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四十九章 左使出手,飛雨求援

  當初留在一線天深洞里面的穴居人,同樣也屬于耶朗遺族,不過他們為了守衛耶朗圣地,主動放棄了陽光,墮落黑暗,成為這般丑惡的奇形怪狀,從而也獲得了足夠與矮騾子一系抗衡的力量,而我又突然想起來,王永發告訴我,說死亡谷里面來了一些奇怪的幫手,想必也就是這樣的穴居人。

  青山界一線天那里的時間和空間,隱隱與現實世界有著很大的區別,其古怪程度比我們所見過的洞天福地更加異常,也更加不穩定,后來我數次返回,卻根本找尋不到,卻不曾想到小佛爺不但找到了,而且還將悠悠、以及這些穴居人都給帶了出來。

  他到底有著什么手段,要知道,那些穴居人可是為了守護圣地,至死都不愿離開洞穴的。

  我的腦子亂哄哄的,隱隱感覺到小佛爺似乎跟我,或者說跟古耶朗遺族有著很大的關聯,但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卻實在難以把握。

  秋水先生在臺上介紹了一番小苗女悠悠,話語里極盡夸張之能事,將悠悠包裝成了一個偉大的千年遺族,用有著強大的力量和漫長的生命,簡直就和神女差不多,不過有著先前的鋪墊,特別是那幾個穴居人恐怖的形象,卻也使得這話語里多了許多可信之處。

  諸人信奉,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許多,在場中所有人的念誦之下,那尊巨大的黑曜石神像的雙眼開合,降下來一大篷神光,將小苗女悠悠的身體包裹住,反復沖刷,而那黑色死氣與金光融合之后,便化作了淡淡的威嚴,然后由場中地位最高的左使授冕,使得悠悠正式成為邪靈教的圣女殿下,代表了小佛爺在邪靈總壇的話語權。

  未知產生恐懼,瞧著被穴居人簇擁著的小苗女悠悠,我身邊左右的那些邪靈教徒眼中多少產生了一些敬畏感,他們也都是窮兇極惡之徒,見過的血腥鬼物并不算少,但是并不代表他們不懼怕丑惡。

  反復折騰了一天,所有人都精疲力竭了,邪靈教一眾高層還要在邪靈峰上會面,商議大事,以及與新任的圣女殿下打交道,試探虛實,然而像我們這些小嘍羅卻沒有資格參加那樣的晚宴,王珊情不知道在忙什么,也沒有精力過來管我們兩個,雜毛小道心事重重,跟隨著大部隊往山下走,馬不停蹄。

  同行的邪靈教徒議論紛紛,興高采烈,雖然經過前夜一字劍的小插曲,但是今天小佛爺表露出來的實力,卻也極大地增強了他們的信心,特別是悠悠旁邊的那些穴居人,更是他們討論的焦點,相比之下,我和雜毛小道顯得格外沉默,眼中只有下山的路。

  走到山腰的時候,我瞧見前面有一隊人馬,正朝著山上走來,接近的時候一瞧,卻見前夜在碼頭大殺四方后跳水逃脫的一字劍,給人用十字架給綁得緊緊,眼睛閉著,不知死活。

  前天一戰,一字劍兇危鼎盛,許多人都瞧見了,而此刻見他給內務堂抓獲了,不由得紛紛圍了上來,大聲詢問,那些平日里一臉嚴肅的血巾黑衣此刻為了彰顯武力,也樂意宣揚,告訴我們,說這是左使大人聯合魚頭幫姚幫主一同出手,從河灣子草叢的一個泥洞里,將這個丑八怪老烏龜給挖了出來,可是費了不少勁兒。

  他說得輕巧,不過以一字劍的身手,雖然受了重傷,但是想要生擒他,必然也是一場龍爭虎斗。

  這些天來黃晨曲君可是殺了內務堂的執事無數,那些家伙恨透了一字劍,所以那老人身上臉上又額外多了了不少傷,下山的人群圍著一字劍唧唧喳喳,好是一番熱鬧,更有甚至,直接往那好似沒有一點兒氣息的殺豬匠身上,猛吐口水。

  這些人洋洋得意,仿佛是世界之王,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仿佛死人一般的殺豬匠突然就睜開了眼睛,往著四周瞧來。

  一字劍兇名鼎鼎,這目光一掃,許多大聲喧嘩者立刻噤聲,紛紛后退,感覺到一股涼氣涌上心頭來,仿佛心臟都給人緊緊攥住。我們在人群外圍瞧著,恰好與一字劍的目光相遇,雖然就在一瞬間,但我覺得一字劍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突然將頭仰起,哈哈一陣長笑。

  他笑得恣意,那笑聲中透著一股悲涼,又似乎有些期冀,然而卻惹惱了押運他的內務堂執事,拿著胳膊粗的棒子就是一通打,將他這“可惡”的笑聲打得消停。我們沒有上前阻攔,只是扭頭下山,一路沉默。

  回到了小院,顏婆婆依然沒有回來,雜毛小道在房間里沉默了一陣,突然過來找我,說他準備離山,立刻潛出去,帶著大部隊進來圍剿邪靈教,讓我在這里先頂著,給他爭取時間。我瞧了他好一會兒,這才淡淡地說道:“這么急,是因為心疼洛飛雨吧?”

  這家伙自然矢口否認,我卻嘿嘿一笑,也沒多說,同意了他的提議,畢竟到目前為止,該現身的都現身了,至于小佛爺,他已經確定是不會出來了。不過對于今天出現的那頭金蠶蠱,雜毛小道還是十分擔心,問我,說若是肥蟲子出場,能不能夠拖住那頭金蠶蠱?

  我沒有把握,想了好一會兒,說盡量吧。

  既然已經商定,待將小女孩蘇婉哄睡過后,雜毛小道說走邊走,趁著夜色,消失在了夜幕之中,連李騰飛也沒有帶。

  畢竟李騰飛受了傷,行動不便,若是同行,只會拖延速度,成為累贅。

  雜毛小道離開之后,我去看了一回李騰飛,然后返回房間,躺在床上,手指有一搭沒一搭地拍在肚皮上,想著這幾天發生的所有事情。晚些的時候顏婆婆拄著拐杖,摸摸索索地回來,她先是去蘇婉的房間,確定了自家孫女已經睡過覺之后,然后回到了院子里,坐在樹下納鞋底。

  我沒有去管她,但總感覺這個老太婆有一種古怪的力量,似乎一直在壓制自己的實力。

  不知不覺已到深夜,這時院子里突然有了動靜,似乎有人憑空躍到了院子里來,坐在樹下的顏婆婆突然一動,與那突然的闖入者迎面沖去,兩人交手只在一瞬間,三兩下便分了開來,然后窩在了樹根邊說話。她們似乎用了防止聲音傳播的手段,隱隱約約,含含糊糊的,不過我能夠感覺到好像是在爭吵。

  我從床上坐直起來,從窗口的間隙望了過去,瞧見在樹下那里除了瞎眼婆婆之外,另外還有一個人,竟然是本應在邪靈峰的右使洛飛雨。

  我一開始還以為闖入者是與顏婆婆有婆媳關系的翟丹楓,然而瞧見洛飛雨那標志性的美好身材,心中立刻警戒,當下也是顧不得許多,直接將耳朵貼在了地上,將注意力轉移過去。尋常手段能夠禁止聲音的傳播,但是卻擋不住刻意的探聽,很快我便聽到了兩人的談話,從地面處微微傳來:“小姐,小佛爺現在基本上已經掌握了整個場面,你千萬不要做傻事,如果真的鋌而走險,那后果不但是你,便是你母親,也承擔不了的……”

  “顏婆婆,我這次來找你,實在也是沒有了辦法,佛爺堂那些奸妄倘若是讓我直接退出這個位置,那我也沒有什么好說的,情分盡了而已。但是他們現在步步緊逼,甚至把小北都拿出來當作替罪羊,那我真的是沒法忍了。顏婆婆,你是我外公最信得過的老朋友、老部下,我只想問你,如果我請求你幫助,你會不會答應?”

  洛飛雨的語氣堅決,根本沒有商量的余地,面對著她這番的咄咄逼人,顏婆婆嘆息了一聲,說你既然都這么說了,那我還有什么好講的呢,你但凡有什么吩咐,直管講便是了,反正我都這把老骨頭了,也沒有什么可擔心的。

  顏婆婆的話讓洛飛雨長舒一口氣,她輕聲說道:“我也不會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只不過是救出小北來,然后回到魯東老家去。顏婆婆,整個總壇的監視角都在你的死亡谷之中,到時候還請你能網開一面,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就是了。”

  顏婆婆點頭,說這是小事一樁,還有什么事,你盡管說來。

  我的心一沉,沒想到這個瞎了眼睛的老婆婆,竟然是死亡谷的實際掌控者,陰魔!

  而就在我心神慌亂的時候,洛飛雨似乎也不愿意將整個計劃都透露給顏婆婆聽,只是問道:“你這里是不是還住著兩個南方省過來的分廬成員?”顏婆婆點頭,說是新晉情魔手下的兩個師弟,一個叫高海軍、一個叫張建,人倒還不錯的……

  洛飛雨沒有再說話了,而聽到腳步聲卻已經進了屋里來,我慌忙站起來,往門口走去,結果那門突然一下就被推開了,一個豐滿而火熱的身子直接沖到了我的懷里,接著嘴唇幾乎都咬在了我的耳垂邊,一聲軟糯的聲音和著熱氣,輕輕說道:“蕭克明,我需要你的幫助!”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