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十七章 前世的教訓

  百年之前有三絕,蠱王洛十八、陣王屈陽和符王李道子,他們或許并非世間最強大的修行者,但是卻能夠深入人心,享譽天下,實在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我往日聽人談及洛十八的時候,心中都是充盈著滿滿的自豪,因為他是我的祖師爺,是我敦寨苗蠱一脈的驕傲。

  然而此時此刻,我卻要與他正面交鋒,即使是在這莫名其妙的靈魂祭壇之中,我也不覺得自己有足夠的勝算,而且在此之前,我甚至還經歷過了十七位頂尖高手的車輪戰。

  不過交情歸交情,真正要擼起袖子來開干,洛十八卻是沒有半點兒含糊,他微微抖了一下身子,下一秒竟然直接出現在了我的面前來。這位祖師爺他雙手空空,只是簡單地側身撞來,看著仿佛輕描淡寫到了極點,我也不敢懈怠,手中的鬼劍一抖,將剛才運足了大半天的氣息悉數灌入,那鬼劍陡然間暴漲一倍,朝著洛十八橫斬,而與此同時,潛伏良久的石中劍也獲得了充足的意念支持,從后方過來偷襲。

  然而我這一顆紅心,兩手準備,卻終究還是敗于洛十八翻手之間,但見他來勢驟緩,左手前探,捏住了我全力劈出的一記鬼劍,微微一頓,鬼劍上面所有的黑氣便都化作了烏有,回復成原先那把鍍金槐木劍的樸實模樣,而他的右手微微一招,那把鋒利之極的石中劍竟然給他死死地捏住了。

  舉手投足之間,洛十八便化解了我最兇悍的兩記殺招,微微低頭一看,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滿,冷聲哼道:“紋了破地獄咒文的精金符劍,幾百年煉制的石中劍,你果然是不務正業啊,半瓶子直晃蕩的家伙,難怪會這么弱呢……”

  都說女人善變,這十八郎也不是啥子好鳥,剛才還夸我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厲害,現在又說我實在是太弱了,倒也讓我有些不好受,不過洛十八的強悍也實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面對著他,我有一種面對陶晉鴻那樣的無奈,仿佛一點兒反抗之力都沒有。

  洛十八的周身都洋溢著一種古怪的炁場,像兇狠的食人魚,不但被他收下的石中劍再無消息,就連還握在我手中的鬼劍,也都仿佛插入了黑洞之中,一股巨大的力道讓我根本就把持不住,握住鬼劍的右手發顫,半邊膀子都發麻了,難受得緊,正在那兒勉力維持呢,洛十八握住劍尖的手輕輕一抖,我整條胳膊便是一陣噼哩啪啦地作響,再也抓不住鬼劍,而被他直接奪了過去。

  洛十八雙手畫了一個奇妙的圖形,竟然直接將鬼劍和石中劍給我收了起來,不知影蹤,接著淡然說道:“這些破爛,你也好意思在我的面前拿出來?”

  我被他那高高在上的態度給激怒了,這時也管不得他是不是我的祖師爺了,抬頭朝著肥蟲子喊道:“弄他!”

  肥蟲子得了我的吩咐,尾巴一卷,就想要鉆入洛十八體內,然而對面的這個男人卻冷冷地瞪了它一眼,寒聲說道:“你敢?我艸,我就不信老子弄出來的東西,現在還敢反噬了?”洛十八的目光凝聚,宛如實質,而肥蟲子被他這般狠狠一瞪眼,居然就縮了,仿佛遇見什么恐怖的東西,直接鉆進了我的肚子里去。

  肥蟲子退卻了,而我卻是已經完成了觀想,腦海中不斷模擬著峰巒如聚的景象,直接轟隆隆地沖將過來了,瞧見我這番威勢,那洛十八不怒反喜,哈哈大笑道:“哈哈,難得你還能明白這里面的道理,已經算是不錯了。不過……僅僅只是這樣的話,那你的肩膀上,永遠還是承擔不了那個老家伙的希望啊……”

  他仿佛是在感嘆,而下一刻,整個人便消失在了我的視線范圍之內,這樣的情形讓我陷入了極度的震驚之中,勁力一下子撞到了空處,渾身的氣血翻騰,痛苦得一聲大吼,不過這個時候我卻也不敢繼續沉浸在痛苦之中,而是四處張望,卻找尋不到洛十八的身影,而這時我的耳中突然如炸雷一般響起了六個字來:“鎮壓山巒真義!”

  我背脊生寒,猛然抬頭望去,但見一張碩大若天的巨掌將我頭頂整個的天空遮蔽住了,然后自上而下地拍落下來。

  我下意識地往最近的一處巨大石鼎邊滾落而去,然而這重達幾噸、幾十噸的石鼎在那巨掌面前仿佛豆腐做的一般,直接給碾碎了,接著我感覺自己的背上傳來一陣巨大的力量,排山倒海,我渾身的骨骼一陣爆豆般的響起,而后又是一陣黑暗,將我的意識如潮水吞沒。

  是死亡,還是蘇醒?在黑暗之中最后的一點光中,我想了一下這個問題,接著便沉淪不在。

  ……

  我的意識再一次恢復的時候,感覺自己在人群中行走,一切都仿佛是本能在驅使,我一步一步地往前挪動著腳步,路在腳下,而前方卻沒有盡頭。

  意識的蘇醒并不是一個緩慢的過程,而是突然之間就存在了,接著我看到自己的前方有著密密麻麻的人頭,有長頭發的,有短頭發,也有光頭,密集的人頭在我的前方匯聚成了一條河流,緩緩朝前流淌著,接著我的視線向下,看到前面的人很多,他們穿著西裝、馬褂以及白色、紅色、黑色的綢緞衣服,款式難免有些古怪,而這么多人擠在一起并不是去趕集,仿佛是信徒去朝圣一般,默然不語,秩序井然。

  我緩步走了好一會兒,才有意識地望著旁邊看了一下,發現盡管前面有著漫長的人流,但是寬度卻不驚人,差不多也就二三十人平排的樣子,這些人里面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只不過讓我驚訝的一點在于–幾乎所有的人,都是面無表情的。

  是的,面無表情,所有人臉上的肌肉都顯得十分僵硬,他們要么蒼白,要么靛藍,平靜地朝著前方挪動步子,一雙眼睛直勾勾的,一點兒神采都沒有。

  我意識的思維能力已經被大大地減緩降低了,大概是走出了一兩里地,這才驚醒過來——尼瑪,這莫非就是傳說中,黃泉路上的陰魂歸路么?

  不對、不對,不是說這世間并無陰曹地府、十殿閻羅,也無地獄,所有的傳說只不過是被捏造出來,為宗教而服務的么,我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呢?人死了,不是應該魂歸幽府么……等等,人死了,難道我已經死去了么?現在的我,是不是已經被洛十八給一掌拍死了?

  又不對了,洛十八不是說他與我是共生共死,同氣連枝的么,怎么會殺我呢?

  我的腦海里一片混亂,然而身子卻不由自主地朝這前方行走,仿佛不受控制一般,我下意識地去戳了戳旁人的身子,可是他們都沒有任何反應,旁邊有一位長得頗為水靈的女孩兒被我光明正大地襲胸,居然也視若無物,瞧見這情形,我也沒有再繼續思考了,捏了捏拳頭,然后暗自結了一遍內獅子印,口中還不斷地念誦著“金剛薩埵降魔咒”,這才將身體的掌控權給完全拿了下來。

  我一邊默默地順著人流往前行走,一邊不動聲勢地將自己的位置朝著人群的左側移動過去,與此同時,我還在找尋這無數人里面,到底還有沒有如我一般,神識清醒的人。

  入目處,遍地都是人頭與人臉,我的想法并沒有得到實現,但是身子卻已經挪到了人流邊緣,瞧見這條道路與平日里的鄉間馬路并無太多的區別,只是周圍的樹林彌漫著一股陰寒的氣息,時不時傳來幾聲詭異的鳴叫,有點兒像是貓頭鷹,又或者別的什么,配合著那死一樣的黑暗,讓人渾身發涼。

  陰兵過道啊……

  我打量著四周,正預計著是否要脫離人群,這個時候突然聽到沉默的人流中出現了一聲尖厲的啼哭聲,我踮腳一看,離我前方幾十米的不遠處有一個留著地中海頭發的男人突然大聲哭嚎起來,隱隱之間似乎有聲音傳入我的耳中:“天啊,我這是死了么?我剛剛當上局長沒幾天啊,本錢都還沒有撈回來呢……”

  哭聲似乎能夠傳染,許多面無表情的人臉上似乎都露出了悲戚之色,有女人嚶嚶的哭聲出現,也有男人的哽咽聲,有一個年輕人也跟著哭了起來:“媽的,老子硬盤里面可是有幾TB的小電影啊,我都沒有看完,而且到現在還是個‘召喚師’,我不甘啊……”

  哭聲越來越眾,人流的腳步也停了下來,我感覺這秩序一下子就有些混亂了,而另一種恐懼又浮上了心頭來。

  我側耳傾聽,大地仿佛都在顫抖,雙拳抓得緊緊,踮腳望去,還沒見到人,便聽到一道炸雷般聲響,仿佛是在咆哮,而緊接著便是鞭子甩在空中的聲音,聽到這動靜,我猛然抬頭,只見黑暗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身影。

  而在那黑影頭上,居然長得有一對尖尖的角。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