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七十六章 封神榜旗,人去鎮空

  無數血霧沖云霄,虛空之上,一面繪有五彩龍紋的黑色令旗迎風飄揚。

  仿佛一場最瑰麗的蒙太奇圖畫,上天的油彩跌落到了地上來,那些濃膩的血霧在空中不斷盤旋飛舞,最后竟然在一種無形的炁場勾勒下,幻化出了黑色令旗上面一般模樣的蟠龍真屬來,總共七條;緊接著,這能幽能明、能細能巨、能短能長之鱗蟲之長,籠罩了邪靈小鎮的整個天空,每一頭都吞云吐霧,將那無數鮮血凝化的霧氣給吞入腹中,不斷變幻神采,簡直讓人乍舌不已。

  這面黑色令旗,想來就是先前被王孝正偷走,再交給李騰飛,最后又給魅魔收回的邪靈圣物封神榜吧?

  我以前顧名思義,只以為那東西是與惡鬼墓令旗一般的東西,然而今天一看,上面那浮現出來的真龍亡魂簡直就是太震撼人心了,這樣的東西,不會是真的斬殺了七條真龍,將其靈魂封印其中吧?要倘若如是,那這邪靈教的圣器那可真就太逆天了,這世間能夠與之比擬者屈指可數,而與其齊名的惡鬼墓令旗,相比之下反而像是一件玩具。

  我仰頭遙望,心中震撼,而就在這七條與真龍形象幾乎沒有差異的靈龍奮力吞噬一眾精血以及蘊藏在其間虔誠的亡魂和悲愴的戾氣時,一道青光浮現,從鎮子外面遙遙升起,竟然朝著這封神榜下的七條靈龍撲去。

  這青光是麻繩兒,小青龍自從被黑龍趕出洞庭湖之后,便再也沒有見過同類,今天一下子見到七條,難免有些大喜過望,估計也是避開了虎皮貓大人的看管,偷摸而來。

  它倒是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然而卻不知道這些長得跟它有九成九相似的家伙并非同類,反而是最仇恨真龍的,有一條靈龍竟然顧不得封神榜的驅使,直接探出爪子來,朝著麻繩兒拍去。麻繩兒一開始還以為人家是在逗自己呢,結果一交上手,便發覺不對,這貨根本就是想把自己往死里面弄,而與此同時,那爪子上面傳來的氣息,也根本就不是真龍。

  東北人形容女孩子潑辣火爆,常說虎妞,殊不知龍妞兒的脾氣更加火爆,一發現對方就是個冒牌貨,立刻火冒三丈,直接開打,青光化作一線,跟這頭靈龍戰作一團,眼花繚亂。

  這一邊是幼年真龍,一邊則是封神榜上的造物,相互拼斗起來,竟然是不相上下,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其余的靈龍卻海納百川,竟然將小鎮血祭的所有精華都吸收殆盡了,大嘴一張,隱隱發出了凄厲回震的龍吟聲來,而下一秒,它們的口中竟然吐出了紅、橙、黃、綠、藍、靛六色,而與麻繩兒纏斗的那一條也吐出一束紫色光華來。

  這七色光華不斷旋繞,竟然凝結成了一道明艷動人的虹光,遙遙掛在了天際。

  看到這虹光,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當年倫珠上師坐化之時,也是依靠高深的佛法和機緣凝練成了這般能夠破碎虛空的虹光來。瞧見這東西,我的心中似乎能夠琢磨到了什么,正推導著,突然一道肥碩的身影升空了,將大展神威的麻繩兒一拽,朝著河邊斜斜跌去。

  麻繩兒一開始還本能地掙扎,然而當發現抓著自己的竟然是虎皮貓大人時,也就沒有再為難這位仁兄。

  虎皮貓大人這舍生忘死的出現,自然是在救麻繩兒,因為當它們離開不到幾秒鐘,另外一個碩大的影子也出現了,竟然是小佛爺那條有人腦袋一般大小的本命金蠶蠱破空而來。這貨比我的肥蟲子更加壯碩,一生褶子肉,然而它卻也是十分猙獰恐怖,周身上下的那些如同眼睛的花紋一舒展,讓每一個朝它注目的人心中都不由自主地留下了媲美宇宙星空的美感,和比宇宙最深處更加深邃的黑暗。

  小佛爺的本命金蠶蠱一出現,也顧不得我們這些地上的家伙,而是直接一張口,將那一道虹光給咬了,沒三兩秒鐘,竟然將那虹光給當做零食一般,啃了個干凈。

  七條靈龍不斷地吐出七色光華,用來混合成虹光,而那頭巨大肥蟲子則就負責吃,這一個過程足足持續了半分多鐘,期間有好幾位宗教局高人出手,然而似乎并沒有什么功效,而一切的虹光都被吞噬干凈之后,那條小佛爺的碩大肥蟲子用尾巴將懸立于空中的封神榜一卷,七條靈龍盡數附身于那旗上龍紋處。

  一切收斂過后,那頭巨大的本命金蠶蠱用它那乒乓球一般大小的黑眼睛四處搜尋一番,然后將目光停留在了小鎮里面的我身上來。

  這段注目并不長,幾秒鐘,還是十幾秒鐘,具體的時間我都記不清楚了,之后的它金光一閃,消失于夜空里,而我則仿佛被來自幽冥世界整個的惡意感染到一般,遍體生寒,忍不住地打了幾個冷戰,也抑制不住心中那種說不上失落還是屈辱的情緒,油然升起。

  整個世界隨著那頭顱一般大小的肥蟲子離去而陷入了沉默,當我反應過來的時候,這才停下一直仰著的頭顱,發現翟丹楓已然不在人世了,她剛才所待的地方,除了散落的幾件衣物之外,再也沒有別的什么東西。

  我瘋狂地沖出了院子,往街道上瞧去,原本如同人間煉獄一般的接到之上,到處都是散落的衣物和鞋子,而那些鮮血啊、殘肢和骨頭啊都已經不見了蹤影,倘若不是空氣中隱隱還有一些滑膩的血腥味,我還以為自己穿越了,又回到了一個星期前那個靜謐而安詳的午夜時分。

  天啊,這就是血祭么?居然連一點兒骨頭渣子都沒有留下,所有的鎮民似乎都隨著那血霧升騰而起,消失無蹤。

  空空蕩蕩的街上,我沒有看到一個人,也沒有看到一具尸體,到處都是散亂的衣服,讓我感覺剛才走進時的體驗仿佛是在電影場面一般,而此刻,卻是已經清場了。我折身往回走,走得是那么地認真和仔細,然而一路上卻沒有遇到身中了僵尸蠱而掙扎起來的死尸,甚至連一點兒生命的跡象都沒有。

  整個邪靈小鎮,在此時此刻,就仿佛一片鬼蜮一般。

  我并沒有在鎮子外面遇到王副局長他們,而是在鎮東口的一截路上,留在外面的大部隊曉得了這番異狀,他們已經開始有條不紊地朝著鎮子里面進發而來。這些人本來以為自己會受到很激烈的反抗,有人甚至都已經做好了犧牲的準備,然而空空蕩蕩的長街之上,除了散落的雜物之外,什么也沒有,

  唯有的,是一聲又一聲堅定不移的腳步聲傳來。

  但我拐了一個彎兒,與宗教局大部隊會合的時候,他們才終于確認道,這里面已經沒有反抗力量了。

  大師兄是先遣隊,和雜毛小道帶著第一批人沖了進來,看到了意興闌珊的我,他有些難以置信地指著周圍左右的情況問道:“這都是你弄的?這也太厲害了吧?”他用連續兩個問句似的感嘆話來表達自己內心中的驚訝,而著這上百號士兵的面,這個時候我也不能說實話,只有苦笑,不知如何說起。

  不過我還是告訴了他們,經過我這一路的觀察,先前被所有人擔心的僵尸蠱已經不見了蹤影。

  想來應該是隨著精血,被封神榜上面躍出來的靈龍給吞噬了。

  我們碰面沒有多久,很快王副局長在得到安全的消息之后也趕了過來,僵尸蠱這也只是小事,而他更加在意的是剛才我們頭頂上那七條不斷盤旋的靈龍,問那就是封神榜的威力么?有沒有可以將其徹底毀去的可能?我搖頭說應該不行,從剛才我與翟丹楓的對話中,估計小佛爺召喚大黑天,籌備時間應該會很長,而小佛爺還需要消化今天的收獲,那么翟丹楓所說的年末見,說不定真的要拖到年終的時候,方才能與那個神秘的男人一較高低。

  聽到我的回答,旁邊的人都有些詫異,青城山老君觀的滄海道人指著河那邊的山門大陣,說唯一的出口不就是在這里么,這個地方看著其實也不算大,我們現在把門一堵,到時候不就是萬事俱休了么?

  許多人都不相信邪靈教能夠逃得過此次圍剿,然而我卻微微一笑,沒有多言。

  或許很多事情都能夠以常理來推斷,然而一旦涉及到了小佛爺,那么便能夠將我們所有人的經驗給全部推翻,而就在滄海道人表達出了這樣的信心時,突然我們的腳下一陣劇烈顫抖,天搖地晃,仿佛地震了一般。有一個帶著眼睛的中年婦女臉色一變,一邊左右觀看,一邊手掐指算,疾聲說道:“不好,難道是因為我們大規模的運用了現代兵器,使得這個洞天福地現在就要垮掉了么?”

  然而我們很快便找到了震動傳來的緣由,只見在邪靈小鎮的后山方向,發生了山體走移,特別是邪靈峰,似乎矮了一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