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五十八章 幽冥變形蟲,小佛爺身份

  順著洛飛雨的手指瞧去,我看到在我們附身的山壁左下方處,那一大片山壁與其他地方并不相同,就如同干奶酪上面的小氣泡一般,竟然每隔十來米便出現了許多洞口,瞧那模樣,并非自然而生,反而有點兒像是人工開鑿而成。

  此時的我們已經滑落到了一個離懸崖口很遠的距離,仰起腦袋,遠遠看不到盡頭,更是與上面沒有半點兒聯系,身后那無盡罡風吹拂,嘩啦啦地拍打在我們的后背,仿佛有人擂鼓,飽以老拳一般,更讓人難受的是每受一陣風,便感覺神情恍惚,集中不得注意力。

  這罡風有吹散神志的副作用,難怪顏婆婆說從山崖翻下便是死路一條,在這樣的環境里,倘若是沒有一兩手救命的本事,只怕真的會跌落深淵,死無葬身之地。

  有了目標,那便是希望滿滿,稍微停歇一會兒之后,洛飛雨一咬牙,再次射出了一根寒冰蛛絲來,緊緊黏在了離我們這兒最近的小洞口子里,她拉了拉,確定已經固定住了,然后扭頭看了一眼我。我明白她的意思,這蛛絲受不住三個人的重量,于是相當識趣地表示了我自己也能夠游過去。

  洛飛雨松了一口氣,將自家小妹的小蠻腰給攬住,發足一蹬,人便蕩了過去。

  我瞧見她三兩下便隱沒在了黝黑的洞子里,便再也沒有探出頭來,心中一陣郁悶,深吸一口氣,四肢緊緊貼在那光滑的山壁之上,用那壁虎神游功,一點兒一點兒地移過去。山壁濕滑,稍不注意便是萬丈深淵,這短短的一段距離,我足足爬了十幾分鐘,簡直就是挪過去的,好幾次我的后背都被那罡風拍擊到,差點兒都背過氣去,滑落山澗,不過好在我終于還是熬了過來,摸到了洞口邊緣,一個翻身,便直接鉆進了洞子里。

  這時間漫長得如同一個世紀的過程中,那兩姐妹連頭都沒有探出來過,搞得我一肚子的氣,一翻身入內,便想著大罵一頓,好出口惡氣,哪料我剛剛一落穩,便聽到洛小北嚶嚶地哭泣聲,探頭一看,原先如胸神惡煞一般的邪靈右使,此刻竟然已經昏迷了過去。

  我這才想起來,雖然自己是被這娘們騙上了賊船的,但是一路來她從來都是沖鋒在前,哪里最危險,她便出現在哪兒,完全就是在刀尖上面玩命,而就是她這一股瘋勁兒,方才將許多蠢蠢欲動的家伙給鎮住,不敢冒險出頭,所以使得形勢雖然岌岌可危,但是追兵中真正肯出死力的,也就只有佛爺堂一系的人。

  不過她便是再厲害,在經歷了如此瘋狂的亡命追逐過后,稍微安歇,那也終于扛不住了,昏迷過去。

  我貓著腰進來,打量了一下,才發現這是一個蜿蜒深長的貓耳洞,開口是個能容幾人的小空間,而稍往里走則是只能匍匐前進的羊腸道子,看著好像是暫時安全了。顧不得歇口氣,我趕緊蹲在平臥著的洛飛雨身邊,瞧見這瘋女人終于是消停了一些,大部分身體都已經恢復了正常女人的模樣,只有胸口部分,還有一團翻滾不休的魔蟲在此盤桓。

  這些魔蟲并沒有具體的形象,密密麻麻一大堆,時扁時圓,時而又拉成了一條細細的長線,跟蚯蚓或者毒蛇一般,充滿了兇煞之氣,當我的炁場感應延伸過去的時候,感覺只是一片黑,根本就是被完全屏蔽了。

  我小心翼翼地伸手過去,想去拉洛飛雨的手,查探脈搏,然而那團魔蟲卻是咄咄逼人,閃電一般扎來,好在我早有準備,反手一抓,將這一團東西給掐在手上,結果被那惡魔巫手的效果一燒灼,這些東西便是吱吱地叫,痛苦萬分,連帶著昏迷中的洛飛雨也哼了一聲,眼睫毛微微動了動,卻是給我捏醒了過來。

  眼瞧著洛飛雨醒轉過來,在旁邊慌得沒了神的洛小北大喜過望,撲在自家姐姐的胸口,大聲喊道:“姐!”

  這女孩兒當初剛見到她的時候,簡直就是個混世小魔王,然而此刻適逢大變,她終于還是露出了女孩子最柔弱的一面來。瞧見洛飛雨醒來,我這才放開了那一團拼死掙扎的魔蟲,皺著眉頭問道:“這是什么東西?”

  洛飛雨躺著都比尋常女子要高上許多,不過在我面前橫呈玉體,總覺得有些尷尬,于是撐著手坐直,長吸一口氣,方才徐徐說道:“蓋扎德比西魔蟲,又稱幽冥變形蟲,這東西是我外公留給我的,來源我也不清楚,不過自從有了它,我才有了足夠的實力坐上右使的位置,鎮壓住這一幫桀驁不馴的手下。”

  她說話的時候,那些魔蟲終于沒入瑩白滑膩的肌膚之中,不再出現,恢復了正常的狀態,洛小北見我眉頭緊皺,以為我在嫌棄這種狀態下的洛飛雨,憤憤不平地說道:“別皺著眉頭好吧,你自己體內還不是有一條又丑又惡的大蟲子,有什么資格擺出一副嫌惡的表情來呢?”

  這話說得清脆有力,讓我感覺往昔那個混世魔王似乎又回返而來了,不過說到金蠶蠱,我倒是想起一事,將逃亡過程中鉆入我體內的肥蟲子給喚了出來,托在手心上,說道:“兩位,我們現在已經是同一條繩子上面的螞蚱了,應該沒有相互隱瞞的必要了吧?那么現在,我們能不能開誠布公地談一談呢?”

  肥蟲子此刻已經返璞歸真,外表白白胖胖,只有背脊上有一條金線,模樣十分可愛,完全沒有洛小北口中那丑惡之樣,這飛機場瞧見了,不由得雙眼瞪得滾圓,小心翼翼地伸手去碰,而洛飛雨則點了點頭,說我知道你對我把你拉進這漩渦里面來,心里面有些不滿,但是你既然敢喬裝打扮進了來,必有所圖,一定要冒險,還不如與我一起。小佛爺領導下的厄德勒,已經完全不像是沈老總和我外公時候的模樣,今天變故之后,我自然割離其外,所以你有什么疑問,盡管講來。

  我放開肥蟲子,任它去與洛小北嬉鬧,而我則沉聲問道:“為什么小佛爺也會有這么一條金蠶蠱,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聽我這般問起,洛飛雨卻反問道:“陸左,你還記得小北有一次找你時,說只有你,才不能夠對付小佛爺么?”

  我點了點頭,說記得一點點,你說吧。

  洛飛雨一邊歇息,一邊說道:“這件事情是小北后來跟我說的,其實她之所以找你,就是因為你也有這么一條本命金蠶蠱。邪靈寶典之中曾有所言,這世界上奇珍異獸無數,道佛巫神,各種手段也多,然而真正能夠超脫于物外的,只有兩種,其一謂之真龍,遠觀則大近則小,而另外一種則是本命金蠶蠱。這金蠶蠱到底有多厲害,無人知曉,但是小佛爺自上個世紀從南洋而來,一直到成為執掌厄德勒的掌教元帥,便沒有過敵手,便是我那個被稱為厄德勒第一高手的外公,也落敗于他手下,這才坐穩了他在教中的地位……”

  我摸了摸鼻子,心中一動,說小佛爺是從南洋歸來的啊?

  洛飛雨抬頭,凝視我的雙目,好一會兒,這才說道:“陸左,也許你應該是知道的,這小佛爺,其實就是南洋擎天許映智最得意的弟子,而許映智,如果我們猜得不錯的話,則是你祖師爺洛十八當年的棄徒!”

  洛飛雨確定的答復終于證實了我一直以來的猜測,沒想到這個籠罩在中土黑暗世界最大的陰霾人物,竟然也是我敦寨苗蠱一脈,而且算起來,還是我的師叔輩。

  不過這當然也只是我的一廂情愿而已,畢竟許映智當年可是被洛十八給趕出師門去的,棄徒遺恨,生死難消,得了許映智傳承的小佛爺對我的觀感必定也會很差,而在許映智給我和雜毛小道弄死之后,更是有著殺師之仇。然而讓我疑惑的是,貌似小佛爺一直以來,都沒有怎么特別地針對過我,當初我把父母藏在黔陽,現如今又隱居鄰縣栗平,也都沒有人去打擾過他們。

  對于我的疑問,洛飛雨也是有些疑慮,她告訴我,說小佛爺曾經通過佛爺堂發出過一個奇怪的內部通告,限制高層一級的人去找你們麻煩。當時有很多人不理解,為此還進行過好多次討論,結果最后從佛爺堂又傳來了小佛爺的指令,這才放棄了對你的追殺,要不然,以你們兩個對厄德勒犯下的血債,哪里會這么輕松?

  洛飛雨的這一通話說得我一陣詫異,敢情小佛爺對我,居然還一直都在維護?

  這到底又是為了什么呢?

  對于這疑問洛飛雨也沒有辦法解開,即便是對于她來說,小佛爺也是一個相當神秘的存在,自打有記憶開始,看到的,便一直都是張滑稽可笑的面具,而到了后來,小佛爺建立了佛爺堂之后,更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很多人都沒有再見到過他,即便是召集這種總壇聚會,他也只是派了一個分身過來應付……

  這邊談著話兒,而洛小北突然低聲示警道:“等等,有人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