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二十八章 瘋癲的老道

  這是一個披頭散發的老道士,腦袋亂得像個野人,臉上手上臟兮兮的,之所以說他是道士,是因為身上穿著一身邋里邋遢的道袍,不過許是好久沒有洗過的緣故,上面全部都是泥垢,而且還跟叫花子一般,幾乎都成了布條,在跑動中還露出幾乎成為排骨的兩肋來,讓人看著十分寒酸,又有些好笑。

  然而瞧見這老頭子,我卻是滿心歡喜,一掌逼開兇猛襲來的小黑天,朝著他欣喜地大聲喊道:“無塵道長!”

  是的,此老便是當初在洞庭湖深處龍島中失蹤的嶗山派扛把子,天下正道十大高手中的無塵道人,時隔許久,當我們都以為他已然離開人世的時候,卻沒想到他竟然會在這兒出現了,而且還是以這么瘋癲的形象來。而我這邊一聲“無塵道長”叫出口,那老道人渾身一震,朝著愣愣地看了一眼,失聲喊道:“后生仔,你認得俺么,俺的名字叫做‘無塵道長’?”

  瞧見他這幅模樣,我先是一愣,繼而立刻明白起來,原來這老頭兒不但看起來瘋癲,而且好像是已經失去了記憶。

  果然,當初被那只巨手給抓入了無盡洞穴里中去,而且還在這樣的壞境中過了這么久,即便是神經粗大得如同鋼筋,只怕也有些受不了,無塵道長變成這副模樣,倒也是能夠理解的。不過許是對“自己是誰”這個問題疑惑太久,驟然見到我,這老道士滿心歡喜,整個人如同猴子一般縱身一躍,直接朝著我這邊飛了過來,大聲地喊道:“后生仔,快快跟俺說一下,俺到底是誰!”

  他這邊是如此的激動,然而小黑天卻并沒有感受到他的這股情緒,面對著無塵道長的接近,她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威脅之意,只以為這個形如野人一般的老家伙是我們的援兵,柔軟的腰肢一扭,人便騰于空中,朝著飛躍而來的無塵道長抓去。

  別看那小黑天的雙手如柔荑一般細嫩,然而一旦貫通力道,便能生撕鋼鐵,無塵道長若是被這么抓一把,只怕整個人就要像抗日神劇里的鬼子一般直接化作兩塊來。不過他這老道士雖然人已瘋癲,但是身上的本事和手段卻是一點兒都沒有忘記,整個人在空中居然莫名地一下停頓,避開了小黑天的攻擊,反而是長長伸出一腳,踢在了小黑天的肋下。

  這老頭子這些日子來不知道是咋過的,那腳下的鞋子早就已經磨爛了,一腳的泥,刮在了小黑天雪白的腋下,實在是有礙觀瞻。他這匆匆一腳力道并不算大,不過卻也借了一些力,直接翻身跳上了樹干上,大聲叫道:“無量天尊,這光屁股女人好兇啊……”

  僅僅剛才那一下,便能夠看出無塵道人身為天下十大,雖然腦子已經糊涂了,但是身手了得,可堪一用,于是我朝著樹上的他大聲喊道:“道爺,我們兩個可是多年的好友、忘年交了,今日重逢,不勝欣喜,不如我們兩個并肩作戰,一起把這光屁股女人整趴下,我們再好好地談一談你的身份,好不?”

  我說得誠懇,那老道士雙手猛拍,哈哈大笑,說要得、要得,好朋友,一起打架,俺們把這光屁股女人打趴下,老哥哥讓她給你生孩子,可好?

  我跟無塵道長打的交道并不算多,印象中是一個刻板嚴肅、不茍言笑的老頭子,然而此刻的他一旦癲狂起來,倒是還蠻可愛的,居然還想讓這小黑天給俺做媳婦,生孩子——哎呀,哎呀,討厭,我可是素了這么久,經不起這般的考驗呢……

  瘋瘋癲癲的無塵道長一出現,就仿佛陰霾天氣里面的一縷陽光,直接照進了我沉重的心中,整個人都變得無比活力起來,全身一震,骨骼啪啪作響,一聲呼嘯,說好嘞,老哥哥,我們先打架,打完架再說別的。

  此言一出,我錯身而上,與無塵道長一起夾攻起那全身防御簡直就是“大號肥蟲子”的小黑天。

  小黑天此物進攻能力非常強悍,不過這并不是我最頭疼的地方,關鍵還要算她的防御能力,別看著她是一個柔柔弱弱的美麗女子,然而實戰起來簡直就是一臺人形兵器,那骨骼、那皮膚,別說我是用身體,就算是用那鬼劍、石中劍,也未必能夠斬得破半分。

  不過有了無塵道長的輔助,一切就顯得是那么的輕松了,不愧是依靠實力打拼上來的十大,這老家伙一旦認真起來,雖然沒有和雜毛小道配合那般心有靈犀,但是也比跟星魔這種等級的小朋友強上百倍,我在左,無塵老道在右,兩人輪番進攻,那小黑天便是有著源源不斷的力量,但是在我和無塵道長的夾擊之下,卻不得不連連后退。

  唯一的缺點,就是這老頭兒實在是太呱噪了,一邊打架,拼死相搏,一邊還哇哇大叫,說大妹子哎,你露點了!大妹子,光屁股會不會感冒啊?大妹子……

  呃,后面的是滿口黃腔,我也不敢述諸于文字,在旁邊的我聽得一陣汗顏,這哪里是嶗山上面那得道的真人,簡直就是東官街頭尋春的怪大叔啊。不過似乎是這老道士的嘴實在是太臭了,也使得那小黑天大部分的攻擊都落在了他的身上,狂風暴雨一般猛攻,便是連這無塵道長也有些收不住,他順手抄起來的樹棍都斷了幾截,而渾身上下也中了數掌,雖然并不重,但是多少也吐了幾口血。

  小黑天身上受的傷更多,我的、無塵老道的,還有肥蟲子拼死耍狠,竟然也在這娘們身上咬下了幾口肉來。

  不過即便如此,那小黑天也仿佛永動機一般,電動馬達不停歇,而且一下更比一下猛,搞得這一片林子都遭了殃,嘩啦啦地垮了好多樹葉子,所到之處,一片狼藉。

  無塵道長的腦殼果真是已經壞了,別人若是挨了那幾下,只怕也是心生畏懼起來,然而他不,疼痛讓他變得更加厲害了,這野人一般的瘦小身子在不停地跳躍,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然而每走一步,都準確地踏著罡步,將所有神秘的氣機給牽引出來,布置出一個大大的法陣來。

  步踏天罡,順行北斗,此乃道家降魔除妖地入門之法,然而越是簡單的,越有效果,特別是以此宿老來施展,更是厲害,不多時,這瘋瘋癲癲的老頭兒居然將整個空間的氣機都隔絕在外,而里面則到處都是他的炁場關聯,小黑天的每一步都在了他的掌控之中,他仿佛是戰場上的指揮大師,雖然并不足以打倒小黑天,卻是已經能夠立于不敗之地。

  如此方才是真正牛逼之人的手段,無塵道長一邊發出色色的猥瑣笑聲,一邊將小黑天的活動范圍越逼越小,然而我則一直都在協防,防止一心布陣的無塵道長被那小黑天偷襲到,前功盡棄。

  許是感覺到了危險的來臨,那小黑天的反擊強度越來越激烈了,而無塵道長因為腦殼不太好使的緣故,雖然本能地在布著陣,但是對自己防衛卻并不能做得很好,所以我的壓力十分巨大。不過我的這般照顧倒也使得那老道士倍生好感,說后生仔,你倒是還蠻厲害的,老頭子若是不用全力,說不得還弄不過你呢。

  我也不曉得如何回復他的話語,只是在這暴風驟雨的攻擊中風雨飄搖,然而小黑天對于危險的意識十分強烈,就在無塵道長即將成功之時,她忽然如地鼠一般,整個人直接朝著泥地里面撲去,那無塵道長瞧見,一聲厲喝道:“妖孽哪里走!”

  他一掌拍出,卻不想到那小黑天居然直接沒入了泥地里,這一掌僅僅只是拍出了一個碩大的泥坑來。

  一擊不得手,無塵道人的身形似電,仿佛憑空消失一般,下一秒竟然出現在了二十米之外,而那兒有一個淡薄的人影,與他轟然交手,這一掌與我先前的幾乎一模一樣,不過全身赤裸的小黑天借著這力道,直接遁入黑暗之中,不見蹤影,而無塵道長則朝著我們這邊斜斜跌落而來。

  無塵道長一路跌落而來,撞垮無數樹枝,嘩啦一下跌落在自己剛才拍出來的泥坑里面,全身僵直,我以為他掛了呢,剛湊過去一看,卻瞧見他一下就蹦跶起來,左右張望了一下,扁著嘴哭了,說娘咧,俺居然給一個光屁股的女人欺負了,太無能了……

  面對這這么一個哭泣的瘋老頭兒,我實在是沒有哄的經驗,所幸剛才被小黑天拍飛的星魔也跌跌撞撞地走了過來,瞧見這老道士,不由得詫異地喊道:“嶗山無塵?”

  無塵道長扭過頭來,看到了星魔,一把抓住我,說小兄弟,這是你媳婦么,不錯啊,老頭子我就喜歡含而不露的,這種才叫做韻味,可比剛才那妖怪漂亮多了,不過就是這聲音,怎么好像沒斷奶一樣?對了,你們兩個都認識我,對吧?快給老頭子說說,我到底他媽的是誰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