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六十章 信仰崩塌,砍瓜切菜

  瞧見這些人影,洛飛雨臉色一變,左手豎起,向我們發出了警告:“不好,這死亡谷里面的諸多死物,都是顏奶奶一手維持的,她現在突然身死魂消,沒有了布置,所以那些東西就都不受控制,跑出來了!”

  陰魔雖然一開始曾經選擇了背叛,但是在生命的最后過程中,卻用自己的生命表達了自己的悔意,所以洛飛雨對于那個老人,心中便再也沒有什么憤恨,口中也恢復了小時候的稱呼,而她口中所說的那些東西,其實都是些煉制了多年的僵尸、厲鬼,這些死物原本都是混混沌沌,然而此刻卻沒了封印,于是全部都爬了出來,四處游蕩。

  死亡谷雖說是一個地名,但是占地卻頗廣,是邪靈峰西側的一大片峽谷,靠西一邊臨近了無盡深淵,再無前路,而東面則越來越窄,形成一個“V”字型的口子,我們從山腹中走出的這一片巖石平臺正好在口子的邊兒上,放目看去,西面是凜冽狂暴的罡風,而東面,則盡是密集而低矮的灌木林,間雜著高高低低的小木屋子,這些據洛飛雨所說,則是死亡谷里面牧尸人的住處。

  感受到這谷底潮濕得讓人渾身發霉的環境,我便能夠深深的理解起當日在峰上曬尸屋中的漢子,為何會說這兒就是地獄了,而當那些黑色身影搖搖擺擺地出現在我們面前不遠處的時候,我更是覺得即便是地獄,也應該不過如此。

  難怪陰魔總喜歡在邪靈小鎮里面帶著孫女過活,并不愿意進山來,原來這兒真的不是人待的地方。

  這些黑影都是死亡谷這些年來煉制的僵尸鬼物,不過就目前而言,稍微不穩便有異動的,顯然都只是尋常角色,這些東西在普通人看來實在是太過于恐怖,但是就我而言,反而并不如人。不過那一道尖銳的驚叫聲,怎么聽著那么的耳熟呢?

  我正琢磨著,突然瞧見左邊的草叢中有一個瘦小而靈活的身影在一大群死尸中間不斷跳躍躲避,眼看著就要被抓住,直接吞噬了,然而他的身形卻偏偏滑落游魚,關鍵時刻總是能夠避開過去。不過他畢竟力量不行,終究堅持不了太久,不斷地發出驚慌失措的叫聲。

  我的耳朵靈敏,目力也不差,沒兩下便聽出來這人竟然是前些天加入死亡谷中的王永發,想來他應該也是因為新來的緣故,并不熟悉這里面的東西,故而也沒有任何防身的手段。這孩子雖然對我本尊恨之入骨,但終究沒有做過什么惡事,這些天來相處得也還算是不錯,我于心不忍,于是出聲招呼他過這邊兒來。

  王永發聽到我的召喚,宛如抓到了救命稻草,應了一聲,發足飛奔,折轉而來,抬頭瞧見我,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招呼道:“張哥,你怎么會在這里?啊,右使大人……”

  這孩子屬于邪靈教最下面的底層人員,自然也不了解上層斗爭,也不曉得此刻的洛飛雨已經是反叛的右使,在他的心中,還記著這個高高在上的右使大人騎龍而來的偉大形象,說話的聲音都顫抖了,充滿敬畏,不過我也并不答他的話,與他擦身而過,瞧見后面那一大群里面,紫僵、白僵、綠僵、毛僵皆有,都是奇形怪狀,無端兇惡,森寒死氣從猙獰的嘴中散發而出,一陣惡臭能讓普通人直接跪倒在地。

  站在我面前的差不多有二十多頭,各種類型都有,能夠瞧得出來,這死亡谷中的確是一個天然的養尸地,能夠有這么多僵尸出來,質量自然要比王永發他老爹那種手工作坊一般的土坑中要厲害許多,不過這東西倒也真不讓我害怕,想想去年在歐羅巴,在面對魔黨血族舞弄而出那成百上千的食尸鬼狂潮中,我也照樣是面不改色,單騎入陣,大殺四方。

  洛飛雨經過連場大戰,身上的氣息頗為紊亂,為了讓她有足夠的時間來回復氣力,應付接下來有可能的戰斗,我便也沒有打算現在再勞煩她,于是雙足一蹬,身子便直接沖入了尸群里面。

  僵尸此物,在人世間以怨為力,身體僵硬,以血為食,低級和初生者遵循本能而為,然而當到達了一定的程度,便能夠恢復起生前的記憶,然后逐漸地修煉成形,因為其不死不滅的關系,每一個有著足夠年份的老僵尸都是絕對難以面對的恐怖對手,不過我身周的這些僵尸,最厲害的也不過毛僵而已,這些都是低級的角色,真正厲害的大概都有專用的陵墓和禁錮的法陣,所以我倒也不用特別擔心。

  巫手點燃、龍紋浮現、金蠶蠱飛、騰身挪移、東奔西走、黃狗撒尿……

  我的身形宛如閃電,在這洶涌的尸群中奔走著,宛如在花叢采花,時而俯身取一朵,不多時這二十多頭僵尸組成的尸群便已經給我殺得如落花流水,全數都伏臥在了地上,不再動彈。這一過程如行云流水,不夸張地說,已然成為了一種殺戮的藝術,美與丑的對比十分強烈,將在旁邊觀戰的王永發給嚇呆了,整個身子都愣在了當場,知道我拍著手上的污漬回轉而來的時候,他才呆呆地說道:“張哥,這怎么一回事啊?”

  身后一道厲嘯,我頭也不回地往后一抓,一頭張牙舞爪的恐怖惡靈給我抓在手里來,奮力掙扎,發出了哇哇的鬼嘯,那是一種讓人全身雞皮疙瘩從尾椎骨一直蔓延到頭皮頂上的詭異感,王永發嚇得連連后退,大聲叫出了這種惡靈的名字來:“這是嗜血兇煞,張哥,它是這里面最厲害的一個,可以吞噬人體骨血,小心……”

  話還沒有說完,他口中這最厲害的東西便給我揉吧揉吧,直接給泯滅于煙消云散的狀態去,王永發還愣是把自己的話兒說完:“小心它、附身……”

  洛小北在旁邊笑,說小孩兒,看到了吧,真正恐怖的不是死亡谷路邊的這些小東西,而是你家張哥呢。

  脫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我這般干凈利落地將那些恐怖尸潮給弄得全部報銷,再無爬起來者,王永發一臉茫然,有一種信仰崩塌的失落。他自己出身于煉尸世家,自然能夠明白剛才追逐在自己身后的那些僵尸到底有多么厲害,這些正是他這些日子來所追逐的、能夠為自己報仇雪恨的力量,然而他這些想要依之為寄托的力量在瞬間崩塌,有這表情也屬于正常。

  我也沒有時間理會這少年心中狂翻的波瀾,走過來拍他的肩膀,問起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永發告訴我,他是剛剛來的牧尸人,負責夜班工作,在半個小時之前,突然感覺死亡谷上空的一股氣息消散,而許多直接埋在路邊墓陵的棺材便起了動靜,他與幾個伴當便去查看,結果發現棺材打開,這些平日里馴服如小馬駒的僵尸突然露出了獠牙,攻擊了他們的隊伍,好多伴當都被當場殺死了,而他還記得有人告訴他這邊有一個地方,是那些苦修士的地盤,跑到這兒來,說不定能夠留得一條性命……

  洛飛雨皺著眉頭,說其他人呢,按道理說即便是陰魔不在了,他們也有能力鎮壓住這些僵尸的暴動啊?

  王永發跟我說話倒也沒有太多的拘謹,但是面對著教內數一數二的大人物,臉上便充滿了恭敬和小心翼翼,指著東面一處陵墓,說在那兒呢,前兩天佛爺堂的秋水先生下來了一趟,說小佛爺看中了一具鼎爐,有重要作用,讓他們萬不可有所閃失,所以一出了事情,死亡谷的頭兒們都守在了祖靈那兒,至于外面這些,鬧一陣便沒有關系了……

  能夠在邪靈教中混這么久,王永發也不是傻蛋兒,他自然也知道自己這一群人應該是已經被拋棄了,不動聲色地在這兒埋軟釘子,不過洛飛雨此刻已然不在其位,也給他做不了什么主張,我讓王永發朝著我們剛才出來的山壁那兒跑去,到了那里,別的不說,安全還是有保證的。

  送別了王永發,我們繼續往前走,洛飛雨講了一件事情,說她先前有所安排,讓一個心腹下到了死亡谷接應,到時候直接走小道離開便是。

  她這般說著,旁邊的洛小北皺了一下眉頭,說姐,難道是劉玲羽那個小白臉?

  這姐妹兩人似乎蠻有默契,洛飛雨也不問她為什么一猜就中,只是點頭,說對,就是他。洛小北欲言又止,不過此刻的我們已經在高速潛行的狀態,只有放棄。死亡谷狹長,兩側矮林茂密,我們倏然潛行倒也沒有再遇到暴走的僵尸群,不過走到一處地方的時候,我突然停止了腳步,朝著后面兩人打起了手勢。

  洛飛雨跟了上來,也瞧見在左邊一處林子旁,有好大一群人在,我們悄不作聲地潛了過去,瞧見一個俊朗挺拔的年輕男子正在跟那些伏擊者做動員講話,而我回過頭來,瞧見這右使大人一臉鐵青。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