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四十一章 人間歡樂多

  “救命啊,救命啊,放開你的臟手,你這個瘋老頭,大人我的最愛就是媳婦兒朵朵,至死不渝!傻波伊,去你的什么女兒,大人我不要!”

  虎皮貓大人奮力掙扎著,然而卻給那只臟手拽到了外面去,兩人吵吵鬧鬧,越走越遠。

  我的意識剛剛從一片混沌黑暗中蘇醒過來,記憶是一點兒一點兒恢復的,聽到這鮮活的聲音,就仿佛引子一般,先前所有的記憶也都浮上了心頭。

  當初我從老屋昏迷過后,一切的經歷顯得是那么的虛幻,就仿佛一場噩夢一般,我本能地拒絕相信,然而當嶗山派無塵道長那瘋瘋癲癲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畔,我之前經歷過的所有一切,都顯得是那么的真實,根本沒有一點兒虛假。

  我用手撐著自己,勉強地靠在竹墻上,摸了摸小妖和朵朵的腦袋,小妖被我摸了一下,小臉兒一紅,剛才是情感流露,而這會兒才曉得不合適,一陣羞意泛起,重重地推了我一把,跳下了床榻去,氣哼哼地罵道:“臭流氓,真是個不省事的家伙!”

  小妖害羞,而朵朵卻是不管不顧,將腦袋死死扎在我的懷里,哭泣著說道:“陸左哥哥,那個老家伙好可怕,我們都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呢……”

  朵朵這話兒嚇了我一跳,連忙問雜毛小道,說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我父母沒事吧?

  從興奮狀態中退回來的雜毛小道走到我面前來,告訴了我當日昏迷過后的情景。

  原來那天我聽到老屋里面父母的呼救聲,一路沖到放置祖先牌位的屋子里面去,結果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洛十八留在此間的布置,我所看到的都是幻覺,而我父母根本就沒有事,反而是我當時就陷入了昏迷。

  這情形讓我父母手足無措,好在小妖曉得雜毛小道的電話號碼,一打過去,才曉得雜毛小道聽到大師兄轉告悠悠的消息后,正在往晉平趕來。不過在雜毛小道還沒有趕來之前,當天晚上,洛十八就開始著手奪舍,想要控制我的身體,只不過陶晉鴻這地仙卻在當初便有算計,在我體內植入了一縷劍元,遠隔千里,與其博弈,方才沒有讓其得逞。

  爾后雜毛小道趕到了晉平,二話不說,直接安頓好我那六神無主的父母,然后帶著昏迷過去的我折回了茅山,求助他師父,讓陶晉鴻來保護我的安危。

  雜毛小道還告訴我,說他師父和匆匆趕來的虎皮貓大人在此之前就經過了商討,本來判定我的神魂已經迷失了,有可能一直都回不來了,如果這樣,為了保證身體不腐,說不得還要跟洛十八達成協議,讓那家伙先暫時掌控一切。而在此之后,則由陶晉鴻來想辦法,虎皮貓大人帶路,大伙說不得要走一回陰,到下面去找一找我。

  不過后來朵朵和小妖死活不同意,一直堅持著,說非要等到最后一刻,這才終于等到了我的蘇醒。

  一切得來不易,我這才想起問我到底昏迷了多少天。

  在我的想法中,這應該是我昏迷后的第六天,或者第七天,然而雜毛小道卻告訴我現在都已經進入了十一月,我整整昏迷了二十多天。

  這消息將我給嚇到了,說不是說七天回魂夜么,我怎么昏迷了這么久?

  雜毛小道嘿嘿笑,說你的神魂和無塵道長整個人一起,的確是在第七天回來的,不過回來之后,一直都處于昏迷當中,虎皮貓大人告訴我,說你這是神魂受損,正在處于自我休眠期,不過你這小子幸運,這還算是好的,不像是它,整整昏迷了十幾年,結果醒過來的時候,才發現媽的自己成了一只肥鸚鵡……

  這家伙整個人都處于中極度的興奮之中,不知道是因為我醒了過來,還是因為自己不用去那陰森恐怖的鬼地方走上一遭,而就在這時,竹屋的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一個青衣道人走了進來,看到我,臉上露出了笑容,說陸左居士你醒過來了,師父說若是無礙,還請隨我一起,前往大殿那邊,去走上一遭。

  來人卻是與雜毛小道和大師兄并成為“茅山三杰”的符鈞,此刻的他一臉老實模樣,恭恭敬敬地與我拱手。

  我在床上昏迷許久,身子自然是一陣僵直酸軟,不過好在底子還算是不錯,稍微運轉了幾個周天的氣息,這才從床上走了下來,接過符鈞遞過來的紙甲馬綁上。朵朵不愿離開我,像個樹袋熊一般抱在我的脖子上,而小妖嘴上雖然不說,但是心中卻是極為關切,所以自然也是要去的,我摸了摸胸口,肥蟲子在里面安眠,一切都不錯,于是跟著眾人出來,才發現我住的這竹屋,居然是當年楊知修那處最美麗清幽的住所。

  院子里無塵道長和虎皮貓大人還在鬧騰不休,許是因為腦袋都有些不靈光,或者都曾經去過那個恐怖地方的緣故,這一對家伙十分投緣,無塵道長拉著虎皮貓大人,讓他當自己的女婿,而虎皮貓大人雖然一臉的嫌棄,和表達著對朵朵的忠貞,但還是小聲地盤問起無塵道長那個所謂頂級漂亮的女兒,是不是小蘿莉?

  若是的話,倒也可以見上一面,若不是,媽的,休談!

  雜毛小道問虎皮貓大人,說你要不要去大殿那兒,聽一聽陸左這些天的經歷?

  那肥母雞大搖其頭,說要不是小毒物這廝有事,我怕朵朵傷心,才懶得跑到你這禁制防衛破綻百出的茅山來呢,更懶得見陶晉鴻那老家伙。你們自去,到時候等陸左回來跟我講就好。

  旁邊的無塵道長腳步一踏,倏然沖到我面前一米來,一把將我給抓住,這老頭兒渾身還是一副臟兮兮的模樣,不過身上的道袍好歹也換了一件,撲面就是一股濃重的氣味。他緊緊抓著我的胳膊,一臉歉意地說道:“小兄弟,不好意思啊,我也是剛曉得你在這邊有一個母老虎一樣的媳婦兒,所以之前跟你的婚約取消了。俺家翠花,我做主嫁給那位兄弟去了,你可別介意啊?”

  無塵道長一陣忐忑,然而我卻是又好笑又驚訝,說不妨事的,你家翠花能有個好歸宿,我也就放心了。

  虎皮貓大人和無塵道長不去,我和雜毛小道、小妖和朵朵就在符鈞的帶領下,朝著峰頂走去。我有點放心不下無塵道長這患難與共的朋友,出了竹林,還拉了雜毛小道一把,說看無塵身上那么臟,你們也不知道給他換一件衣服啊?

  雜毛小道一臉無辜,說你以為我們不想呢,他雖然瘋瘋癲癲,但是那身手和修為卻都還在,就剛才那一身衣服,要不是我和我師父親自下手,都不一定能換得了。他可是天下正道十大高手呢,倘若不愿意,耍起蠻橫來,有幾個能弄得動他?你總不能讓我師父過來伺候他洗澡穿衣吧?

  如此說來,我倒也釋懷了,哈哈大笑,說也對,那老頭兒腦袋一根筋,自己若不想,誰也逼不得他。對付這種軟硬不吃的人,要智取,比如說要帶他去找老婆,他說不得就直接脫光光,洗個干干凈凈。

  雜毛小道嘿嘿笑,說還是你了解他,我當時聽到他那七個老婆的話語,還納悶呢,說無塵道長在嶗山的名聲挺正的,咋鬧出這么大動靜來呢,后來才反應過來,這人的精神錯亂了。

  我與無塵道長是過命的交情,而雜毛小道卻并沒有,所以感知不深,而且這些天來他大部分的心思都放在了我的身上,親疏有別,自然倒也沒有什么心思管無塵道長,接著我聽旁邊的符鈞說已經通知了嶗山現在的話事人無缺道長,那邊應該會派人過來接人了,這才沒有多言。

  腳著紙甲馬,符文運行,身形似飛,很快便來到了主峰之上的大殿中,陶晉鴻在旁邊的一個偏殿接見了我,倒不是他架子大,只不過這回接我,他也耗損了許多修為,此刻正在休養呢,而在旁邊還有傳功長老鄧震東,以及好幾個長老,也是在等待著我們一行人的到來。

  大家都是熟人,倒也不用太多寒暄,各自落座之后,坐在主位上的陶晉鴻打量了我一番,撫須微笑道:“陸左小友是福大命大之人,這次本以為你回不來了,卻不想福大命大,竟有貴人相助,實在難得。”

  我點頭,想起離魂一行,先是有許鳴,繼而是星魔、無塵道長,然后是雪瑞和蚩麗妹,最后還有掌管陰陽界的那個神秘人,要是沒有這些人,只怕我還真的難以回來。想起那個神秘人在我意思喪失的時候好像還叫了“小陶”的話語,便朝著這茅山的掌教真人問道:“真人,放了我和無塵道長過來的那位神秘人,你認識么?”

  聽我這般說,陶晉鴻也有些驚訝,問我,說陸左小友,難道你沒有見過她么?

6條評論 to“終章 第四十一章 人間歡樂多”

  1. 回復 2014/05/02

    哥哥

    快更新阿

  2. 回復 2014/05/02

    劉璃夜″

    大贊!

  3. 回復 2014/05/03

    更新

    更新啊

  4. 回復 2014/05/03

    1667878386

    又沒了?。。。。。。

  5. 回復 2014/05/04

    江易

    太好看了!每一天都是迫不及待的等著更新的內容。

  6. 回復 2014/05/04

    Aba

    太慢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