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六十九章 古鎮血祭,末路狂花

  剛剛結束引雷的雜毛小道臉色有些蒼白,不過瞧見這個青衣老道,不由得露出了凝重的神色,拱手作揖,說然也,小子茅山蕭克明,見過前輩。那青衣老道連忙還禮,說咱家乃青城山老君觀的觀主,道號滄海,素來聽聞你的名聲,今日一見,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這青衣老道言語頗有禮數,不過我卻是倒吸了一口冷氣,敢情這位一身狼藉的老道士,竟然是李騰飛的師父。

  青城山老君觀,在青城山十二道門中的地位可以說是名列前茅,雖然近年來缺少鎮得住場子的超級高手,但是底蘊足有近千年的傳承,先輩中也曾經出過不少劍仙,這才使得李騰飛有除魔可用,當年我和雜毛小道遭白露潭陷害,楊知修震怒,西南大逃殺,便曾經與老君觀的首席長老李昭旭有過照面。

  李昭旭那個胖老頭兒倒還算蠻講理的,并沒有與我們怎么交鋒,但是卻在一出場,便已然將我和雜毛小道給壓得氣都喘不過來,而這滄海真人可比李昭旭更勝一籌,在江湖上的威名可是直逼青城山那幾個兵解過的老家伙。

  雖說青城山那幾位尊者是兵解而成的地仙,此乃鬼仙,含金量遠遠不如陶晉鴻這等勘破死關而成的正牌地仙,但是修為也不是尋常人所能夠比擬的,滄海真人身居高位而能夠有這番態度,著實是很講究了。不過我們也知道,他這敬意并不單單只是為了雜毛小道一人,而是在于那茅山下一任掌教真人的位置。

  情形如此危急,雙方在見過面之后,倒也沒有多說什么,而是再次陷入了激烈的廝殺之中,然而雜毛小道這神劍引雷術,仿佛是整個碼頭戰況的一個轉折點,在這樣的天威之下,那些悍不畏死的邪靈教徒也終于懂得了什么叫做害怕,開始有意識地往后收縮起來,不再各自為戰,而是將陣線凝結。

  而就在這個時候,碼頭處紛紛傳來了船體接岸的震動聲,我回頭瞧去,只見宗教局的大部隊已經趕到了近前來,光是能載五十人的大船就有十幾艘,那上面除了身穿黑色中山裝的宗教局成員外,還有許多全副武裝的特種部隊,這些漢子的腦袋包裹得嚴嚴實實,臉上全部都是防毒面具,個個都跟來打CS的一樣。

  除此之外,在波光粼粼的河水下,也出現了許多精銳的蛙人部隊,這些擁有著現代化武器和設備的水下部隊并不比那些魚頭幫的漢子差幾分,一時間水上水下不斷翻滾,鮮血汩汩冒出。

  大船臨近碼頭,立刻放下舢板,船上的大部隊蜂擁而至,那些特種部隊訓練有素,根本就一點兒招呼都不打,散開之后蹲身瞄準,手上的自動步槍開始朝著我們面前的邪靈教眾噴射著子彈。

  一般來講,在邪靈總壇或者茅山后院這般的洞天福地里,通常都是會限制使用現代化武器,甚至會限制現代化的電氣設備,一來是因為這種顛覆性的武器會妨礙了高層權威,不利于統治,二來那些從現代工業中生成的東西會與洞天福地的本源相互排斥,一旦使用多了,便如同在大雪山中胡亂放炮,容易發生整個空間坍塌的危險。

  不過對于這一點,宗教局后續的大部隊卻是一點兒顧忌都沒有,因為這兒又不是他們的家,此處洞天福地崩塌了便崩塌了,反而能夠一勞永逸,將邪靈教的問題給徹底解決干凈。

  秩序的摧毀永遠比建立要更加容易,也更加殘酷,當聽見那些歡快響起的槍聲時,這種精神上的沖擊絕對要比雜毛小道的神劍引雷術震撼上百倍,它仿佛是壓垮駱駝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所有正在瘋狂拼殺的邪靈教徒都放棄了圍堵在這寬敞平坦的碼頭,而是朝著邪靈小鎮飛速退去。

  宗教局大部隊的到來代表著戰況的急劇轉折,完全登陸了的宗教局氣勢如虹,大部隊循著那些邪靈教徒逃離的方向,朝著小鎮追擊而去,而另外一部分則留在碼頭上對殘余的邪靈教作清理。一番血戰,我和我身邊的所有人都累得不輕,見援軍到來,接過了我們的重任,終于松了一口氣,也顧不得許多,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血泊中,一堆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見認識的沒有少幾個,倒也頗為開心。

  不過我們這邊沒有死人,但是最先一批登陸碼頭的五十多名宗教局高手此刻卻也只剩下了一半兒,而去幾乎是個個都帶著傷,由此可見邪靈教剛才的圍攻強度到底有多么巨大,而且這些還都是在邪靈教最高層都不在場的情況下。

  說實話,能夠在這種情況下活下來,每一個人都感到無比的幸運。

  我們沒坐一會兒,氣都還沒有喘勻,前面突然出現了一隊人,徑直朝著我們這邊走來,為首的是一個紅光滿面的高胖老者,大師兄瞧見,立刻站了起來,與那人揮手。那個高胖老者腳步不停,一直走到了我們面前來,左右一打量,突然伸出手來,與我緊緊握住,使勁兒地搖了搖,嗓門洪亮地說道:“你就是陸左同志吧,應愚同志經常提起過你,今日一見,果然非同凡響!”

  我與他搖著手,有些莫名其妙,旁邊的大師兄適時解釋,說陸左,這是本次行動的總指揮,總局的王副局長。

  我抬起頭來,瞧見這高胖老人立如山岳,一身肥膘,眼睛宛如孩童一般黝黑,不及觀想,便感覺他身上總有著一種神秘莫測的實力,頓時心中生出幾許敬畏,說您好,王副局長。這高胖老頭兒擺擺手,說:“唉,莫說這個,我曉得你是一直都在里面堅持的人員。來,跟我們說說,這里面到底是啷個情況,我怎么沒見到幾個出名的高手呢?他們的十二魔星呢……”

  我指著山上,說就在昨天夜里,邪靈教的陰魔死于峰上,新晉情魔……應該也死了,星魔重傷,十八羅漢中確定死亡的有差不多八位,比較厲害的高手,姚雪清也死了,至于其他的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大都離去了,不曉得是不是退守邪靈峰了。

  聽到我口中報出來的這一個一個鼎鼎有名的頭銜,旁邊的人都不由得倒吸一口氣,忙問是怎么回事,我大概地敘述了一遍,倒也不偏不倚,那個王副局長頷首而笑,說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看來這一次是天要亡它邪靈教了。

  這話說完,前方突然有人折回來稟報,說前方攻擊受挫,請求高手支援。

  王副局長臉色一變,扭頭朝著邪靈小鎮看去,但見那個位于河畔的小鎮子里,上空突然呈現出一種詭異的紅色,空間中的空氣黏稠如血,而在鎮子周圍則有一種微微的紅光閃耀,先前我們瞧見的那些法陣開始運轉起來,而外圍的房子似乎在紅色霧氣中不斷轉移,變幻出各種詭異的形象來。

  “血祭?”在戰況中一直沒有什么存在感的虎皮貓大人此刻出現,突然在旁邊尖叫起來。

  王副局長的臉色變得凝重,朝著空中那只扇著翅膀的鳥兒恭敬地請教道:“這位尊者,你可知道這是什么東西?”高手之間的氣息是難以抹殺的,王副局長一眼便瞧出了虎皮貓大人的不凡來,言語之間頗為客氣,倒也十分對那肥母雞的脾氣,所以它倒也沒有怎么賣弄,而是搖頭說道:“這東西,應該是一種很邪惡的祭祀,就是采用許多狂信徒的生命,凝結成一種……不可能,究竟是誰,能夠這般天才?”

  虎皮貓大人有些語無倫次了,似乎碰觸到了記憶的禁區,“啊”的一聲叫喚,竟然直接從空中栽倒在地來。

  所幸麻繩兒一直都陪在虎皮貓大人身邊,直接將它給盤起來,方才沒有讓大人直接跌落血泊之中,沾上一身的鮮血。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們聽到了震天的喊聲,舉目眺望,瞧見從邪靈古鎮中突然沖出了大批的鎮民來,這些鎮民赤手空拳,有的甚至剛剛從床上爬起來,衣衫不整,然而他們仿佛不知道恐懼一般,口念經文,朝著這些全副武裝的特種部隊集體沖鋒。

  稍微有些常識的人,都能夠瞧得出現在沖鋒而來的,其實都是些一點兒修為都沒有的普通人,算是平民。這些人平日里種地耕田,在邪靈古鎮中過著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最是信奉邪靈教,然而在這個時刻,當那些邪靈教的修行者都逃得杳無影蹤的時候,他們卻突然沖出了自己的屋子,朝著這邊沖殺而來。

  特種部隊的一個現場指揮官沖到了王副局長的面前,大聲地喊叫著,請求指示。

  王副局長也陷入了糾結之中,稍微一猶豫,便有鎮民與最前面的士兵接觸了,直接飛撲而來,朝著那個全副武裝的士兵手上、脖子上咬去,就像狼人、僵尸一般,結果在短暫的幾秒鐘,已經有十來個士兵給拖入了人群里。見到此情景,王副局長再也沒有猶豫,直接下令開槍,于是大量的金屬風暴升起,鎮民像割過的麥子,一茬一茬地倒下去。

  而這個時候,我的心一跳,看到那一個叫做蘇婉的小女孩兒,在那彈幕中,舞動著短暫人生中的最后篇章。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