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五十四章 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霜寒十四州

  黃晨曲君原先奄奄一息,周身遭受了諸多損傷,然而在此刻卻突然爆發,不但將遠在河灣泥底中的石中劍給召來,擊殺墻頭這些手持強弓勁弩者,而且還在一霎那間發出了傾天一擊,但憑著個體的力量,便一棍轟垮了地魔大牢外院的墻壁,露出了可容幾人通行的偌大缺口來。

  這般強悍的表現當之無愧于十大高手之名,不但震驚了我,便是邪靈教的一眾高層,也都詫異非常。

  這老牌強者一擊得手,便朝著我們招呼道:“過這里來,快走!”

  他一聲大喝,手一招,那把碧綠色的石中劍便飛入手中,朝著我們后面那一群不再保持風度,狂風一般撲來的邪靈教高層射去。綿羊落進狼群里,那叫一個兇險,我尾隨一字劍身后,揮舞法刀,給洛小北擋箭,還不忘記朝著我們留在外面的洛飛雨看去。

  這不瞧不知道,一瞧,那洛飛雨竟然化作了一大片濃霧,里面有無數滑膩的魔蟲蠕動翻舞,烏秧烏秧一團,將那星魔嬌小玲瓏的身軀給斷然遮掩,而先前顯得無比驕狂的星魔此刻卻是臉色慘白,將手中那柄神兵軟劍舞弄成了一個足夠包裹住自己的劍團,堪堪抵住了這噩夢般的攻擊。

  就實力上來說,星魔畢竟是新晉之人,除了臉蛋兒和那嗲得讓男人骨頭發酥、腿發軟的娃娃音,她跟邪靈右使洛飛雨實在是沒有什么好比的,不過此番圍攻邪靈右使,并非只有星魔一人,場中一眾高層雖然并沒有厚著臉皮抽身而上,但卻是少不得使了許多手段來拖延,所以洛飛雨雖然被逼得一上來便使出了恐怖手段,但是卻并沒有什么效果。

  右使前來,只為救人,并不想與這一堆故交同僚來爭個高低,而另一邊的邪靈教高層,除了佛爺堂一系和最為親近的地魔、星魔等人,其余高手卻都是或有意或無意地留了手段,便是當中為首的天魔,此時此刻也并沒有全力以赴,故而使得洛飛雨倒也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

  她聽得了這邊招呼,便沒有再與星魔糾纏,而是朝著圍堵眾人撒了一把藍熒熒的毒砂,然后直接飛躍上了墻頭。

  我穿過院墻缺口,回身過來幫洛小北阻擋追兵,這些家伙的攻擊態勢兇猛,我擋得辛苦,首先迎戰的是一頭青面獠牙的恐怖惡靈,此物都已經凝如實質,一身陰寒的氣息宛如寒冰,也不與我正面沖突,而是從頭頂倏然殺下,想要潛入我身體里面來奪舍。

  它這手段,且不管能不能成功,便是能夠拖延我一兩秒,那也是極大的功勞。

  這大鬼是陰魔顏婆婆指派,她與洛飛雨并無仇怨,反而因為出賣老領導家屬而愧疚不已,所以并未參與對洛飛雨的圍攻之戰,而是一直盯著我,當我從鐵門之內一沖出來,便立刻放了用慣的五鬼搬運術,將這頭兇鬼差遣而來。這惡鬼是陰魔賴以成名的手段,自然與尋常惡靈又有所不同,而且在死亡谷底馴養許久,常人中了招,根本就毫無解法。

  那老婆婆眼睛被陰氣腐蝕瞎了,心里面卻亮堂,這一招的把握可是有九成九,然而她失策之處,卻在于遇到了我。

  瞧見這東西迎面撲來,我不慌不忙,點燃起左手那惡魔巫手的效果,直接將這頭凝結成型的大鬼脖子掐著,手心一燙,整個手掌便立刻化作了烙鐵,而那氣勢洶洶的惡鬼則成了冬日過后的殘雪,冰雪消融,化作飛灰。陰魔乃邪靈教中最善舞弄陰鬼厲魄者,而這最得意的招數卻被我陡然破去,賠了夫人又折兵,不由得驚訝地一聲叫,接著長袖一揮,又復有滾滾的濃煙追襲而來。

  然而這個時候,我們一行四人早已沖出了重圍,沿著山路朝下狂奔而去。

  一字劍驟然發威,而我們得以突圍,這并不代表著我們就能夠逃脫生天,因為即便是逃出了地魔大牢,但是我們此刻身處的邪靈峰也依舊是邪靈教總壇的大本營,處處機關,后面的追兵還沒有一個吃素的,哪里能夠眼睜睜地看著我們逃脫呢?

  果然,還沒有逃出十幾米,我的身前突然一道黑影晃過,橫空探出一只黑色魔爪,朝著我的脖子抓來。

  此刻的我已然將周身的炁場感應完全開啟,反應快如疾電,驟然收身,堪堪避開了這凌厲一抓,抬頭看去,卻見竟然是那新晉的情魔王珊情,此刻的她與洛飛雨有許多相似之處,不過那裹身濃霧稍微淡薄一些,勾勒出一張冷若寒冰的小臉兒來。

  憑心而論,王珊情模樣還是很不錯的,一副甜美乖巧的川妹子形象,要不然也不會讓阿根魂牽夢縈,還成了閔魔新寵,不過此時此刻的她臉上青筋猶如蚯蚓游動,面目猙獰,一口牙齒鋒利而細密,簡直比那鬼怪還要可怕幾分。

  但是如她這般的靈體,越是可怖,實力越是兇悍,她一擊未中,卻并未追擊,而是死死盯著我,仿佛玻璃摩擦一般的聲音從虛無之中迸發出來,緩緩說道:“你……真的是陸左?”

  這聲音恐怖,然而我卻莫名聽出了許多期待來,仿佛她拼命追上來,就是為了問這一句話。后面追兵越近,我的心中急躁,將手中法刀豎起,防備地說道:“是,又如何?不是,那又如何?”這一句話說完,魔氣纏繞的王珊情頓時一愣,呆在了原地,喃喃自語,而負責斷后的洛飛雨則從我身邊飛越而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大聲催促:“走!”

  我沒有敢再作停留,瞧見情魔沒有出手,竟然還陷入沉思當中,心中雖然覺得詫異,卻也不曾多想,從旁邊繞了過去。

  沿著原路一陣狂奔,然而當我們沖回樹林集合點的時候,卻發現原本在這兒接應的人已經被剁成肉塊,有五六個光頭禿驢正在這兒結陣以待,當頭那個腦門生著肉瘤子的禿漢子冷笑道:“右使大人,貧僧布袋在此已經久候了,請束手就擒吧!”

  瞧見地上那個被剁成一堆肉塊的手下,洛飛雨一聲厲喝:“荊棘!”

  話音未落,她人便與秀女劍化作一體,朝著當頭這布袋羅漢疾沖而去。那布袋羅漢是這六人羅漢之中的為首者,身手自然是最為了得,手中一揚,立刻抖落出一口金銀絲縷編制的袋子,不慌不忙,朝著洛飛雨罩來。

  一道劍光陡然亮起,那金絲銀袋倏然碎裂而開,而那布袋羅漢的額頭處則出現了一道細如發絲的劍痕,一秒鐘之后,這劍痕逐漸擴大,接著便有鮮血迸發而出,那大和尚朝著后面直直地跌倒而去——天啊,僅僅只比十二魔星差上一線的十八羅漢,竟然是被一劍擊殺了?

  洛飛雨一劍殺一人,耗力過重,不過卻也還有時間冷聲嘲諷:“不過就是些靈魂殘缺的家伙,還好意思號稱比肩十二魔星之輩,真他媽的是個笑話!”佛爺堂十八羅漢威名赫赫,在總壇中儼然成為了一支最為重要的高端力量,然而在洛飛雨眼中,不過土雞瓦狗。

  洛飛雨氣勢如虹,殺意縱橫,然而那些護堂羅漢卻并沒有表現出一絲懼意,悍然狂撲而來,試圖擋住我們的去路,拖延時間,好讓后面的追兵趕上來,合而聚殲。

  如此前堵后追,相隔卻也不遠,多停留一秒,便少了許多逃生機會,我用法刀將一個光頭禿驢的禪杖蕩開,在他這滿是肥肉的肚皮上劃了一道,突然感覺到旁邊有一股巨大的氣勢沖天而起,竟然將前路的敵人盡數逼開,而前方的壓力一輕,我便突將出來,回頭一看,卻見黃晨曲君橫刀立馬,攔在了路口。

  他朝著我們大聲喊道:“你們快走,這人我來攔住!”

  一字劍想要以一己之力,攔住洶洶而來的諸多追兵,然而瞧這追兵的陣容,莫說他一字劍,就是十字劍都抵擋不住,下場惟有死爾。

  我心中不忍,大聲招呼他同走,卻見他一揮衣袖,一股巨大而緩和的勁風將我推往山下,然后我耳邊響起了他那威嚴而淡然的話語:“陸左小友,我引了雷電入體,雖然能夠暫時地激發潛能,充足力量,但卻對內臟和全身肌肉起到了無可挽回的破壞,此時已是回光返照,即便是能夠逃脫,但最好的下場也不過是全身癱瘓。我黃晨曲君自得南海劍魔傳承,縱橫江湖半世紀,手下性命無數,自知不能死在床上,今朝能夠拉得這幾個邪教狗崽子同死,反倒暢快,黃泉路上,也不寂寞啊……”

  我的手一緊,卻是被洛飛雨給拽住,朝著另外一條路拉去,回過頭來,瞧見這殺豬匠將石中劍默默祭起,然后面對著天地雙魔、各地鴻廬高層以及一堆光頭羅漢,臉無懼色,哈哈大笑道:“諸位,請看我這殺豬佬,給你們演示什么叫做一字劍!”

  話音剛落,一道睥睨天下的劍光陡然而生,集聚了一字劍畢生的感悟,朝著所有的敵人籠罩而去。

8條評論 to“第三十七卷 第五十四章 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霜寒十四州”

  1. 回復 2014/08/04

    好題目

    壯哉黃晨曲君!

  2. 回復 2014/11/24

    北有禪杖文科菩薩

    惜哉黃晨曲君!

  3. 回復 2014/11/27

    路人乙

    悲劇-_-||

  4. 回復 2015/01/15

    小肥肥

    德瑪西亞…

  5. 回復 2015/05/29

    深海魚

    壯哉!

  6. 回復 2015/06/13

    看客A君

    黃老頭壯烈絕筆,足夠了

  7. 回復 2017/06/20

    陸左

    比起雜毛師傅那些事后諸葛亮,該出現時慢半拍還故作高深的其他十大強多啦

  8. 回復 2017/12/22

    黃忠開大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