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六十六章 將對將,將對兵

  享受對手眼中的絕望,這是左使黃公望為數不多的樂趣之一,然而居高臨下的他當瞧見石橋上面對手的眼中,從懷著晦暗無光的死志,到疑惑,接著是那若狂的驚喜時,他本能地感覺有一些不對勁,然而此時的場面已然完全都在了他的掌控之中,那里還會有什么變數呢?

  心中正疑惑,他突然下意識地一低頭,卻仍然感覺到一泡熱烘烘的東西落在了自己的頭頂,伸手一摸,結果竟然是一泡新鮮出爐的鳥類排泄物。

  他黃公望一身修為早就已至化境巔峰,渾身勁氣圓潤鼓蕩,莫說是是鳥翔,便是子彈,或者肥蟲子這般的靈蠱之物,也根本近不得身,怎么可能會遇到這種事情呢?事出反常必為妖,左使能夠有今天這般的修為和地位,與他極端謹慎的態度有著至關重要的關系,在沒有明白對手的真面目時,他絕對不會短兵相接的。

  想明白這一點,他驅使著身下骨龍,朝著上方拉升開來,與那肥碩的黑影遙遙相對。然而讓他詫異的,是這對手卻并不是什么高人,而是一頭肥母雞一般身材的花皮大鸚鵡,瞧見這肥鳥兒,左使似乎想起了什么,臉色立刻變了模樣,失聲大叫道:“屈陽?”

  被左使一下點破了真名,虎皮貓大人滿肚子郁悶,說我艸,我以為是誰呢,原來是黃家的二狗子,你他媽的剛來時就是個小打雜的,給大人拎包我都嫌棄,現在居然都能夠站在了老骨頭的腦門頂上來了,到底是傳承世家啊……我想想啊,王新鑒那老不死的外孫女大咪咪現在是右使,那么,你就是左使咯?

  此時此刻,虎皮貓大人倒也不再避諱自己當年的身份,指點江山起來,那叫一個牛逼,聽到左使耳中,卻又是另外一番味道。

  黃公望的臉色陰晴不定,沉聲說道:“屈陽,你當日冤死,那是前左使王公使的手段,你既然并沒有去了幽府,而是奪舍為鳥,那就是天大的造化,又何必摻合進這一場關呼厄德勒興衰存亡的事件來呢?你今日若能稍歇,待小佛爺真身回返,我必然啟稟上去,讓你來做了這個左使,那又如何?”

  虎皮貓大人冷聲哼道:“大人我當年揚長而去,曾言不出百年,我必帶兵復返,踏平你這邪靈總壇,讓你們這群王八羔子全都他媽的死光光,你以為大人我是在開玩笑咧,還真以為一個左使的狗屁位置,就能收買大人我?有本事你弄出一個朵朵來給俺做媳婦,我倒還真的要考慮一下子咯……”

  這肥鳥兒前兩句說得慷慨激昂,然而最后一句又暴露出了他變態猥瑣之處來,左使不明情況,還喃喃疑惑道:“什么朵朵?”

  然而不待他說完這話,臉色卻又是一變,但見遠處那黑曜石牌樓之下,突然又出現了十幾道身影,最領先的,卻是一位騎在了巨大血虎靈獸之上的道人,一身的殺氣沖天而起。瞧見那道人,站在幽冥骨龍身上的左使臉色劇變,狠聲喊道:“你居然勾結了六扇門,罪該萬死啊!”

  左使悲憤欲絕,伸手往空處一抓,那天空之上的規則仿佛在瞬間變幻,一直存在于空間的浮力便消失于無蹤,盤旋在空中的虎皮貓大人雙腳一蹬,直接就失去了浮力,朝著下方墜落而去。這一手“禁空術”使得精妙之極,顯示出了與其地位和名聲匹配的超卓實力來。

  黃公望冷聲看著虎皮貓大人墜落下去,然后駕馭著幽冥骨龍一翻身,竟然不再理會我們這邊,而是朝著黑耀石牌坊處飛去。

  然而虎皮貓大人哪里會這般的好弄,在跌落的半空中,一道青光從無中生有,繞在了它的身旁,接著又是一股充沛磅礴的龍氣陡然而升,將它肥碩的身體給托住,當天空中無數飛鳥蚊蟲紛紛跌落下來的時候,它逆向而起,也不管前去圍堵黑曜石牌坊下大隊人馬的邪靈左使,而是朝著燈塔這邊飛來。

  邪靈總壇暴露,山門大陣給打通,外面的敵人必將源源不斷地擁擠而來,這后果將是難以想象得到的,左使黃公望騎龍而往,便是想要堵住最前面的一波,然后集中力量,將能夠擋住萬馬千軍的中樞修復,到了那個時候,便是用原子彈轟,那也傷不到邪靈總壇半分——邪靈總壇為玄之又玄的洞天福地,這種地方屬于時間和空間的裂縫,根本不能夠用已有的現代科學技術來解釋的,反而是被詬病為糟柏的玄門奇術,方才得窺一貌。

  然而左使終究還是不能拯救世界,當他沖到這群不術之客面前時,卻瞧見領頭那個騎著巨大血虎的道人速度不減,直接從他的下方踏水而去,而在那血虎身后,則有一個仿佛二維世界里走出來的美少女,帶著一個粉雕玉琢的瓷娃娃,騎著一頭巨大貔貅獸靈呼嘯而過。

  再之后,則是一個面相威嚴的中年男子,帶著八個黑色中山裝的劍手踏水飛奔,在他們的褲腳之上,有兩張紙甲馬熒熒生著光華……

  瞧見這些高手源源不斷地沖入黑曜石牌坊,左使波瀾不驚的心中終于有了一些恐懼,他一跺腳下,朝著幽冥骨龍下了命令,大聲喊道:“老骨頭,盡責的時候到了,將這些雜魚給砸碎吧!”

  身下的幽冥骨龍一翻身,攜著萬鈞之勢砸下,然而卻陡然阻住了身子,整個頭顱懸在了半空之上,停止不動,左使心中一驚,朝下看去,卻瞧見有一個花眉老頭子不知何時,竟然出現在了這龍頭之下,一人,一襲灰衣,一根煙鍋竿子,便阻止了這幽冥骨龍的進攻。

  這幾百米長的幽冥骨龍再加上邪靈教掌教元帥旗下的第一高手,卻被攔在了半空中,這場面實在怪異,然而瞧見這一張平淡無奇、但又與自己有著幾分相似的臉孔,左使不由得驚聲大叫道:“大哥,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那老頭兒憑空而立,換了一只手抵住骨龍的下顎,然后吸了一嘴煙鍋兒,吐出來,藍色的煙霧將他的表情變幻迷離,一聲幽幽的聲音從煙圈中散發而來:“老二,黑手雙城請了我來,一邊是你,一邊是我世代皆為大內供奉的黃家,你說說,叫我如何選擇……”

  轟隆!

  天空一聲炸響,在河灣深處出現,而在石橋這邊,我與那些蜂擁而來的邪靈教眾再次撞到了一起來,在外敵介入的那一瞬間,所有邪靈教總壇的教眾渾身發寒,都明白了百年大教,生死存亡的那一刻即將來臨了,曉得了這道理,再想想自己這些年來做過的事情,便再也沒有幾個人猶豫,他們揮舞著手中的兵器,嘶喊著沙啞的聲音,大聲咒罵著,爭先恐后地沖上來,想要將我們這些禍害總壇的家伙給生生弄死。

  面對著這些個瘋狂的家伙,而我身邊卻只有兩個奄奄一息的同伴,再也沒有了僥幸心理,氣沉丹田,催動剛剛活躍的石中劍,朝著前面橫掃而去。

  石中劍雖然鋒利,但是除了集聚全身勁氣而出的一字劍最有殺傷力之外,其余皆用巧勁,講究萬千變化,存乎一心,是一種非常講究劍技和配合的兵刃,所以它雖然有效地阻止了敵人的前進腳步,但那些爭功的邪靈教徒卻已然沖到了我的跟前來,而此刻的我,卻相當于赤手空拳在戰斗。

  沖在最前面這些人都是教內精英,雖然我沒有看到地魔、魅魔這樣的大魔頭,但是前面那幾個,有的卻也有相當于鬼面袍哥會大供奉劉羅鍋、白紙扇羅青羽這樣的實力,他們是邪靈教最中堅的階層,來自于這個國家的各地,無論是修為還是經驗,都是十分的強悍。

  這樣的人物大都是鼎鼎有名的,倘若放在兩三年前,我必將是一番苦戰,而且還會落敗,而此刻洶涌上前而來的,足足有七八人之多。

  然而我能夠退么?

  我退一步,或者翻身下水,那么留在石墻上的洛飛雨和李騰飛便要給剁成了肉醬,這些都是一路來與我生死與共的戰友,我絕對不能放棄,要死一起死,于是我也只有咬著牙,將身體里的氣息運轉至最大,轟然前沖。

  石橋上,我與這些家伙很快撞到了一起,我的身上也又多了好幾道傷口,對方則有兩人死在我的老拳之下,而另外一人,則給我直接踢到了水里去,不過我依舊還是在節節敗退,被無數兵器晃花了眼睛。

  救兵終于來臨,就在我即將給亂刀分尸之時,我的耳邊突然響起了一聲清脆的叫聲:“陸左哥哥,鬼劍接著!”

  我下意識地扭頭一看,瞧見雜毛小道騎著渾身紅如烈火的血虎,而小妖和朵朵騎著二毛,踏浪而來,下意識地伸手往旁邊一撈,鬼劍那粗麻繩編織的劍柄便出現在了右手上。

1條評論 to“第三十七卷 第六十六章 將對將,將對兵”

  1. 回復 2015/03/21

    虎皮貓大人

    我艸, 原來是黃家的二狗子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