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三十九章 尊者與蠢貨

  猛虎無爪牙,便如貍貓一般,而沒有了鬼劍以及石中劍的我,所憑的,也不過一面驅邪開光銅鏡,一雙惡魔巫手,本命金蠶蠱以及當年洞庭湖中那黑龍給我留下的龍紋而已,至于陰陽魚氣旋以及那諸多法門,也都只是固本培元之物,與這等兇獸相搏起來,卻也占不得什么上風。

  這便是為何古人會窮盡一生的氣力來鍛造一把神兵利器的緣故,也是為何劍客會將手中之劍,當做比老婆還要親密的存在在養,日夜不離身,皆是因為很多時候,一把鋒利而有靈性的武器,能夠斬去許多麻煩。

  而此刻的我則最是麻煩,這頭長著三個頭顱的畜生擁有著龐大的體型,而在這里面則蘊含著與之匹配的恐怖力量,于此同時,它擁有著熊的力量,狼的兇殘以及人類的智慧,更重要的是它在這陰陽交界的地方司職已久,對這兒的法則早已熟悉,這樣的家伙已經不是普通意義上的魔怪,所以我才稱呼它為神君。

  何為神君?這東西大約都是草頭出身,然后被招安落了個正規的名分,打個比方說,就如同《西游記》里面觀音姐姐家的熊,太上老君家的青牛,又或者說得現實一點,雜毛小道這半年來一直帶著的小黑狗阿普陀,也是一般,它們不但自身的實力強大無比,更重要的是,后臺夠硬。

  通常來說,類似這種家伙,都是打完了小的,又來了老的,而且通過先前那個紙糊的白臉郎君,便可以曉得此間的人物并非尋常。

  這家伙渾身皆有護體罡氣,無孔不入的肥蟲子在外間游弋許久,也只能將打掃一些它身上長出的毒蛇,入不得里間,而在它滿地翻滾、地動山搖之后,我也近不得身,只有由肥蟲子前那東西面前不斷吸引注意,而我則在這方寸之間不斷地奔逃,免得被這龐大的重量給死死壓在身下。

  這是一個十分難熬的過程,它并非剛才那個白臉兒郎君一般好弄,我也是戰得十分辛苦,好幾次就要給它撲倒在地,一口吃了去,即便是使盡全力,也僅僅只能夠勉力維持。

  好在本來因為我的拖延而跑出很遠的那個瘋癲老道士卻有突然折返回來,這個老家伙腦袋雖然有些不靈光,但是身手卻著實了得,他竟然能夠左手畫方,右手畫圓,雙手凌空畫符,生出淡淡的陽剛雷意,將這三頭魔怪的力量給限制在了一個可控的范圍之內,而我也不斷地使用那人妻鏡靈,藍光耀體,不過也僅僅只是能遲滯一下對方,而不能如同當日林子里的牛頭一般,將對方給固化,動彈不得。

  實力根本就不是一個層面,這頭畜牲仿佛是從神話時代而來的魔怪,而源自于末法時代的我與無塵道長,即便此刻的實力已然遠遠超出同一輩人的水平,但是在這樣的家伙面前,終究還是力有不逮,終于在一次失手中,我被那巨象一般龐大的家伙撲中,那厚實的爪子死死壓在我的胸膛之上,而前來救援的無塵真人則被它尾鞭一甩,直接飛出了百米開外。

  將我給制服了之后,氣喘吁吁的我抬頭看去,瞧見左邊那只熊頭已經完全石化,而脖子上面有黑氣包裹,使得那效能并沒有蔓延全身,那只狼頭低下來,伸出滿是倒刺的舌頭舔我的臉。

  這一舔,我便是一臉的血。

  也不多,就那么三兩下,我渾身上下便沒有一處好肉,整個人仿佛被活活剝了一層皮一般,于此同時,那狼頭的涎液呈現黑色,腥臭無比,上面裹著劇毒,與我的鮮血交融在一起,立刻滾滾生煙,而我的皮肉也是一陣滾冒,發燙發焦,仿佛把我放在火上烤炙一般,這痛苦,簡直就不是人所能夠忍受的。

  瞧見我強忍著疼痛不出聲,那牙包谷都咬得喀喀作響,牙齒欲碎,那狼頭方才起開,而中間的美女頭顱帶著勝利者特有的微笑,得意洋洋地說道:“怎么樣,我說過的話,從來都不假吧?”

  這女人極致漂亮,倘若撇開那滿頭張揚的蛇發不談,她的美麗程度足以堪比小黑天、蚩麗妹這種人世間不可能存在的絕色,然而此刻在我的眼中,卻是那么的恐怖。

  物極必反,月盈則缺,丑陋的極致是美麗,而美麗的極致也有可能相反,我死死盯著這頭守在陰陽界邊的魔怪,并沒有半點兒臣服,而是一字一句地說道:“神君,你存于世的時間,或許可能遠遠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圍,在你的生命里,我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樂子,然而對于我來說,任何阻擋我與自己最珍惜的那些人見面重逢的家伙,都是不可原諒的。所以你放了我,我會感激你,而如果你想要將我永遠地留在這里,那么我告訴你,我的怒火,將是你從此以后不可抹去的恐怖回憶!”

  面對著我的威脅,這三頭魔怪仿佛在聽天方夜譚一般,哈哈大笑,此刻的它已經驅使著黑氣,將熊頭給重新復原,而那美女則露齒一笑,挑釁地說道:“好啊,我倒要看看,你讓我怎樣記得你?”

  我冷冷地笑著,默默地觀摩著心頭那突然浮現出了兩個符文。

  這兩個符文它其實一直都存在于我的手掌之上,只不過被我用龍紋做了掩蓋,它們的名字,一個叫做“毀滅”,一個叫做“希望”。

  它們僅僅只是兩個簡單的符文,然而在此時此刻,在我的眼中,它們卻是那么的復雜紛呈,里面的每一道勾勒和圖形,都仿佛蘊含著許許多多的規則和大道,而在此之下,又仿佛有著無數的基層運算公式在將其作為支撐,瀕臨死亡和被人欺辱的憤怒在我的心中發酵,它們是最好的催化劑,全部都給導入了“毀滅”的那個符文之中,而那簡單的一個符文,仿佛卻是那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開,將有著令人驚悸的恐怖。

  我也害怕,然而所謂“我死過后,管它洪水滔天”,既然有人想要我死,那么他媽的誰都別想活。

  是的,我莫名就是這般的態度。

  呼……吸……

  呼……

  隨著那個符文充斥到了我的腦海,力量也開始積聚而來,整個白山的脈絡都與我相連。

  我呼吸,它也呼吸,整個天地都仿佛活過來一般,肥蟲子出現在了我的額頭之上,散發金光,幫我掌控著這股氣息,巨大的力量讓我的視野變得越來越清晰,我突然感覺到壓著自己的,并不是一個三頭魔怪,而僅僅只是一道又一道力量和規則的衍化物,我倘若能夠將其解析,那么戰勝于它,或者弄死它,應該不是難事。

  然而那魔怪并沒有遵守自己的諾言,隨著我氣息的逐漸強大,它終于感受到了害怕,那龐大的身子在發抖,而在某一個時間點,它終于低下頭來,臭烘烘的狼嘴張得巨大。

  我的腦袋與這狼嘴相比,就仿佛西瓜與核桃的比例,遺憾的是,我的腦袋遠遠沒有核桃堅硬。

  雖然感受到了強大的力量,但我終究還是沒有時間,那么,我要死了嗎?

  狼嘴倏然而近,那口涎都已經滴落到了我的眼睛里,一陣火辣辣的感覺傳遍了我的全身,我的左眼驟然失去了光明,我聽到了火辣辣的“吱吱”響聲,就好像烤肉的時候,那油汁滴落到了燒紅木炭上的那種聲響,聽上去十分誘人,然而當我聞到屬于自己身體的肉香,感受卻并不是那么的自在。

  我右眼的視界也變得越來越模糊,但見那狼頭里面的小舌頭越來越近,幾乎就要將我給吞沒了……

  然而就是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一道沉重而又熟悉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畔:“是誰,打擾了我的睡眠?”

  這聲音山呼海嘯,卻并不能阻止那三頭魔怪將我給活活吞噬。

  然而聲音不行,但是那意識卻如山巒塌陷、積年雪崩一般倏然蔓延而來,原本準備將我給活活咬碎的那三頭魔怪被這股氣息鎖定,身子立刻變得僵直,而那丑陋的狼頭也在離我半個指頭的距離停了下來。接著它仿佛受到了巨大的驚嚇,整個身子一陣蠕動,竟然開始縮小,由小山丘一般的龐大體型一點一點兒地縮了下來。

  當中的那個美人兒頭顱恐懼地大叫道:“奶奶饒命,奶奶饒命,不過就是幾個越界的小老鼠,我會處理好的……”

  “越界的小老鼠?”

  那聲音宏大,充滿了神秘之感,又隱隱契合某種氣機,當它降臨而來的時候,我感覺到了一股清泉洗滌一般的舒暢,渾身的痛苦竟然不翼而飛了。

  而當我恢復了所有氣力的時候,胸口的怒火竟然也給澆得熄滅,聽到那個慈祥的聲音緩緩說道:“蠢狗,難道你看不出來,他是一個有著大氣運的尊者么?”

  那三頭魔怪還在掙扎著,不過卻已經成了一條土狗模樣:“尊者?奶奶,他不過就是一個比較強壯的螻蟻而已……”

  “蠢貨!”這是那個聲音對這三頭魔怪最后的評價。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