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十二章 黑暗深淵

  黑暗中聽到雜毛小道的聲音,特別有安全感,我忙叫,說這怎么回事,一進來,四下就暗了?

  三叔在我不遠的地方,說這正常,天地鴻蒙,混沌初開,這陰陽兩儀無象陣,模擬的就是那時候的情形,通過奇門遁甲的神秘計算,剝奪了五感中的視覺、嗅覺、觸覺、味覺,然后模擬不了真空,故而有聽覺存在。無妨,既入陣來,我多少也能夠算計其中玄妙,我這里有南宋陸修靜撰的《洞玄靈寶五感文》一部,且隨我念:至道清虛,法典簡素,恬寂無為,此其本也……

  我不敢怠慢,他誦念一句,我便跟著一句,旁邊還有雜毛小道的聲音唱和著。

  當念完至尾,我突然能夠感覺到腥風的存在,接著念,加速,念至最后,萬物為之一清,只見朵朵跪在石鼎之上,表情痛苦地摸著脖子。而那團黑霧的墓靈,則像一團繩結,死死地捆在她的身上,分出三個頭,圓形,像蛇一樣,想往朵朵的嘴巴、眼睛和耳朵里鉆。

  朵朵沒有哭出聲,然而十分的難受,眼睛中流露的委屈,簡直可以讓我心中融化。

  未待迷霧消失,我便一個箭步來到了石鼎前,攀著花紋上去,伸手去拉朵朵的腳。她并非實體,我倒也不擔心她摔著,使勁拽,好沉,但是我終究把她給拽下地來,手結大金剛輪印,急念“降三世明王心咒”,從空間中攝取氣場,然后伸出我這雙變成淡藍色的“詛咒之手”,去捉這可惡的黑霧。

  這黑霧觸手即滑,像粘稠的鼻涕,或者章魚魷魚之類的軟體動物。

  我一下子就想起了在八卦鎖魂陣中遇見的那白色霧靄的觸感,兩者是如此的神似,這有什么聯系么?那黑霧墓靈一被我捉住,便瘋狂扭曲,不停地滾動,周身的黑霧似實體,幻化出了許多蛇頭,張大了滿是尖銳牙齒的嘴,狠狠地噬咬我的手掌和胳膊,我疼,感覺這劇烈的疼痛沿著骨髓,一直蔓延到大腦神經中樞。

  自進墓就在我體內躲著的金蠶蠱,此刻終于反抗了,我能夠感覺從臍下三寸的下丹田中,有源源不斷的熱力傳導而來,蔓延至我的雙手,將我的雙掌變得更加灼熱。

  金蠶蠱不現身,大概是被這陣法所壓制,但是它在我身體里,卻發揮著更大的作用。

  我的雙手變成了金色,間雜紅光,黑霧墓靈被灼燒得翻滾扭曲,不成模樣。它的力道十分的大,讓我記起了小時候去田里面捉魚,有一回捉到一個“老口”(大魚的意思),那掙扎的力道,幾乎能夠讓我撅倒在泥地里。

  雜毛小道和三叔都出現在我旁邊,默默地看著,然后念超度咒語,是《登隱真訣》。

  三叔還跳起了禹步,唯恐咒語度化不了這魔頭邪物。

  所有的黑霧都離開了朵朵的靈體,她軟軟地滑落下來,雜毛小道蹲在地上,把她扶起。我念一聲“鏢”字作引子,又反復地念“降三世明王心咒”,手中這黑霧墓靈掙扎的力道漸漸地減緩,變平和,雜毛小道扶著不斷顫抖的朵朵,蹲立著,心中有些不安,說這陰陽兩儀無象陣,傳說能夠顛倒黑白,轉換空間,怎么這么簡單的幾句《洞玄靈寶五感文》,便破了?這太奇怪了啊,以訛傳訛么?

  若如此,這陣法哪里來的這么大名氣?

  他說著,從巨石鼎中又撲騰出一道黑影來,立在鼎沿上,灑落許多灰塵,把我們三人嚇了一大跳。我定睛一看,靠,原來是虎皮貓大人這只肥鸚鵡,我說怎么進來一路都沒看到它出現,原來是鉆到了這里來。只見它嘎嘎地笑,說小道士,你真的以為事情有這么順利?要不是大人我早早埋伏于這陣眼,動了手腳,這墓靈定然用這陰陽兩儀無象陣,玩死你們丫的,爽翻你們!

  三叔對這只肥母雞一樣的家伙倒是恭謹,抱拳為禮,說自進來就沒見大人,倒是擔心得很。

  虎皮貓大人叫我先別念咒,這鬼物對我們沒用,對它倒是大補之物。然后跟三叔講,它一進來,就感覺這地方邪門得很,像是千年前的耶朗宗國祭殿的建筑格局,而且還有靈體存在,往右,那是老四被困的地方,若無墓靈在,破解簡單得很,于是它便直搗龍巢,前來與這墓靈主體纏斗。

  這墓靈也是機靈,不與它虎皮貓大人做正面交鋒,偏偏喜歡四處躲閃。它便斂息藏于陣眼之內,伺機行動。果不出其所料,緊急時刻,它終于一錘定音,收得如此神效,嘎嘎嘎,這一切,都是它的功勞,小子們,記住啦!

  本來我們還很驚喜的,可是它這一番言語之后,我們都是一臉的不信任。

  這扁毛畜牲,真能扯。

  說完話,虎皮貓大人飛下來,落在我的胳膊上,爪子抓緊,然后伸過鳥嘴來啄我手中的黑霧墓靈。

  它一邊啄一邊夸耀,說這小東西,集“祀神”的正氣和“活祭”的惡毒于一體,本無意識,只有責任,在這墓中渾渾噩噩近千年,也沒有個長進,只知道將進來的人弄死。看看那逃出去的陵墓工匠,看看這些盜墓賊,都是它的杰作。

  它若給朵朵享有,必是劇毒之物;不過,對于我虎皮貓大人,這小魔頭,可真的是美味佳肴了。

  它啄著,鳥喙上的鼻孔還在吸煙一般吸食著霧氣。

  那黑霧墓靈被它這么一番吃食,吱吱地叫,瑟瑟發抖,然后悲鳴,空氣中震蕩出一些話語,雄渾,高亢,然而我們卻不知所言。

  虎皮貓大人吃得暢快,一邊嚼一邊說,它在威脅我們,需要我翻譯一下么?話說,我以前——我是說很久以前,還在洞庭湖畔認識一個家伙,也會說苗話:嗯,它說,它是神農眼中偉大的鎮壓靈體,是鎮壓深淵的守門人,不要吃它,吃了它,我們會后悔的——瞧瞧,這威脅,多么軟弱無力啊,就像個小女孩兒……

  虎皮貓大人便這么一邊講,一邊吃,鬼知道它是怎么把這些霧氣給吞進的肚子,然而,我突然莫名其妙地有一種不祥的感覺,一股涼嗖嗖的寒意游離上了我的背,冷漠、龐大、蒼涼。我回轉過頭來,看向了雜毛小道和三叔,能夠從他們的眼里,看出同樣的擔心來。

  我手中的霧氣消散,虎皮貓大人終于吃完了,它打著嗝,說吃飽了、吃飽了,這一頓之后,功力恢復一小半了——噫,你妹啊,大人我怎么聽到這小魔頭的詛咒,心中莫名忐忑,這么不爽利,感覺怪怪的……

  它還沒有說完,我們就感覺整個空間轟然震動,搖晃著,連忙站起來,還沒有反應過來,腳下就是一空,整個祭壇下的石磚轟然崩潰,景物一空,然后瞬間的重力加速度,將我們給拉扯到無盡的深淵中。

  黑暗降臨,急速跌落。耳邊還聽到那肥母雞哇哇的大叫聲,不絕于耳。

  天——啊……

  我扯著嗓門也大聲叫了起來,感覺在急速的墜落中,魂兒都往上飄散去。黑暗中能夠感覺到真實的存在,有風的呼嘯聲,冷風灌進了我肺部,生疼。不知多少秒鐘,我感覺背部像是炸開了一般,重重地擊打到了什么東西——是水,我還沒與反應過來,屁股就挨到了水底,大量的水就開始往我的口鼻處灌進去,接著有很大的水流朝我推過來,使得我身體朝下游漂去。

  我奮力往水面上游出來,深吸了一口氣。

  這里面黑暗,但是總是有一點兒微光,我一眼就能看到有一個人在水面上沉浮,仿佛昏迷。管不了這么多,我一個猛子下去,抓住他,一摸臉,是雜毛小道。他身上還背著包,太重,我把包解開,然后奮力扯著他往邊緣游動,耳朵邊是嘈雜的水流聲,很大,但是聽到我后面有一個人在喊,說小明、陸左……

  是三叔,我答應了一聲。他焦急地說蕭克明是個旱鴨子,他怎么看不到我們?

  我說我已經拉倒他了,正往岸邊游呢。我一邊說,一邊奮力地在這條湍急的地下河中游動。終于,我的蠻力終于迸發出來,伸手終于抓到了巖壁,我一只手緊緊抓住這巖壁的石頭,挪動身子,一只手奮力把雜毛小道拉到了身邊來。這時一只手拉住了我,是三叔,他已經到了岸上,然后七手八腳的把我們往上拉。

  他貌似十分的驚惶,一邊拉,一邊喊著歇斯底里的號子,像悲憤的狼。

  我不明就里,但是咬著牙,終于在他的幫助下,把雜毛小道弄上了岸,然后自己上岸來,摸了一下雜毛小道的頭顱,在流血,我一驚,原來是剛才落下的時候,可能被磚石砸中了腦袋,昏迷了過去。三叔依然背著背包,七手八腳地拿出里面防水袋裝著的急救盒,給他擦干頭,用手電一照,傷口不大,但是需要包扎。我在旁邊幫忙,終于把雜毛小道的傷口處理好了。拍拍他,悠悠醒轉來,問這是哪里?

  我松了口氣,一屁股坐在地上,看著驚魂未定的三叔笑,說三叔這么沉穩的一個人,今天倒是真急了。

  三叔面無表情地把手電遞給我,示意我往下游看。

  我拿過來,看到河中間有一黑物在緩緩地動,一照,是那個大石鼎,我們跌落,它也掉了下來,還好沒有砸在腦袋上,不然真夠嗆。也許是有它在上游擋著,我們這里的水流才平緩了些。手電隨著這石鼎往下移動,突然,那石鼎一翻轉,消失在黑暗中,我沿著河岸跑過去,只見下游十幾米處,是一個黑暗無盡的懸崖口。

  下面是深淵。

  我遍體生涼,終于明白了三叔的不淡定。

3條評論 to“第八卷 第十二章 黑暗深淵”

  1. 回復 2014/05/22

    回家

    真的不錯呢,代入感很強。

  2. 回復 2014/09/29

    鬼吹燈迷

    很是驚心動魄

  3. 回復 2015/06/13

    三叔

    跟著叔混!沒錯!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