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二十二章 唯一的出路

  這慈祥老婦人驟然變臉,眼神陡然凌厲起來,把我給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往后面坐去,當屁股挨到了蒲團,這才臉色難看地笑道:“呃,老奶奶您認識我?”老婦人的身子前傾,臉上的表情顯得是那么的僵硬和刻板,一字一句地冷淡說道:“把你臉上的面具給取下來,讓我看看你本來的面目!”

  我摸了一下臉上那仿佛是木質的面具,然后看了許鳴一眼,他點了點頭,示意我照著做。

  雖然不明其意,但我還是將面具給取了下來,當看到我的面容一點一點地露出了來,她的表情反倒是顯得比我更加害怕,也下意識地往后推去,喃喃自語地說道:“不對,不是他!不對,是他,原來竟然是他……”

  我不知道老婦人口中的“他”到底是誰,也不明白這個老婦人到底有沒有確定我是不是“他”,一切反正都非常繞,繞得我頭一陣激烈地疼,完全懵在了這里。過了好久,那個老婦人終于回過神來,長長地吸了一口氣,然后狠狠地剮了許鳴一眼,說你這個小子,盡給老婆子出難題,我還以為是什么舉手之勞的事情,結果竟然會這樣子。

  許鳴被責怪了也不敢惱,陪著笑臉道:“奶奶,要不說你本事大,人又心善呢,不找你找誰啊?”

  兩人說了幾句話,那老婦人這才扭過頭來與我說:“按理說你的事情,本來不應該我來管的,不過既然求上了我的門前,我也不能把你們趕出去。來吧,讓我先看一看你是怎么過來的,然后再決定你以后的路吧……”

  她說著話,又把手指放在嘴巴里面,沾了一些唾沫,然后伸到我的面前來,在我的腦門上畫了一道古怪的符文來。

  說來也奇怪,當她那又尖又銳利的手指貼在了我的腦門上面的時候,我所有的思緒仿佛全部都被堆積到了一起來,然后陡然裂開了一個縫,大壩決堤一般地朝著外面涌去,而我眼角的余光之中似乎看到頭頂上生出了許多光華來,仿佛我此刻已然頓悟,立地成佛,生出了那些光怪陸離、五光十色的圓環光華來。

  然而這僅僅只是一瞬間,一股颶浪一般的精神沖擊直接將我拍打在沙灘上,我的雙眼一黑,幾乎就要昏死過去。

  我咬著牙扛過了這一下子,不過更兇猛的一浪繼續打來,連續十幾下之后,我“啊”一聲叫喚,直接跌倒在地上,感覺自己雙肩之上扛著的并不是一個腦袋,而是一鍋湯汁滾冒的火鍋,咕嘟咕嘟地翻騰不休。我的眼睛和鼻孔處都有些癢辣,下意識一抹,盡然全部都是血,這情形嚇得我一下子就站起來,結果雙腳一軟,人又栽了下來。

  瞧見我這般模樣,那老婦人將袖子一揮,仿佛清風拂面,卻是將我身上的布置給撤去了。

  當我再次爬起來的時候,時間仿佛過了好久,我看見許鳴也已經將面具取了下來,他和那老婦人一臉無奈地看著我搖頭,我的心中發涼,說到底怎么回事,我剛才是怎么了?

  老婦人看著七竅流血的我,嘆了一口氣,說送你過來的那個人,在你身上做了很強的禁制,防止有人追溯回你前來的通道,送你回去。這種禁制十分兇猛,如果我強行解開的話,或許能夠推衍出來,但是那個時候的你也早就已經魂飛魄散了,得不償失。那個人好厲害的心思,我估計他應該是想讓你永遠都待在這個地方,或者前往幽府返生吧?

  聽到老婦人遺憾的話語,我的心一陣收縮,她所說的那個人,其實就是洛十八,我的前世。

  洛十八他通過在老宅的布置,以及我前往五個耶郎祭殿時所吸收的獨特能量和符能,構建出了耶郎大聯盟時期最真實存在的靈魂祭壇,讓我前十八世都重生而立,在最后的關頭又將我給直接拍滅,送到了這里來,而他居然還在我的身上做了這等禁制。

  他最終的目的,難道是想要靈魂奪舍,將我的身體給占據了去么?

  還是說他想讓我來到這兒來,將邪靈教的消息傳遞給我?

  我的腦子里亂哄哄的,下意識地問,說難道我就沒有辦法回陽還魂了么?

  那老婦人看了我一眼,笑了笑,說所謂有因必有果,意思是說這世間其實是有無數的線索組成的,只有理清了這些,才能夠讓你平安回到身體里,不至于被無邊罡風吹滅。不過大道無常,遁去的一,必然都會有變數存在,從這兒往東,直走百里,那兒是此處與幽府的交界,有一條生死河、陰陽界,如果你成功地闖過去了,那么說不定也能夠重回人世——不過這個方法極為兇險,除了少數極為幸運者,很少有人能夠闖得過;而且即便闖過了,那靈魂也會有可能受損,發生許多變故……

  他這般說著,我突然想起了虎皮貓大人,那肥鳥兒的前世就是屈陽,而它自稱是從幽府返回來的大拿,可見當年它也是走了此道,而即便如此,它的記憶也受損嚴重,而且還錯投了身,至今只能寄身于一頭癡肥的大鸚鵡身上,難道我現在也要走上大人的老路么?

  我能夠闖過去么?即便是闖過去了,我會不會也像虎皮貓大人一樣,變成我根本就想象不到的存在?

  不過如果我也變成一頭癡肥的鳥兒,小妖她會不會嫌棄我呢……

  我的腦海里面亂糟糟的,不過聽到老婦人說起這是回去的唯一方法,我也只有咬著牙硬拼了,站起身來,朝著她深深鞠了一躬,表示感謝,然后小心地問道:“得蒙大恩,不勝感激,不曉得能不能請教一下老奶奶您的尊號,說不得以后還得初一十五三炷香奉上,以表謝意……”

  我說得恭謹有禮,那個老婦人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容,擺擺手說不用了,老婆子我在這里待得太久,都忘記自己的名號了,你若有心,跟著許鳴叫我一聲奶奶即可,其實如果為了穩妥,我還是建議你不然就留在這里既是,若是真的要闖生死河,只怕魂飛魄散,也猶未可知呢。

  我念及平生的親人和朋友,眷念卻越發地執著起來,并沒有聽勸,而是再次鞠了一躬,然后毅然離開了此處。

  我出了這殿宇,又打牌樓之前走過,許鳴這才追了上來,拍著我的肩膀勸道:“陸左,你不要沖動,這些年來莫名其妙出現在這里的人太多太多,當曉得回不去了之后,他們大部分都選擇生活在了這里,只有少部分人選擇去闖,然而卻沒有聽說有人能夠越過去——你且等等,再有一個多月我們也要回去了,到時候我或許能夠帶著你一起回去,雖然這里面會有變數,但總比你現在孤注一擲的行為要好得多……”

  看著許鳴一副焦急的表情,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說兄弟,你為我做的夠多了,感激的話我不多說,放在心里面就行了。我如果不趁早趕快回去,那么即使以后還能夠回去,那個時候的我也已經不再是我了,而至于成功的例子雖然不多,但是我卻曉得有一個。

  許鳴認真地看了我一會兒,讀出了我眼神之中的堅毅,終于點了點頭,說好,把面具和這個帶上。

  他遞給我一張羊皮紙,上面用一種黑色涂料繪出了一張似是而非的地圖,指著右下角的一條長河說道:“在這里,就是生死河、陰陽界,希望我回去的時候,還能夠再見到你。”我將面具帶上,然后收起羊皮紙,拍了拍他的肩膀,說好的,不過我還是希望回去之后,大家永遠還是不要再見面。

  我和許鳴在牌坊下面分了手,然后根據地圖的方向,朝著鎮子東邊跑去,因為他給我的面具,倒也沒有遇到什么麻煩的地方,一路上我瞧見不少的人,他們說不上是人,又或者鬼魂,仿佛尋常一樣生活在這鎮子里,我沒有心思研究這到底是一個什么狀態,心思匆忙,朝著鎮子外面跑去。

  當我走到鎮子邊緣的時候,瞧見先前圍在鎮口的那些牛頭已然不見了,留下了零落的巨大腳印。

  因為牛頭的到來,鎮子里一片肅穆,邊緣還有黑甲人在巡邏,我看到鎮口那兒倒是有人出入,于是也從那兒走,誰知先前禿頂兒老頭還在,見到我要出鎮子,摸了摸鼻子,說新來的,出去小心點兒,別給那些氣哄哄的畜生給撈到便宜了。

  我不曉得他這是善意的提醒,還是警告,只是欠了欠身子,然后默不作聲地離開。

  出了這個鬼鎮,我按照地圖,開始朝著東邊的方向疾走,腳步不停,很快就走出了很遠的距離,回過頭去,只見小鎮的燈光依舊還在,不過卻越發地微弱了。

  我嘆了一口氣,情緒萬千,不過也來不及收拾,準備著繼續趕路,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眼角突然出現了一道窈窕倩影,攔住了我的前路之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