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第七十九章 亡命逃奔,雙雙墜落

  虎皮貓大人決然而上,與小青龍一同迎戰那只從無盡深淵中伸出來的巨大手掌,我心中猶豫,正想上前相幫,雜毛小道也是有些不舍,而旁邊的大師兄最是理智,一把拉住了我和雜毛小道,一邊拖拽著我倆,一邊大聲喊道:“這東西,人力不能及,大人和那小青龍雖是異物,但是估計也拖延不了多久,我們每早一秒鐘撤離,給它們的壓力便少一分,照著大人說的話去做,要不然你們會害死它倆的!”

  大師兄的話語如同落雷,將我們兩個給驚醒,當下也是不作猶豫,組織著人員朝著山隘的下方狂奔。

  邪靈峰頂這一塊兒的占地其實頗廣,但是因為邪靈殿那一邊不翼而飛,所以使得峰頂上面的人并不多,除了一些全副武裝的士兵外,大部分都是些陣法師、學者和修行高手,倒也不用怎么招呼,大家看到了那詭異如天的黑色巨掌,都不要命地朝著山下狂奔。

  大師兄沖鋒在前,而撤退時卻留在了最后,吩咐那些最弱的士兵除了手電,將身上所有的裝備和武器都就地丟棄,不要影響撤離的速度。

  然而即便如此,邪靈峰到底還是太過陡峭,好幾個節口需要攀巖而下,這個時候血虎和二毛的作用便體現出來了,這兩位已經能夠凝體的靈物便充當了落腳點,幫助那些普通士兵度過這難度系數頗高的地方,而小妖和朵朵也不示弱,她們姐妹倆在有的缺口處直接用上了青木乙罡的法力,驅使那些植株暴長,將天壑變坦途。

  除此之外,同行的修行高手也都發揚了“不拋棄、不放棄”的原則,也對受了傷的士兵伸出援手,在大師兄的指揮下,整個逃亡過程被化腐朽為神奇,使得一路逃亡下山的過程雖然跌跌撞撞,但倒也是有驚無險,沒有死什么人。

  匆匆而下,我們很快便來到了地魔大牢那一邊,對于這大牢的搜查工作已經到了尾聲,邪靈教臨走時有些匆忙,但是卻并沒有留下什么東西給我們,地魔大牢里面空空蕩蕩的,除了壓抑的黑暗,和充斥在空間中那些帶著血腥的沉腐之氣外,幾乎都沒有剩下什么。

  黃晨曲君的尸體已經被人用裹尸袋給收斂了起來,但是因為人手的緣故,并沒有當即運下山去,而當命令傳來之時,很多人便開始撤離了,而導致這裹尸袋被放在了一旁,不再理會。

  對于別人來說,死人總不如活人重要,這個原則我也可以理解,畢竟一字劍與他們非親非故,然而與我不但有并肩作戰的戰友之誼,還有舍身相救之恩,更有傳道授業的香火之情,擱古代來說他甚至可以當作我的半個師傅,就這情分,我哪里能夠讓他被棄尸荒野,于是毫不猶豫地將裹尸袋扛了起來,繼續撤離。

  與黃晨曲君擁有的力量相比,他的身體實在是瘦弱得很,重量不值一提,所以倒也沒有多么困難,繼續往下,我們終于到了紫竹林旁邊,前面傳來了消息,說死亡谷那邊并沒有動靜,所有的一切都安靜得可怕。

  這結果并不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就我個人的觀感而言,邪靈教總壇之中最寶貴的除了整個邪靈殿之外,大概也就是死亡谷以及在山洞里面的那些苦修士了,小佛爺倘若是有計劃的撤離,這些人必然是都會帶上的。

  本來當初我們的打算是將邪靈峰清理完畢之后,等待第二批援軍到來,再組織人手查探死亡谷,然而一切的計劃都隨著這只從深淵中伸出的巨手給打斷,我們繼續從山下狂奔,回望山上,那只巨手似乎還在與虎皮貓大人和小青龍在惡斗,不過那動靜已經開始朝著山下蔓延而來,不斷有山石從山頂上拋落而下,雖然并沒有砸到什么人,但是卻也將逃亡者的心情弄得焦急無比。

  人們唯恐那從天而降的巨石落在自己的頭上來,這恐懼在所有人的心中瘋狂的滋長和蔓延,于是不必要的傷亡開始出現了,不斷有人崴到腳,更有人一腳踩空,直接從山道旁載倒下去,摔得粉身碎骨。

  這樣的事情出了兩件后,大師兄過來與我們商量,讓二毛和血虎在隊伍中來回巡視,盡量避免有人摔下山的事情再次發生。

  經過了比上山足足快過好幾倍的時間,大部隊終于撤離了邪靈峰,到了山腳下來,大師兄讓林齊鳴、張勵耕等副手帶人撤離至邪靈小鎮的碼頭處,而他則與我、雜毛小道一干人落在了最后,回首仰望巍巍邪靈峰。

  這個時候遮掩山峰的云霧不再,但是在我們的眼中,那偌大的邪靈峰似乎開始變小了,它的主體已然被巨大的黑暗所吞噬,隱隱之間,我們還是能夠瞧見一道青光在與那只從黑暗中伸出來的巨手在糾纏,天空之中不時傳來了清越而威嚴的龍吟,幕天席地的龍威如星子散落,但或許是體型的關系,我們卻找不到虎皮貓大人的身影。

  瞧見這副場面,旁邊的滄海道人不無擔心地說道:“快走吧,這個洞天福地馬上就要崩潰,永墜深淵了,倘若走得不及時,只怕我們所有人都逃不過滅亡的的命運。”

  這老君閣的閣主見識頗深,估計他們青城山上也有類似的地方存在,所以倒也能夠明白一二,這話兒一出口,許多同行的客卿高手便也不再陪著我們停留,而是朝著碼頭處匆匆離去,然而我旁邊的朵朵卻不無擔心地仰首看天,拉著我的胳膊說道:“陸左哥哥,臭屁貓大人和小青青能夠回來么?它們會不會死啊?”

  我低頭看了一眼這個滿臉期冀的小女孩子,默然不語,旁邊的小妖卻顧不得這緊張氣氛,調笑起自家妹妹來:“怎么了,舍不得你家臭皮貓了?”

  朵朵作為虎皮貓大人小媳婦的這重身份,在那肥廝契而不舍的洗腦下已經差不多被默認了下來,這會兒小妖說起,我們都不覺得突兀,只是朵朵一臉通紅,羞惱地反駁,說小妖姐姐,你好壞,事情不是這個樣子的……這小女孩子費力解釋著,卻把自己的傷心給暫時擱置了,小妖與她說了兩句,才笑盈盈地開解道:“好人不長命,壞人活千年,像陸左和臭屁貓這樣的大壞蛋、賤人,哪里容易那么快就死去,別擔心,我們先離開。”

  小妖勸人是一把好手,然而將我給繞進去,倒是讓我感覺很無辜,不過大家雖然擔心,卻也沒有再作停留,沿著土路奔走,收攏士兵,很快便到達了碼頭那邊。

  到了這個時候,行動的總指揮王副局長已經收到了消息,正在組織人員上船,而裝載著傷員的幾艘大船都已經開始起錨啟航,不過他心中依舊滿是疑惑,瞧見大師兄在我們一行人的簇擁下匆匆而來,便迎了上來,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攻陷邪靈教總壇,這只是一件功勛,然而只有將這里面大部分骨干成員抓捕歸案,并且將里面的資料和東西全部整理收攏,才算是實打實的功績,然而一番廝殺之后,根本沒有等待大部隊對這些進行整理的時間,便要匆匆撤離,使得這一次的行動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陰影。

  這顯然并不符合總指揮的目的,然而當大師兄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特別是那只深淵巨手以及邪靈峰的崩塌瓦解講明時,這個雄心勃勃的總指揮所有建功立業的火焰終于都給澆滅了,臉色一變,吩咐手下,將所有還在碼頭猶豫的人員全部驅趕上船,然后進行撤離工作。

  山門大陣雖然開啟,但是想要出去依然還需要一個熟悉的指引者,此前是虎皮貓大人,而此刻卻也只有讓雜毛小道頂上,于是他騎著血虎,朝著第一艘船奔去,而我和大師兄并沒有隨著大部隊離開,而是一直停留在碼頭上。

  大師兄是在指揮撤離事宜,我則是在等待虎皮貓大人和麻繩兒的歸來,然而當大部隊將死去同伴的尸體都整理完畢,所有的船只都開始起航了的時候,它兩個都還沒有回來,而眼前的黑暗卻是越來越嚴重,大師兄并沒有再等待,而是讓人啟航,朝著山外行去。

  我和小妖、朵朵一直都守在船尾,看著黑暗一點一點地侵蝕所有的景色,突然間,朵朵大聲叫了起來:“回來了,回來了!”

  我抬頭一看,卻見一頭肥碩的黑影子如同炮彈一般,朝著這邊急速掉落下來,眼瞅著就要掉落到水中去,小妖眼疾手快,一個平步位移,過去將虎皮貓大人給托起,天空之上也出現了一道青光,傷痕累累的小青龍歪歪斜斜地朝著這邊游來。

  然而沒有等我們高興多久,最后一條船上的所有人都齊聲發出了驚叫,因為憑空之中又出現了一道巨大手掌,跟在小青龍身后,朝著我們這邊轟然拍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