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五十九章 山腹故親,邪靈底蘊

  剛剛從崖頂跌落,在這山縫里面停留還不到十幾分鐘,便又有動靜,這反應也實在太快了吧?

  我的臉色一變,朝著深處那個小洞口摸過去,側耳傾聽,確實有聽到那悉悉索索的聲音,從更深處緩慢爬來。我心情沉重,下意識地摸了一下周身上下,先前領用的那把沉甸甸的法刀在剛才下墜的過程中被我插在山壁上時折斷了,唯一的防身利器,便只有黃晨曲君遺留下來的那把碧綠石中劍。

  此劍被我用布包裹,輕輕摩挲時周身潤澤,如石如玉,劍刃不但不鋒利,反而圓滑無比,真的很難想象一字劍是怎么用這把劍來殺人的,不過不知道為什么,我卻曉得此劍如同那麒麟胎一般,內中有一股洪荒獸靈的銳意,唯有與其親近者,才能將那股氣息逼出劍外,以之傷人。

  此劍雖是黃晨曲君臨別贈我,然而我心中卻沒有半分的覷覦之意,畢竟這獸靈給此老費盡心血溫養數十年,不可能陡然間便聽從了我的指令,如有可能,我當找到黃晨曲君的尸身,于向陽的高處厚葬,并將這石中劍與之相隨,方才不算是辱沒了那一個絕世的劍客。

  石中劍雖然超一流的神兵,然而此刻卻與我無用,不過洛飛雨安坐一會兒,卻也恢復了些氣力,走到洞口來,手持秀女劍,瞇著眼睛往里瞧,一臉戒備。許是感受到了我們這邊凜冽的殺意,那聲音驟然消失了,隔了好一會兒,才有一個蒼老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了出來:“是誰在那里?”

  聽到這聲音,洛飛雨的眼睛一亮,暗室生光,而洛小北更是激動地直接跳了起來,帶著哭腔朝著黑暗中大聲喊道:“小外公,是我小北啊,還有我姐姐飛雨,是我們呢……”

  “飛雨、小北?”

  黑暗中突然有一盞暖黃色的燈光亮了起來,然后越來越近,露出了一張頭發、胡子以及眉毛都纏在一起的蒼老臉孔來,像個老猩猩,盯著我們三人瞧了好一會兒,這才緩聲地說道:“還真的是你們啊,怎么回事,你們怎么會出現在這苦修之地?”

  待這人走近了,我瞧見他衣衫襤褸,渾身都散發出一股沉腐的臭氣,看不出年紀,不過說一百歲都不覺得奇怪。

  洛小北瞧見這乞丐一般的老人,頓時眼淚就下來了,一下子就撲入了他的懷里,哭著說道:“小外公,小佛爺要殺我們呢。”聽到小北的哭訴,這個丐幫老猩猩將她扶正,怒目圓睜,橫眉瞪眼地說道:“什么,他真的動手了?”

  在得到洛飛雨肯定的答復之后,這老人吹胡子瞪眼地大罵道:“當初我那死鬼老哥說讓那小子來當掌教元帥,還說是什么天定之人,跟沈老總淵源頗深,老子就一直反對。一個連真面目都不肯露出來的家伙,這城府得有多深啊?我雖是個粗人,但是也能夠想象得到這里面的問題,可偏偏他是被鬼迷住了心竅……”

  他這一頓抱怨,我才曉得洛小北口中的小外公,竟然是前左使王新鑒的弟弟,三人似乎好久沒見了,寒暄了好一陣兒,又說起了這幾天的事情來,不勝唏噓。

  又過了好一會兒,那老猩猩方才瞧見旁邊還有一個我,便問這是誰?洛飛雨幫我們介紹,說是一個朋友,而這老猩猩上下一打量,瞇著眼睛,說藏頭藏尾的朋友么?我摸了摸鼻子,說老前輩果真是目光如炬,竟然還能夠瞧出這番端倪來?老星星摸著胡子嘿嘿笑,很篤定地說道:“一定是八手神臉的嫡傳手藝,對吧?當年他們三兄弟確實是江湖上有名有號的手藝人,我要是當年不認識他,說不得也要被你給騙了過去……”

  這毛發昌盛的老猩猩嘮嘮叨叨地說著,旁邊的洛小北哭笑不得,說小外公,你說的都是什么老黃歷啊,你老人家常年在這地底苦修,都不曉得外面的時間咯。

  我伸手過去,與他握手,說我叫陸左,見過老前輩。那小老頭兒也將黑乎乎的手掌伸了過來,與我搭在一起,滿不在乎地說道:“我們這些人都是些要死不活的老家伙,在這囚籠里面,有一天沒一天地過活著,你莫文縐縐地叫啥子前輩,叫我王新球,或者王老二就好。”

  他話說得灑脫,然而手上卻用上了勁道,一大股宛若鋼鐵凝結的強悍力道從他那粗糙而骯臟的五根手指上面傳遞而來,顯然是想要考較我的力量,我并不做聲,而是用上了鎮壓山巒十二法門上面的觀想力量,宛如山巒端重,毫無動搖。

  這老猩猩弄了一下,那勁道是一重高過一重,如此疊加了十二重,這才松開手,下意識地往后退了兩步,詫異地喊道:“天啊,你這后生崽,怎么可能比老子還要厲害……不對,小佛爺是你什么人?”

  瞧見這老猩猩滿是胡須的臉上,那高人前輩的優越神態全然消散,露出了又是震驚又是防備的表情來,我若無其事地收回了手,嘿嘿地干笑兩聲,說我之前也不曉得,不過據你兩個外孫女的說法,那個家伙應該算是我的師叔……

  這邊一落實,王新球頓時就開始聚起氣來,這個老家伙在地底苦修無數年,便縱是天資平凡,但是那一身修為卻也是十分恐怖,竟不比十二魔星差上許多。

  我的臉色有些難看——我曾聽向導金小小說過,邪靈教山崖底下有許多苦修士,一包沒發酵過的面粉、一小袋清水,便能夠生存極久,而他們在這崖邊受那罡風洗滌,苦修心志,實力非常強大。這話我當時聽在了耳里,然而瞧見老猩猩的這般實力,便能夠知曉邪靈教的底蘊有多深厚,而如果沒有大師兄這釜底抽薪之術,只怕很難真正斷絕。

  洛飛雨瞧見自家小外公劍拔弩張,連忙上前阻攔,說他和小佛爺根本不是一路人,兩個人是冤家對頭呢。

  這般說來,這老頭方才停歇一些,再次仔細地瞅了我幾眼,然后臉上盡是笑容,過來拍我肩膀,說小子,不錯哦,這樣小小的年紀就能有如此成就,真的算是頂厲害了,至少比我老頭子要厲害許多。這小老頭子許是在崖底的地洞里面一個人待了太久,腦子有點兒僵了,人的性格也活潑許多,像個老小孩兒。

  這面也見過了,幾人坐下來商定事情,談到接下來的出路,洛飛雨說她已經發出信號,讓手下都投靠了左使黃公望麾下,尋求庇護,而我們則需要潛出死亡谷,到達山門處,那兒雖然有人看守,但是這些對小北來說并不算太難,只要能到達,便可以離開總壇了。

  我有些疑惑,表示不解,說傳說中不是講你和左使素來不和么,怎么你會讓自家的親信去投靠他?

  洛飛雨冷笑了一聲,說要不是黃公望按兵不動,大部分高層都在猶豫不決,你以為我們能夠這么容易就逃脫出來么?那個老狐貍老謀深算,最是沉得住氣了,這一次他置身事外,就是想要讓佛爺堂的人折騰一番,喪失人心,再出面來拉攏所有的中立力量,另立山頭……不過事情現在既然已經鬧成了這樣,也不是我能管的了,縱身跳下無盡深淵之后,我與厄德勒,就已經是恩斷義絕了。

  洛飛雨說得悲切,而洛小北也是心如刀割,她曉得自家姐姐一直想用自己的方式來守護外公留下來的邪靈教,但是到了最后,卻不得不面對這些背叛和血淋淋的現實,實在悲哀。聽得洛飛雨說起,那王新球更是吹胡子瞪眼,一臉恨意,不過在一陣爆發之后,卻也只有一聲長嘆,說我身上有烙印,只能送你們到死亡谷,后面的路,需要你們自己走了……

  在這山腹之中苦修的人似乎都需要遵守某些契約,至死都不能離開,所以王新球雖然對小佛爺以及其爪牙恨意濃烈,然而卻也沒有辦法。

  他也不再耽擱時間,雖然上面的人并不曉得我們是生還是死,但是時間拖得越久,他們的布置便會越加從容,必然也會將視線注意到這兒來的,于是我們順著那個只能匍匐前進的小道,朝著山壁里面爬去。這山中石徑時寬時窄,曲折不定,一路上行走,每隔一段距離我便能夠感受到一股凝聚不散的氣息,雖然不如王新球這般厲害,但是卻也超過了十八羅漢的水平。

  此行久遠,不過終有出口,當一陣潮濕而腐臭的風吹到我的鼻間時,我們卻已經出現在了死亡谷里來。

  與洛氏姐妹的小外公辭別之后,我們朝著死亡谷里行走,洛飛雨給我介紹,說這死亡谷離上面很遠,上山之路曲曲折折地需要走兩三個鐘頭,不過在一個地方有吊籃,可以直上……這番講解還沒有完,我突然聽到一聲尖厲的叫聲,環顧四周,這才發現周遭尸氣濃郁,影影綽綽間,竟然出現了好多身型僵硬的黑色人影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