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六十一章 順風死亡谷,決戰東碼頭

  那個年輕人在低聲動員道:“……就是這里,洛飛雨那個叛逆派我在這里等候,說明她預計自己很有可能會從死亡谷中瞞天過海,隱秘而出。厄德勒主峰上面的地魔大人已經傳來了消息,說這個女人和她那個死鬼表哥一樣,聯合了外敵,并且導致了我教高層中許多人或死或傷,我告訴大家,秋水先生已經頒布命令,但凡見到洛飛雨者,殺無赦,誅殺此人者可連升三級,授予護堂羅漢之銜……”

  這人說得如此激動,而洛飛雨的臉色鐵青,身子微微發抖,一雙拳頭也捏得緊緊,胸口起伏,顯示出了極端的憤怒。

  能夠被派遣過來在死亡谷接應的,自然是最信任之輩,然而面臨著這樣的背叛,洛飛雨雖然恨不得立刻拔劍相向,血灑叢林,但是她為了避免打草驚蛇,終究還是放棄了這個極為誘人的想法,而是朝我們揮了揮手,朝著另一邊潛匿而去。

  有過一陣子的歇氣,我們仨人的狀態也逐漸恢復過來,很容易繞過這些家伙,遠遠離開。

  洛飛雨是一個極有謀算的人,她既然有從邪靈峰躍下的備用計劃,那么自然不可能將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交給那個叫做劉玲羽的小白臉,從左邊的林子里有一個隱匿小道,這兒到處都是倒斜的墓碑,偶爾會有些僵尸,但是人,卻基本上沒有見著。

  那大胸美女在前面健步如飛地帶著路,而我則在后面照顧著洛小北,瞧見一言不發的洛飛雨,我對著旁邊這個古靈精怪地妹子問道:“洛小北,那個小白臉是你姐姐什么人,怎么瞧見她的情緒有點兒不正常呢?”

  洛小北憤憤不平地說道:“劉玲羽是我姐從山外面撿回來的一個小子,是個戲子,后來入了厄德勒,為人精明善謀,我姐一直十分倚重他,當作左右手。結果這小子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最近一直在追我,估計是被我嘲諷太多了,才轉投到了小佛爺的陣營里面去了——哼,我姐對他有再造之恩,可是他居然干出這樣的事情來,真是婊子無情,戲子無義,這話說得真是不假!”

  戲子無義,這或許是,然而婊子無情——我卻不由得想起了崖頂上那一個讓我一直都沒有正眼瞧過的女人,她到底是為了什么,寧愿放棄自己的生命,也要做出這番對她一點兒好處都沒有的事情來呢?

  見我陷入了沉默,半天不語,洛小北突然停住了腳步,回過頭來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說瞧你這副失魂落魄的模樣,是不是還在想著你那壯烈犧牲了的前女友啊?

  我有些措不及防,下意識地辯解道:“什么前女友啊,我們根本就是沒有關系!”

  “沒有關系人家還愿意為你斷后,你以為我們都是傻子么?不過說句實話,王珊情那個女人她現在機緣巧合,可是被小佛爺將身上的魔氣凝結,倘若能夠鞏固和沉淀下去,說不定比當年的閔魔還要厲害,然而她竟然肯舍得這些權勢和力量,為你犧牲,你們當年的感情一定是很深的,這一點,我不如她……”

  聽到洛小北的這一番感嘆,我的心中一跳,想著當時洛小北的心態,說不定還真的是想要得到這樣的效果,從此之后,她這前女友的身份也許就會永遠地伴隨著我們,即便是我再辯駁,也洗脫不了了。

  難道在她的心中,邪靈教的情魔地位,還不如我那前女友的身份來得重要么?

  洛小北見我又陷入了沉默,重重地哼了一聲,氣哄哄地追趕著自家姐姐的腳步離去。我們一路奔逃,終于來到了死亡谷深處,站在一塊巨大的山石旁,我能夠看到一個依靠法陣維持的升降平臺,在暗夜中發出微微的光芒。不過因為劉玲羽的背叛,洛飛雨原先的計劃已經失去了意義,倘若我們硬闖升降平臺,說不定上面又是一堆高手在等著我們,將我們再次轟入萬丈深淵。

  不過凡事都可以隨機應變,不能光明正大地去,我們還可以偷偷摸摸的走,洛飛雨蹲在角落,告訴我們另一個方法,那就是從側面的藤條爬到兩百米的一個凹口,然后蹲伏在那兒,等著有人乘那升降臺上來,我們便抓在下方,借著這股東風扶搖直上……

  這計劃十分冒險,然而我們實在是沒有什么時間慢慢地順著山路而上,只怕到了那個時候,整個邪靈總壇都變成了一處鐵捅,那搜查只會如細密的梳子一般,一遍又一遍地掃過,即便是躲回苦修者之地,也絕對沒有逃脫的可能。

  所以即使是冒險,我們也不得不上,因為我們別無選擇。

  在明白了這一點之后,我們很快便達成了共識,側面的那一片藤條是洛飛雨很久以前布置過的閑棋,無人知曉,隱藏在一片山壁之中,很快我們便摸到了這兒,開始向上攀爬。這過程很快,除了洛小北稍微有些吃力之外,倒也沒有什么問題,很快我們便到了升降平臺的一處必經之路上。

  這是一個隱蔽的凹口,因為地形的緣故,上升的平臺會在此稍微地停歇一下,而如果我們足夠小心,便能夠抓住平臺下面的繩子,繼而搭上那一趟順風車。

  不知道是不是命運的天平傾斜向了我們,在我們剛剛到達沒有多久,便有升降平臺朝著上方走去,不作半點兒猶豫,洛飛雨左手抓住自家妹子的腰,右手朝前一甩,一根寒冰蛛絲便黏在了那平臺底下,而我也朝著那兒晃蕩的一根繩子跳了過去,很準確而輕柔地附著在了上升的平臺下。

  這過程極為簡潔和利落,以至于上面的人根本就覺察不出來。

  而這過程說得簡單,但是卻極為考驗人在高度緊張的狀況下發揮,不過終于還是成功了,接著就是上升,這感覺有點兒像是我當初在茅山宗內用那紙甲馬行路,兩邊的景色呼呼直飛,根本捕捉不住,不過很快便升到了邪靈峰底來,我們也是悄無聲息地攀爬到了旁邊樹上,終于固定住。

  我們緊緊抓著一些小樹的樹干,半個身子懸空,而上面則傳來一陣談話,我一聽,居然是劉玲羽那個小白臉,心中一動,探出了點兒往上瞧去,看見那個家伙正在和幾個穿著黑斗篷的死亡谷牧尸人在交談著,情緒激動。

  我瞧見這里面并沒有什么說得上來的高手,便悄然喚出了金蠶蠱來,猥猥瑣瑣地尾隨上去,給他咬了一口。

  劉玲羽正說得激動,突然感覺到后頸一癢,下意識地往后面拍了一巴掌,結果什么也沒有拍到,旁人問他怎么了,這小子看著手掌,一臉郁悶地說沒事,這破地方蚊子忒多了些。他說要去給地魔大人匯報死亡谷的情況,并把這具重要尸體帶去佛爺堂,于是帶著人離去了,而我和洛飛雨、洛小北等了好幾分鐘,這才繞過坡腳緩慢潛行,再往前走一些,竟然是那天遇到王正孝被追殺的紫竹林中。

  肥蟲子施施然地飛了回來,洛小北瞧見了,問我剛才到底對那個小白臉做了些什么?

  我看了一眼洛飛雨背過去的側臉,聳了聳肩膀,淡淡地說道:“也沒有什么,只不過是給他下了一點兒蠱毒,從明天開始,連續七天,他都會疼得死去活來,骨子里面都化成了膿水,等到了第八天,他全身的血肉就會化作成千上萬的花綠蟲子,終結這痛苦的人生……”

  我這般緩緩地說著,洛小北一臉蒼白,說你們這些養蠱人都是瘋子,得虧沒有跟你作對。

  洛飛雨也回過頭來,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說你就不怕暴露行蹤么?

  我說明天才會發作,怕個鳥兒?看到了這小子,還留著他的賤命,我豈不是白白辱沒了這威名?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老子要是不露出一點兒猙獰爪牙來,還真的給人小瞧了呢。洛飛雨瞧見我露出狠態,知道我也算是在警告她,微微笑了一笑,也不多言。

  穿過紫竹林,路就漸漸地好走許多,這個時候我才發現峰頂之事已經傳開了,路上有好幾隊人馬打著各路旗號在呼嘯而過,遠遠看見本來應該陷入沉睡中的邪靈小鎮,此刻也是燈火輝煌,顯然也是在排查亂黨。

  洛飛雨和洛小北輕車熟路,繞路飛奔,很快我們便到達了碼頭區,藏身在斜側里的一片小樹林里,瞧見這兒雖然防范頗重,但是可以稱得上高手的并不算多,心中稍安,又看到了建在河灣中的一座高塔,那兒是邪靈教山門的控制中樞,只有將那兒控制住了,我們方才能夠有逃脫的機會。

  那兒以前是洛小北的地盤,她最是熟悉,而走過去的一段路程再也藏不住人影,我們在黑暗中潛藏了好一會兒,打量許久,終于下定決心強沖,然而當我與這洛氏姐妹剛剛沖出陰影的時候,突然心中一跳,幾個熟悉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我的余光之中。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