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七十八章 抽絲剝繭,黑色巨手

  睹物思人,瞧見這件寬大的黑色大麾,我不由得想起了那個“前女友”來。

  時至如今,我都不明白一直以來與我成敵對狀態的王珊情為何會突然挺身而出,擋住了一眾追殺而來的邪靈教眾,各種猜測也隨著她的最終逝去而煙消云散,不過我曉得,或許這個女人已經在我的記憶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影子,很多年之后,回想起來,我都忘懷不了,她在人生的最后關頭,那強勢霸道的一面。

  這也許就是那個來自西川的農家少女,所想要擁有的結局吧?

  我將這件大麾收起來,扔在了二毛身上,這才曉得大師兄借給我們的八寶囊在潛伏的這幾天,已經被收了回去。不過這種東西實在是太逆天了,放在身上有些扎眼,沒了便沒了,雜毛小道和大師兄在那兒,我也沒辦法一個人傷春悲秋,于是走了上前去,問兩人在這兒干什么?

  在周圍兩條獒犬不斷的犬吠聲中,雜毛小道指了指那刮著呼呼罡風的無盡深淵,問我,說小毒物,邪靈殿帶著邪靈教一眾人等跌落那下面去了,你覺得,他們還會出現在人世間么?

  我走到崖邊來,與他們平齊,朝著下面又望了一眼,無盡的黑暗讓曾經跳過一次的我仍然覺得有些毛骨悚然,不過這個問題并不難回答,想一想小佛爺既然沒有與我們正面交鋒,而是選擇了移除邪靈殿,那么必然是等待著自己的本命金蠶蠱消化封神榜凝化的虹光能量,而他倘若是回不來,迷失在時間和空間的亂流中,又何必這般周折呢?

  從他將悠悠和諸多地穴人從青山界一線天中帶出來,便能夠曉得他應該是找到了一種途徑,并且早就準備了退路,所以小佛爺他走得輕松,必然也會來得兇猛。

  周圍只有我、雜毛小道和大師兄三人,至于其他人那都是在七八米遠的地方,罡風呼呼倒也聽不見什么,我于是便把與翟丹楓整個兒的對話,都仔細地講了出來,聽到我的講述,大師兄和雜毛小道都給震到了,雜毛小道更是表示了難以置信:“你是說,小佛爺其實也是耶朗遺族出生,而他還叫你作哥哥?這不可能!”

  雜毛小道似乎知道些什么,一口便否定了這個說法,我聳了聳肩膀,說這是翟丹楓臨死之前說的話,據說還是小佛爺讓她代為轉告的,可信度很高,我剛才在上山的路上仔細地回想了一下,你猜我想到了一個什么問題?

  大師兄不由得也饒有了興趣來,他往里邊退了一步,問是什么?

  瞧見兩人都有了興趣,我也不賣關子,對雜毛小道說這幾年來,不知道是運氣,還是命運的指引,耶朗大聯盟當年鎮守的東南西北中五大祭殿,我們都曾經有進去過,我們知道,當年的耶朗王臨死之前,曾經在每一個耶朗祭殿里安排了一個鎮守者,中祭殿是失去意識的飛尸王妃,西祭殿是龍哥,南祭殿是大熊哥,東祭殿是大祭司綠臉女,那么為什么北祭殿,我們除了一個寄身于石鼎中的十香蟲,卻什么都沒有瞧見呢,你不覺得古怪么?

  雜毛小道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說你難道想說……

  我將自己的想法直接說了出來:“當時耶朗大聯盟最主要的敵人,是來自北方的漢王朝,按理說應該會派一位最得力的重臣鎮守,而如果我猜測得沒錯的話,應該是封邑武陵的王弟,這一段我在記憶碎片中曾經回憶起過,這個王弟本來應該作為僵尸守護在北祭殿,然而因為種種原因,他并沒有遵守王意,而是與王一樣遁入了輪回,這才有了姚雪清等人所說的,小佛爺乃十八世輪回之人的說法!”

  我說得如此確鑿,大師兄和雜毛小道也點了點頭,同意了這個說法,大師兄語氣深沉地說道:“耶朗大聯盟的滅亡,最主要的原因是深淵狂潮,然而當時的漢王朝不但沒有伸出援手,反而是背后捅一刀,殺了作出重大犧牲的耶朗王的后人,這件事情使得王弟產生了強烈的憤怒,被仇恨所控制,也背離了王的本意,想要通過毀滅世界,來報復全世界的人……”

  幾千年的歲月匆匆流逝,到底是有著什么樣的執著,才會生出現在這般的偏執來呢?

  小佛爺,我還真的不能夠懂得他。

  事情的始末,經過我們三人的推斷,已經大致還原,然而這結論是否真實可靠,這個可能還需要去驗證,目前讓人頭疼的事情是雖然我可以確定我便是王,也是當年洛十八的轉世,但是我根本就沒有覺醒,而小佛爺他保守的估計都已經覺醒了二十多年,大家都不是一個起跑線,這還怎么一起玩?

  不過這件事情并不光只有我頭疼,天塌下來個高的頂著,而我從來都不是最高的那個,所以大師兄愁眉苦臉,一雙眉毛都擰在了一塊兒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兩只一直在呱噪的獒犬突然“嗷嗚”一聲,然后夾著尾巴,朝著山隘那邊匆匆跑去,這反常的情形讓雜毛小道一陣疑惑,而在下一秒,大師兄突然臉色劇變,朝著離我們不遠處的幾個黑色中山裝大聲喊道:“艸,怎么又是你?大家快跑、快!”

  我從未有聽過大師兄這驚悸到了極點的聲音,仿佛被捏著脖子打鳴的公雞,而就在我扭頭朝著那幾個人看去的時候,一個巨大的黑影子印在了他們原本站著的地方,接著我聽到“砰”的一聲巨響,漫天的碎石便激飛而來。

  處于對那巨大黑影本命的恐懼,我、雜毛小道、大師兄和旁邊的一眾小伙伴都朝著山隘那邊紛紛退開,當到達了一個差不多的安全距離時,方才回頭看去,卻見剛才那個黑影子竟然是一只巨大無匹的手掌,五指張開,每一個指頭都有著巨大的體積,讓人看到了仿佛是天神下凡一般的即視感。

  瞧見這東西,我和雜毛小道對視一眼,都不約而同地想起了去年在洞庭湖龍島懸崖的洞子里,那只將十大高手無塵道長給扯入無盡深淵的那只巨手,萬萬沒想到這東西竟然再次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而且還是在邪靈教總壇這樣的洞天福地里。

  那幾個被黑色巨手拍中的宗教局同仁連一聲驚叫聲都沒有喊起,便給拍成了一堆肉糜,而下一秒,仿佛感應到了我們的存在一般,那巨手在空中揚了揚,竟然又陡然長了十幾米,朝著我們這邊抓來。

  早在第一次巨震發生的時候,大師兄便已經通知所有在邪靈峰上的人員撤離了,那些人或許是被這只巨大手掌給嚇壞了,倒也是十分聽從命令,頭也不回地往下狂奔而走,而為了給這些人爭取時間,大師兄竟然并沒有逃離,而是直接取下那把古怪的長劍,朝著崖邊的巨手遙遙劈出了一劍去。

  這是我第一次瞧見大師兄做出如此凝重的表情,而當他手中的長劍緩緩落下來的時候,空間中的炁場陡然一凝,而那只朝著我們抓來的巨手竟然也出人意料地停了一下。

  就是這一下,旁邊的雜毛小道也抓住了機會,悍然出手,整個人一步跨前,同樣斜斜地劈出了一劍。

  七色神光從雷罰的劍脊紛紛冒了出來,匯聚成了一道凝重的虹光,朝著巨掌斬去。大師兄那一劍是意念與力量完美融合的一劍,天人合一,契合了某種法則,竟然將整個空間都為之一凝,這是形而上學的真義法門,而雜毛小道這一劍則具體許多,虹光一抖,化作了一道凌厲的虛空之斬,朝著那巨手的大拇指飛速旋繞而去。

  此刻的雜毛小道簡直就是神勇非凡,比去年的現在進步許多,那一道虛空斬竟然將巨手大拇指的連接處給斬空,大部分黑氣都給中和溶解了,即便是無數黑氣化作絲帶黏合,一時間竟然難以再成為五指巨手,顯示出了極為強大的戰力來。

  不過巨手僅僅只是遭受小創,趨勢不減,繼續朝著我們這邊抓來。

  我們且戰且退,爭取給那些上山來的普通士兵更多逃跑的時間,不過面對著這樣的一只恐怖巨手,卻終究還是有些勉力,一路奔逃,竟然退到了百米之后,眼看著即將給這只巨手抓住,拉落深淵,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青光劃過天際,麻繩兒居然從黑暗中升起,周身大方光芒,化作了巨大的龍形,一口咬在了這巨手之上。

  兩物均為巨型,好是一陣搏斗,形成僵持,也使得大師兄有時間組織人員下山,小青龍到底幼年,隱隱之間竟然有些不敵,我和雜毛小道在遠處看得糾結,正想上前相幫,肥碩的虎皮貓大人突然飛起,攔在了我們的面前,大聲喊道:“快跑,下山,然后立刻坐船離開,誰也不許回頭!”

  虎皮貓大人說得無比堅定,不容質疑,說完這番話,它也升空而起,朝著懸崖邊飛撲而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