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二十三章 河邊彼岸花

  看著面前這個頭比我還要高的窈窕淑女,我捏緊了拳頭,然后壓低著聲音淡然說道:“星魔大人,不知道你攔在我的面前,到底是什么意思?”

  此刻的星魔一席青衣,雖然帶著古板的面具,但是整個人風姿綽約,恍若謫仙一般,面具后面的星眸盯著我好一會兒,這才緩緩說道:“你不是泰山伯鬼鎮的人,說吧,你到底是誰,為什么會跟許鳴攪到一起來?”面對著這美人兒的責難,身無長物的我卻無所懼,稍微往后站開一點兒,然后平靜說道:“你和許鳴之間有什么恩怨,這我管不著,但是有一點,那就是我想告訴你,這世界上有很多人你惹不起,而我就是其中一個,所以,讓開路來,不然……”

  我的囂張讓星魔不怒反笑,她故作夸張地灑落一連串銀鈴般的笑聲,讓這個空曠的原野充滿了許多生氣,而后她充滿期待地說道:“好啊,來吧,人家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威猛?”

  她的挑釁在我看來并沒有多少效果,此刻的我已經大概地打量了一下周圍的情形,看著似乎并沒有埋伏,可以想得到這都是因為遁世環的緣故,使得星魔以為我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小角色,憑著她十二魔星的實力,便已經足夠將我拿捏在手心里,犯不著呼朋喚友,反倒傷了她星魔的臉面。

  然而星魔的托大卻足以讓她陷入萬劫不復之地,心急前往生死河的我又不是花心的雜毛小道,哪里還有什么心思跟這娘們兒玩耍,即便是曉得那面具下面的臉容足以堪比洛飛雨那般的美艷,但是卻也沒有任何等待,直接一個滑步前沖,厲聲喝道:“既如此,那我就讓你曉得這世間的厲害吧。”

  即便沒有雙劍,但是野路子出身的我依舊有著超卓的格斗能力,這一點并不同于習練套路而來的本事,而是踩著無數性命爬上來的手段,一出手便是大開大闔,剛猛無比,拳頭頂尖兒的那風聲呼呼,有破空的響聲炸起來。

  還是那句老話,叫做“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我這邊箭步一出,那星魔便曉得面前這個神秘人物不可小覷,她嬌喝一聲,全身骨骼肌肉一陣抖,啪嚓啪嚓地響起來,然后揮拳與我來斗。兩人交錯而過,然而我這挾著十二法門中的觀想妙法,宛如山勢走移,其勢兇猛,那星魔與我僅僅只交手一個回合,便吃了暗虧,慘呼一聲過后,疾步后退。

  到底是十二魔星中人,她僅僅與我一接觸,便曉得拳腳方面應該不是我的對手,整個人立刻變得慎重起來,手往腰間一摸,一道藍光乍現,竟然將腰間的藍星鐵鍛軟劍給拔出,一招滿天繁星,將我前進的方向封得死死。

  星魔以軟劍為武器,本身也有一套與之相輔相成的劍法,一旦施展起來,的確也十分凌厲,那細碎的劍鋒撲面而來,仿佛暴雨驟起,在我的前方幻化不定,而與此同時,有無數的鬼嘯之聲升騰而起,似乎將她整個人都給包裹住了,一時之間倒也頗為恐怖。

  即使排在十二魔星的末端,這個星魔的實力也足以傲視群雄,邪靈教的底蘊當真是不可小覷。

  不過她這劍法越是凌厲,在我看來卻越是華而不實,仿佛紙糊一般的墻壁,一捅而破。我在外圍游弋了好一會兒,大致瞧清楚了這軟劍的走向以及特性,腰間一扭,人便朝著前方疾走,那星魔劍雨暴灑而來,漫天星光,而我的右手卻只是平平一伸,大巧若拙,沉重無比地探入了那璀璨的光芒之中去。

  接著,我捏住了這軟劍的尖端,有力而沉穩。

  所有的一切紛繁劍雨都變得無影無蹤,整個場景仿佛就是星魔的劍術表演,而我作為裁判,終止了這一過程,瀟灑的程度簡直可比當日雨夜小村那楊知修空手接起雷罰的派頭。我并不曉得自己何時能夠有這般的厲害,只不過感覺全身的協調性已經到達了一個巔峰,意識和動作已經能夠完美地配合在一起。

  手中的軟劍驟然被控,星魔也是有些驚訝,一切實在是太詭異了,根本就超出了她的想象,不過她倒也不會慌張,身形一扭,直接如游蛇一般朝我攀附過來。

  這女人的身子柔如錦緞,貼身纏斗的功夫最是厲害,不過她若是想用這法子與我來決一勝負,那么我敢肯定她一定是打錯了主意,因為此刻的我對于自己全身力量的控制已經在靈魂祭殿中那一場又一場的廝殺之間,升華到了我都難以想象的程度,當她真正近身而來的時候,三下兩下,我便已然翻身將她死死地壓在了身下。

  果然不愧是與洛飛雨并列為邪靈雙姝的女人,我本來不帶半點兒情感色彩地將她壓制,然而這一番溫香軟玉的摩擦之下,竟然感受到不一樣的情緒來,而星魔在被我野蠻地壓制住,動彈不得之后,掙扎無果之后,居然哼哼地呻吟出聲來。

  這種誘人道極點的呻吟聲根本就是常人所能夠忍得住的,當星魔面具下面那溫熱的氣息撲在了我的脖子下面的時候,素了許久的我可恥的……呃,我終究還是凡人,忍不住將星魔臉上的面具一把扯了下來,瞧見面具下面那一張憋得通紅的俏臉,圓潤挺翹的櫻唇、直挺的瓊鼻以及波光瀲滟的明媚眼眸,哪一樣都是那么的美麗,讓人根本就沒辦法硬起心來下狠手。

  在猶豫了幾秒鐘之后,我揚起手來,下決心將星魔給打暈在地,然后離開。

  然而當手刀砍到一半,我卻再次停了下來,我環顧四周,倘若將這個美麗的女孩子擱置在這荒郊野外的地方,估計我走不出幾里地,她就有可能遇害。又沉默了幾秒鐘,我一把掐住了星魔的脖子,壓低著嗓子說道:“最后警告你一次,不要再跟著我,不然我會真的把你殺了的!”

  這般警告完畢,我松開了左手,又把星魔那把軟綿綿的腰間軟劍給直接扔到了遠處,站起來離開。

  然而我走了十幾步,豁然回轉,瞧見星魔居然氣喘吁吁地跟上了我來。

  瞧見這娘們居然并不聽勸告,而是執意要跟隨我來,我的臉繃得緊緊,下意識地去摸了一下鼻子,想著實在不行,我只有下狠手了,要不然小佛爺和他的一眾余黨可都在這附近呢,要是我真的因為這娘們兒暴露了,不但我會沒命,而且還會連累到一直在幫助我的許鳴,要真如此,那我這可就是婦人之仁了。

  然而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星魔居然提前說道:“你,是不是準備前往生死河那兒?我對那兒的路挺熟的,如果是,我或許還能夠幫得到你的忙……”

  星魔的話語讓我剛剛升騰而起的狠心立刻灰飛煙滅,我盯著這張妖冶美艷的臉孔,小心地說道:“為什么?”

  我只說了三個字,但是星魔卻已經明白了我所要表達的東西,伸開雙手,歡暢地表達道:“我來這里已經有小半年的時間了,膩了,不想待了。我聽說在生死河岸,常年都會有大片大片的曼珠沙華開放,美麗極了,我也想要去看一下。至于你,一個忍不下心來殺一個弱女子的男人,我倒也沒有什么好擔心的……”

  我再次認真地盯了這美女瘋狂而嫵媚的眼眸,細細看了好一會兒,才聳了聳肩膀,沒有再理會她,而是轉身,朝著遠方離去。

  這一路上,我走在前面,而星魔則走在后面,我們兩個像空曠原野上面兩個空靈而寂寞的符號,一直都沒有停歇,星魔無數次想找我搭訕套近乎,然而每到這個時候,害怕被她發現真實身份的我總是快步與她拉開了距離,然后快速疾奔而行。

  天地之間一陣寥廓,當周圍的參照物亙古不變的時候,時間也就沒有了意義,我不知道自己行走了多久,仿佛一直走到了世界盡頭,而終于我的視線被無數的花瓣給充斥的時候,后面的星魔告訴我,說我們應該是到了,因為在生死河邊,彼岸花開。

  彼岸花又名曼珠沙華,原義為天上之花,紅的似火,白的勝雪,它據說是接引之花,花香有著奇異的魔力,能喚起死者生前的記憶,它本是天上之物,憐憫世人,讓亡魂在歸于幽府之時回念一生,故而才會生長于此;而一直陪伴在我身邊的小妖,她的前身,據說便是這種神奇的花朵兒。

  我緩步地走進了一簇又一簇的花叢之間,望著遠處川流不息的人流,心中不知不覺地多了幾許感慨。

  不管我這到底是做夢,還是親身的經歷,但是心中那種蒼涼和悲傷,卻是實實在在的東西,填充在胸間,讓我那一釋懷。這世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人生于世,到底有什么意義,我們匆匆一世,又所為何來呢?

  正當我思緒萬千的時候,忽然耳邊傳來了星魔的聲音:“你是陸左,對不對?”

3條評論 to“終章 第二十三章 河邊彼岸花”

  1. 回復 2015/04/16

    洛十八,

    十九你太讓人失望了,總是沒見過女人的樣子。不是主角,你早死無數次!

  2. 回復 2015/05/12

    陸左

    前輩你要體諒一下素了很久的我啊

  3. 回復 2015/05/12

    陸十九

    前輩你要體諒一下素了很久的我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