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六十五章 骨龍撞塔,絕境生光

  地魔、魅魔都是人,他們即便是再恐怖、再厲害,我們倒也有防范的方法,面對著他們帶領的洶涌人潮,我們咬一咬牙,倒也能夠勉力應對過去,即便是死,那也能剝下一層皮來,然而面對著那么一頭恐怖的幽冥骨龍,我卻實在沒有辦法了。

  幽冥骨龍的出現使得我們所面對的攻勢稍微減緩,一直沖鋒在最前面的地魔和魅魔也抽身后退,隱沒在了人群里。

  他們要干什么,此刻的我已經是沒有了心思去揣度,只是心中還猶存著一絲期盼,問洛飛雨,說那日你不是騎龍而來么,這條骨龍莫非是被小北控制住了,過來帶著我們離開的么?

  面對著我這強烈的期冀,洛飛雨搖頭苦笑,說小北哪里能夠控制得住這鎮守山門的幽冥古龍,剛才空谷吟誦的,是左使黃公望,他應該是看到事情鬧得太大,不可開交,想將事情收斂一點,好不太傷及教中的元氣。那個老狐貍雖然野心很大,但是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時至如今他也是不得不出手了,而當他正式介入此事,所有的中立方肯定會如潮水一般倒下,那么即便是小北打開了大陣,即便是蕭克明過來救我們,也不夠他們看上一眼的了。

  “我輸了!”說完這話,洛飛雨突然感覺全身的精神一陣松懈,沒由來地疲倦,而濃霧之中的骨龍已經游過了遠處的牌樓,靠到了近前來時,這石橋上狂熱的人群也開始往后退開,避免被傷及無辜,僅僅幾秒鐘的時間里,我們身前十幾米外便已經不再有人。

  幽冥骨龍一路翻騰,終于出現在了數百米外的水面上,探出了一個巨大的頭顱來,上面隱隱地站著一個老頭子。

  此人確實是邪靈教中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除了小佛爺之外的第一高手,邪靈左使黃公望。他站立在龍首骨梁之上,俯仰天地,目光巡視過下方宛如螞蟻一般的人群,又看向了我們這邊兒來,瞧向了藏身于黯淡魔蟲之中的洛飛雨身上,一聲嘆息,說飛雨,沒想到我們竟然會有這么一天……

  面對著左使這委婉的指責,洛飛雨顯得更是平靜了,她抬起頭,看著那個高高在上的老頭子,嘴角微微上翹,說這并不難想象,其實右使反叛,在厄德勒之中不就是一個傳統么,當年有屈陽,而現在則有洛飛雨而已。

  她夷然不懼地仰頭呈說道:“道不通,則不相為謀,要不是我外公臨死囑托,我洛飛雨堂堂一頂天立地的女丈夫,怎么可能會與你們這般猥瑣小人同流合污呢?黃公望,你和我外公生前雖然政見不同,但是私交一直都不錯,這一點瞞得過別人,卻也瞞不過我,他臨死之前,想必對你也有所交待,但是這些年來,你有做過一件合乎他遺志的事情么?看著厄德勒一步一步地朝著深淵往下滑去,你是不是覺得這種毀滅,很有意思啊?”

  左使那僵直刻板的臉上終于擠出了一絲笑容,哈哈哈地大笑三聲,這才正經回答道:“厄德勒從沈老總創教之日起,便一直都是一個自我毀滅的教義,不但要毀滅自己,還要毀滅他人,再造一個新世界。我雖然沒有秉承你外公的遺志,但是沈老總的創教始念,卻是一直都在按著做的。多說無益,叫你那個陣法天才的妹子出來吧,要是再企圖開啟山門大陣的出口,我便直接指揮幽冥骨龍將燈塔給撞毀去,雖然需要被封鎖好幾個月,但是卻不會面臨外來的威脅……”

  洛飛雨瞇著眼睛,盯了那條巨大的骨龍好一會兒,這才出聲,朝著燈塔里面招呼道:“小北,出來吧,一切都結束了……”

  洛飛雨駕馭過幽冥骨龍,知道自己在這種不死生物面前,或許以前全盛狀態的她并不懼怕,但是此時此刻,只能勉力支持著身子不倒下的洛飛雨再也沒有了死戰的斗志,她即便是不怕死,但是也終究牽掛著自家妹子的生命安危。

  然而正在燈塔之中忙碌的洛小北卻并不愿意聽從姐姐的吩咐,一邊忙碌,一邊倔強地回答道:“不,姐,我已經答應了他,我要打開山門法陣,我就一定要辦到——該死,一只手果然不方便!”

  盡管隔著數百米,但是這話兒卻仍然落在了左使的耳朵里,他的臉色勃然一變,不容辯駁地大聲說道:“果真是個執迷不悟的小賤人,既然你一心求死,那么我就成全你吧!”

  黃公望此人說了便做,毫不扭捏停滯,微微跺了一腳,那幽冥骨龍一擺尾巴,便朝著燈塔這邊撲來。

  洛飛雨臉色一變,大叫一聲“不要”,人便朝著燈塔那邊撲去,想要將自家妹子救出來,然而就在此時,那燈塔整個建筑突然一震,厚重的石門轟然落下,堵住了洛飛雨前進的路口,燈塔之上傳來了洛小北緊張得直顫抖的聲音來:“姐,別鬧,不要讓我分神,馬上就好了!”

  此時的洛飛雨已經是油盡燈枯,無力地捶著那石門,大聲喊道:“小北,不行的,你會死的,丫頭,你知不知道?”

  燈塔沉寂了幾秒鐘,傳來洛小北的喘氣聲:“快,快啦——姐,我知道我從小到大都只能給你搗亂,我不如你,連一點兒衣角角都不如,也根本沒有做成過什么事情,但是我想我今天既然答應了他,就應該做到,不是么?哪怕是死,我也是不怕的……”

  她這話還沒有說完,左使黃公望已然騎龍而來,沖到了燈塔之前,然而就在那骨龍頭顱即將于燈塔相撞的那一剎那,整個山谷微微一動,一陣狂風平地而起,貼著湖面從外面疾吹而來,將一直籠罩在水面上的那些白霧給盡數吹散,露出了波光蕩漾的水面來。

  “不!”

  “不好!”

  連續兩句話從邪靈教左右使的嘴巴里面幾乎同時喊了出來,所指各不相同,我瞧見那骨龍已經將腦袋撞進了燈塔的根基部位,巨石飛濺,而偌大的燈塔則倒塌下來。我顧不得許多,一步跨上前去,一把抓住洛飛雨的胳膊,另一邊則將地上那個隨時欲死的李騰飛也拽了起來,朝著石橋中央跑開。

  那高高的燈塔倒塌,無數的巨石砸落在那頭骨龍身上,將整個基座給淹沒了,我本以為洛飛雨會反抗我的拉扯,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她的身子比我想象中的要軟,一拽便拉扯了過來,當跑開了落石范圍后,我才發現洛飛雨雖然場面撐得十足,但恐怕剛才在斬殺姚雪清的時候已經用盡了最后的力量,剛才連站著都直怕是在強撐著的。

  難怪她連那石門都砸不開,或者沒有用那寒冰蛛絲翻上塔去。

  我的心沉重無比,李騰飛和洛飛雨的相繼倒下,而燈塔又被幽冥骨龍給撞塌,此刻的我到底要如何自處,方才能夠逃脫生天呢,或者說,我即將要葬身在此處了么?

  左使出手,騎龍而來,為了避免誤傷,石橋中間的一截已然再沒有了人,就連兩側的橋底下,那成群結隊的小艇也紛紛靠岸,此時的我本應該比之前的壓力要輕上許多,然而我的心情卻是分外沉重,因為在我的身后,有一頭碩長無比的幽冥骨龍,還有一個邪靈教中,小佛爺以下的第一高手。

  除此之外,還有超過五百多人的邪靈教眾在碼頭上集結而待,無數的高手如狗,虎視眈眈地在石橋盡頭,等著我的到來。

  而我的身邊,一個是傷重垂危的青城山老君觀的劍客,另一個則是殫精竭慮、油盡燈枯的邪靈教右使,看到這力量對比,我的心情哪里能夠輕快得起來,然而旁邊的洛飛雨卻并沒有管這些,她只是伸出手來,拉住了我的褲腳,一臉哀容,拼力地祈求道:“陸左,去救小北,快去救她啊!”

  右使一世高傲無比,然而此刻卻是淚如泉涌,哀聲懇求于我,我的心中凄然,回頭瞧向了那倒塌著的燈塔,小北只怕已然葬身此處了……

  幽冥骨龍在燈塔廢墟里面一陣翻騰,終于探出了頭顱來,上面的左使也有些灰頭土臉,不過還是一臉猙獰地說道:“這個犟脾氣的小賤人,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竟然把中樞給我打開了。不過那又怎樣,有那十里迷陣在,又有誰,能夠摸得進來?好了,在修理大陣中樞之前,先收拾收拾你們這些家伙吧,怎么樣,誰先死?是你么,小子?”

  左使黃公望居高臨下,一臉陰霾,我看著那一片倒塌的燈塔廢墟,想著某個姑娘之前那句倔強的話語,還有那寧死也不愿背棄的承諾,淚如雨下,將那把盡是缺口的方便鏟頭丟開,提起了玩具一般的碧綠石中劍,心想著就算是死,我也要給小北報完仇,想來如此,方才不會太遺憾吧?

  我死志已決,凝望天空之上的左使黃公望,然而突然瞳孔急劇收縮,瞧見在那骨龍背后的天幕之上,陡然出現了一個肥碩的影子來。

43條評論 to“第三十七卷 第六十五章 骨龍撞塔,絕境生光”

  1. 回復 2014/12/23

    洛小北

    就這么讓人家了領盒飯啦??~~

  2. 回復 2015/03/21

    虎皮貓大人

    傻波伊!有大人在此,你們怕個鳥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