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二十七章 小黑天逞兇

  盡管被她殘忍啃食的那奈河冥猿還在奮力反抗,四肢不斷揮動,然而這并不影響我打量這個女人——坦白說,她是我這輩子見過的少數幾個美麗到了極致的女人,臉蛋精致,杏眼櫻唇,雪一樣白的肌膚和勻稱的身材,讓人看著簡直讓人想要犯罪,盡管她這婀娜的身子已經被一整張綠色的樹葉所包裹,但是卻反而隱隱有一股欲言又止的誘人感覺來。

  盡管如此,但是瞧見她這標志性的光頭時,我整個人都直接萎了——這家伙,可不就是當初被大師兄給燒死的小黑天么?

  原來大師兄并沒有能夠燒死她,僅僅只是將其送回了原本來的地方啊?

  在我腦海里面響起來的并非是人言,而是一種意識之間的交流,是有內心而發出來的聲音,而在這兒的語言以前虎皮貓大人曾經給我們演示過,那是一種不同于現今世界上任何的一種語言形態,也只要肥鳥兒那種妖人才能夠學會,我放開了手,直接從樹梢上面掉落下來,然后看著這個美艷到了極點的光頭美女,小心地說道:“雖然當初你有對我下過手,但是將你送回來的,卻并不是我……”

  我正在試圖與她達成和平友好的協議,因為小黑天實在讓人絕望的存在,而這兒可是她的地盤,這種環境的加成和完全的成熟體,真的要干起架來,實在很難說有勝算的地方,而且在這混亂之地,這般開打,實在是太招搖了,即使慘勝,后面源源不斷趕來的神秘高手也能夠將我給弄趴下。

  然而我的這般委屈求全并沒有獲得小黑天的諒解,她那美麗得宛若天上星辰的一雙眸子里面閃耀著血一樣的虹光,三口兩口便將那水猴子腦殼里面的漿水吸干,一把扔開去,用白嫩的手背抹了一下粉嫩的櫻唇,然后笑了,我的腦海里則響了起來:“嗯,很強壯的雄性,一會兒先把你給上了,再吃掉,那就美好了!”

  這聲音剛剛落下,她的身子立刻化作了一道幻影,從十幾米外的地方幻化而來,瞬間就到了我的面前來。

  我將拉得緊緊的星魔給一下子推到另一邊去,右掌一震,小腹之下的氣海一動,那陰陽魚氣旋則瘋狂地催動起來,全身的勁氣源源不斷地順著各大脈絡聚集在手掌之上,然后啟發了被封印住的惡魔巫手,帶著觀想之法,仿佛重炮出膛,朝著奔襲而來的小黑天狠狠印了過去。

  轟……

  雙掌交擊,這個世界仿佛都在顫抖一般,巨大的力量在兩兩逼迫之下,化作了回蕩的沖擊波,以風和力的形式朝著四周擴散開去,吹去無數殘枝落葉,好些沒有站穩的奈河冥猿直接在地上翻了幾個跟斗,滾落到了一旁去。我也受不住小黑天這種洶涌而來的攻勢,連退了好幾步,反倒是那小黑天,她僅僅退了三步,臉上一抹潮紅之后,再也無恙。

  不過她雖無恙,但攻勢卻是暫緩了一些,而旁邊的星魔則心憂我的安全,直接吹響了玉笛,指揮著那些奈河冥猿充當炮灰,朝著小黑天攀附而去。

  經過劍脊鱷龍的一番撕咬,跟隨我們前來并且還存活著的奈河冥猿不滿二十,然而在聽到了女神召喚之后,立刻興奮地捶胸頓足,吱吱狂叫,在這世間發出了自己最后的聲音后,朝著小黑天蜂擁而上。這些家伙按理說也是奈河一霸,但是這也是有對比的,它們的天敵劍脊鱷龍被那小黑天一招料理,腦殼碎裂成西瓜,而同伴則被當做了開胃小甜點。

  實力如此懸殊,使得它們就仿佛食物鏈的最低端,根本就沒有任何生的希望,一上去就直接將自己體內的陰火引爆,只求能夠傷害到那恐怖而殘忍的光頭美女半分。

  十幾頭奈河冥猿一齊引爆體內陰火的那種場景無疑是十分讓人震撼的,這種光腳不怕穿鞋的悍匪作風把我直接給震撼到了,雖然與這些水猴子亦敵亦友,但是我也曉得它們其實也是一種智慧生物,然而就這般慷慨赴死,無畏無憾,心中也不由得多了幾許傷感。

  現代人有許多家伙都是自謂吊絲,然而瞧瞧這些猴哥們兒,為了女神悍不畏死,這是什么精神?

  無數的血肉綻放,也有無數的陰火連綿,這些陰火因為它們日常食物的不同而顏色各異,有慘白的冷焰,也有藍瑩瑩的光輝,也有的淡黃如菊,然而那激射而出的血肉根本就破不了小黑天那看似柔嫩、吹彈欲破的肌膚,至于熊熊燃燒起來的陰火,也僅僅只是將裹覆在小黑天嬌軀外面的那一張巨大樹葉給點燃,將這女性傲然的身姿給直接展現出來。

  幾乎在一瞬間,我的面前一片火海,在這陰森的樹蔭之下顯得是那么的顯眼。

  然而當那小黑天腳步緩慢地從火焰中走出來的時候,卻是那么的讓人絕望。

  我們這邊還剩下兩個奈河冥猿沒有沖上去,瞧見了從火光中走出來的赤裸小黑天,對視一眼,嗚咽一聲,居然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這里,朝著來路狂奔而去——沒有人愿意白白送死,即便是真正的亡命徒,當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沒有意義的時候,放棄或許也是一種解脫。

  我終于曉得了為什么許多厲害的家伙在這兒有去無回了,別的不說,光一個小黑天在這兒鎮守,都已經讓人瘋狂。

  瞧見自己的簇擁奈河冥猿幾乎全軍覆滅,星魔的眼睛在一瞬間也紅了,她抽出了腰間的軟劍,足尖輕點,人便直接沖了上去。星魔是那模特的身材和高度,而小黑天長得也是極高的,與她們相比,我反而有點兒還矮上了一點,瞧見兩人交手,一邊是軟劍揮舞若天空繁星,一邊是一身錦緞般的雪白塑造唯美,簡直就是一場打斗的藝術。

  然而這所有的一些在滿是水猴子尸身血肉的戰場襯托下,又顯得是那般的血腥。

  我一開始還心存僥幸,覺得當日七劍能夠制得住小黑天,而大師兄更是憑借著一張火符將她打回原形,此時此刻的我并不弱于前者,甚至還遠遠超出,或許還有機會,然而經過剛才的那一掌較量,我才曉得剛剛出生的小黑天,和此刻的成熟體相比,那實力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那個時候的小黑天可是在般智上師、我和雜毛小道、七劍以及大師兄等一眾高手的圍剿下,方才隕落,而此刻,即便是有奈河冥猿的自殺敢死隊,以及邪靈教的星魔在場,要想干過她,也實在是一件困難到極點的事情。

  最讓人氣憤的事情是,這娘們兒雖然長得跟人類一模一樣,但是從思維上卻是另外一個物種,根本就不把我們當做同類,也無法溝通,在她的心中只有進食和交配,一點兒溝通和解的可能性都沒有。

  星魔抖落一把軟劍,那招式簡直就是繁花似錦,用來對付比自己弱的家伙,或者拍電影,那效果簡直就是好極了,然而面對著小黑天這般恐怖的對手,卻實在是有些難以為繼,三兩下便被逼迫到了另外一邊,而就在小黑天正準備下了狠手的時候,我卻也頂了上去。

  星魔不是對手,但是我卻能夠與小黑天戰成一團,此刻的我一旦咬牙硬拼,其實也是一頭兇猛的野獸,光憑著身體的力量,也能夠勉強抵御得住這小黑天連綿不絕的進攻。

  我在正面牽制,而肥蟲子也賊兮兮地從那頭劍脊鱷龍的身體里爬了出來,它在黑暗中潛伏了一會兒,將自己的氣息給收斂住,然后倏然暴起,直接朝著那赤裸美女菊花盛開的地方射去。此招兇猛,乃肥蟲子的成名絕技,然而小黑天并非人類,一向是無堅不摧的肥蟲子此刻卻戰敗滑鐵盧,仿佛撞到了鋼板上面一樣,那種強度的撞擊直接讓它掉落下來,接著給一只圓潤瑩白的赤足狠狠一踩,直接陷入了泥土里面去。

  不過好在肥蟲子是一個蒸不爛、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響珰的一粒本命金蠶蠱,倒也不怯任何攻擊,并無大礙。

  肥蟲子失利,而身為蠱師的我失去了小妖、朵朵等一番助力,唯有咬著牙,憑著一身修為在前面頂著,星魔瞧見不利,上前來相幫,雖然頂過了好幾波攻擊,但是卻給那不耐煩的小黑天三下兩下,直接給撥擋到了一邊兒去,身子重重撞在樹上,一口氣上不來,軟綿綿地滑落下去。

  我戰得辛苦,但是卻并非一直飽受欺壓,此時此刻的我已經擁有了傲視群雄的真正實力,即便是沒有一種小伙伴的相助,憑著小腹之中的那顆陰陽魚氣旋、錘煉得如精鋼的身體,以及將耶郎傳承融會貫通的意念,即便是戰不勝這家伙,卻也不會死得太慘。

  而就在我們戰得一陣酣暢淋漓的時候,突然從林子后方跳出了一個披頭散發的老道人來,瞧見這兒的景象,他瘋里瘋氣地大聲喊道:“無量天尊,快看,這兒有個光屁股女人在打架呢!”

3條評論 to“終章 第二十七章 小黑天逞兇”

  1. 回復 2014/04/27

    匿名

    趕快更

  2. 回復 2014/04/28

    匿名

    快更啊

  3. 回復 2014/12/24

    小黑天

    上次把人家搞得那么慘,這次要你好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