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四十八章 金蠶蠱現,苗女悠悠

  邪靈教百年大派,高手云集,然而即便是面對著左使那樣的老家伙,我和雜毛小道也不會生出太多的害怕感來,畢竟這些年來經歷過的兇險實在是數都數不過來,反而有些躍躍欲試,想看看到底誰更厲害一些,唯獨對這傳說中的小佛爺,卻是心生恐懼。

  未來的不可知,才是恐懼的原動力,小佛爺神龍見首不見尾,便是自己人都沒有瞧見過他的真面目,然而我們卻又時時刻刻都能夠感受到他的影響力,無處不在,便如空氣。

  聽到那人的話語,我和雜毛小道面面相覷,卻不知道都這么久過去了,小佛爺為何突然就肯露面了。

  難道說,他們是準備對洛飛雨下手了么?

  這些都不管,我和雜毛小道懷著忐忑的心情,駕輕就熟地走進了邪靈殿,依舊還是在東南角的那塊地方,盤腿坐定,然后雙手合十,等待法會的到來。然而當所有人都入了場之后,主持法會的天魔卻并沒有宣講起經義來,而是與一眾高層肅穆而立,仿佛在等待著什么。

  這一場等待足足持續了將近半個小時,不過好在場中的所有人都已經習慣了在邪靈殿中保持著那種肅穆之感,所以倒也沒有許多人喧嘩,只是靜靜盤坐,回氣修身。

  時間一點一點地流逝,良辰吉時已過去,而邪靈殿也陷入了一片空前的寧靜之中,所有人都在翹首以盼,等待著那一個傳說中的男人到來。我盤坐在蒲團之上,悄無聲息地行周天之氣,讓那些勁力洗刷自己的身體,同時也將肥蟲子給小心地掩藏在體內,不讓人曉得。

  經過漫長的晉階,此刻的肥蟲子已經鋒芒內斂,返璞歸真,反倒是和我漸漸融為了一體,世間少有人能曉得,也聽話許多。

  然而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本沉浸在識海中安靜睡眠的肥蟲子突然扭動了一下,似乎感應到了什么一樣,然后突然緊緊地蜷縮著身子,縮成一個點,并將氣息收斂至我都難以察覺的地步。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突然聽到耳朵邊上傳來一陣嗡聲,扭頭望去,卻見一道金光從殿門之外射了進來,越過黑壓壓的人頭,一直飛到了神像之前,方才懸停不動。

  我凝目而望,卻是嚇了一大跳——但見那道金光倏然收斂,露出了一個成年人頭顱一般大小的大蟲子來。

  這蟲子整體宛若蠶蛹,背生雙翼,肥碩的身子底下有著數十對小而畸形的觸腳,一節一節的身子兩側都有栩栩如生的眼球,而在蟲首之上也有一雙乒乓球般大的復眼,里面由那萬千小眼組成,蘊含了無數瑰麗的色彩,讓人看了一眼,便仿佛靈魂都陷入其中,深深不可自拔。

  尼瑪,這東西,不就是我肚子里面的金蠶蠱么?

  我轉過頭來,也看到雜毛小道投射過來的那深深震撼的目光,我們兩個都曉得,雖然這一條巨大而肥碩的蟲子跟我的本命金蠶蠱,有著巨大的區別,但是可以想象得到,倘若肥蟲子再睡上幾覺,說不定就能夠變成這番模樣。

  在那一瞬間,我整個腦海里仿佛都陷入了一片空白,根本沒有聽到天魔口中到底在說些什么。

  要知道金蠶蠱好養,但是這本命金蠶蠱卻是我敦寨苗蠱自古耶朗之后的一脈相承,別無分號,怎么還會有另外一頭金蠶蠱,突然出現在這世間呢?就這般放空了好久,我瞧見那人頭一般大小的金蠶蠱突然騰空而起,朝著后面的那尊神像投射而去,而下一刻,那玩意突然沒入那黑曜石神像的眉心去。

  時間出現了一次難以捉摸的停頓,接著有一股龐然充沛的氣息從神像之中陡然出現,沖天而起,繼而落下,自上而下地徐徐壓了下來,將整個邪靈峰都給籠罩其間,仿佛泰山壓頂,讓人生不出半點兒反抗之心,唯有臣服于下,趴在地上,跟隨著旁人一起大聲喊道:“掌教元帥,承天既望,黑暗重臨,死神永生!”

  這吶喊一聲高過一聲,如浪重疊,接著又有無數玉珠破碎,配合著壓在頭上這股威勢,有一種被洗腦的錯覺。

  我趴在地上感嘆,同樣是金蠶蠱,怎么別人用起來簡直就是吊炸天,而我卻也只能這般跪著。

  剛才的情況透露出來的信息太多,我都還來不及消化,不過也終于曉得了如左右使和十二魔星這么一番人杰,為何會奉小佛爺為主,即便是被佛爺堂那般欺壓,左右使也仍然不敢反抗,大概也正是因為小佛爺所表露出來的那股龐大力量,實在是太讓人絕望了吧?

  此呼聲持續了九聲,九九歸一,方才緩緩停歇,而余味還在殿中蕩漾無休。

  我用余光四處望了一下,瞧見殿門口有一個身穿青衫的中年文人緩緩走了進來,風度翩翩,一臉儒雅,像個大學教授,看著似乎并沒有什么修為,但是眉目之間又隱隱藏有許多不凡之處,心中一跳,下意識地問道:“這……就是小佛爺?”

  旁邊的雜毛小道雖然看到了那只巨大的金蠶蠱,但是卻沒有我那般感同身受,淡定許多,在我耳邊低聲說道:“剛才天魔大人不是說了么,那只巨大蟲子叫做金蠶蠱,是小佛爺的分身,此刻已經入了神像,化作全能神子,在高處,遙遙看著我們呢……”

  有人在旁,他說話倒也講究,不過卻也否定了我的說法,很快我們便知道那個大學教授是何許人了——原來他便是佛爺堂的總執事秋水先生。

  秋水先生身后總共還有六人,其中翟丹楓也在其間,這七人正是佛爺堂的一干高級執事,緩步走入大殿正中,與天魔低聲交談。

  殿中很多人都是一片茫然,要知道佛爺堂這些天素來低調,從來不主動上臺,而此刻卻一下就展露出了所有的高層來,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過有著先前的威壓,再加上融入黑曜石神像之中的金蠶蠱,倒也沒有人生出什么意見來,上面交涉完畢之后,天魔表情古怪地宣布了秋水先生的身份,然后把話語權交給了他。

  那個一連儒雅的中年男子站在臺上,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平靜地說道:“掌教元帥近日正在沖擊死關,本人到不了場,但是他卻將自己的分身金蠶派至此處,與大家面對面,感受所有人虔誠的信仰。這是第一件事情;而第二件事情,我替掌教元帥宣布,小佛爺將確立一位教中圣女,作為他在教內權力的象征!”

  小佛爺行蹤飄忽,然而他卻牢牢掌握了佛爺堂,也等于變相地掌握了邪靈教,本來并不需要立什么圣女、代言人來常駐總壇,不過想來也是為了威懾麾下一眾驕兵悍將,所以才會如此。

  此言一出,場下立刻議論紛紛,而即便是天地雙魔、左右使也都顯得十分驚訝,顯然在此之前,他們也是被蒙到了鼓里,沒有得到消息。秋水先生宣布完了之后,并沒有等我們消化太久,而是朝著外面一聲高喊道:“有請厄德勒圣女殿下!”

  這家伙修為不高,但是那一把嗓子卻是十分嘹亮,在大殿之中來回震蕩。

  殿外立刻有人應諾,我朝著殿門口瞧去,卻見走進了兩個皮包骨頭的怪物來。仔細一看,這兩個家伙并不是怪物,而是身體畸形,面目丑惡的人類,腦袋上面還插著色彩鮮艷的鳥羽,上身赤裸,瘦得皮包骨頭,不過那詭異的身子里面卻似乎蘊含著野獸的力量——這形象,不就是我們在青山界一線天谷底交過手的耶朗遺民,穴居人么?

  瞧見這些,雜毛小道似乎想起了什么,瞇著眼睛朝門口瞧去,卻見當初遺落在了一線天處的小苗女悠悠,竟然出現在了這兒來。幾年過去了,當初的黃毛丫頭個子也長高了一些,或許是少見到光的緣故,一身皮膚潔白如牛乳,她在四個穴居人的簇擁下緩緩走進殿中,而在身后,還有護堂十八羅漢中的六個在外面護送。

  在所有人的矚目下,小苗女悠悠腳步緩慢地朝著神像之下走去,雖然事先有過交代,但是她還是有點兒緊張,小臉繃得緊緊,不過她身上卻也有一股濃郁得化不開的黑氣縈繞,里面充滿了死亡的味道,旁邊的人紛紛讓開,唯恐沾染到一點兒。

  看到小苗女悠悠這般走到臺上,雜毛小道一雙拳頭握得緊緊,幾乎都要發出響聲來。

  我能夠理解雜毛小道憤怒的心情,雖然不知道小佛爺是怎么找到的悠悠,但是雜毛小道對待悠悠的感情,可就像女兒一般,現在她卻變成了小佛爺的圣女,如此之轉變,實在讓人難以接受。悠悠走到臺前來,秋水先生則給大家介紹,說圣女悠悠,是小佛爺從時空縫隙中找到的族人,在她的麾下,可有著大量對靈魂頗有研究的高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