如也。我沮喪極了,看來,當我踏入陣中的時候,小妖朵朵就不知被什么東西給攝走了。

  我轉過身去,看著那樽石鼎。

  剛才在陣中的幻象里,我就是在那里找的朵朵,現實中,是不是也在呢?

  我沒有理會他們,返身走到左邊的角落,沿著這石鼎的腿邊花紋,攀上了石鼎,往里面看去。里面是一個石槽,最下面一層,是油垢和灰塵,除此之外,別無它物。我心中一下子就被失落所擊中了,滑下了石鼎,靠著鼎腳,臉上露出了難以掩飾的悲傷。

  雜毛小道緊張地朝我問,是不是朵朵不見了?

  我點頭,苦笑,這笑也像哭。

  深呼了一口氣,我問三叔他們,這個山洞子里的地下建筑,到底是什么?他們搖頭,說是陵墓的話,卻沒有棺材,看著,好像是一個藏兵地,或者祭壇。當然,他們又不是專業盜墓賊,自然不清楚。我說我要去找朵朵,不找到她,我是不出去的。三叔點頭,說這是自然,你既然是為了我們而來的,朵朵丟失了,自然有我們的一份責任,我們一起找尋。

  多一個人就是多有一份助力,為了朵朵,我也不推辭。把進房間來的所有事由首尾,都告訴了他們。

  三叔搖頭苦笑,說他做的那記號,是標明這個房間大兇,不宜進。

  他這話氣得我吐血,沒事亂記什么,搞得現在麻煩纏身。我們開始找,看看這房間里有什么東西能夠把朵朵這種鬼妖攝走。我一邊翻著那堆破旗子,一邊用念頭召喚的朵朵。她沒有回聲,那些破旗子,一碰就碎,三叔嘆可惜了,這旗子可是上好的布陣法器,可是過了這么多年,功效不大了,而且本身又材質不佳……

  找尋一番,都沒有,三叔從背囊中翻出一個紅銅做的羅盤,上面有五十四層同心圓,密密麻麻的繁體字在各空格間點綴。他平托著,放在手上,然后念了幾句開光請神咒。接著,羅盤正中天池的黑色磁針,開始左右搖擺起來,不住地旋動。

  他小叔湊過頭來,也看,一起研究。

  過了一會兒,三叔停住,說這里確實有靈體的存在,不過這陣法太強,壓制了許多非本屬性的場域,難判定,就目前的線索來說,除朵朵外,還有一個強大的靈體在,而這靈體,則是主持這“八卦鎖魂陣”的關鍵人物。應武,你覺得呢?一臉憔悴的小叔眼睛錚亮,他咬牙切齒地說是。

  他這幾天,就是被這鬼東西困住的,不然早脫身了。

  我心中一急,問你們的意思,是說這墓中是有靈的,而正是這靈,將小叔你困住,還將朵朵抓走了?

  小叔嘆了一口氣,說他這四天里,跟我一樣,都被困在這墓中——就暫且說是墓吧——的另外一個地方,是“四象伏法陣”。陣法便是這樣,變化越多、越復雜,生路便越多;變化越少,那不是生,便是死。他是學過一些的,走了幾步,便不敢動彈了,待在原地為自己算了一卦,卦象顯示有紫微星,自北方而來,援手將至,他便節食等待。這幾天,他也有一羅盤,閑著也不敢動,便依著推斷卜卦。

  此地屬離宮,有外剛內柔、外熱內冷之象,必有陰靈在。

  他說得玄乎,但是我大概明白了,這里有鬼,是個不知多少年頭的大鬼,兇險得很。好吧,有就有鬼吧,但是它把朵朵抓走,算個什么意思?是當壓寨小夫人,還是……吃掉?

  本質都屬于能量,鬼與鬼之間,若屬性相同,總是有吞噬的法子的。

  我一刻鐘也等待不住了,拉著三叔,說走,帶我去找啊。

  三叔眉頭蹙起,沒考慮幾秒鐘,然后便吩咐周林照顧好蕭應武,然后端著羅盤走出門來,順著指針的方向,走前面帶路。我心中一陣感激,三叔這人,別的不說,古道熱腸,有領導者的風范。我們走,這一路上的甬道曲折,竟然跟我剛才幻境中的一模一樣,這情景讓我又心生懷疑來,難道我還在陣中,沒有解脫回來?

  我暗自念著九字真言,反復結著“內縛印”,重點念“心”字。

  是真的——空間中的“炁”,傳回來給我最真實的反饋。

  三叔回過頭來看我,善意地笑,說是不是還在懷疑這也是幻境呢?我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說有點兒迷糊,不確定。小叔用完好的右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說小心可以,但是不要杯弓蛇影,這樣子,會影響修為的。

  我們繼續走,來到了幻境中的那個轉角,過去之后,不是深淵,而是到了一個燈火恍惚的大廳來。空氣里有一種好聞的香油味,淡淡的,很迷人。三叔從懷里拿出一個小瓶子搖了搖,打開瓶蓋看了一下里面液體的顏色,點頭,說沒事。

  然后我們打量起這大廳的布置來。

  我看到了大廳四周和天花頂上,有花紋,走近前一看,大驚失色。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