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四十七章 道路艱難,步步為營

  在場三十六位分廬廬主以上級別的高層,有二十四人認為洛小北有罪,八人棄權,而只有四位選擇了洛小北無罪。

  在統計結果出來之后,天魔宣布洛小北勾結異教徒,私放外人進入總壇的罪名成立,直接押入內務堂大牢候審。

  洛小北聽到了這宣判,全場都表現得十分激動的她此刻卻出人意料地平靜下來,只是冷笑連連。這一次雖說是邪靈教的大集會,但其實還是有一些人因為各種原因并沒有前來,比如藏身香港的秦魔秦魯海,還有洛氏姐妹的母親,那個統管魯東的女人,以及執掌死亡谷的陰魔……

  不過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一旦在高層聽證會上形成了最終決議,那么除了小佛爺,是沒有人能夠翻案的。

  當洛小北被人押了下去之后,全場都在夢游、作壁上觀的洛飛雨終于用指尖敲了敲桌子,淡淡地對著石桌前的一眾高層說道:“這樣的決議,小佛爺是不會贊同的。”

  她這句話說得很輕,仿佛情人囈語,然而一說出口,落在我們的耳畔,便如滾滾天雷,響徹腦海。

  多年不見,洛飛雨的功力已入化境,這場中之人地位雖高,但是能夠與她交手的,卻也只有天魔旁邊的這么幾位人物,而她剛才的雷音也顯示出她之所以能夠成就右使之位,從來都不是家世地位,而是用那一拳頭、一拳頭真槍實彈地打出來的。

  洛飛雨在最后表達出自己的立場,左使仿佛置身事外,并不多言,天魔也仿佛短暫失聰,饒有興趣地盯著面前的那石磬在洛飛雨的語音中共鳴發聲,而這個時候,留著兩撇山羊胡的地魔卻站了起來,左手虛張,霍然出現了一朵土黃色的花火,那黃色火焰在不斷跳躍,卻是將這余音給吸收殆盡。

  當偏殿回復正常之后,地魔手掌一翻,火焰消失,而他則笑吟吟地說道:“右使,公議廳的決定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除了掌教元帥有權利更改和修正之外,任何人都不得違抗,否則人人得而誅之,這是當年沈老總留下來的規矩,你不會不知道吧?而小佛爺會不會同意,那就看他老人家的意見了,反正我們是已經將決斷都呈上去了,至于最終的結果如何,那是天心,我們怎么能妄自揣測呢?可不能因為洛小北是你的妹妹,就可以徇私枉法!”

  地魔一番連消帶打,將洛飛雨剛才那滔天怒氣給消泯于無形之中,右使大人環顧一周,瞧見好多人都不敢正視自己的目光,低頭旁顧,不由得慘然一笑,眼神中立刻充滿了冷漠,直接站了起來,離場而去。

  瞧見那個高傲的女人離場,而場中的氣氛略微顯得十分尷尬,地魔朝著坐在正中的天魔、左使以及幾個實力排前的高層故作輕松地笑了笑,然后抱怨道:“教內之事大于天,若大家都像我們的右使大人一樣的話,我們厄德勒說不得就要解散了……”

  洛飛雨表兄叛教身死,親妹妹剛剛被決議有罪,按理說這個時候說一些打擊她威信的話語也無傷大雅,然而除了來自寶島臺灣的星魔附和之外,無論是左使,還是天魔都沒有接他的茬,旁邊一個老家伙更是咧開了沒有幾顆牙齒的嘴巴,一頓臭罵:“地老鼠,閉嘴吧。別說洛右使還在其位,就算她洛飛雨給人給拉下了臺來,這右使之位,也輪不到你來坐!”

  這些人顯然是對上躥下跳的地魔已經有了厭惡,直言不諱,然而這等語氣對于地魔來說,卻是奇恥大辱,他本是個極有城府的人,不過在這一刻,眼神里卻也有難掩的怨毒。

  那人在教中地位似乎并不在地魔之下,哈哈一陣笑,起身離開。聽證會結束了,與會者各自散去,而我和雜毛小道則跟隨著王珊情往外走,在最后的表決過程中,王珊情投了有罪一票,說明她應該是收到一些消息的。大家各自離散,而雜毛小道則伺機問了王珊情起來,說難道那些人真的是洛小北放進來的么?

  王珊情左右一看,發現沒有什么人在旁,于是壓低了聲音,緩緩說道:“那些人到底是怎么進來的,沒有人曉得,如果抓到漏網之魚或者一字劍,或許才能夠曉得,但是封神榜令旗可是小佛爺用來召喚大黑天至關緊要的物件,而昨天又死了那么多的人,不管怎么樣,都需要找出一個人來擔責任,承受大家的怒火……”

  這女人在陰謀詭計上面的學問簡直就是天生的,一下子就說出了這里面的關鍵來,不過我卻還是有些不明白,問為什么這么多人里面,他們卻偏偏挑中了洛小北呢?

  王珊情哼聲冷笑,說怪只怪那小娘皮太不懂事、不知收斂,完全還當自己是大小姐,聽說來總壇也沒多久,便得罪了不少的人,當然這也只是其一,最關鍵的問題在于她是王正孝的表妹,而看守山門法陣的也正好是她,你說說,不拉她出來承擔怒火,背這黑鍋,那還能有誰比她更加適合呢?

  雜毛小道眉頭皺得緊緊,低聲問道:“那些幕后的指使者,便沒有想過右使大人的怒火一旦爆發出來,會是什么樣子么?”

  雜毛小道的問題引得王珊情嘿嘿一笑,說你這句話倒是說在了重點上面,按照往常的情況來說,掌教元帥之下便是左右使,這右使可是有著制約十二魔星和各地鴻廬的權力,無比尊崇,然而這些年來小佛爺公然設立佛爺堂,讓秋水先生、蘇參謀這些實力雖然不濟,但是忠心耿耿的家伙陸續取代了左右使的職能,代天巡狩,經過這些年的步步緊逼,左右使的威勢和權力已經漸漸不如往日,甚至都不如坐鎮總壇的天魔,就連地魔,也并不怕她,敢于得罪,說到底,那些人背后站著的,可就是掌教元帥啊。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這世間斗爭,無處不在,只是我們很好奇一點,那就是小佛爺建立佛爺堂,這威脅到的不僅僅只是洛飛雨,更是有著副帥之稱的左使,唇亡齒寒,為何左使大人沒有跟洛飛雨站在同一條陣線上來呢?

  王珊情告訴我們,說現任左使其實就是當年的右使,往昔王公在位,這左使黃公望人被壓得死死,一口氣都喘不過來,兩人素有仇怨,而王公死后,那怨恨便延續到了洛飛雨頭上來,小佛爺繼位之后,為了平衡而又沒有壓制,所以兩人平日里如同水火,怎么會出手幫她呢?

  說到這兒,王珊情低聲說道:“你們知道么,終歸到底還是洛飛雨太不識時務了,我聽說前些年小佛爺本來有意迎娶她做元帥夫人的,本來一開始雙方都有意向,結果后來不知道怎么回事,洛飛雨外面似乎有野男人了,你說說,這綠帽一戴,小佛爺能不整她么?”

  這話兒也是舊事重提,小佛爺這般的梟雄人物,自然是冷血無情之輩,他要整肅邪靈教內部,所有舊例都會被無情碾壓,扯到這男女之情上面來,也只能說王珊情此人雖然已成鬼魔,但終究還是有著一顆女人那熊熊燃燒的八卦之心。

  邪靈教總壇集會到目前為止已經將近尾聲,而洛小北的有罪入獄卻才是剛剛拉起帷幕,地魔,或者說佛爺堂那個一脈人物已經將這個導火索給點燃,并非僅僅只是為了息事寧人,而是想要通過洛小北,將所有藏在水面之下不安分的人物,包括洛飛雨以及她身后的舊黨都給揪出來,一網打盡。

  這場較量比的就是耐心,一步一步,步步為營,看誰最后熬不住了,誰便會輸掉手上的籌碼,而在這場賭博里面,一直都沒有露面的小佛爺才是真正的莊家,從各方面上來看,洛飛雨的贏面實在是太少了。這種層次的東西連王珊情這般的新晉之人都看得出來,別人怎會不知曉呢,而真正關于生死性命,又有多少人不會猶豫呢?

  我和雜毛小道從邪靈峰摸黑下來,心情沉甸甸的,不知道怎么回事,都擔心起了曾經的敵人洛飛雨來。

  雖然我們和她一直都處于敵對的狀態,但是從某種角度來說,她卻實在是一個值得人佩服的女子,就像一朵雪蓮花,干凈而純潔地綻放,然而最終還是敵不過環境的侵蝕。下山之路陡峭,不過好在搜捕奸細的原因,一路上倒也熱鬧,時常有地魔的手下呼嘯而過。

  我們回到小院的時候并沒有瞧見瞎眼婆婆,倒是看到了向導金小小,她告訴我們,說顏婆婆留在山上有事,她被叫過來照顧婉兒。

  顏婆婆不在,我們放心許多,夜里去瞧了李騰飛,這小子恢復頗快,傷好了大半。

  次日再次上峰參加法會,這是倒數第二天了,上了峰頂的時候感覺氣氛驟然嚴肅許多,我們找人一問,方才得知今天的法會,小佛爺有可能會現身。

1條評論 to“第三十七卷 第四十七章 道路艱難,步步為營”

  1. 回復 2014/04/19

    劉璃夜″

    天吶 虧我機智網上瞅瞅,不然還以為沒更新吶! 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