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六十三章 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

  碼頭血戰,我這邊可是拼了老命,然而以地魔為首的邪靈教高手卻也并沒有再留手,攻勢如潮,不顧傷亡地朝著我這邊橫撲而來,我且戰且退,已然是有些扛不住了,然而就在此刻,一聲劍嘯聲起,在人潮的后方突然出現一陣騷亂,宛如沙漠甘泉,讓人頓生希望。

  我一鏟擋開了地魔那兇狠的一鉤子,氣都還沒有喘勻,透過人群的間隙瞧了過去,看見本來應該在陰魔小院屋頂夾層中養傷的李騰飛,不知道何時竟然也沖上了碼頭來。

  他突如其來,一番偷襲,竟然將邪靈教后方的幾個穴居人箭手給殺死,此刻正在承受一個鴻廬廬主的兇猛攻擊,他本來身上有傷,而那個廬主的修為雖然不比十二魔星或者姚雪清這樣的四大外門首領那么高,但是比之我以前見過的蘇北老怪刀疤龍,倒也不差幾分,所以一番攻擊之下,李騰飛左擋右避,顯得十分狼狽,還好有一把除魔飛劍在身側,倒也沒有受到多少的傷。

  且不論這身手,他今天能有這番的表現,與當年追殺我的時候相比,卻已然是成熟了不少,可見這些年在西北邊疆吃沙子的時間里,也教會了他不少的東西。

  李騰飛的突然闖入,雖然影響不大,但是多少也給我分擔了一些壓力,至少那些舍身忘死的血巾黑衣不再只朝著我這邊狂沖而來,這讓我喘了好幾口氣,也才有心思與面前這地魔劇斗。

  此番交鋒,兇險之處遠遠比我以前參與的任何一戰更加突出,對手也是相當的兇猛,時間卻并沒有過去多久,一番血戰下來,我終于守不住了陣線了,使得魅魔帶著人繞過了我,朝著燈塔那邊沖去,而地魔則帶著大部隊纏住我,讓我回不過身去支援。

  在不斷的騰移周轉之后,我和李騰飛終于會合在了一起,兩人背靠著背,然后小心翼翼地打量對面的敵人,一番兇猛拼斗過后,這會兒也出現了僵持,所有人都在喘息,而我們也終于有了一點兒時間,我手中的方便鏟那精鋼長竿都已經斷成了兩截,分開拿著,一邊喘氣,一邊問身后這個青城山老君閣最出色的弟子,說你干嘛要跑過來送死啊?

  李騰飛此時也已經成了一個血人兒,不過精神卻越加地興奮起來,大聲說道:“難怪你們前幾天沒有告訴我自己的身份,原來你們兩個人就是左道,就是我當年傻逼逼去追殺的陸左和蕭克明,哈哈,我說呢……你都在這兒拼命了,難道要老子當個娘們兒一樣窩在角落看著不成?所謂生死,不過一念之間,老子這把破劍雖然已經比不上你們兩個厲害,但是這些年來,磨得倒一直都挺快的!來來來,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媽的,誰能賜我一死?”

  與我并肩作戰,讓這個當年初出茅廬、心比天高的道門弟子有著難以言敘的興奮,當年的他或許還有一些不諳世事的魯莽和傲氣,然而經過這些年的打磨,早就已經成為了一個真正的男人,而肩頭的責任和胸中的道門真義,也使得他那道法,已經足以擔當起手中這“除魔”之名。

  我聽著他這豪氣熱血的叫罵聲,心中也是豪情澎湃,瞧著我們兩個雖然傷痕累累,但是對方也因為我們兩個剛才表現得實在是太過于兇戾,方便鏟之下,幾乎沒有全尸,兩端上下全部都是腦漿子和發黑的血漿,腳下躺倒一堆人,多少也有些發怯了。

  見我和李騰飛互成犄角,骨頭硬得出奇,搖搖欲墜,但總也倒不下去,一直以兇戾恐怖而著稱的地魔此刻也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大聲喊道:“陸左,你跑不掉了,知道么?不過你可曾知道,小佛爺對你一直青睞有加,念在這一份情面上,你只要放下抵抗,束手就擒,我就可以饒你一死,而且說不定在小佛爺見到你之后,還會給你大好的前程呢。不要再做無謂的抵抗了,放下武器吧?”

  我朝著這個留著兩撇山羊胡子的老家伙冷冷一笑,將兩根殘破的方便鏟作十字交叉,合在胸口,大聲喊道:“有請金蠶蠱大人現身!”

  此言一出,那地魔似乎早有預料,也是冷聲哼笑著,朝著周圍的手下大聲喊道:“快、快、快,還記得秋水先生交給你們的護身符么?立刻激發,就不怕他身上的金蠶蠱了!”他這番吩咐著,然而肥蟲子的速度卻更勝一籌,已然從我的胸口浮現,隨我心意,朝著左邊的一個鴻廬廬主身上射去。

  那個家伙一身本事,瞧見了并不慌張,激發出自己身上的勁氣,然后手中一根骷髏杖,抖落幾許光輝,朝著那一點兒金光砸來。

  能夠坐到一廬之主的位置,那必然也是修為到了一區頂尖的角色,他這一砸的功夫相當出色,時機、勁道和準確性都把握得爐火純青的地步,眼瞧著肥蟲子就要被砸中在地,受盡束縛了,然而此刻的肥蟲子再也不是當日那個畏懼氣息的小家伙,身子一仰,直接騰飛于半空,然后一個滑翔而下,一下撲在了那人的臉上。

  這樣一條肥蟲子附在臉上,那幾十雙小腳上下劃動,直接抓在皮膚上,感覺怪異無比,那人本來想要將勁氣集中在臉皮上,使勁兒一繃,將肥蟲子給彈開,結果并不能如愿,反而給肥蟲子趁著他張口驚叫的時候,倏然一動,伴隨著口水,直接鉆進了嘴巴里面去。

  咕嘟——

  這一下可真的要了他的老命,當下也慌得將手中的骷髏杖一丟,從懷中摸出了那包符袋來,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將嘴巴里面塞去。這人的修為只比十二魔星和十八羅漢稍差一線,故而能夠扼守著通向燈塔的道路,結果他給肥蟲子給鉆入體內,離死不遠,連也將這條路給讓了出來。

  我也不再等待,將左手上面的一根殘鏟朝著地魔奮然擲去,而自己卻越過這條防線,朝著盡頭的燈塔跑去。

  燈塔位于河灣左側的水中,與碼頭處有一道百米石橋相連,此刻的洛氏姐妹已然沖到了盡頭位置,然而以魚頭幫為首的阻攔力量卻將她們給牢牢地阻擋在了那兒,一步都前進不得。

  姚雪清此人是邪靈教四大外門首領之一,與鬼面袍哥會的坐館大哥張大勇平起平坐,一身實力并不比十二魔星差,反而能夠名列中游偏上,但倘若說是水戰,甚至鮮有人能與之匹敵,他往昔與洛飛雨關系不錯,而且對小佛爺其實也并不感冒,但是此番洛飛雨想要打開山門,這已然是掘動了邪靈教的根基,所以他不得不拼命。

  姚雪清率領著一眾魚頭幫的弟子在此死戰不退,洛飛雨也強沖不得,而后面的魅魔也帶著人手繞過我的防線,夾擊而到,即便是邪靈右使洛飛雨,也擋不住這番沖擊,一時間形勢已然岌岌可危。

  不過就在魅魔即將得手之時,突然身后飛來一道勁風,下意識地往旁邊一閃,瞧見一道黑黝黝的飛劍激射而來,卻與洛飛雨的秀女劍形成了強烈的反差,抬頭看去,卻見一個滿身血污的青衣道士正朝著她瘋狂沖來,曉得是前幾日潛入總壇的青城山余孽,便吩咐兩人過來阻攔,而自己則繼續與姚雪清夾擊洛氏姐妹。

  李騰飛提前殺到,而我則在后面且戰且退,雖然肥蟲子出人意料地弄死了一個大人物,然而對于這個小東西,佛爺堂也是早有防備,他們的小佛爺同樣有這么一條更厲害的金蠶蠱,自然曉得如何防范,那配發而來的護身符里面散發著一種邪惡暴戾的氣息,那是經過悉心搜集而來的符水,與最開始肥蟲子害怕的矮騾子來自同一個地方,即使是以此刻的肥蟲子,也靠近不得。

  不過這樣的護身符配給并不算多,除了這些領了任務、刻意在此埋伏的家伙,那些聞訊而來的小角色,卻也根本是毫無防備,肥蟲子專門找他們下手,雖說聊勝于無,但是卻也引起了恐慌,拖延了追兵的進度。

  有著肥蟲子的幫忙,我暫時與追兵脫離了一段距離,然后隨著李騰飛一起,與魅魔前去夾擊洛氏姐妹的人馬戰在了一起。

  此刻的魅魔已然與洛飛雨戰成一團,而我心急如焚,顧不得顏面,朝著那老女人高聲挑戰道:“劉子涵,你這騷老娘們,你不是想和小爺我單挑么,來吧,我的大鏟子早就已經饑渴難耐了,讓它來滿足你吧!”

  此言一落,魅魔聽了頓時就火冒三丈,朝著洛飛雨一陣猛攻之后,折身回返,推開眾人,朝我厲聲撲來。然而就在這一刻,我突然聽到一聲慘叫,這聲音十分的耳熟,透過人群的間隙,我駭然瞧見一直緊緊跟在自家姐姐身后的洛小北給姚雪清那老魚頭偷了空隙,一道分水刺將她的右手給絞成了碎肉,漫天血肉飛揚,慘叫著倒向了地下去。

3條評論 to“第三十七卷 第六十三章 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

  1. 回復 2014/11/18

    iii

    lol啊,蠻王啊

  2. 回復 2015/03/05

    陸左

    這卷難道是飛劍大作戰

  3. 回復 2015/05/07

    虎皮貓大人

    整個一碧哥附體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