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七十二章 劍道高手,符箓至尊

  千金之軀,不坐危堂,真正到了一定的級別和位置,更多的是在協調各個地方、部門的關系,梳理脈絡,知人善用,運籌帷幄,這才是一個真正領導者所需要做的事情,君不見那象棋、圍棋、軍棋,諸般棋盤上廝殺得血肉橫飛,但是你有見到幾個棋手擼著袖子來干架的?

  袖手雙城雖然剛出道的時候顯示過不俗的戰力,但是賴以成名的,更多的還是自己龍虎山的超卓地位,以及長袖善舞的手段和本事,西南局其實是各分區中底蘊、實力最強的一個分局,然而趙承風在空降過去的兩年時間里,便能夠穩定局勢,并且做得有聲有色,這才是上面最看重的。

  然而這些并不代表趙承風的修為不高,實際上,這個被龍虎山擺在臺面上來的家伙,他手上既然擁有了陰陽劍,那么就代表著他在龍虎山的地位,至少應該能夠排上前五,甚至有可能比望月真人還要高。圣賜之物并不是那么好拿的,能夠有著這樣的傳承而一直沒有發生什么意外,這足以說明了許多問題。

  雜毛小道方才說得豪氣,那是戰略上藐視敵人,而真正落在實處,他卻也是十分小心,緊隨其后而去,一劍交鋒之后,錚然作響,便翻了一個跟斗,直接停在了另外一處斷橋之上。

  兩者相距十來米,持劍對立,遙遙相望,唯有那長劍嗡然作響的聲音,代表著兩人其實已經交過了手。

  看到雜毛小道釘子一般站立在斷橋之上,雷罰鳴動,我的心中不由得突然一跳,瞧得出來,這場戰斗實際上并不公平。

  這是為何?

  倘若是兩人在完好無整的情況下交手,即便是趙承風擁有了圣賜的陰陽劍,只怕勝負也在兩兩之間,然而在剛才登陸碼頭時的先鋒之戰,以我、雜毛小道、七劍和大師兄為首的東南局,以及老君觀滄海道人那些修為極高的外援頂住了大部分壓力,而趙承風和他的小伙伴們實際上只是在內線抵御,戰斗強度遠遠及不上在一線拼殺的我們,所受到的消耗和傷害也最少。

  所以雙方不交手還好,這一交上手,兩人相互試探的一劍而出,立刻試出了底細,從場面上來說,雜毛小道實在是處于下風了。

  一千磅的牛一萬磅的逼,剛才雜毛小道的牛皮吹得略大,再加上這小子近年來的戰績,以及剛才神劍引雷術那宛若天神的表現,著實將趙承風嚇得一身冷汗,唯恐晚節不保,陰溝翻船,然而這便一交手,這才發現對手雖說不是紙老虎,但是也不過是只病貓,想挑戰自己,那還需要在磨練好幾年。

  人越是身處高位,便越怕跌下臺來,而當這威脅消除,趙承風的右手執劍而立,左手摩挲著新留出來的兩撇精致胡須,頗有高手風范地說道:“蕭克明,這是我最后一次提醒你,刀劍無情,你若不適,自可延期,要不然一會兒真的打出了火氣,我若是收不了手傷了你,你家陶真人說不得還要親自下山,過來找我麻煩,不如我們就此作罷了吧?”

  他說得堂皇,也頗有大將之風,然而卻暴露出了自己的擔憂,怕打死小的,引來大的,這可不是他想要的,然而雜毛小道卻是冷聲一笑,不做回答,而是在那方圓不過一米的斷橋之上,踏起了洛書九宮的秘傳罡步來。

  此步雖然只在方圓之間,卻是鼓舞風雷、疾如水火、變澤成山、翻地覆天,將周遭炁場給改造得一片混沌,在邪靈古鎮那邊血光撲天的大陣籠罩下,隱隱勾勒出了另外一番天地來,然而更加巧妙之處,在于他雖然牽動了天機,但是雜毛小道本人卻是“我身堅固”,安然默然,將自己化作了旋繞不定的風暴中心,那最為平靜的陣眼。

  雜毛小道近年來經常返回茅山,與陶晉鴻和傳功長老修行,若沒有壓箱子的幾把刷子,哪里能夠被確定為下一任掌教真人呢?瞧見這周遭的炁場變動,腳下的河水翻滾,狂濤怒卷,天地變色,我面前這幾位西南一脈的臉色也變得陰沉起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那個吊兒郎當的男人一旦認真起來,竟然會有這般的厲害。

  難道……傳說中的袖手雙城,會輸么?

  所有人都吃驚了,而趙承風也不例外,作為龍虎山當代之中的佼佼者,他的眼力遠遠比別人更加不凡,曉得倘若是讓雜毛小道將這一套罡步踏完,氣息凝結,巍然成了陣勢,那么他便是有這陰陽劍,只怕也是難以戰勝。

  此念一起,心中掛礙便生,他不再等候,而是將手中的陰陽劍祭起,口中快速喝念道:“……御車格、風頭洗,陰陽如魚魚如玉,疾!”

  這咒文似緩實疾,驟發即至,整個人宛若蒼鷹一般飛騰而起,凝于半空,那陰陽劍便徐徐地朝前斬殺下來。

  陡然間,憑空生出一道凜冽劍光,這劍光亦是黑白兩色,一面洶涌澎湃,狂暴不已,一面風平浪靜,暗流涌動,宛如閃電劃過,直接斬在了以雜毛小道為中心的風暴之中。道宗皇帝所賜之外果然不凡,這劍勢仿佛熱刀切牛油,倏然而來,將無數水珠包裹的雜毛小道給一劍斬露了出來。

  雜毛小道橫劍來擋,那雷罰硬生生地接住了這一道劍光,藍色的電芒在接觸點不斷回繞,然而即便如此,那雷罰也忍不住發出一聲悲鳴,而雜毛小道身上的衣服也遭受到游離而來的細碎劍氣倏然分割,刷的一聲,好端端的袍子便被割去了幾十道,變成了地道的乞丐裝。

  除此之外,雜毛小道腳下的石墩也終于承受不住這般恐怖的壓力,直接發出一道讓人牙酸的聲音,二次倒塌,伴著雜毛小道沉入了水中去。

  高手一出招,便能瞧出味道,這積聚了趙承風罄盡全力的一劍,竟然破開了雜毛小道的罡步天威,直接將其斬進水中去,威力如斯,簡直就是讓人震撼莫名。我在遠處瞧著,感覺趙承風這一劍,比之黃晨曲君在邪靈峰頂那道一字劍,竟然也不遑多讓,而趙承風素來不以武力聞名,由此可知這陰陽劍定然是對他的修為有著很大的提升。

  高手之間,最常見的情況都是幾招決定勝負,趙承風醞釀許久,一劍斬出,不但破了雜毛小道的陣式,而且還將這個小子給直接砸落進了水中,在趙大局長的估計中,雖然在最后時刻雜毛小道橫劍來擋,但是光那延綿過去的暗勁,便已然足夠將本來就傷痕累累的雜毛小道給擊垮,倒也并未有直接撲下水中去,繼續追殺,一來是為了顧忌形象,二來也是畏懼雜毛小道后面的陶晉鴻。

  他這番翩然而返,瀟灑地落在原來的橋墩上面,固然是迎來了一眾手下的掌聲,卻也讓一直蹲守在水下準備陰人的雜毛小道撲了個空,就在趙承風以為此次比斗結束的時候,一道濕漉漉的身影從水中冒了出來,翻身跳上了一堆突出水面的碎石上。

  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那個失敗的偷襲者從懷中摸出了一個黑乎乎的東西來,一邊打著噴嚏,一邊說道:“你小子倒也還是有幾把刷子的,看來老子不出絕招,還真的是不行了……”

  雜毛小道一個人念念叨叨,看著十分狼狽,然而作為他的對手,趙承風的心中卻感到一陣莫名的驚悸起來,暗道不好,當下雙腳一蹬,直接朝著雜毛小道再次撲去。不過他快,卻快不過雜毛小道的手,表面上是在嘮叨,而實際上是在念咒的雜毛小道已然完成了施法的整個程序,濕漉漉的衣袖一抖,便有一道灰白色的骨符朝著趙承風射去。

  “符箓!”

  我身后的朱國志一身驚叫,像被閹割過的優伶,我瞇著眼,瞧見那塊骨頭便是從當日洞庭湖龍島斬殺的通臂猿猴尸身取出,經過雜毛小道這一年多的煉制,自然是絕對的精品。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想了起來,這個一身狼藉的道人不光只是一個用劍高手,就在一年以前,他還曾經將近年來名氣最盛的望月真人敗于手下,這個茅山符王的衣缽傳人,有可能是當世間第一等的符箓大家。

  說時遲那時快,那截繪滿了符文的骨頭已然射到了趙承風的身前幾米處,霍然炸開,接著有七色光華生出,天空之上,無數能量化的旗幡落下,砸落在了趙承風身上。

  面對著這樣的攻勢,趙承風卻并不畏懼,出來混江湖的誰沒有點防身的東西,更何況落幡神咒對靈體能有奇效,而對于他這同屬道門一脈的卻并無克制的效果,故而藍光一現,諸般旗幡紛紛滑落,而趙承風則獰笑著一劍襲來:“你以為,用這符箓就能夠打得敗我么?”

  面對著趙承風肆意的挑釁,雜毛小道直接從懷中摸出了五六七八件符箓來回應:“一個兩個弄不死你,但這些,卻能夠堆死你了!”

1條評論 to“第三十七卷 第七十二章 劍道高手,符箓至尊”

  1. 回復 2016/05/17

    評論里看看了,離開,垃圾

    那好吧以及內蒙古圖畫布局來看i哦老婆個快來救命,看看究竟會加劇了幾卡薄暮冥冥你們跨行扣款客家民居究竟會就即可會歷經坎坷iouiujooljklkilk不能年家家戶戶開具銀行間黑奴天后還將面臨經濟可能就能保護健康教育iou家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