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十三章 這就是宿命

  面對著我父母的呼喊,站在大雨中的我還是沒有再往前行。

  昏暗的天空之下,大雨磅礴,世間的萬物都化作了四濺的雪白水花,而在這樣環境中的外婆老宅,顯得是那么的陰寒,不知道為什么,那處我小的時候無數次玩耍過的地方現在對于我來說是那般的陌生,仿佛一頭巨獸一般,張開著大嘴,等待我的來臨。

  我的腦海里重復地播放著以前外婆對我所說的話語,她告誡我,說以后也不要來祖屋老宅了,晦氣;而我在外面闖蕩這么多年,也曾經覺得自己永遠也不會再回到這里,當初我也曾經被這老宅給弄得有些驚魂,而此時此刻,仿佛是命運的指引,我卻最終還是來到了這里。

  母親突然提出的上墳、驟然而起的大雨以及其他,難道這一切都是命運的指引么?

  我躊躇了,而我母親卻并沒有發現什么異常,她看到我被那大雨淋得濕透,從頭到腳,狼狽之極,于是無比的心疼,大聲地招呼著我,喊我趕快進屋子里面來避雨。我母親在老宅里生活了無數的歲月,自然不會有半點的陌生,但是瞧見我如同遇見了洪水猛獸一般,也十分詫異地看著我,以為我發了癔癥。

  我不走,朵朵和小妖自然也不會離開,她們的炁場感應,或者說是靈覺遠遠比我要敏感和強大,所以也感知到了老宅的詭異來,不過或許是針對性的緣故,所以她們只是覺得有一些奇怪,而不會有太多的危機感。

  在沉默了幾秒鐘之后,我告訴我母親,說外婆告訴過我,以后不要再回來老屋,我就先不進去了。

  我母親直勾勾地盯了我一眼,似乎沉默了幾秒鐘,然后說那好吧,你去你李伯家里面避避雨吧,等雨稍微小一點兒,我們再回去吧。外婆家的老宅獨門獨院,李伯是離這兒最近的鄰居,我回頭看了一下停在場院中的面包車,說不用了,我們先回車上避一避就是了。

  我母親看著我一身濕淋淋的,使勁兒揮揮手,說別,你一上車,把人家的車座位都給弄濕了,你還是去李伯家里烤烤火,把衣服給弄干。

  我母親是一個很在意別人感受的人,這車是借別人的,她比自己的還要愛惜,所以不讓我弄濕車子,而看到我還在猶豫,恨不得又沖到雨里來,朝我喊道:“快去啊,你這個憨仔?你不怕淋雨,讓夭兒和朵朵都跟你一起濕透?”我看我母親著急的樣子,也不敢忤逆她,于是大力揮揮手,然后朝著不遠處的李伯家跑去。

  李伯家就在不遠處,幾步路都走到了,敲敲門,人家在吃午飯呢,熱情地招呼我們,問要不要一起吃點兒。李伯有一個八十多歲的老娘,下面還有幾個孫子,年輕一輩的都出去打工了,我一來不餓,二來看他們也沒有什么準備的,所以便搖了搖頭,說不用了,我就是過來避避雨的。

  李伯年紀也蠻大了,是看著我長大的,對我也比較熟,搬了兩個板凳過來讓我們坐,然后看到我一身濕漉漉的,便招呼我去灶房烘一烘衣服,別感冒了。說著這話兒,他還過來關心小妖和朵朵,結果看到這兩個丫頭身上滴水未沾,干干凈凈、清清爽爽,根本就不像是打那磅礴大雨里面過來的一樣,不由得瞪起了一雙眼睛來。

  不過李伯在敦寨與我外婆比鄰而居大半輩子,對于我外婆的情況遠遠比我曉得更多,如此一思及,心中反而淡定了許多,拿一雙渾濁的眼睛看我,說陸左,聽說你外婆的本事,你也學了一些?

  我跟著他一起走到了后邊的灶房,一邊點頭稱是,一邊將身上濕透的衣服脫下來,擰干了水。

  落湯雞一般的我雖然不會感冒,但是一身濕漉漉的,其實還是有些難受,將衣服脫下來便好過許多。

  苗家的灶房并不是尋常的那種灶臺,而是在屋子中間挖一個四四方方的坑,上面架一口鍋子,然后在里面燒材做飯,任那煙熏火燎,黑乎乎的,環境并不是很好,不過我從小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倒也沒有啥子不適應的地方,此時灶中的余火還有,我便坐在旁邊,烤著剛剛脫下來的襯衫。

  李伯陪著我說了幾句話,還待多聊,結果堂屋有人喊他,于是便出去了,灶房里面只剩下我、小妖還有朵朵三人,看到光著膀子的我,小妖嘻嘻笑道:“哎喲,你居然還有一身的腱子肉啊,外面倒是看不出來。”

  因為肥蟲子的緣故,所以我雖然受傷無數,但是卻也沒有什么傷痕留下來,而且經過這些年不斷地打熬和亡命生死,將身體鍛煉得還算是蠻不錯的,不過被小妖這么一夸,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來,拿衣服遮住身子,說你別吃我豆腐啊?

  小妖不屑一顧,說就你這幾兩肉,小娘才懶得看呢,不過陸左小哥哥,你沒發覺你外婆家的老宅,陰氣森森的么?

  我說我哪里沒有發覺,上次回來的時候,差一點那人就暴走了,后來逃一般的離開,發誓永遠不回來了,誰想到老天作弄,居然又來到了這里?小妖,你厲害一點,如果一會兒我要是迷失了神志,你可得管住我,不要讓我跑到那兒去啊,實在不行,把我打暈了就是。

  小妖嫵媚地橫我一眼,說去,你現在的翅膀是硬得很了,小娘我現在哪里打得過你,只求你以后別欺負我就是了。

  哎喲喂,這一句話說得柔媚得很,把我的心都給弄得酥酥的,渾身直起雞皮疙瘩,正想說兩句話來應景,結果旁邊的朵朵略微有些擔憂地說道:“那里既然有問題,那你還讓爺爺奶奶進去啊?”我摸了摸鼻子,感覺也有些道理,不過我母親每隔一段時間都會來老屋料理一下,也沒有出現什么問題,估計應該只是針對于我來的吧?

  我正在自我安慰著呢,而就在這個時候,灶房的門突然被推開,李伯急吼吼地跑了過來,朝著我大聲喊道:“阿左,你爸媽好像在那里叫,不知道是出了什么問題呢,你要不要趕過去看一看啊?”

  聽到這話兒,我的屁股好像坐到了釘子上一樣,一下子就直接蹦了起來,朝著外面趕去,而旁邊的小妖和朵朵也沒有停頓,直接隨著我沖了出來。我們跑到了李伯堂屋門口,朝著我家老宅看去,只見到本來亮起來燈的屋子里一片黑,在這樣的暴雨中,那老宅就仿佛行走在驚濤駭浪的大海中那一葉扁舟,整個建筑隱隱約約,看著都變得有些不真實起來。

  而在這樣的暴雨之中,我隱隱能夠聽到我父親嘶啞的喊叫聲,仿佛碰見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我父親這個人平日里不善言辭,但為人還是蠻沉穩的,我從來沒有瞧見過他如此驚悸的樣子,光聽那聲音,感覺就好像是垂死掙扎一般。一聽到這兒,我就再也繃不住了,抬腿就要往里面跑,而就在這個時候,身子一滯,卻是被小妖給一把拉住了,說等等,小心有詐!

  我父親的慘叫聲聲入耳,聽在我的心頭仿佛重錘敲打,一瞬間我的眼睛就充血了,整個人就失去了理智,朝著小妖大聲喊道:“有詐就有詐,就算是死,我也要進去,那里面的兩個人,是我爸、是我媽!放開我,不然我……”

  我奮力掙扎,然而小妖卻拉得更緊了,我正想要發力,突然瞧見她的眼眶一下子就紅了,溢出了淚水,看到了她的眼淚,我的心一下子就像是被融化了一般,有些不知所措,而在之后小妖放開了手,我望著她,張了張嘴,卻說不出話來,仿佛喉嚨里面有一大塊冰,然而這個時候她突然笑了,又過來牽我的手,又牽著朵朵的手,說好吧,就算是死,小娘也陪你了——我們一起,同生共死。

  她說著,奮力一拉,把我往著老宅那兒拉過去,這小狐媚子的力氣在這一刻是那么的巨大,我突然之間就給生拉硬拽,直接拖到了房間里來。

  進了門,里面黑乎乎的,仿佛是半夜十二點的感覺,不過我夜能視物,瞧得還算分明,這堂屋里面并沒有人,而我又聽到了我父親的聲音,那話兒已經是虛弱無力到了極點,一聲又一聲地微微喊道:“救命啊,救命啊……”

  我們順著聲音快步走去,穿過了廊房,一直來到后院對面的庵堂里,那兒擺放著我敦寨苗蠱歷代祖先的靈位,當日我就是在那兒認了我外婆的傳承的。走到跟前的時候,聲音越發地清晰了,我循著腳印沖過去,一腳踹開了那破爛的房門,快步沖到房間里,看到我父母兩人已然被繩子勒住了脖子,雙雙吊在了房梁之上,臉上滿是痛苦之色。

  我的鬼劍拉在了面包車里,但是腰間石中劍卻還在,當下一施劍訣,正要挑斷繩子,突然感覺那靈位之上突然有一片白光升起,而我的耳中則回蕩起巨大的聲音來:“十九,你來了!”

  “你來了!”

  “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