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六章 有趣的師徒

  來人走的雖然是后門,但是并不猥瑣,也沒有藏頭露尾的,而是中氣十足地報上了名號,看這模樣倒也不像是過來找我父母麻煩的家伙,我心中一思量,便有計較,不過倒也沒有立即起身,而是深呼了一口氣,雙手畫了一個圓形,將集中在丹田之中的勁氣散于全身,然后緩緩地站起身子來。

  慢步朝著屋子的后院走去,推開房門,我朗聲說道:“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不知是哪位朋友,不告而來?”

  說話間,我瞧見后院站著兩個人,高個兒的是個老頭子,一身短打,用粗藍布包著腦門,花白的胡子,眼神渾濁,身上有著老養蠱人特有的毒蟲味兒,旁邊還有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姑娘,一身碎花襖子,看著好像是自己縫的,兩個油光水亮的小辮子,十足的村姑野妞兒。

  他們兩個從后院翻墻過來,本來是滿腔的熱血,而此刻卻連腳都不敢邁一步,因為我繪在墻頭的“鎮宅神符”已經開始發揮功效,一股帶著我生命印記的氣機牢牢鎖定住了他們,身處其中,仿佛一座沉重的高山壓在胸膛,連換氣都是一種奢望;與此同時,在他們腳下的好幾塊青磚之下,傳來一陣陣沙沙的響聲,這種聲音仿佛是蟲子在玻璃板上爬動,那種讓人渾身發寒的感覺直接將他們給鎮住了,根本就動彈不得。

  我緩步踱到了他們面前來,摸了摸鼻子,說兩位深夜來訪,擾人清夢,到底有啥子事?

  這兩個人從我見到他們起,就一直都在渾身顫抖,心靈被莫名的恐懼給緊緊攥住,然而終究是初生牛犢不怕虎,那個野氣十足的小妞看見面前這個男子也就兩個眼睛一鼻子,普普通通的男青年,于是強忍著巨大的恐懼,顫聲說道:“我們是三十六峒黑苗寨大蠱王傳人,這是我師父,人稱遵義黑蠱王,我是我師父的關門弟子,叫做遵義妖蛾……”

  她抬頭挺胸,正想一步踏前,擺一個威風凜凜的造型來,卻給自家師父一把攔住,驚愕地回過頭去,那遵義黑蠱王一張老臉笑成了野菊花,討好一般的嘿然笑道:“您就是苗疆蠱王陸左吧?我們師徒兩個聽說了您的威名,特地過來一瞻風采的,今日一見,果然是人中龍鳳,失禮了,失禮了……”

  他這邊說得氣氛祥和,然而旁邊的女徒弟卻有點兒搞不清情況,弱弱地說道:“師父,你不是說這個家伙年紀輕輕就敢號稱‘苗疆蠱王’,想以蠱會友,用咱們養的妖蛾蠱來會會他的么……”

  女徒弟的話音不大,但是足以將黑蠱王的謊話直接戳破,我似笑非笑地看著這老頭兒,那老頭被氣得猛咳嗽,前面幾下仿佛要背過氣了一般,過了好一會兒才恢復了精神,在自家女徒弟期冀的目光中強作精神,這才想起了自己身上的榮耀來,也忘記了此時此刻的壓力,抬起頭來,摸了摸胡子,作了高人風范,說不錯,陸左小友,我也是聽江湖傳聞,想要瞧一瞧你這苗疆蠱王的本事,所以特地前來一會的。

  我皺著眉頭想了一下,氣氛便顯得有些沉默,而這死一樣的沉默帶給我的是思考,帶給這兩位不速之客卻是如山巒一般的壓力,那個女徒弟到底是年幼,不如自家師父沉得住氣,手一展,一只手掌大的蛾子便從她的懷里爬了出來。

  這蛾子渾身灰撲撲的,翅膀、身體及附肢上滿生鱗片,細密而復雜,有著奇異的圖形,而上顎退化,口器是由下顎形成一個虹吸狀的口吻,纖細的節肢泛著金屬的顏色,重要的是它特別大,而且當毛絨絨的翅膀合攏之后,居然呈現出一張人的臉孔來。

  而且這張臉在絨毛和鱗片的構造下呈現出一張詭異的笑容,顯得十分的妖異。

  “妖蛾蠱?”我摸了摸下巴,皺著眉頭說道:“你們兩個是大婁山黑苗寨子的人吧?”我熟讀《鎮壓山巒十二法門》,洛十八曾經在雜談中說起過此蠱,說是此蠱乃采用無數蛾子秘法炮制而成,用于幻境編造最是不錯,倘若能夠養好,效用說不得能夠追得上世間最奇異的十香蟲。

  那老頭兒聽我這般說起,頗為自得,撫摸著胡須說不錯,你有聽說過我么?

  我聳聳肩膀,感覺十分無聊,打著哈欠往回走,說你們找錯人了,這里沒有什么苗疆蠱王,這哪個龜孫子編的名號?二十年前的武俠小說看多了吧,天不晚了,我也不留二位,大家都回家,洗洗睡吧。我這般說著話兒,心中卻是一陣郁悶,這外號的水平怎么聽著都那么別扭,也招仇恨,跟“疤臉怪客”一個鳥樣,也不知道是誰在以訛傳訛。

  然而我這邊表現得如此友善,倒是讓人誤以為我在怯場了,我的鼻尖微微一動,卻感覺到有一些極細微的毛絨順著呼吸進入我的身體,接著一種強烈的迷醉和輕柔的刺激感彌漫全身,而我的腦海里,突然想起了一聲又一聲輕柔地女聲來:“放輕松,你的身子在飄……”

  我轉過身來,似笑非笑地看著那個皺眉下蠱的小女孩子一眼,然后又瞧向了那老頭子,輕聲說道:“我數一二三,數到三,你們還不停下來,那就不要離開了。”

  我說得平淡,那小女孩一愣,而旁邊的老頭子卻猛然一步跨前,擋在了自家徒弟的前面,手一招,竟然有漫天的黑云朝著我兜頭而來。他這是大婁山黑苗寨子一種獨特的下蠱方法,別看這黑云恐怖,但其實這僅僅只是一種幻覺,能夠將效果瞬間放大,仿佛天空都要倒塌下來一般,而真正的殺招則是一只妖蛾蠱,當它附在我兩對肩胛骨中間時,我的整個人就會被他控制,他讓干什么,就會干什么,如同一個扯線木偶一般。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看來我這溫和的態度讓他們都升起了一絲疑慮,信心也倍增了許多,完全沒有一開始踩到警示時的那種恐懼。

  不過下一秒,那種恐懼又如同潮水一般翻卷而來,面對著這師徒兩人聯手弄出來的恐怖幻境,我僅僅只是隨意地結了一個不動明王印,口中輕輕念了一聲“靈”,接著手往后面一招,食指和拇指只見便捻中了一只巨大的蛾子來,這蛾子比自號“遵義妖蛾”的少女那個還要大一倍,渾身的絨毛呈現出淡淡的金色,顯得十分美麗。

  當然,也十分的妖艷和恐怖。

  而當我發動的那一瞬間,對方腳底下的青石磚一陣搖晃,接著有密密麻麻的黑色甲殼蟲從磚縫里面洶涌而出,幾乎在一瞬間,兩人的膝蓋以下,便被這種黑色的甲蟲給布滿了,雖然沒有撕咬,但是正常人瞧見這情形都得尖叫,即便是在這樣的養蠱人面前,也能夠將其嚇得臉色發白。

  我手上那只淡金色的妖蛾蠱不斷地掙扎著,拍打翅膀,將身上的粉末不斷揮發,那勁兒比一頭小獸還有強悍,我沒有傷它的心思,于是將肥蟲子喚了出來。這小東西別看一聲癡肥,然而卻擁有著恐怖的炁場,只是露了一個面,我手中這蛾子便立刻全身一陣僵硬,不斷地瑟瑟發抖,然后低眉順眼,表示屈服。

  與它一起的,還有那個女孩兒手上那只,給肥蟲子驚人的王者風范嚇得半死,直接就從空中墜落下來。

  行家有沒有,伸手便曉得,我幾乎都沒有露出什么手段,光把肥蟲子拉出來遛一遛,便將這兩人都給鎮住了,服服帖帖。我看著他們惶恐的模樣,笑了笑,說既然都已經被你們吵醒了,那就進屋坐一會兒吧,跟我說一說,你們好好的家里面不待著,跑到我這兒來打什么秋風呢?

  不戰而屈人之兵,這事情適用于實力相差太過于懸殊的雙方,同樣也適用于我和這兩個遵義來的朋友,我瞧他們這模樣倒也沒有啥子惡意,于是將黑甲蟲散去,把他們領進了堂屋里面來坐下,朵朵和小妖都擱我母親那兒待著呢,茶是沒有得喝了,也不多說廢話,開門見山地問起來。

  兩人的答案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開始,湘黔云川湖這一帶地方,就開始流傳起了我的名聲來,說我陸左是苗疆蠱王,集天下巫蠱于一身者,更是比肩天下十大的人物。這名聲有些托大了,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凡事需得較量一番才曉得,同時傳言還說苗疆蠱王會拜訪當年耶郎祭司的所有后裔,讓三十六峒的人都來承認這名聲,聽到這一點他們兩個就有些不能忍了,于是便找上了門來……

  動機很簡單,而我也能夠判斷真假,聽完之后不由得啼笑皆非,估計這東西應該是上次圍剿邪靈教總壇時一起的那些家伙傳出來的,倘若如是,還真的給我惹了不少麻煩呢。

  這邊正說著話,突然后院又有動靜響起來,哐啷一聲吼,我聽到一個粗豪的聲音驚叫道:“哎呀,我艸!”

3條評論 to“終章 第六章 有趣的師徒”

  1. 回復 2014/04/27

    小妖別死

    怎么看小妖都是要死的節奏啊…小妖不要死啊 …

  2. 回復 2014/05/01

    劉璃夜″

    哎呀,我草,又有一個中招了 笑尿!

  3. 回復 2015/06/28

    北少內褲文化豬

    俺就是一棵死不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