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三十章 唇間一抹香

  當我朝著前方縱步疾奔的時候,已然失去了星魔的蹤跡。

  與此同時,周邊的氣流也開始逐漸地增長起來,隨著頭頂上那遮天蔽日的樹蔭不知不覺地走移,那罡風便顯得越來越劇烈,先前一片寧靜祥和的氣氛驟然消失不見了,而那些罡風化作了一道又一道漩渦,使得行走其間的我宛如在駭浪驚濤中逐流,隨時都有被擊翻倒地的可能,而我腳下的樹根也在不斷地移動,使得往往我一步踏下去的時候還是泥地根須,而真正踩到實處時,卻是一腳冰冷刺骨的血水。

  不過越是到了此刻,我的心中卻越發地冷靜起來,腦海里面也如同本能一般地高速計算著,總能夠計算到自己下一步的落點,即便是踩錯了,也能夠迅速補救回來,然而人力有時盡,在即將越出樹蔭庇護的時候,我終究還是一腳踏空,整個人就掉落進了河水里。

  身入河水,仿佛掉入了冰窟窿里去一般,一股驚悸靈魂的寒意瞬間就充斥在了我的腦海里,與此同時,我感覺身子變得無比沉重,全身上下仿佛有幾十雙的手,在把我往河底下拉扯,悲戚的哭嚎聲充斥在我的耳畔,幾乎在一瞬間,我差一點都以為自己即將死去。

  然而正當我鼓足氣勁反抗時,突然右手一緊,便給一道巨大的力量又拉回了河面上來。

  我全身被一陣疾拍,身上的那些刺痛立刻消失,我睜開眼睛來,瞧見竟然是原本說要往回走的無塵道長。

  這瘋瘋癲癲的老道士一把抓著我,縱身前掠,瞧見我這么快就清醒過來,嘿嘿一陣笑,說本來懶得管你這個小子了,后來一想,難得碰到你這么投緣的小家伙,再說了,我還打算把我那漂亮的女兒嫁給你呢,雖然沒有扯結婚證,但是你也算是我半個女婿兒了,你要死了,我上哪里去找一個跟我差不多厲害的后生仔去啊?

  他這般說著,居然迎著呼呼的罡風就朝著前方飛奔起來。

  我一肚子苦水——我的無塵大叔,你自個兒就是老光棍一個,精神分裂也就算了,還怎么成妄想狂了?不過雖然被無塵道長這亂七八糟的話語雷得一塌糊涂,但是這老道士到底是在這兒生活了許久,對于此間的變化和法則的理解遠遠比我深,他拉著我一陣狂奔,總能夠在緊要關頭避開那湍急而來的罡風,也能夠借助樹枝的彈力,跳躍過那寬闊的河水。

  我埋著頭,跟這位野人一般的老道士一陣狂奔,在經歷了最狂暴的罡風之后,世界倏然一靜,而他也停了下來,我方才曉得我們已經到達了彼岸。當所有的危機如同潮水一般退去的時候,無論是我,還是無塵道長,心中那根繃緊的弦也都松開了,疲憊得直接一屁股坐在這地上,喘著粗氣,想著剛才的險惡后怕不已。

  思維先是一陣放空,繼而想起了在我們之前沖向對岸的星魔,我一下就跳了起來,四處張望,拉著無塵道長的胳膊大聲喊道:“星魔呢,星魔她人去哪兒了?”

  我喊著,然而入目處與來時的對岸一般,依舊是一片混沌昏暗的曠野,除了緩緩流淌的紅色河水,什么也瞧不見。

  至于先前我們渡河而來的那棵巨大接引樹,早就不知道移動到了哪兒去。無塵道長被我搖得散架,一把推開我的手,喘著粗氣說道:“你媳婦兒的名字叫做星魔?挺奇怪的名字啊,我剛才看到前面有一個身影,直直墜落到了河里,應該就是她沒錯了。唉,好可惜哦,多好的一個女娃兒……”

  聽到這話兒,我整個人如遭雷轟,直愣愣地站在了那兒,一動不動,過了好久我方才醒轉過來,干笑了兩聲,說不會的,你一定是在騙我。

  這老道士勃然大怒,直接從地上一躍而起,糾住我的衣領,吹胡子瞪眼,大聲罵道:“你個沒心沒肺的蠢貨,俺可是個實誠人咧,從來不會騙人,死了就死了,我親眼看到她掉進河里面去的,騙你干啥子?”這老道士下手沒輕沒重,將我勒得氣都喘不過來。

  我也是發了火,一把揪住他滿是污垢的手掌,憤然喊道:“你既然看到她了,為什么不把她救上來?”

  無塵道長一巴掌把我給推飛,重重摔在地上,而還沒有等我爬起來,他那一張滿是污垢的老臉已經湊到了我的面前來,溫熱而熏臭的氣息撲在我的臉上,一雙眼睛死死盯著我,一字一句地說道:“那么漂亮的一個女娃兒,你以為我不想救?但是剛才,連我都他媽的沒有命了,能夠把你活著帶過來,都已經是萬幸了,你還想怎么樣?你還要怎么樣,救你還是救她?”

  無塵道長的話語讓我整個人都懵了,對啊,生死博命,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念之間,半分猶豫的后果或許便是萬劫不復,無塵道長選擇將我給救了出來,我還有什么可以埋怨的呢?可是……

  我摸了摸嘴唇,上面似乎還有一點兒余香殘留,它讓我想起了那一個瘋狂到了極點的熱吻,以及那眼神中表達出來的能夠將人給融化的熾熱,突然間我感覺到了無比的后悔——如果,我是說如果我一開始就告訴星魔,我跟她一直想要較勁兒的洛飛雨根本就沒有任何感情糾葛,她最多也就是我嫂子,朋友妻,不可戲,她若真的想跟洛飛雨一決高下,自可去找雜毛小道試試手,說不定一勾引便能夠成功……

  或許我告訴了那個說話嗲嗲的星魔,她就不會這么拼,也就不會死了呢?

  如此想著,一陣沉重的自責就彌漫在了我的情緒里,整個人就趴在了地上,心灰意冷,一點動彈的想法都沒有,恨不得折身回去,也跟著跳進那翻滾不休的奈何里去。瞧見我一副意志消沉的模樣,無塵道長恨鐵不成鋼地對我劈頭蓋臉地一陣猛打,這老道士腦殼有問題,下手沒輕沒重的,我若不躲開,說不得要給這老頭兒給打死。

  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跟這瘋老頭兒我也沒有啥子可以計較的地方,來不及傷感,直接跳起來,瞧見他急吼吼地追來,怎么喊也不聽勸,撒腿就跑。

  無塵老道在后面追,我在前面跑,不知不覺就追出了好遠去,過了一會兒,我感覺后面突然沒了人,回頭一看,瞧見那老道士正摟著肚子,在遠處喘氣呢,才曉得已經跑出好遠了。剛才匆忙之間也沒來得及細看,此刻左右一打量,瞧見在兩點鐘方向有一處高高的山峰輪廓,頂尖處還有白光游繞,而其余的地方全部都是一片黑暗,什么也瞧不見。

  無塵道長氣喘吁吁地趕了上來,瞧見我抬腿又要跑,遠遠地喊住,說你個狗娃子,跑死啊?

  我一臉苦惱,說道爺,你這劈頭蓋臉一通揍,我不跑,可不要被你打死啊?

  無塵道長氣喘吁吁,說俺老頭子要不是看你一副爹死娘嫁人的喪氣樣,哪里會打你?告訴你,你好好想一想,人家都為你死了,你可不得好好活著?要不然別人的勁兒都白費了!再有,你不想一想你爹你娘,還有你那七房媳婦?尋死,哼,還不如老頭子我打死你呢!

  我抱拳求饒,說您圣明,圣明,我都懂,懂了。

  無塵道長得意洋洋,說看看,都說你是個榆木疙瘩,不打不開竅,就是欠揍吧?

  我等著他走近了來,一邊點頭稱是,一邊說道爺,接下來我們怎么辦?這老道士嘿嘿傻笑,說你真蠢,老頭子要曉得怎么辦,還不早回去了?他一句話把我丟到了谷底,又一句話把我給拉了上來:“不過呢,我倒是看到好多強人朝著那個山上面爬去,有一次我還碰到一個開天眼的小姑娘,她告訴我,說那白山上面有個陰陽界,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我仰起頭,瞧著遠方那兒的山峰,結合所有的信息,差不多也已明了大概。

  我們所處的地方,雖然也是陰陽顛倒,但是與鬼鎮那兒也很相似,大約都是處于陰陽兩界的邊緣地帶,交接之地,彼此侵蝕,又彼此關聯,便如太極中的陰陽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萬象之數雖然無窮,但基本之數則為陽奇陰偶,而想要返回另外一邊,必須找到那陰眼,方才能夠引渡彼岸。

  我若想要回陽,也只有朝著那白山之上行進,如果幸運,或有希望,如無希望,永墜沉淪也不遠。

  如此思量,我不再猶豫,與無塵真人朝著那兒一陣疾奔。

  路途遙遠,并不細講,不知不覺間已然走出許久,然而這兒并沒有河對岸那么安靜,路上總會有一些東西過來打擾,或是蟲蛇,或者野獸,或是人形之物,此類模樣皆十分可怖,與以前所見的大有不同,使得這一路上并不寂寞。然而就在我們即將到達山下之時,我卻突然瞧見了一個實在也想不到的身影——天魔。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