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七章 清晨的約定

  寧靜的夜里,這么一聲驚叫聲響起,如此刺耳,我的眉頭一皺,心中頗為不爽,這些人咋跟趕集一樣,真當老子好欺負不成?

  我這邊臉上浮現不爽,而對面這兩位也是臉色變幻,似有所思。我摸了摸鼻子,問這黑蠱王,說你們認識?

  這瘦高老頭嘿嘿干笑,說認識是認識,不過我們可不是一伙兒來的,別誤會啊。外面那人叫做阿壯嗄,是荔波仙人橋黑苗一脈的第一勇士,這夯貨天賦異稟,一對膀子自小就有千斤之力,六七歲便追著寨子里面的大人漫山遍野地揍,是個混世小魔王,而且此人除了力大,還有兩個怪處,這一怪是他全身精氣充盈,百毒不侵,二怪就是……

  說到這兒,他卻停了下來,似乎有些難以言敘。他這一停頓,旁邊的女徒弟妖蛾卻噗嗤一笑,我看著古怪,略為嚴肅起來,說有什么事情,但講無妨,不用遮遮掩掩的。

  那女徒弟姿色只屬尋常,倒也勝在青春活潑,小辣椒一個,并不避諱,而是吃吃地笑道:“還有一怪,那就是他自打成年以來,就發現自己全身上下哪兒都硬,就只有一個地方軟,用什么辦法都硬不起來,所以至今都不敢自稱硬漢,一時間被傳為笑談。”

  呃,這毛病,還真的是有些頭疼啊,看來上天給他開了一扇大門,必定會關閉一扇窗戶,只是這窗戶關得,也真的是太不巧了。

  我心里面也暗暗笑著,不過也能夠感覺得到苗家三十六峒的聯系并沒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閉塞,看來1他們彼此之間,應該還是有一定聯系的,只不過我們清水江流敦寨苗蠱因為我外婆龍老蘭這幾十年來的心血全部集中在了孕育本命金蠶蠱上面來,所以才會與世隔絕而已。

  外面的哀號仍舊在繼續,看著不像是呼痛,反而是在彰顯自己的到來。這個阿壯嗄并沒有黑蠱王和他女徒弟妖蛾這般聰明,觸陣之后胡亂動彈,結果給一股無形之力死死壓制在后院的青條石之下,那些縫隙里面的黑甲殼蟲蜂擁而起,當我們出了屋子來看的時候,他大半個身子都給那些黑甲殼蟲給附滿,看著頗為恐怖。

  雖然黑蠱王口中所說的阿壯嗄百毒不侵,不懼蠱蟲,卻抵不住這蟲子忒多啊,俺的親娘咧,雖說黑甲殼蟲沒我的命令是不咬人的,但是被這蠢貨翻來覆去一碾壓,臨死之前總也會咬上一口的,他是勇士,剛才干嚎是在叫我們,自個兒是不喊疼的,但是整張臉都扭曲了,模樣頗為難看。

  蟻多咬死象,何況是尋常一個人,既然來人并不是我所想的那種目的,我也沒有必要鬧出人命來,于是輕輕打了一個響指,那些覆蓋在阿壯嗄身上一層又一層的黑甲殼蠱蟲便微微一抖動身子,返身回到了地下去。

  沒了蠱蟲叮咬,卻還有如山一般的壓力,“鎮壓山巒”,這法門的名號并不是隨便取取的,我打量一下趴在地上動彈不得的阿壯嗄,這是一個敦實的后生仔,并不是我想象中那種兩米巨漢,個頭甚至還沒有我高,模樣倘若用一句話來形容,那就是跟《士兵突擊》中的許三多一樣。

  此刻的阿壯嗄看著還挺慘,雖說他百毒不侵,但是臉上卻留下了許多又紅又腫的小包,將他弄成了豬頭模樣,不過他的體質當真是讓人羨慕,被咬到的傷口處有一股有一股若有若無的血光流溢,然后將上面附著的毒素給緩慢地擠壓出來,不至于傷害到根本。

  瞧見這教訓也足夠了,我隨手一揮,將這后院的布置給解除了,那阿壯嗄長舒一口氣,然后搖搖晃晃地爬將起來,而我則在旁邊微笑著問道:“怎么,你是不是也覺得這個勞什子‘苗疆蠱王’的名號太過于托大,想過來教訓教訓狂妄自大的我呢?”

  我家后院有一盞昏黃的路燈,平日里看著溫暖和煦,而此刻朦朦朧朧,卻將我那笑容襯托得格外詭異,那阿壯嗄別看著渾頭渾腦,倒是有一股機靈勁兒,納頭便拜,說蠱王,我聽說你這個人很有本事,連那些山里面的和尚道士都佩服得緊,說你是能比肩天下十大高手的人物,無所不能,所以我不遠千里而來,就是想向你拜師,只要你能夠治好我的毛病,我阿壯嗄這條命就賣給你了,當牛做馬,在所不辭。

  這人說完話,居然就強買強賣起來,啪啪啪地給我磕了九個頭,算是正式拜了師。

  我有點兒哭笑不得,敢情這哥們跑過來并不是要找我麻煩,而是把我當作電線桿子上面的老軍醫,就指望著我給他解決隱疾呢。

  我冷著臉不說話,旁邊的妖蛾倒是氣哄哄地說道:“蠻牛,你剛才是不是瞧見我和我師父進來了?你打的什么主意當我不曉得咧,你肯定是想——我們兩個要是把蠱王搞定了,你就在旁邊看個笑話,若是被趕出來了,或者進去出不來了,你就闖進來試試底細,不行就認輸,反正怎么都虧不了你,對吧?蠱王大哥,你看看,別看著小子憨厚老實,其實最精的就屬他了。”

  這野丫頭是個自來熟,也不跟我客氣,一邊親切地稱呼我為蠱王大哥,裝作十分親昵的樣子,一邊將那阿壯嗄的底細翻了個底朝天,我聽她喊蠻牛,這外號聽著倒挺順耳,臉上勉強擠出了一點兒笑容來,說幾位,你們倒是給我交一個底,這外面還有沒有人蹲著呢?

  三人目光交流,那來自荔波仙人橋的第一勇士最是積極,立刻舉手喊道:“剛才在河邊,我看到了四姑娘山的羅家兄弟;還有前天我坐車來的時候,在你們市里面的車站看到了滇南白河苗蠱的人,估計也是過來找您的……”

  蠻牛阿壯嗄說了兩個,旁邊的妖蛾看了自己師父一眼,也說起了三個人來,身份和來處都講明了,都是從西南苗疆各地趕過來的,也都是養蠱人的身份,這情況聽得我有些頭疼,仔細思量了一陣子,然后抬起手腕來,說這樣吧,今天太晚了,你們哪兒來的回哪兒去,我也不招待你們,明天早上八點鐘,我們在鎮子后面山坳的那口井邊見,要是碰到認識的人,也都給我叫上,到時候我們有仇的報仇,有冤的報冤……

  蠻牛嘿嘿笑,上前來套近乎道:“師父,我無仇無怨,就想跟著你,當牛做馬地伺候您呢!”

  這家伙一臉討好的笑容,然而配上他這副剛猛中又略微有些憨厚的尊容,越發地顯得有些猥瑣,我感覺到一陣惡寒,渾身都不自在,便冷冷地說了一個字:“滾!”蠻牛阿壯嗄聽我這句話,不但沒有惱怒,反而朝我躬身一點頭,說:“得師父令了。”接著便離開了我家后院,而黑蠱王和他那女徒弟妖蛾則拿眼睛瞅我,我也不為難他們,展開手掌,將黑蠱王那只活蠱歸還。

  這兩撥人離開之后,我顧不得晚上十一點的時間,直接撥通了大師兄的電話,問起了此事。

  電話那頭的大師兄果然沒有睡覺,他聽到我說起這事也有些驚訝,說他并不知道這件事情,不過聽這動靜,好像是西南局那邊傳來的消息,不過趙承風已經不在西南局了,他平調之后,托病回了龍虎山,淡出人們的視野,也不可能是他搗的亂……這樣吧,你先等一下,這兩天我查一查,到時候再給你回復吧。

  大師兄那邊既然將這件事情攬下來了,我也沒有再多說什么,談話快結束的時候,大師兄問我,說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那他就派人過來把我父母給接住,找一個有安全保障的地方安置下來,等到諸事已定之后,再做打算。

  我同意了大師兄的安排,畢竟我父母是我的軟肋,要是他們的安全真的出了問題,到時候我可要發狂的。

  結束了通話,我關燈睡覺,許是黑蠱王和蠻牛兩撥人相繼折戟,下半夜后院子再也沒有什么動靜,那些人應該也是該知難而退了吧。我躺在床上仔細思量著,這些人應該都是苗蠱三十六峒的后人,不過比起雄踞中原的佛道兩門來說,他們雖然各有特色,但是卻并沒有太出眾的高手,又或者沒有出現在我的面前來,而我,到底要怎么處理這件事情呢?

  我又不是游戲機,總不能隨時都等著別人過來玩,隨時踢館吧?

  一夜無夢,次日我早早地起了床,做了幾套固體,然后從墻上把鬼劍和隨身的行囊帶上,先去前門吃了一大碗牛肉粉,然后神清氣爽地朝著鎮子后面的那個山坳子慢慢踱去。我走路不快,穩穩地卡著時間到的井邊處,然而當我到達的時候,那兒居然已經聚集了二十多號打扮各異的人來,這些人有大有小,有老有少,眼睛都瞇了起來,仔細地打量著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