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三十五章 但死又何妨?

  我心中一苦,沒想到這沒多久的功夫,這瘋顛老道士不但把我當作了女婿,連那莫須有的女兒名字,都給搗鼓了出來,還真的是讓人郁悶啊。

  不過不管怎么說,有了這天下正道十大高手之一的加入,此行成功的勝算也總算是又多了一些。

  我沒有再多說話,看了雪瑞一眼,沒想到那妹子卻給了我一個后腦勺,用繩子簡單扎著的清爽馬尾搖啊搖,人都已經走出了這處密室。

  此行緊急,來不及太多寒暄,倘若去得晚了,只怕小佛爺已然完成了大輪回術,轉世重生了。所以在最熟悉地形的雪瑞帶領下,我們馬不停蹄,很快就出了那隱秘的洞口,然后朝著山下的峽谷奔行而去。

  我本以為依著雪瑞的修為,可能會趕不上我們的腳程,然而一在曠野上奔行,便立刻瞧見她的不凡來——雪瑞在蚩麗妹的蟲池之中沉寂了兩年多時間,此刻驟然一見,才曉得別的不說,她那宛若凌波仙子的身法,就遠遠要比我厲害許多,整個人一旦全速奔跑起來,恍若一道影子,若用肉眼,根本就抓不住她的身影,倘若不是特別注意,她就仿佛直接消失了一般。

  我瞧見這些,曉得雪瑞之所以變得如此厲害,除了蚩麗妹之外,她之前的師父羅恩平也是給她打下了堅實的基礎,特別是開過了天眼,整個人和以前相比,便若那云泥之別。

  瞧見了雪瑞的這般表現,我沉重的心頭也輕松了一些,而后又與肥蟲子聯系,知曉雖然我們的意識被震蕩出來,它們倒也沒有什么事情,原地待命而已。

  舊路重走,倒也沒有費去我們多少時間,很快我們就來到了那個峽谷附近,有了肥蟲子先前的探路,我們也沒有再傻乎乎地直走入谷,而是繞了一段路程,朝著旁邊的山壁那兒攀爬而去。

  那山壁陡峭,卻難不倒我們三人,雖不說如履平地,倒也能夠勉強通行,小心翼翼地避開陣法限制,進入了山谷中去。

  沒多一會兒,我們再次與肥蟲子、青蟲惑會合。

  瞧見我們這邊火急火燎地趕過來,氣都沒有喘勻一口,然而肥蟲子那小東西卻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直接騎在了人家青蟲惑的身上去——盡管我天真純潔,但是也曉得它并沒有在干什么好事,靈蠱的世界我并不懂,不過還是將它給直接揪了下來,回過頭去,瞧見雪瑞也是滿臉通紅,眼神飄忽,盡力不來看我。

  氣氛有些微妙,我也沒有說話,而是將注意力集中在了峽谷里面,瞧見那處祭壇之上已經開始形成了一個以怨靈為主的巨大龍卷風,大量的兇靈在不斷旋轉,發出讓人全身發麻的哭泣,再加上黑暗中不斷響起的唱誦,使得整個峽谷仿佛一體,呼吸與共。

  那祭壇已經被巨大的黑霧包裹,雖然我能夠聽到天魔那張狂至極的祈禱之聲,但是已然瞧不見了他的身影,更不用提身處陣中的小佛爺。

  雪瑞得過蚩麗妹的提點,曉得此法,低聲告訴我,說倘若讓白山之上的輪回之光照下,那么小佛爺就已然完成大輪回術,此法完成,他就能夠在陽世重塑鼎爐,成為極為恐怖的存在。

  到了那個時候,這天下之間,能夠制住他的,恐怕就屈指可數了。

  雪瑞說得悲涼,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問接下來該怎么辦,是不是要沖入其間,將陣中的小佛爺斬殺了,就可化解此劫?

  雪瑞點頭,說陸左哥,此次估計有死無生了,你可舍得?

  我望著兩百米開外祭臺之上的那無盡黑風,深深吸了一口氣,短短一瞬間,這二十七年來的人生經歷仿佛都一齊涌上了心頭,腦海里那一幅幅讓我留戀的場景,和所有值得珍惜的人與物,都充斥在我的腦海里,越是珍惜它們,就越舍不得被毀滅,我陸左從來都不是啥子高大上的英雄人物,我只是一個草根,而且還極為怕死,但是為了某些東西,某些心頭那值得珍惜的東西,死了,那又有何妨?

  我微微地笑了,慷慨悲歌地說道:“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輕于鴻毛,我艸,誰要想讓我不好過,我就讓他的野心,與我一同陪葬吧!”

  此言方罷,我松開了抓在了山壁上面的右手,整個人直接滑落谷底,倏然而至。

  我落腳處是一個正在瘋狂唱誦咒文的家伙,強大的重力勢能直接將他所有話語都砸進了肚子里去,而下一秒,我的身子宛若群山凝重,他一聲慘叫未起,人便成了一灘肉泥。

  戰斗在一瞬間打響,雪瑞和無塵道長相繼落在了我的左右,幫我擋住了旁邊暴起的反擊,使得我可以不顧周圍,全力前進。

  作為天下正道十大高手的無塵道長,他盡管人已瘋癲,又沒有趁手的法器,然而一旦全力施展開來,除非是能夠及得上十二魔星之人,不然面前便無一合之將;至于雪瑞就更是不用我擔憂,這妹子若論修為,自然是遠遠不如無塵道長,然而身俱天眼的她眼觀四路、耳聽八方,所有朝她而來的攻擊都能夠提前預料,也都在瞬間落在了空處,她仿佛戰場之中的掌控者,不管形勢如何危急,她都是游刃有余,仿佛謫落人間的仙子。

  有著這兩人護翼,我便再無顧忌,發足狂奔,朝著祭臺之處沖去。

  然而我并沒有能夠多沖出幾步,身前立刻就有人前來阻攔,這些家伙大部分都是些須發皆白的老頭老太太,然而他們表現出來的強大戰力,卻是讓人刮目相看,或許單個兒來論,并不足以跟十二魔星或者護堂十八羅漢去媲美,然而結陣列于前方,竟然比那高墻深池還要堅硬。

  我咬著牙,硬憑著一股血勇將四五人劈死踢傷,然而竟然又從黑暗中涌出一堆更厲害的家伙來,將我團團圍住。

  場面一時混亂,我渾然不顧性命地一陣猛攻,拎著一把搶過來的鬼頭斷刀,一刀逼退面前一群人,瞧見雪瑞和無塵道長已經被圍堵上來的人群給分割了,不過無塵道長修為極高,而雪瑞身法奇快,又有青蟲惑護翼左右,暫時無礙,這才有心打量了一番面前的這些高手,都是些陌生臉孔,不過瞧那雙目發直,不時還流露出了狂熱的戰意來,曉得這些都是被人蠱惑的高手。

  忽然之間,我瞧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瞳孔收縮——那個正在與無塵道長正面交戰的黑影子,卻是當日我在邪靈峰下死亡谷遇見的老者,他是邪靈教前任左使王新鑒的弟弟,洛飛雨和洛小北的小姥爺,看見這個當日還對小佛爺大不敬,罵罵咧咧的苦修士,此刻居然舍生忘死地與無塵道長戰作一團,我的心中霍然醒悟過來,原來這些修為高深、進退有度的高手并非是平白生出,而正是邪靈峰下的那一群苦修士。

  萬萬沒想到,這些人在這半年的時間里已經被小佛爺洗過了腦,成為維系他統治最重要的基石。

  想明白了這個道理,我的渾身發寒,而這時那佛爺堂的秋水先生也出現在了我前方的不遠處,指著我的腦袋,恣意地大笑起來:“陸左,你以為先前瞧見了你之后,我們就沒有一點兒提防么?就知道你會狗急跳墻,妄圖以搏命來阻止掌教元帥的轉世重修,所以我們才會在這兒布下天羅地網,讓你上天無路,下地無門——來吧,我邪靈總壇那五千多人的性命,今天就要你來償還了,上!”

  這個平日里素來儒雅的中年方士面露癲狂,一雙眼眸里散發著錐子般鋒寒的光芒,右臂一揮,那些全身黑霧的苦修士便如野狗一般,直撲而來,根本就顧不得自己的死活。

  與人打架,第一怕高手,第二怕亡命徒,而我面前的這一群人卻是兩樣都占,此番洶涌而來,實在是讓人覺得一陣無力。

  不過我既然已經拋卻了生死,自然要比這些人更加兇猛,手持鬼頭刀,奮勇上前,不知不覺又前沖了五十多米,一番大戰,那半截鬼頭刀的缺口無數,血跡層層,不知有所少人死于此下,于此同時,我的身上又不曉得添了多少傷口,最重的一道,是我的小腹被一根長矛貫通,一個南北通透的血口出現,那腸子都流了一地,好在肥蟲子還顧及我的生死,拋開正在撕咬的那人,過來給我將拖在地上的腸子叼起,還給我在斷口處打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然后塞回了肚子里面去。

  戰況已經如此險惡,然而我終究還是近不得那祭壇半分,奮力揮舞著手中兵器,而小腹處傳來的灼燒之意卻將我給拉入痛苦的深淵。

  正在這時,我們頭頂突然一陣光芒閃耀,余光之處,一道白光宛若流星一般落到了祭壇上,而與此同時,那滾滾黑霧之中傳來了一聲陰柔的聲音:“我的阿哥,沒想到我們竟然還會提前見面啊……”

6條評論 to“終章 第三十五章 但死又何妨?”

  1. 回復 2014/04/29

    哥哥

    速度更新阿 小弟等不急了

  2. 回復 2014/04/30

    四川北路

  3. 回復 2014/04/30

    煞筆、

    。又沒了!!!

  4. 回復 2014/05/02

    劉璃夜″

    可惜快沒了!

  5. 回復 2014/12/24

    陸左

    我的腸子啊。。。

  6. 回復 2015/06/16

    腸子

    蝴蝶結形狀該不會影響某些生理功能吧,比如說排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