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十六章 靈魂的祭壇

  我的腦海里面早就已經麻木了,都不曉得自己已經斬殺了多少人,旁邊的尸體零零碎碎,有的已經消失了,有的還留在原地,一地血漿,而此時此刻,在我看到面前這個男人的時候,卻下意識地喊出了那個富有傳奇色彩的名字來。

  而實際上,我再次之前從來沒有見過洛十八,他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都完全沒有概念,外婆并沒有洛十八的照片,甚至除了留給我的《鎮壓山巒十二法門》之外,都沒有談及過洛十八之名,而其他人雖然有認識洛十八的,也從未有跟我講起過他的相貌,但是我從一眼瞧見面前這個有幾分長得象梁家輝一般的男子,便已然認定了他,便是洛十八。

  這是一種神秘的心靈感應,我小心翼翼地手持著鬼劍,一步一步地后退,感覺自己隨時都有可能倒下,而肥蟲子在我的頭頂搖搖欲墜地懸浮著,剛才的戰斗使得它再也不復平日里的威風,渾身的顏色晦暗到了極點,仿佛下一刻就要死去一般。

  我小心地打量著面前的這個男子,他是一身簡單的苗家漢子短打打扮,穿著一雙膠底鞋,褲腿挽起,白色對衫,簡簡單單的模樣,跟前面的那些人都不相同,而且更加不同的一點,是他并沒有如其他人一般,一出現便二話不說,直接操起刀子來與我拼命,而是站在高臺上面,美美地伸了一下懶腰,然后才低頭看了一下我,饒有興致地說道:“哎喲,你居然能夠一下子就認出我來啊?剛才打得這么激烈,你還能夠一二三四地數個頭么,不錯啊?”

  洛十八的話語聽在我的耳中,就仿佛天籟一樣,不由得大喜過望,激動得直哆嗦,大聲喊道:“天啊,你居然能夠說話?”

  莫名其妙地打了這么久,總算有一個能夠溝通的人,我心中自然是狂喜,而洛十八不屑地看著我旁邊的那些尸體,縛手而立,說別拿我來跟前面那些早就已經喪失了思維能力的家伙來比,老子才是隕落了百年,又去過東祭殿,記憶可都還在呢!還有,要不是我在,你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曉得不?

  他淡淡的話語讓我自己想起了很多事情來,當年浩灣廣場之下的一聲巨吼,怒山峽谷里面對那巨大牛頭的一句威懾,以及無數次的意識失控,想來都是洛十八在我體內主導,這件事情我、雜毛小道和虎皮貓大人其實都有過猜測,而如今則終于被證實了。

  想到這里,我不由得恭敬的說道:“多謝前輩照顧了。”

  面對我的感謝,洛十八不以為意,臉上也沒有什么表情,只是揮揮手,說你不用謝我,你要死了,我也會煙消云散,所以救你就是救我,這是分內之事,只不過讓我想不到的事情是,你這個性子軟弱、猶豫不決、本事也不強悍的家伙,竟然能夠吸取東南西北中五大祭殿的鴻蒙氣息,將這一個無定空間之中的最終神殿給拼接出來——這件事情是歷代轉世都無法完成的任務,而他們最后的結果就是神識融合,化作了虛無,而我雖然也了解一絲真相,勉強得存,但是最終還是沒有成功——當然,這也有可能是那個老家伙的籌謀和推算,今人再牛逼,也比不過那些遠古的家伙,單單憑著氣機推衍,便能夠影響幾千年后的事情……

  洛十八侃侃而談,對于口中的那個“老家伙”,一邊是不屑一顧,一邊又是贊嘆不已,這兩種情緒糅合在了一起來,便體現出了他無比高傲的性格來。

  我心中大約能夠揣測出那個所謂的老家伙,應該也就是當年耶朗大聯盟的王,不過卻也不敢多說什么,只是聽著洛十八在這兒不斷地咒罵著,突然間他話鋒一轉,低下頭來問我,說你曉得我最驚訝的地方,是什么嗎?

  我不解,傻乎乎地問,說是啥?

  洛十八的臉上似笑非笑,一雙眼睛凝聚如豆,凝望著我,寒聲說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事情,那就是你竟然能夠將前面這十七個血肉傀儡給全部打敗,真想不到,我的后輩之中,竟然會有這樣的猛人。”我的師父是外婆龍老蘭,再上面是許邦貴,而許邦貴、許映愚、許映智的師父則都是洛十八,我面前這個充滿了男性魅力的老男人可算是我的祖師爺,得到他的夸獎,我不由得感到一陣榮幸,下意識地謙虛道:“我這都只是僥幸而已……”

  “放屁!”面對著我的自謙,洛十八破口大罵,說什么叫僥幸?這條路是你一步一步踏出來的,這些人也是你一刀一劍砍出來的,你謙虛個毛啊,給誰看,給我看么?虛偽!

  這位祖師爺的咆哮聲是如此的巨大,以至于我們隔得好遠,竟然都有唾沫星子飛到了我的頭上來。

  我知道他這個人素來都是放蕩不羈,不拘一格,為人也癲狂暴躁,根本就不是啥子好相與的人,要不然他的那些徒弟們也不會要么一肚子仇怨,要么就只字未提,不過現在一番感受下來,也曉得他還真的是難以伺候。

  血戰良久,我瞧見從石像之中走出來的洛十八雖然還有理智,但是敵我不明,倒也不敢放松戒備,一邊催動腹中的陰陽魚氣旋快速回氣,一邊與其應付周旋著。洛十八發了一通脾氣,這火兒也差不多消了一些,瞧見我頭頂盤旋的肥蟲子,眼睛一亮,說這就是鮭魚帶回去的蠶種,孕育而出的金蠶蠱吧?

  我下意識地應了一聲,然后回過神來,說啊,鮭魚是誰?

  “鮭魚,許邦貴啊,你不認識他么?”洛十八一臉詫異,我則摸了摸鼻子,說應該是吧,這金蠶蠱是我外婆傳給我的,而許邦貴則是她的師父。“你外婆是誰?”洛十八仿佛許久都沒有說話了,滿腹的疑問,而我也不敢得罪這個看著仿佛很恐怖的祖師爺,有問必答:“我外婆叫龍老蘭。”

  洛十八點了點頭,說哦,原來是那個小姑娘啊,她倒是一個底子不錯的娃兒,當年我還想著等她長大了,把她收成關門弟子呢……

  洛十八的話語讓我十分詫異,抬起頭來,說祖師爺,難道你不知道我外婆是你的徒孫么?還有,你在我體內這么多年,難道不認識肥蟲子么?

  洛十八的表現有些不正常,完全就出乎于我的意料之外,面對著我的質疑,洛十八冷聲哼道:“你還真的當我是那無所不知的神了?轉世輪回,你當是小孩子在過家家呢?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等你真正跟我一樣的時候,就曉得這所有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只希望你到時候別跟他們一樣,都變成了沒有思想的血肉傀儡了!”

  他說著話,手一揮,祭壇突然一陣抖動,而所有的景物都隱隱變換,仿佛都是虛幻的一般,而下一刻,地上所有的尸體都消失了,包括血水和肉屑,而與此同時,那些石像在滾滾的黑煙之中竟然又重新出現在了祭壇周圍之上,與之前并無區分,一模一樣。

  做完這一切之后,洛十八這才淡淡地說道:“王傳承于世,留下來的不是力量,而是積淀千年的知識財富,而這些都不是你所能夠理解的,這個虛空之中的祭壇,除了與上蒼直接溝通之外,更多的只是一個牢籠,而想要沖破牢籠,對你獲得控制權,這其實是需要很強大實力的,而且消耗也大,要不是幾次我感知道了死亡的威脅,你以為我會去救你?”

  我總感覺洛十八的話語里似乎藏著什么東西,不過也不敢深究,只是問出了憋在心里許久的一個疑問:“祖師爺,這兒到底是在那里,是不是洞庭龍宮?”

  洛十八為了探尋控制金蠶蠱的方法而前往洞庭龍宮,并且死在了那兒,這一點是早已得到過證實的,所以我才會猜測這兒說不定就是洞庭龍宮的地下,而至于我為什么會從老家到了這兒,那還需要再做考量。

  然而洛十八卻像看怪物一般看著我,哈哈大笑了起來,我不明就里,問怎么了,不是么?洛十八摸著下巴說道:“古耶朗總共有東南西北中五大神殿,你每到一處,便會有精巖之氣溶入你的身體,當你匯集了五處性質不同的氣息,再配合我當初留下來的引子,便能夠你靈魂中包括我在內的十八世輪回給喚醒,并且將耶朗王當年和神親自溝通的靈魂祭殿構架出來,而你所在的地方,就這個靈魂祭殿……”

  “你的引子?”聽到洛十八的坦白,我不由得勃然大怒,指著他喊道:“原來我父母被吊在房梁上,竟然是你搗的鬼?”

  洛十八感受到了我的憤怒,卻只是笑著搖搖頭,也沒有多解釋,而是直接從高臺上面跳了下來,搓了搓手,說道:“這些先不說了,后來者,按照儀式,你還需要打敗我,才能夠避免墮入深淵的命運。那么來吧,我的傳人!”

1條評論 to“終章 第十六章 靈魂的祭壇”

  1. 回復 2015/04/29

    反穿兩條丁字褲

    在洞庭湖底陸左沒見過洛十八尸體?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