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二章 執子之手

  為表示禮貌,我們是提前到的。

  包廂黃菲的父親已經定下,我們等了一會兒,她父母就陸續進了來。

  黃菲的父親是個稍顯富態的中年人,戴著眼鏡,很斯文,跟我打招呼的時候,也很禮貌得體,然而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是能夠感覺出一些淡淡的疏離感。當然,這也可以理解,雖然他沒有跟黃菲生活在一起,但是父女之情也深厚,突然出現一個陌生的男人,將要成為自己女兒的男人,他自然不會放心。

  而黃菲的母親,則直接將態度擺在了臉上。她并不喜歡我這么一個突然蹦出來的人,雖然我給她問好打招呼,她也答應,但是臉繃得緊緊的,好似我欠了她錢一般。

  好吧,或許在他們眼里,我就是拐了黃菲的壞人。

  見到兩人的態度,我心中咯噔一下,知道晚上這飯局便是個鴻門宴,想要安然度過,只怕很難了。

  果然,當我兩杯酒敬完,開始自我介紹的時候,黃菲那個在婦聯當領導的母親就開始發難了,直接問我現在的工作是什么?我看了一眼黃菲,她憋紅了臉,晶瑩的眸子里又是歉意,又是哀求,應該是希望我能夠體諒她母親。

  我自然不是渾小子,她的父母,也只有小心翼翼地對待。

  我便說之前在南方做一些生意,飾品店之類的,后來出現了一些事情,就沒做了,準備回家來發展……我沒說完,她便打斷了我,說:“也就是說現在沒工作咯?”

  我點頭,說是,不過不要緊,我還是有一些積蓄的,準備在家里做一點兒生意。

  黃菲插嘴說是啊,是啊,陸左上個月在新街那邊買了套房子,是準備在家里面長期發展呢。

  黃菲父親不為所動,搖搖頭,說做生意哪有那么簡單?糊口的不說,要想做大,談何容易,要有人脈,要有資金,要有經驗……而且,市場總是飽和的,要找到商機,這需要很好的眼力呢。小陸你只怕是……

  她母親也撇了一下嘴,說做生意,總是不如公務員來得妥貼一些,不安定。她又問我,什么學歷,有沒有想法參加最近的公務員考試,如有,她倒是有一些人脈,可以給我幫忙。我訕訕地笑,說想是想,但是公務員對學歷要求太高了,我只是高中畢業,可能達不到標準。

  我這句話一出口,兩個長輩的臉色頓時都一變,吃驚,好像生吞了一只蛤蟆。

  黃菲的母親忍了一下,還是沒忍住,問怎么回事?怎么連個大學都沒有上?她的語氣讓我有點兒難堪,好像我做了什么對不起人的事情。我難受,感覺她這個當領導的,似乎喜歡將在單位的威勢和氣場,帶回日常生活中,居高臨下。但畢竟是黃菲父母,我需要尊重他們,便如實說起高考落榜的往事。

  黃菲父親屢次看向黃菲,流露出既疑問又失望的目光。

  席間的氣氛就有一些僵硬了,他父親和母親又打聽了一下我的家庭情況,也就沒有了再刨根問底的興致,言語中又恢復了陌生的禮貌中來,敬了幾輪酒,都是黃菲父親陪我喝,但是其中虛偽的氣氛,讓我心里面壓抑得很。黃菲忍不住替我辯解,說陸左是個很有理想、有經歷的男人呢,他們也沒有接茬,只是笑。

  我心中難受,站起來禮貌地說要去一下洗手間,他們頷首,說去吧。

  我來到洗手間,打開水龍頭,看著鏡子里的自己。說實話,除了最開始到南方的一年,我從來都沒有自卑過,因為我努力了,所以得到了我應有的東西,也得到了別人的尊重。然而剛剛和黃菲的父母一席話,讓我深深地感觸到,我和黃菲,或者說和她的家庭,真的是兩個世界,還真的難以融合呢。

  朵朵從我胸前的槐木牌中飄出來,看著一臉糾結的我,幫我揩去額頭上的水。

  這小家伙已經找回了地魂,也會講話了,然而或許過了太久的啞巴生活,讓她不太適應用言語來表達情感,安靜,話也少,不像小妖朵朵那般,是個話癆。同樣,朵朵的記憶也發生了一些誤差,她對生前的父母,并沒有了太多的依戀之情,淡然處之,也沒有說要去看望一下他們。

  我不知道是什么緣故,靈魂的世界太復雜,而我只是一個剛剛入門的新手,有著太多的“不知道”。

  我問朵朵,說我跟你堂姐在一起,會幸福么?

  她猛點頭,攥著小拳頭,嗯嗯嗯。

  我笑了,是啊,無論如何,只要我和黃菲相愛的話,世俗所謂的一切,還有什么可以成為阻止我們的理由呢?是,我沒有正經的工作,但是我有著一身的本事;我沒有高等學歷,但是我有著比尋常人還要豐富多彩的閱歷和人生;退一萬步說,即使我什么都沒有,但是有一顆滿懷著男人責任和愛她的心。

  這,便足夠了。

  回到包廂的時候,虛掩的門里面傳來了一聲憤怒而刻意壓低的聲音:“我不同意!”我停下了腳步。

  這是黃菲母親在說話。她的語速很快,像是在領導臺上講話,慷慨激昂地表達著自己的憤怒,說了一些難聽的話。言下之意,就是我利用了黃菲的單純和善良,欺騙了她的感情,然后想借助著他們家的關系人脈,往上爬,想高攀。

  黃菲的父親也發表了意見,說這男孩子沉穩倒是蠻沉穩的,可是畢竟在外面打拼那么多年,人心肯定復雜;再說了,門不當戶不對,家庭環境、生活習慣以及教育背景,這些矛盾熱戀期間是看不出來的,但是真想好好過,以后一旦結婚了,肯定矛盾重重,天天吵架的。菲菲,戀愛結婚,這是一輩子的事情,有的時候,真的不能由著性子、由著感覺來。

  黃菲母親又說黃菲,講有那么多優秀的男孩子在追你,怎么就挑中了這么一個人?真是的,看那陸左,要錢沒錢,文憑不高,家庭背景又不好,臉上還有道疤,看著就不是什么好人,真的是昏了頭了。菲菲,你要是想談戀愛,媽跟你介紹,個個都是青年才俊,包管你滿。至于這個陸左,分手吧?

  他父親也說是啊是啊,我們都是過來人,曉得的。爸在黔陽幫你物色幾個。

  黃菲氣憤極了,輕叫一聲爸、媽,說她是真心地喜歡我,無論怎么勸,都不會放棄的。聽到這句話,我心里面暖洋洋的,故意弄出些聲響,然后進去,說不好意思,出去這么久。

  他們的表情尷尬,顯然覺察到我可能聽到了什么。不過都是有城府的人,臉上有著淡淡的、矜持的笑。

  這頓飯吃了一個鐘頭就結束了,完了的時候我主動去結賬,然而想起自己沒帶錢包,十分尷尬。黃菲機靈,偷偷過來結了帳。黃菲父親、母親都有車來的,她母親要帶著黃菲回去,雖不情愿,但是也還是跟著車回去了。我站在酒店門口,朝遠去的車子揮手,像個門童。

  車走遠,風大,我緊了緊衣服,走回我小叔家去。

  小華去上大學,空出了個房間。小叔拉著我,不讓我去外面睡,說家里面有睡覺的地方,則將就一下,不然真就是看不起他了。他說得堅決,我也只有聽從。晚上的時候,坐在小華的房間看他以前的教科書,一頭霧水。小叔的女兒小婧抱了一床棉被,進來給我。這丫頭自小叔臉上受傷后再也沒理過我,不過到了現在,氣也消了,臉上倒是有些笑容。

  我跟她聊了幾句,也肯說話了。

  這時我電話響,是黃菲。她問我睡了沒?我說沒有,她便說好,叫我出來一趟唄,找我好好聊一聊。

  我答應,換衣服出了門,來到約定的風雨橋附近。

  黃菲正在等我,我走過去很自然地牽了她的手,她先是一驚,看到是我,松了口氣,輕輕地捶了我一下,然后柔聲說道:“你沒事吧?”我聳聳肩,說能有什么事?她如釋重負,說她回去之后,擔心我被她父母的言語給刺激到自尊心,然后腦門一熱,就放棄了呢?

  我說我看起來,有這么蠢么?

  她認真地打量了一下我,說有,真有,一看你這人,就是那種有著強烈自尊心的家伙,容不得別人說半點的不對。就是你這樣的執拗,才吸引我啊。不過你為了我,卻能夠將這些都通通拋棄掉……我很感動呢。

  她的表情迷離,小臉兒羞紅,璀璨的眸子里有著水一樣的柔情蜜意。

  我緊緊地握著她的手,不說話。

  橋上的風大,我說我們不要過去了,找個咖啡館坐一坐,暖暖身子。她說不要,她就要過去,去看看河對面的那棵老柳樹。上面有她年前刻的一個印子呢,要給我看。我說好,便牽著她的手走。她的手滑嫩冰涼,像軟玉。

  我牽著,有一種“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感覺。

  夜間的風雨橋上全是漂亮的彩燈,我們走著,像是走在婚禮的紅地毯。這種風雨橋是我們那里的一種民俗建筑,橋上上面是雕閣飛檐,漆木圍欄,也算是一道風景線。盡管風大,但是橋上有戀人相互依偎在橋欄上,有三五成群的糙老爺們,也有孤獨看江水流逝的帶帽男人,人蠻多。

  走到盡頭的時候,我心中突然一陣悸動,背心發涼。

  不對,這是一種被毒蛇盯上了的冰冷感覺,我下意識地扭頭過去,只見一道亮光閃過,有一物徑直朝我面門飛來。

5條評論 to“第九卷 第二章 執子之手”

  1. 回復 2013/11/25

    劉璃夜.

    菲妹子這也要夭折了么?

  2. 回復 2014/05/23

    回家

    天煞孤星啊。

  3. 回復 2014/08/27

    唉。。。。。。

    作者腦子進水了么。。。。菲哪里哪里惹你了

  4. 回復 2015/02/16

    地獄里的修羅

    菲菲不要死啊

  5. 回復 2015/03/15

    我不是飛刀

    我來砍你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