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五十七章 所謂女人,真的無解

  這聲音聽得我詫異萬分,我下意識地朝著對面的人群之中望去,瞧見一身黑斗篷覆體的王珊情正隱藏在洶涌而來的追兵間隙,低著頭,仿佛是一個毫不起眼的內務堂執事。

  直到確定了王珊情的位置,我方才能夠曉得腦海里面響起來的這話語,卻正是這位新晉情魔在對我說起的。

  雖然如此,但我的心中卻是止不住的又驚又疑,要知道王珊情與我相識也有將近八年時間了,一直都處于敵對狀態,彼此恨不得對方死無葬身之地,這樣的仇怨,她竟然繞過眾人的神識,用了手段,對我說出了這么一番話語來,讓我怎么能夠相信呢?

  不過像王珊情這般工于心計的女人,所做的一切都有著極強的目的性,那么她說這話出來,到底又是什么用意呢?

  她難道還想騙取我的信任,趁機出手立功不成?

  就在我又驚又疑之際,那佛爺堂的總執事秋水先生卻已經下達了總攻的命令,八個模樣恐怖的穴居人從人群之中站了出來,搭箭彎弓,滿弦收手,八道符箭便朝著最具有威脅性的我和洛飛雨射來,速度宛若流星,轉瞬及至。

  邪靈峰頂法器眾多,而這符箭堪稱遠攻的第一利器,爆炸力不比小型迫擊炮差,砸在地上便是一個大深坑,而若是遇到如洛飛雨這般的魔蟲霧氣,更是可以將罡風吹拂,直接克制,為了防止我們狗急跳墻、拖人下水,伏擊者是做足了功夫,直接遠遠擊殺。

  瞧見這八只符箭射來,洛飛雨臉色一變,而我卻是一聲冷笑,左手結了外縛印,右手一刀劈出,口中大聲喝念道:“解!”此言一發,法刀劈在空處,而那八支準確無比的符箭卻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徐徐推開,射入了我們身后的黑暗山崖后,那崖邊的罡風一卷,符箭立刻引爆,化作一股又一股轟然騰起的氣流。

  抽刀斷水水更流,堵不如疏,一聲震驚四座的九字真言“解”,將所有人的目光都轉移到了我的身上來,秋水先生惡狠狠地瞧著我,厲聲說道:“果然不愧是殺害了我副手的家伙,陸左,你險些將我們所有人都給騙了,不過到了現在,你終于還是露出了馬腳來!”

  我橫刀在前,看著這濟濟一堂的邪靈教高層,心中不但沒有感覺到半點兒害怕,反而是豪氣萬丈,睥睨眾人道:“百年邪靈,江湖名聲顯赫,不過今日一看,我艸,不過都是些仗著人多欺負人少的家伙而已,你們若真有本事,隨便站出一個來,看老子不打得你他媽都不認識你去?”

  聽到我的激將法,秋水先生氣得眉毛都歪了,冷冷地笑了起來:“陸左,當年的你不過就是個鄉巴佬,這里隨便一人便能夠捻死你,而這些年來你踏著我厄德勒的威名一步一步地爬上來,真的以為自己再無敵手了么?殺肯定是要殺你的,不過你以為我們真的會給你這樣的蟲子于公平?既然你站在了洛飛雨旁邊,那么倒要看一看你能夠抵得住幾輪射擊?來、來、來,我成全你們,做一對亡命鴛鴦,黃泉路上也好有個伴兒!”

  秋水先生說得狠戾,不過我瞧見經歷了剛才與一字劍的沖突,血腥異常,這些追兵倒也沒有那么咄咄逼人了,應聲上前者都是地魔的手下,和那剩余的十八羅漢成員,以及那八個無端丑惡模樣的穴居人,而天魔、魅魔以及其他一些分廬的廬主卻并不好戰,只是緊緊守著要道,不讓我們有逃脫機會。

  而就在秋水先生吩咐施放第二輪箭雨的時候,一道旋風吹過,卻是好幾具頭顱沖天而起。

  黑紅色的鮮血灑滿在地上,又有黑煙升騰而起,異變陡升,秋水先生猛然回頭,瞧見裹覆在黑色斗篷里面的王珊情居然出手將那些穴居人給殺了,黑暗中那袖子里探出了一雙芊芊玉手,收割著這些模樣丑惡而古怪的穴居人頭顱來。

  與此同時,她已經將那剩余的十來支符箭給抓在手中,手心冒著濃濃滾煙,卻也不管,一躍而起,出現在了我們與邪靈教追兵之間。

  膽敢將邪靈教新封圣女的手下毫不猶豫地果斷殺掉,這震驚了所有人的行為如同投名狀,血淋淋地展示在了我們面前來,我固然是驚訝得說不出話,而秋水先生更是瞠目結舌,思維一下子陷入了死角,下意識地發問道:“情魔,小佛爺對你恩重如山,而你,這到底是為了什么?”

  那個滿手血腥的女人將斗篷取下來,濃霧散盡,露出了一張蒼白而清秀的臉蛋來,風情萬種地回眸一笑,盯了一眼呆若木雞的我,然后這才慢條斯理地回答起秋水先生的問題:“你都叫我情魔了,還有什么好問的呢?我只是突然覺得自己奮斗的一切,都沒有什么意義,還不如搏一搏這個前男友的歡心來的好玩一些。一個女人,她的世界再美麗,如果沒有自己喜歡的男人來欣賞,那又有什么存在下去的價值呢?”

  這一句說話,她突然放聲大笑,仿佛要將這一輩子所積壓的郁氣都給抒發出來,而又在驟然之間,將氣息收斂,朝我一揮手,低聲媚笑道:“右使大人,帶著我的男人離開吧,讓我來對付這幫狗日的!”

  洛飛雨一路折轉至此,自然有著一套詳細的計劃,也一直都在等待機會,聽見王珊情的話語,繃得緊緊地身子便是一彈,高聲說道:“好,十二魔星里面,你情魔倒真的是我最看得起的一個!”

  話語剛落,我便感覺到那女人化作一大團蠕動不休的魔蟲,朝著我和洛小北裹覆而來,我的身子一輕,人便朝著崖邊跌落下去,上方還隱隱聽到了秋水先生難以置信地大喊:“啊,殺了這個忘恩負義的瘋子,不要讓她們跑了!”再接下來,是一陣又一陣巨大的轟鳴,卻是王珊情將手上那些威力極大的符箭給引爆了。

  跌出山崖,我的身子在飛速下降,然后有強勁的罡風,如同海浪,不斷地拍打著我的后背,宛若捶鼓,咚咚咚!

  逃出了追兵的掌控,然而我的心情卻突然莫名憂傷起來,曉得以剛才的那種爆炸強度,王珊情即便是身為魔體,只怕也是抗不住的,而即便是他抵御過去了,也承受不住秋水先生和一眾追兵的怒火,所以唯一的下場,那就是死亡,或者魂飛魄散。

  王珊情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女人,我再清楚不過,死在她手里的冤魂無數,其中便有如同鬧鬧那般的無辜孩童,也有被埋入衛生間中的柔弱女子,然而拋開這些罪孽不談,她的這份執念,或許還是往昔那個來自鄉下的川妹子,一個對愛情還有著憧憬卻被現實撞得頭破血流、遭人奸污了的小女孩子,一個努力讓別人看得起自己的瘋子……

  如此想想,我竟然對她生不起恨意來,反而有許多惆悵和傷感充斥在心頭,如同霧霾,久久不得散去。

  不過我也來不及傷感,強烈的下墜感很快便將我的心給填滿,耳邊的風呼呼而過,很快我便感受到了巨大的反震力生出,艱難地睜開眼睛來看,卻是洛飛雨在用寒冰蛛絲在山壁之間不斷變換位置。

  這山壁常年有那罡風吹拂,不但寸草不生,而且連山壁表面也大都平滑豎直,十分難行,而且我、洛小北還有洛飛雨三人,總共加起來足有三四百斤,如此沖勢使得洛飛雨的寒冰蛛絲根本就難以承受,不停地往下墜落。隨著這速度越發地快了,洛飛雨有些難以為繼了,洛小北最先瞧出危機,朝著自家姐姐大聲喊道:“姐,我不行了,放開我,要不然大家都得死!”

  洛飛雨并不聽從她的建議,繼續將剩余不多的寒冰蛛絲朝著目力所及的受力點射去。

  這時的我方才從崖頂上面發生的事情回過神來,將手中的那把法刀猛一用力,朝著面前的山壁一插,刀尖插進一截,這一個支點終于承受了我們三人的下墜之勢,而我深吸一口氣,直接像蛤蟆一樣趴在了光滑的山壁上,運起陰陽魚氣旋,將那源源不斷的吸力生成,雖然依舊還在滑落,但是速度卻越來越緩慢。

  我的出手給洛飛雨贏得了緩一口氣的時間,她身上那些翻滾不休的魔蟲開始逐漸地消減,慢慢地回復了原本的模樣,在經過長達一分鐘的寧靜之后,她臉色數變,吐出了兩口金燦燦的鮮血,蒼白如雪的臉上終于有了一點兒氣色,竟然還對我笑了一下,說果然,我的預感沒錯,帶上你,命不該絕。

  我作烏龜王八狀,死死吸在山壁間,苦笑說我們現在好像還沒有脫險呢,接下來怎么辦?

  洛飛雨瞇著眼睛,左右瞧了一下,指著左下方的一個缺口說道:“那兒,就是我們逃脫生天的關鍵所在。”

5條評論 to“第三十七卷 第五十七章 所謂女人,真的無解”

  1. 回復 2014/11/04

    不通

    不通,不通啊。這個女的什么時候喜歡過陸左?

    • 回復 2014/11/26

      汐顏

      證明你就沒有好好的用心在看

  2. 回復 2014/11/26

    汐顏

    證明你就沒有好好的用心在看

  3. 回復 2014/12/23

    阿根

    這。。。。。。

  4. 回復 2015/01/06

    驀然常回首

    其實王刪情一直喜歡陸左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