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十八章 震鏡的登場

  看到那一雙牛角,我的腳步下意識地停頓下來,心臟被巨大的恐懼所把握住了。

  天啊,這、這是什么?這不就是當初我們在怒山集訓營中,被鬼面袍哥會大供奉劉羅鍋召喚出來的牛頭魔怪么,它怎么會出現在這兒?

  我的腦海里面一片混亂,而這時一直在空中炸響的鞭子也終于落了下來,這鞭子碩大,尾梢不都足有嬰兒手臂大,又沒有啥準頭,猛地砸落下來,直接將那些哭泣的人砸成了肉泥,連帶著旁邊的人也遭了殃,皮開肉綻,此刻的我已經分不清什么是現實、什么是虛幻了,直愣愣地看著那牛頭魔怪從黑暗中走了出來,不斷地揮舞著手上的鞭子,將那些哭泣的人們給直接鞭撻至死。

  這牛頭與我當日所見的幾乎是一模一樣,外表上看著仿佛一個整體,然而仔細一瞧,便能夠發現它通體都是由無數密密麻麻的爬蟲所構成了,這些爬蟲看不清形狀,反正一直都處于翻騰不休的狀態,而構成了那張牛頭一般的臉上,流露出來的,是最冷酷無情的表情,仿佛腳底下的一切都不過是卑微的螻蟻一般。

  我分不清旁邊這些面無表情的家伙,到底是人是鬼,但是此刻的我與他們一模一樣,難免會生出許多兔死狐悲的情感來,不過我稱手的鬼劍和石中劍都給洛十八奪了去,而且目前狀況不明,哪里敢貿然出頭?

  因為牛頭魔怪兇戾的鎮壓,場面很快就被控制住了,先前那幾個哭嚎的人早就已經給鞭撻得化作血肉,而緊挨著他們一起的也被殃及了池魚,所謂的“人命如草芥”,便是如此,秩序恢復之后,那牛頭繼續揮舞著鞭子,而人群則繞過了前面躺著的尸體,繼續向前。

  我疑惑了,如果我們真的已經死去了么,此刻是那鬼魂,按理說應該煙消云散才對,為何地上還會留下尸體呢?

  不過在那強大的牛頭魔怪巡視下,我也不敢多言,裝作面無表情的麻木模樣,繼續朝著前方行走。

  我走啊走,走啊走,走了好長一段路程,感覺壓在心頭的那一份沉甸似乎輕了一下,于是下意識地回過頭去看了一眼,想瞧一瞧那牛頭到底還在不在。誰知道我這邊頭剛剛一扭過去,便瞧見在離我百米之外的路邊,那頭收起了鞭子的牛頭魔怪正在巡視人群,而我就有這么寸,一扭頭,恰好就與這東西面面相覷,目光隔空交織在了一起來。

  幾乎是在一瞬間,我感覺到了一股冰寒的涼意從尾椎骨直接往上蔓延而來,接著一股巨大的壓力朝著我這邊轟然壓來,我再沒有偽裝自己,口中暗暗罵了一聲“我艸”,推開旁邊幾個作掩護的家伙,直接朝著旁邊的林子沖了過去。

  這條道路離樹林其實還是有一些距離的,地上寸草不生,彌漫著濃重的死氣,而就在我發足狂奔的時候,能夠聽到身后山崩地裂一般的怒吼,接著腳底下的地皮一陣顫動,一開始還并不強烈,幾秒鐘之后,那腳步驟急,咚咚咚,仿佛大地被當作了鼓來擂。

  對于死亡的恐懼,讓我整個人都處于瘋狂的狂奔之中,然而身后的腳步聲卻是越來越近,我可以想象得到那東西橫沖直撞而來是怎樣一個慘烈的情形,整個人流估計都要給劃拉出一個大大的口子來,不過我沒有敢回過頭去,沖著前方的密林中投身而去。

  眼看著即將進入其中,突然身后一聲呼嘯,我下意識地左腳一蹬,整個人朝著右邊側移好幾個身位,一個瓠子翻身,躲開了那恐怖一擊,就在我躲閃的那一檔口,我剛才前進的地方受到重重的一記鞭撻,那仿佛干涸千萬年的泥地炸開,無數細碎的泥塊朝著我這邊迸射而來,拍打在身上火辣辣的。

  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仰頭一看,卻見那牛頭魔怪得意洋洋地堵在了散發著濃郁陰霧的密林這邊,手中的一條長鞭控制著十幾米的范圍,而我倘若想要沖進林子里,要么硬闖,要么繞過這一片,要么只有折轉回去,越過人流,朝著另外一邊進發。

  只是這牛頭魔怪身高足有四五米,我在它面前就如同一顆豆芽菜一般,哪里能夠跑得過它?

  跑不過,那就只有咬著牙硬拼了。陷入了絕境,我那在無數生死之間練就而成的強者之心便開始熊熊燃燒起來,一咬牙,不進則退,迎著滿天的鞭影就直接沖上了前去。長鞭籠罩的范圍之內,罡風激烈,動蕩不已,撲面而來,整個時候的我已經完全洗脫了之前在靈魂祭壇之上受到的傷害,怒意勃發,整個人宛若游魚,在這驚濤駭浪之間不斷地游弋。

  每每當那巨大的鞭子就要砸到我的身上時,我總能側身讓過,最后終于接近了這牛頭魔怪,眼看著這巍峨巨大的身體,我騰空而起,一拳打在了它的胯間。

  這牛頭魔怪是牛頭人身的形象,跟民間傳說中的牛頭馬面很像,不過穿著武士的皮鎧,即使胯下也包有一層厚厚的皮革,我這轟然而去,銳意勃發,那又厚又硬的皮革給我一拳打破,直入其中。那拳頭進去,就仿佛伸進了一灘爛泥之中,又滑又膩又腥臭不已,與此同時,無數的活物在我指間滑過,那種冰寒的感覺讓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我這一擊得手,那牛頭魔怪立刻痛苦地嘶嚎起來,巨大的手臂往胯下掏弄,而我則直接就地一滾,朝著它的身后躲去,然后身子一躍而起,沖進了林子里。

  這陰魂道左的林子陰氣森森,無數的鬼哭狼嚎之聲幽幽入得耳邊過來,我一邊使勁兒甩開手上的這些蚯蚓、吸血蟲一般的血漿,一邊奮力疾跑。前方的這林子并不算密,但是有一個很奇怪的地方,那就是樹干又高又直,而且差不多棵棵都只有碗口粗細。

  越往里走,那霧色就越加濃郁,我當時真的是有些著急了,慌不擇路,不斷地跑著,那心臟在猛然跳動,仿佛擂鼓一般。

  然而我總就只是一個外來客,遠遠不及這土著熟悉,跑了好一會兒,感覺身后的動靜似乎消失了一些,還沒有來得及高興,突然前面黑影一晃,那個牛頭魔怪竟然又出現在了我的面前來。此物早就在我的前路上進行了埋伏,我剛剛一沖進來,它手中的長鞭便如游蛇一般滑過了來,想要將我給束縛住。

  我身手敏捷,朝著旁邊閃開幾步,那鞭子威勢頗大,憑空一聲炸響,直接將方圓十米之內的所有樹木都給斬斷,倘若不是我這個鐵板橋的功夫還算厲害,估計我也就要報銷在這里了。

  與死亡擦肩而過的驚悸讓我整個人都處于最巔峰的爆發狀態,當下就直接如炮彈一般彈射出去,與這巨大的牛頭魔怪貼身纏斗起來。我與人干架的經驗簡直是太豐富了,但是與這般高大的家伙交手,卻并不算常有,我整個人的身高僅僅直齊牛頭魔怪的腿根處,比小四斗姚明還要玄乎,雖說跳起來的確能夠打到這貨的膝蓋,但是要想重創它,缺少鬼劍和石中劍的我還是有些難以面對。

  不過此時的我也管不得許多,我對這兒的路況不熟,要不把這家伙撂倒,根本就逃不脫,盡管我不敢確定此刻的我到底是肉身,還是魂體,但是不想死,就要拼命,不然就是要命。

  心中升騰而起的濃烈戰意讓我再無恐懼,一個黑虎掏心,直擊這家伙的左腿膝蓋,配合著觀想法門的巨大力量將這牛頭魔怪打得一個踉蹌,不過這對于它沉重的身子來說只是一件小傷,它的臉上一陣黑蟲翻騰,露出了猙獰的面容和雪白的利齒,俯身下來抓我,我早就往旁邊躲開,讓它猛然抓空,而下一秒我直接騰空而起,一腳踹到了它的腦袋上面去。

  這集聚了我全身力量的一腳,別說是人頭,便是鋼筋只怕也承受不住,我信心滿滿,然而誰知道這家伙的腦袋一擰,竟然化作了一大團的黑色火焰,直接將我的腿給包裹進去。

  我渾身冰寒,整個人懸在了半空中,心中暗叫不好,結果肚子中了一拳,黃膽水都直接吐了出來,而那暴躁不已的牛頭魔怪并沒有停止攻勢,它雙手合攏過來抓我,瞧這架勢,仿佛是想要將我給生撕活剝了。在這最緊要的關頭,我突然想起來,當日震鏡就是吸收了一具牛頭藍血,方才一舉晉升等級。

  如此思量,我只有將逃生的希望交到了它上面,手往懷中一摸,朝著這巨大的牛頭照射而去:“無量天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