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五章 養蝎專業戶

  晉平到鎮寧,山回路轉,足足有四個小時的車程。

  楊宇問我最近有沒有得罪什么人?

  我說我最近得罪的人不多,得罪的臟東西倒是一只手都數不過來。他對我很好奇,便纏著我,一直問我很多養蠱的事情,還有一些常見的靈異現象,比如鬼壓床、比如半夜敲門聲、比如鬼打墻等等,我們邊開車邊聊,山路上黑乎乎的,彎道又多,我們開得小心翼翼。

  這么久的時候,兩個小家伙自然閑不住,首先是肥蟲子。

  它蠕動出來,友好地攀上了楊宇的臉,留下一道濕痕,以示友好。楊宇早前沒見過它,但是聽隊里傳言過,晚上見過一次,知道是自己上次拉翔的罪魁禍首,也不敢惹,一臉驚恐地看著我。肥蟲子見他不好玩,飛起來,不理他。還沒等他緩過氣來,早就等待不及的小妖朵朵又吟著詩,從我胸前的槐木牌中,跳了出來。

  楊宇的嘴巴張得能夠吃下兩個鴨蛋,不,是三個。

  還好當時他沒有開車,要不然我們的下場肯定得車毀人亡,妥妥的。

  肥蟲子是一個天生的外交家,跟誰都能夠玩到一起去,屬于狗都討嫌的淘氣鬼。它跟小妖朵朵在一起,一般都是玩捉迷藏的游戲,就是金蠶蠱躲著,小妖朵朵去找它,找到了就彈一下屁股。這游戲兩個小東西足足玩了一個小時,金蠶蠱的尾巴變得奇腫無比,于是就不玩了。

  小妖朵朵無聊,就折磨起楊宇來,她用天生的幻覺,給楊宇放“4D電影”,結果楊宇一會兒驚恐萬分,一會兒大喊大叫,一會兒又春情勃發,尿了一褲子……

  還好綁著安全帶。

  有了兩個小家伙的加入,這一路變得短暫而又漫長起來。

  楊宇的世界觀被完全的顛覆。

  我們是午夜三點到的鎮寧,由于事先聯絡好,警局有個叫做殷盛的中年警官在等我們。講明來意和情況,他跟我們說這恐怕有點困難。凡事都得走一個程序,警察辦案抓人,立案、偵查……需要的手續一樣都不能少,不然就違法了,是不是?我們問手續最快多久能辦下來?

  他說最快也要明天吧,這大半夜的,又不是什么重大案件……

  我們提出現行前往羊場鎮去監控犯罪嫌疑人老歪,怕跑了。他說可以,他在這邊坐陣,叫來一個年輕的刑警,叫做王軍,陪同我們前往。我們就沒有再停留,接著前往羊場鎮。有了外人在,我也就沒有敢再讓兩個小東西出來鬧事。王軍一進車子里,嗅了嗅,露出怪怪的笑容,而楊宇則一臉的尷尬。

  我這一天累得不行,便讓王軍開車,自己在后排躺著困覺。

  睡得迷迷糊糊,我被人推醒來,接著有颼颼的涼風吹到脖頸處,好冷。我掙扎著起來,發現我們停靠在路邊,車門打開,地上的濕淋淋的,周圍的建筑都不高,影影憧憧,更遠處有昏黃的燈光傳來。我問到了么?王軍給了我一個準確的回答,說根據資料,那個叫做郭娃喜的人,就住在那憧屋子里,對,那棟獨門獨戶的那家。

  我點了點頭,老歪的大號就叫郭娃喜。

  楊宇問能不能叫派出所的人支援,王軍說不行,還沒有立案呢,怎么就抓人了?這不合程序的。不過,倒是可以找派出所的民警幫忙確定老歪在不在。我們無奈,讓王軍去聯系人,我和楊宇則在車中等待。

  我坐在車里,感覺跟這些警察在一起,自己好像被一張網緊緊束縛住,行動好不方便。不過轉念一想,如果不是這些規矩在,恐怕普通老百姓更加沒有安全感。過了一會兒,有人過來敲窗子,是王軍,還有另外一個男人。

  王軍說這個是所里面的值班民警,他講了一個事情,有點蹊蹺。

  我們問什么事情?

  這個男人告訴我們,這里確實是有一個叫做郭娃喜的人,但是這個人才二十七八歲,退伍軍人,承包了個荒山養殖蝎子,是鎮上有名的精明人物、致富能手。這個人,跟我們提供的體貌特征完全不符合。我們心中一涼,當下也有些不信,那人早有準備,招呼我們去所里面看資料。于是我們起身走,來到所里面,當看到電腦檔案中那個一臉正氣的青年時,我們就知道給那個飛刀七給騙了。

  狗曰的居然給我們假消息,還害得我們連夜跑了三百里地。

  我肺都氣炸了。

  顧不得現在的時辰,楊宇立刻打電話給馬海波,讓他重新提審飛刀七,看看他到底騙了我們多少。我心中煩悶,打了聲招呼,出了派出所,一個人在這個素未謀面的小鎮上溜達。這時候已經是四五點的樣子,初春,亮得也晚,我走過這條濕漉漉的小街,感覺自己的心情像長了霉。不知不覺,又返回了那個郭娃喜的家門口。

  我看著他家門口掛著的干艾蒿,心中不由得起疑。

  艾蒿是一種食物,也是一種中藥材,但是在湘黔一帶,卻是一種驅蟲避邪的草本植物。每至清明,家家戶戶都會或買或采,弄來些新鮮的青艾蒿,掛在門上房頭,以及墻壁上,用來驅蚊蟲,避邪物。然而一般到了夏天,就自己摘除了,只有懶得出奇的人家,才會讓干艾蒿保留到秋分。

  在這春初的時候,看到這掛了近一年之久的干艾蒿,我第一反應不是這家人有多懶,而是覺得其中有蹊蹺——干艾蒿里面有一種東西,叫做異戊酸橙花醇酯,也稱作米素藥,這玩意世間只有一種東西喜歡。

  這種東西叫做蝎子。

  吃過米素藥的蝎子,共十二只,放入大甕之中相斗,每三天喂一次甜米酒(也叫醪糟),日夜參拜,清晨三柱香、入夜三柱香,如此三九二十七天之后,取一塊發霉的血豆腐丟入甕中,祭告,再活悶一夜,然后放入干艾蒿點燃,用煙熏之后,得到的唯一活物,渾身紅彤彤,亮晶晶,脫去甲殼。

  這東西叫做蝎子蠱。

  有講究的是,這干艾蒿,需放置在門前屋后一年時光,沾染人氣和露水。制成取出這蝎子蠱,也必須在驚蟄當天。

  多一天不行,少一天不行。

  蝎子蠱的制作簡單易為,所以用途并不廣泛,主要就是用其排泄物來毒人,中者起初腹瀉,口腥、額熱、面紅,重者四肢和內臟都出現有蠱在翻騰,不出三十日,必死無疑。這種蠱屬于陰蛇蠱的分支,頗為毒辣,而且毒性強烈,又稱“命不過三十”。

  為防止錯怪好人,我繞著這房子轉了一周,發現了很多養蠱人的特征來:

  側梁懸鏡,墻頭無蛛網,門前的地磚潔凈如新,還有一點,冷。蠱分陰陽,大部分甕中炮制的蠱都屬陰性,唯有少數幾種為陽性,譬如金蠶蠱。當然,凡事皆有度,金蠶蠱性屬陽,然而也終究是半靈體,可以自由行走于陽光之下,然而面對至陽至剛的雷電,卻也畏之如虎,唯有退避三舍。

  因為雷電是光與波的結合,對靈體損害最大。所以在打雷天,去養金蠶蠱的人家,絕無風險(當然不要吃東西)。

  我心中疑慮,一個正正經經的人家,怎么會養起這么惡毒的蠱來?

  什么是蹊蹺?這便是蹊蹺。

  我蹲在郭娃喜家斜對面,思索著。結果后面的人家拆開了門板,擺出早點攤子,準備開始忙活起來。見我蹲在門口,這家的男主人便問起。我說是過來旅游的,來早了,餓得很,想找點東西吃。這時天蒙蒙亮了,他也不覺得什么,說他家的骨頭湯粉是這鎮子的一絕呢,要不要搞一碗來熱熱身子?

  我說好哇,來一碗。他搬來長條板凳,請我坐起,然后生爐子,忙活起來。

  楊宇打電話給我,問我跑到哪里去了?

  我說我在吃早餐,要不要過來。他沒心情,說他打電話給馬隊說了,正在突擊審訊,但是飛刀七是個硬角色,我不在,基本上沒人能夠治得了他。既然這郭娃喜不是老歪,那么先回鎮寧睡一覺,再返回晉平吧?

  湯粉上來了,一大碗,上面飄著油亮的湯和翠綠的蔥花,老板問我要不要辣椒,他這里有朝天辣、酸辣椒,也有紅辣椒。我搖頭說不要,我本來嗜辣,然而金蠶蠱卻不喜歡這種辛辣刺激的東西,我一直搞不明白,若論刺激,各種各樣的生物毒素,哪個不比辣椒刺激?這不科學。可它偏偏如此,我唯有改變飲食習慣。

  我一邊吃,一邊問老板,說來的時候,聽說我們鎮子上有一家蝎子養殖場?這蝎子啷個養哦?

  老板一臉的榮幸,說有的。喏,斜對面那一家,就是墻頂紅色琉璃瓦的那家,那蝎子場就是他們家開的,每年到了季節,好多藥廠的車子就上門來,老板們提著一沓一沓的錢,搶著訂貨,就怕訂不到。為什么知道不?娃喜這個崽,養殖技術好呢,一窩一窩的盡是高產,別個眼紅也跟著養,總是死。

  我扒拉著碗里面的粉,喝了一大口湯,問娃喜家有幾個人?

  老板一邊忙碌,一邊搖著頭嘆氣,說老娘死了,一個爹,一個爺,娃喜剛回來的時候說了一門親,后來那個姑娘出去打工,懷了別人的崽子,跟人跑了,他也就沒有再談這事情。按理說這人也是一表人才,家里面也殷實,可就是不知道為什么,就是不肯討婆姨……咦,怎么這么冷,后脖子嗖嗖涼風?這狗曰的天氣。

  我看著從我懷中飄出、直奔郭娃喜家而去的小妖朵朵,跟著罵,是咧,真冷。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