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六十七章 大隊人馬,傾巢而出

  虎皮貓大人騎著麻繩兒降臨上空,而石橋一震,騎著血虎踏浪而來的雜毛小道也跳到了橋上,先是看了一眼身后癱軟在地的李騰飛和洛飛雨,然后與我并肩而立,看著洶涌而來的人群,一臉歉意地說道:“兄弟,對不起,我來晚了。”

  連番的大戰在我的身上留下了太多太多的傷痕,而瞧著現在的這情形,雜毛小道便曉得自己已經錯過了許多東西,再加上出于對我的歉意,所以心情難免有些郁積,不過我倒并不在乎,掂著久違的鬼劍,駕輕就熟地將其劍氣暴漲一倍,然后淡然笑道:“沒事,還不算晚,有得打呢!怎么了,路上有情況么?”

  按道理,雜毛小道既然能夠潛出去聯絡大部隊,再折返回來也并不困難,然而他到了此刻才沖進來,顯然是發生了什么事情,方才會如此緩慢。

  雜毛小道的臉上閃過一絲慍色,點了點頭,似乎不想多談,說這件事情,我們回頭再說。

  見他這般說,我便已經確定在山門大陣之外應該是發生了許多故事,不過此時卻也不是詳細解釋這些事情的時間,因為對面的邪靈教眾已經再次沖上可前來,一時間十幾件兵器法器,烏央烏央的,都在我們面前招呼著。

  面對著這些家伙,我手腕一抖,那鬼劍便陡然殺出,攜著我莫名的恨意,將前面這一群人那疾沖而來的攻勢給生生壓住,宛如那江中磐石,中流砥柱,任何妄圖沖擊而來者,要么身上的零件少了幾塊,要么就頭顱飛揚,身首分家。此刻的我還不能夠一心兩用,鬼劍在手,石中劍便收入懷中,不過一字劍的劍意卻充斥在我的心里,每當我出劍的那一霎那,便莫名其妙地被牽引,讓我的劍更快、更疾、更匪夷所思,殺得前面的這一群家伙抵擋不及,紛紛后撤。

  然而我這攻勢也僅僅只是海堤邊的一處堅角,雜毛小道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上來便用殺招,那雷罰凝于頭頂,一步踏出,然后由上而下地平平斬出一劍。

  雷罰劍刃上的虹光流溢,被激發而出之后,立刻在前方斬出一道狹長的真空地帶來——虛空斬。

  這劍招蘊含了倫珠高僧破碎虛空的虹化能量,經過醞釀而出,但凡是挨著這塊兒的邪靈教眾,便會發現自己身體的零件莫名其妙地少了一點兒,或者直接陷入虛空之中,一切都顯得是那么的不真實,甚至連那痛覺和鮮血,都好像沒有存在過。

  狹長石橋,我和雜毛小道如兩道江中磐石,迎接了一次又一次的浪潮拍打,而即便是受到了這樣的壓力,我們并肩而立,卻還能夠穩扎穩打,一步一步地向前移動,將敵人給反壓回去。而與我們相反,在有著血虎守護身后的洛飛雨和李騰飛之后,騎在貔貅二毛身上的小妖和朵朵才真的算是大放了異彩。

  首先是如鄰家少女一般的小妖,她高聲吟唱著,無數碧綠色的光華從她的指間滑落,注入了黑黝黝的水中去,結果在幾秒鐘之后,一大篷碧幽幽的水草從水下茁壯膨脹起來,宛如怪物的觸角,將這石橋給整個兒給纏繞住,密密麻麻,讓人看了好不驚悸。

  那些正在奮力前沖而來的邪靈教眾瞧見這些充滿生機的滑膩水草,起先并不在意,揮舞著手中的兵器砍去,然而很快他們便發現自己手上那削鐵如泥的刀刃竟然斬不斷一絲又堅又韌的水草,反而是被這些瘋狂舞動的水草給纏住身子,往著水邊拉去。

  附著在水草上面的力量,對于普通人來說或許已經強得早就掉下水面去,然而對于這些身上有著不俗力量的修行者來說,即便是那草葉子兩側還呈現出鋸齒狀的倒刺,充滿兇意,卻也僅僅只是一個小麻煩而已,成效只不過是阻攔了他們前進的腳步。

  然而僅僅只是如此,那卻也不能夠體現出小妖的女王風范來,這異常美麗的少女將手掌往頭上伸起,展露出完美到讓人流鼻血的美好身材,然后將五指緊緊一握,那些瘋狂的水草便開始朝著石橋之上急劇蔓延開來,先是緊緊箍著,然后力道越來越大。

  我們腳下的這石橋并非懸空,而是用巨大的石塊先壘成石堤,又在這基礎上面砌平而成,格外的堅固,所以在剛才那一番劇斗中倒也一直沒有散架,不過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它的根基其實也已經受損嚴重,此刻被小妖使用這青木乙罡之法,緊緊一箍,更多的水草順著石頭間隙往里面鉆去,竟然將那堅固的石橋給弄得發出了吱吱呀呀的呻吟聲來。

  此刻地魔、魅魔雖然已經不見了蹤影,但是并不表明橋上的邪靈教眾沒有聰明人和厲害的高手,瞧見這動靜,一個胡子發黃的老者臉色一變,大聲喊道:“不好,他們要將這石橋弄塌!”

  我們面前的這一堆人腳踏實地的作戰,個個都是不畏人前,然而變成落湯雞下水,特別是在這一堆瘋狂水草的包圍下戰斗,卻實在有些不妙,所以許多人都下意識地往后面擠去,而那個黃胡子老者更是騰身一丈,腳尖輕點人頭,如同疾風,撤回碼頭。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的身后發出了一聲巨大的響聲,那條幽冥骨龍竟然從空中跌落而下,沉入了水中去,而兩道身影則斜斜地朝著西面的田野飄去,這兩位都是舉世之間的高手,一跑一追,宛如疾電,即便是我,也幾乎不能夠用肉眼去捕捉。

  瞧見骨龍沉水,而自家的左使大人卻被人追得亡命飛奔,正在與我們血拼的這些人并不會認為黃公望是在作戰略性轉移,而是給那個神秘的灰衣高手給打敗了,正倉惶逃竄呢,頓時那膽氣失去,更是往著岸上蜂擁退去。

  說句實話,人海戰術足以碾壓一切,平推所有,這么多一流、準一流的邪靈教眾殺將而來,單憑我和雜毛小道兩人在正面抵御,其實是難以對付的,然而對方膽氣喪失,又根本沒有人統一指揮,在受到挫折之后開始不自覺地往后撤離時,卻也讓我們緩過一口氣來。

  朵朵朝著我們面前的那幾個高手吹了一口幽寒冷氣,將他們的動作延遲一些,然而看到這些家伙的性命給我和雜毛小道收割之后,一下子就從二毛身上蹦到了我的面前來,哭著鼻子喊道:“陸左哥哥,我好想你啊,我感覺好久都沒有見到你了,我、我以為我們永遠都不會再見面了呢……”

  她哭得真切,軟軟的像那棉花糖兒,我剛才被血淋淋的現實傷得發冷的心,也逐漸地開始溫暖了一些,摸了一把這小可愛精致漂亮的小臉兒,說怎么可能呢,我們又沒有分開多久。

  “可是,可是……那個壞人說你可能都已經死在里面了呢!”朵朵吸著鼻涕說道,我一愣,正想問起,然而一直騎在二毛身上的小妖突然站起起來,這丫頭好幾天沒見,居然已經長得跟我一般高了,一襲青春四射的白衣飛揚,雙手高舉,嬌聲大喊道:“破!”

  此言落下,已經達到臨界值的水草猛然加力,瘋狂翻轉,而那百米石橋應聲轟然倒塌了大半,好多沒有及時離開的邪靈教教眾隨著崩飛的石頭一起摔下水下去,繼而被那些瘋狂舞動的水草給直接按進了水里去。

  小妖一招,便將邪靈教的陣型給破壞無疑,實在是讓人側目相看,不過就在石橋斷成好幾截,那些水草正在瘋狂纏繞著落水的邪靈教眾時,突然有一個白袍女子站了出來,從手心處吹出一朵火焰,那火焰飄飄忽忽地落在了水里,居然直接在水中燃燒起來,將那些妖異的水草給盡數點燃,那瘋狂舞動的水草仿佛浸滿了油一般,剎那間燃起,將整個水面勾勒成了一片火海來。

  最讓人驚訝的事情,是那火焰并不會傷到人,所以那些被水草束縛住的邪靈教眾紛紛擺脫開來,然后游向了水岸。

  小妖擺了一個收尾的姿勢,正等著我們的歡呼呢,結果瞧見這個結果,小臉兒不由得氣歪了,瞪目瞧去,不由得驚訝地喊道:“南明離火?小丫頭倒是有點兒本事!”所有的小伙伴中,這小狐媚子最是好斗,也不與我們多說半句,抽身而上,直接朝著那個玩火的白袍女子沖去。

  “小妖!”碼頭那兒差不多有數百位邪靈教徒,我心中擔憂,大聲喊叫,卻阻止不急,回頭看了一眼,讓血虎守住洛飛雨和李騰飛,便于雜毛小道順著仍然矗立在水面上的石橋墩子,朝著碼頭那邊飛躍而去。

  當我的雙腳落在地面上時,扭頭一看,這碼頭已然混戰成了一團,僅僅只是匆匆一瞥,我便瞧見大師兄集齊了麾下七劍、趙興瑞、掌柜的以及好幾個東南高手在拼殺,旁邊還有好多見都沒有見過的宗教局高手,大部分都穿著黑色中山裝,少部分穿著道袍或者僧衣,西南局的洪安中、洪安國兩兄弟、秀云和尚、王正一、朱國志、張偉國也在人群中出現……

  再之后,我瞧見了一個身形似幻影的家伙,出現在了我們身前的不遠處。

  袖手雙城,趙承風。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