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五十一章 縱有陷阱,老娘也去

  我們幾人潛伏在地魔大牢不遠處的一片小林子里,洛飛雨在跟我和她另外兩名手下進行作戰前講解,根據計劃,她安排的人將會在正門左側面巖壁上打開一個備用的緊急氣窗,我們將能夠從那里潛入地魔大牢之中,然后直奔左邊最里的監室,將洛小北給救出來。

  她準備了迷幻心神的藍冰毒液,能夠速效致昏,這樣便能盡量地拖延被發現的時間,如果一切順利,我們將可以原路折回,在一眾屬下的接應下,逃出總壇,然后直奔她的魯東老家——小佛爺雖然威勢斐然,但因為太過于神秘,其實并沒有真正地融合到邪靈教里面來,根基不牢,而且洛飛雨母親有前左使王新鑒專門留下來對付小佛爺的手段,所以也根本就不用怕他。

  總壇之中有許多人的心是向著洛飛雨的,所以這計劃顯得十分完美,然而瞧見地魔大牢那嵌入山壁之中的前院,我的心卻莫名其妙地一陣亂跳,深吸了兩口氣,蹲下身來,輕聲問道:“右使,晚上的宴會,有沒有什么異常,或者說有誰沒有參加?”

  事到臨頭了,聽我突然問起這件事情,洛飛雨有些詫異,不過還是回答道:“異常倒沒有,不過左使下午去擒拿黃晨曲君的時候受了點傷,沒有出席,而地魔忙著去審問一字劍,所以不在。”

  我皺著眉頭,說那地魔會不會還在大牢里面,連夜審問黃晨曲君或者小北呢?

  旁邊一個稍微矮壯些的漢子一臉不爽,粗聲粗氣地說道:“我們有專門的人在這兒盯著的,地魔在十一點之前就回他的地魔宮去了,這老棺材前段時間新弄回來一個白白嫩嫩的小姑娘,這些天還沒有膩味呢,所以趕著回去快活了。怎么,你要是沒膽,不敢去,就在這里待著接應,我們自己去就是了。”

  這人是洛飛雨在這里的手下頭號猛將阿蠻,那一身腱子肉跟大理石活活雕出來的一樣,是個胸大無腦的憨貨。他說得極不客氣,旁邊的洛飛雨訓了他兩句,悻悻地閉了嘴,我不與他計較,也沒有再多問,說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們出發吧。

  留下一個在外面的林子里放哨與接應,我和洛飛雨,以及猛將阿蠻從林子邊出來,順著陰影的角落一路摸到了大牢左側。

  這座大牢在外面有一個很大的院子,哨樓、兵器房以及看守人員的休息室,還有操場,而主體則是在山壁里面,生生挖掘出來的監牢。因為在山體里面,所以通風很重要,除了導流管之外,還有許多氣孔,而左側這邊的備用氣窗則是為了防止火災濃煙,特意弄出來的,能夠容一個人進出,不過有點兒高,離地足有六米。

  洛飛雨有那天蠶蛛絲,上下騰挪,摸到角落之后,避開崗哨,指間一彈,立刻有一道銀亮絲線從她的手心射出,刷的一下粘在了氣窗之上,接著她的足尖輕點,便直接滑到了氣窗之上,那阿蠻提著一根熟銅棍,踮這腳等待洛飛雨拉他。

  我瞧見這家伙,心中一動,沒有按計劃再多等待,手一伸,直接攬住了這家伙的腰,然后用了巧勁,將這兩百來斤的家伙朝著上面一擲,洛飛雨倒也反應迅速,伸手一攬,直接將他接住,然后給塞進了氣窗里面。

  半秒鐘之后,洛飛雨探出頭來,朝我打手勢,問我要不要她幫助,我笑著擺擺手,雙腳一蹬,那人便如游蛇一般,腰肢一扭,沒幾下便也爬了上來。這是雜毛小道的手藝,喚作壁虎神游功,以前他曾在香港時演示給我瞧過,后來給我學了過來。

  這潛入的時間并沒有費多少功夫,我瞧見氣窗這里有機關,的確是有人幫忙打開了,要沒有內應,我們很難進來。

  從氣窗滑下里面的時候,我打量四周,瞧見這是一個狹長的甬道,燈光昏暗,往里走去有一扇生鐵門,直入左轉,那便是囚困洛小北的監牢了。事情有些出人意料的順利,我們踮著腳步,順著甬道往前走去,洛飛雨一馬當先,而我在中間,阿蠻斷后。

  那個腦子里面都是肌肉的家伙被我剛才耍弄了一下之后,這才知曉自家主上找來的幫手果然厲害,他一點兒都沒有察覺到,人便騰云駕霧,直接飛了上來,這里面的巧勁、力量和時機把握,他這一輩子都未必能夠領悟得到。他能夠成為洛飛雨此刻最能拿得出手的手下,自然不是蠢人,現在瞧我的目光里,也多了許多尊重。

  這正是我想要的效果,一塊兒干著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活兒,我真的不想有一個根本不信任我的隊友。

  洛飛雨腳步輕快,很快便來到了鐵門之前,輕輕摩挲,竟然掏出了一把鑰匙來,小心翼翼地送入鎖眼里面,輕輕一扭,喀嚓,里面傳來一陣機簧輕微彈起的聲音。門開了,洛飛雨小心地聽了一下門內的動靜,然后朝著我們這邊作手勢,讓阿蠻留守,而我則與她一同進去。

  在得到我們的回饋之后,洛飛雨一點一點地推開大門,里面燭火的光芒慢慢地照了進來,終于到達了一個足夠的角度之后,她從懷中掏出一個藍色小盒子來,從里面拿出三根小小的樹枝,分給我們各自含在舌下,然后有掏出十幾顆圓滾滾的蠟殼丸,順著空隙往里面滾去。

  當做完這一切,洛飛雨突然伸過手來,緊緊抓住我的衣領,腦袋湊過來,低聲說道:“陸左,這里有可能是一個陷阱,一會進去之后,一定要快,不然大家都沒有命了!”

  艸,她果然也看出來了!我心里面一陣暗罵,眉頭一掀,壓低聲音說道:“知道有異常,你還跑過來送死?”

  她微微一笑,說我來就是送死,不過有你也許就不一定;再說了,不管怎么樣,那里面關著的,可是我親妹妹,就算有陷阱,老娘也只有硬沖了。

  說完這句話,她算定那藍冰毒液的效果已經差不多了,直接將那大門給猛然推開,身體便嗖的一聲,朝著上面飛去,我心里面大罵著這女瘋子,跟著她的背影沖了進來,瞧見這是一個很大的守衛室,正對面又是一道鐵欄門,穿過這道門,才能夠真正到達關人的牢房里。

  洛飛雨剛才往里面滾進去的彈珠此刻散落各處,正噴發出一道道藍色氣霧,而在這守衛室兼刑訊室里面,則躺下了十來個守衛,沒有一個能夠站起來。

  好厲害的致幻劑,我心中感嘆著,抽出那把法刀,準備將那鐵欄門斬開,洛飛雨一把拉住了我,從地上一個看著是頭領的腰間摸出一串鑰匙來,把門打開,我湊上前去,瞧見那鐵柵欄上面繪滿了許多藍色的神秘符文,估計我剛才要是強力破壞,只怕立刻就會觸發警報。

  洛飛雨打開第二道門之后,一路飛奔,朝著左邊甬道的盡頭沖了過去,這甬道狹長,然而洛飛雨卻身形似電,轉瞬及至,飛奔到了最左的一間,匆匆找出那監房鑰匙來,去打開房門。

  我緊隨其后,路過隔壁一間的時候,眼皮突然一跳,下意識地朝著里面看去,卻見今日傍晚瞧見被押解的一字劍黃晨曲君,此刻被鐵鏈綁在墻壁上面,手腳都給釘上了鎖魂十字釘,奄奄一息。我與這一字劍有同船之誼,好歹也算是熟人,而且他昨日殺得十分痛快,順手將他救下也沒有問題。

  洛飛雨那邊已經打開了鐵門,而我則并不用鑰匙,直接一拍胸口,將肥蟲子喚出,讓它把門打開,飛入其中,給這殺豬匠恢復一些氣機。

  事情很順利,這鐵門倒沒有什么符文,我直接沖進房間里,瞧見一字劍四肢上面的鎖魂十字釘,卻也是許映愚曾經與我談及過的,知曉解法,當下手出如電,將那十字釘給解了,并用布條將飚出來的鮮血封堵住。

  肥蟲入體,氣機牽動,黃晨曲君立刻醒了過來,睜眼看到我,那丑臉一陣抽動,笑了,試探地問道:“是陸左?”

  我一邊應是,一邊將鎖在他身上的堅鐵鎖扣弄開來,黃晨曲君哈哈一笑,說我就知道是你們兩個王八羔子,瞧那股殺氣就像。這時洛飛雨已經將洛小北給救了下來,路過門口,朝我低聲喊道:“陸左,你在干嘛,還不趕快走?”

  黃晨曲君的這鎖扣有些麻煩,我和肥蟲子一起弄都有些難開,回頭應了一聲,被人扶著的洛小北有些激動,說真的是陸左,你來救我了?我依舊沒有回話,又等了兩秒鐘,喀嚓一聲響,黃晨曲君終于恢復了自由,我扶著他下來,問怎么樣,能自己走不?

  這殺豬匠擺擺手,說沒事,殺人都可以。

  我把他扶到門口,問你的劍呢?這老家伙一臉賊笑,說藏在河泥里面了。我扶著一字劍出了監房,對在這里等待的洛飛雨稍微解釋了一下,她沒有說話,扶著旁邊激動的洛小北朝著二道門那邊飛奔而去。我感受到了她的焦急,也不多說話,朝著回路跑,然而就在即將沖到門口的時候,那鐵欄轟然關閉,合得嚴嚴實實。

  這時門后露出了一張肥臉來,嘿然笑道:“我親愛的右使大人,你這是想往哪兒跑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