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五十二章 才脫險境,又入重圍

  這張膩得直流油漬的肥臉,正是地魔的頭號手下肥貓,位居內務堂副堂主一職,是個連心肝兒都黑了的狠人,只見他一身血巾黑衣,坦胸露乳,神情模樣,確實是早就有所準備的。

  我們從潛入到折返回來,前后總共沒有超過五分鐘,而進去救人的時間更是不超過一分鐘,即便是碰到了什么機關,這家伙也斷不可能這么快便知曉,由此看來,他應該是早就有所準備,埋伏好了的。而就在這鐵柵門轟然關閉的那一刻,守衛室后面的那道鐵門處傳來了一聲慘烈巨喊:“殿下,有埋伏!”

  這喊聲如同受傷的野獸,隨后便是一陣激烈的打斗聲,洛飛雨把自家妹妹往我這邊一推,那速度陡然加速了一倍,徑直沖到了那道鐵柵門跟前來,伸手一拉,結果鐵門紋絲不動,上面卻陡然冒出了一大串藍色的電芒,蔓延到了洛飛雨的胳膊上,與之接觸的手掌上面頓時傳來一股焦糊的氣味。

  洛飛雨收回手,緊緊一捏,勁力貫通,那些藍色電芒便消失不見了,黝黑的手掌也變得潔白。

  瞧見洛飛雨這般手段,那頭肥貓笑得更加愜意,然而臉上的肌肉卻開始慢慢轉冷,一雙狹長的小眼睛里面迸發出寒光來,一字一句地說道:“我親愛的右使大人,你還是乖乖地放下武器,跪地投降吧。這樣還可以保持你對等的待遇;要不然我可是要就地格殺了,哈哈,到了那個時候,你便是化作一具尸體,我也要好好幫你丈量一下,胸前的那對小白兔,到底是多少罩杯……”

  他笑得如此淫蕩,洛飛雨的臉上卻是寒若冰霜,指著那鐵柵門問道:“這上面,你到底動了什么手腳?”

  “這個么,紫光云雷符,雖然只能堅持半個小時,但是這已經足夠了,事實上,地魔大人的大部隊馬上就要趕到了。”肥貓嘿然笑著,勝券在握,然而他并沒有高興太久,洛飛雨聽完他的介紹,居然還淡淡地說了一聲感謝,接著身形一震,整個人都變得模糊了,而下一秒,她又倏然出現在了鐵柵欄之前,飛起一腳。

  那鐵柵欄一陣轟響,整個牢房都是一震,顯示出她這一腳的威力,遠遠超出了我們的想象之外。

  與這樣威力對應的是洛飛雨,她竟然直接用自己的嬌軀去撞那實質上已經凝成一道雷幕的鐵柵門,結果在給那道門帶來巨大沖擊力的同時,自己也受到了嚴重的傷害,大半個身子居然都直接給灼燒成焦黑色,人往后跌飛而去。瞧見洛飛雨這般剛烈不屈,在我懷中的洛小北撕心裂肺地大叫:“姐……”

  在門外的肥貓也嚇了一大跳,大聲阻止道:“這符是在無盡深淵那兒用陰雷煉制數十年而成,威力巨大,你就算是丟了性命,也撞不開來的!”

  洛飛雨跌落地上,半邊身子焦黑,然而很快附在她身上的魔蟲立刻一陣蠕動,將那些被燒灼過的死皮和血繭吞噬,恢復原樣,幾乎沒有一點兒停留,修長美腿一蹬,再次撞了過去。瞧見那鐵門轟然作響,肥貓嚇得臉色發白,連連后退,大聲叫道:“瘋子,你他媽的就是個女瘋子……諸位,殺了她吧!”

  一聲令下,甬道中有幾間牢房鐵門突然打開,立刻沖出一堆血巾黑衣出來,這些都是大牢的埋伏力量,粗略一看,差不多有二十多個。

  我回頭看,洛飛雨還在撞門,這女人別看這外表就是柔柔弱弱的大胸美女,然而一旦發起狠來,當真是頭瘋狂的母狼,不過也就在這個時候,一只手突然抓住了她,洛飛雨猛然回頭,嘴里盡是鮮血,一雙眼睛里面殺意肆意,卻瞧見是一字劍黃晨曲君。

  這個丑老頭拉住洛飛雨那滿是黑蟲蠕動的手臂,一咬牙,然后露出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認真說道:“那個……美女啊,這東西我熟悉,不如讓我來吧?”

  他故意表露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不顧洛飛雨反對,一步跨前,深吸一口氣,然后雙手朝著鐵柵欄抓去。

  那手掌剛剛一碰觸到鐵欄,立刻有大量的藍色電芒生成,然后朝著他的全身襲來,而就在這個時候,黃晨曲君陡然運氣,竟然將那電芒導入自己體內,腹中也升騰起一個急速旋轉的氣渦來,隱約間,竟然與我的那太極陰陽魚有著幾分類似。

  這氣渦將大量的電芒吸收,并且快速轉化,變成了他本身的力量來。這過程就仿佛在充電,原本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一字劍竟然漸漸地又恢復了巔峰時期的氣勢來,而我從留在他體內的肥蟲子那兒,感受到有大量無序的力量在橫沖直撞,使得這個老頭充滿了危險。

  瞧見這一情景,肥貓大驚失色,朝著里面的那些血巾黑衣大聲狂呼,我轉過頭來,瞧見二十多個身手相當不錯的家伙已經沖到了我的面前,各類武器,刀槍劍戟,鋪天蓋地地攻襲而來。

  他們是狗急跳墻,我卻也是兔子急了咬人,雙方都急紅了眼,自然就是狹路相逢勇者勝,我手持法刀,雙腳一蹬,便直接沖入人群之中,出刀如電,掃、劈、撥、削、掠、奈、斬、突,八法連綿,再配合兇猛的彈腿,鮮有能與我匹敵者。

  這些血巾黑衣都是內務堂精銳,他們倘若是在外面,群起圍殺,或許還能夠有所戰果,然而在這狹窄空間里,正面接觸的永遠不會超過三人,形不成局部的優勢力量,自然也不能將我們速殺。

  我以一己之力,擋住二十多血巾黑衣精英的攻擊,反而斬殺了七八個,這等戰績放在張建這樣一個平凡的家伙身上,實在是有些嚇人,然而在現在這時刻卻并沒有人關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扇貼了紫光云雷符的鐵柵門上去。

  而在幾個呼吸之間,一字劍終于忍受住了那巨大的雷電灼燒之力,那瘦小的身子陡然膨脹了好幾圈,然后伸腳一踹,那本來就被洛飛雨撞得搖搖欲墜的鐵門直接踢得飛了起來,朝著門外的肥貓壓去。這力量巨大,然而身為地魔手下的第一人,這胖子肥碩的軀體里有的并不僅僅是脂肪,還有巨大的力量,他雙手一托,那鐵門直接朝著斜上角飛去,深深插入頂壁上面,當在那一霎那,他雙手一揮,竟然有上百道的飛針朝著這邊凌厲射來。

  這飛針全部都用獸骨磨制,尖端呈現深黑之色,顯然都是抹了致命的毒液,鋪天蓋地,這肥人一出手便是殺招,然而洛飛雨卻似乎早就已經預料得到,從腰間抽出一塊黑布,往前一兜,盡數收下,沒有一點兒殘留。

  洛飛雨防守,而那一字劍卻仿佛吃了萬艾可一般,一聲大吼,隨手抄起了地上一根鐵棍兒,便朝著肥貓襲去,肥貓在邪靈教中也算是一流的角色,然而面對著氣勢如虹的一字劍,卻也抵擋不住,三兩下便不敵,給黃晨曲君瞅準了空隙,一招神龍擺尾,那三四百多斤的肉山就直接飛了出去,撞到在一堆刑具之間。

  洛飛雨用那黑布兜住肥貓的暴雨梨花針,讓在甬道口堵住眾人的我將洛小北扶開去,我聞令立刻扯著渾身發軟的洛小北往旁邊閃開,剛剛走出兩步,便見那美女將黑布一展,一個斗轉星移、借花獻佛,一大堆骨針便朝著那一伙不要命撲來的血巾黑衣招呼而去;而另一頭,她的手指微動,那柄漓龍真武飛劍也帶著一聲厲嘯,準確地鉆入肥貓的心臟部位,將那個出口成臟的大胖子性命終究。

  瞧著肥貓翻倒在刑具臺上,雙手望著天空伸出,口中吐著泡沫,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我莫名感到脖子一涼,這女人美則美矣,卻是個帶刺的玫瑰,一旦發起狠來,我是遠遠不及的。

  一大篷的骨針將追兵給堵在了監牢中,來路的甬道里還有拼殺聲,洛飛雨讓我照顧好她妹妹,而自己則一馬當先,直接沖入甬道里去,而一字劍也是饑渴難耐,提拎著一根黑鐵棍子緊隨其后,我瞧見洛小北神情激動,但是卻臉色發白,腳軟,便躬身將她給背了起來,緊隨其后。

  很快我便沖到了原先的那條黑暗甬道中,卻見那氣窗已然關閉,而大漢阿蠻給人砍成了好幾坨熱氣騰騰的尸塊,腦袋鼓溜溜地在地上滾著,旁邊還有好幾具倒臥的尸體。

  事情暴露,洛飛雨倒也果決,腳步不停,以秀女劍開道,一路廝殺,朝著正門沖了出去,血花飛濺中,我們終于沖出了山腹,剛剛出了大牢,瞧見外面的院子里人聲鼎沸,到處都是火光和守衛,洛飛雨巡目而望,突然瞧見前方的火光中有一個顫顫巍巍的瞎眼老太婆,原本殺氣凜然的臉上突然流露出了一絲悲傷,發苦地喊道:“為什么?”

2條評論 to“第三十七卷 第五十二章 才脫險境,又入重圍”

  1. 回復 2014/04/19

    劉璃夜″

    因為陸左殺她兒么?

  2. 回復 2014/11/24

    北有禪杖文科菩薩

    老衲也想知道洛施主是多少罩杯!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