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四十二章 便如水與冰

  我搖頭,說沒有,當時我們被一只長著三頭腦袋的神君猛獸給襲擊,差一點兒就死掉了,后來那神秘人就出現了,僅僅只是氣息籠罩,而沒有顯露出真身來。
  
  陶晉鴻點頭,說原來如此,其實說起來你跟她倒是蠻有緣分的,不過既然她沒有標明身份,那么我倒也不好越俎代庖,胡亂做這多事者,想來你以后一定還是有機會與她再見的,到了那個時候,你可得記住她這一份情,畢竟能夠從那個地方毫發無損地出來,實在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奇跡。

  雖未去過幽府,但是能夠重走虎皮貓大人的老路,陰陽界中得返而來,這世間扳著指頭數一數,還真的沒有幾個。想起那神秘人對我的包容和理解,我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說這是自然,不單是他,便是真人你的援手之情,小子我也是銘記在心的。

  聽得我這番話語,陶晉鴻哈哈大笑,摸著自己這兩年又隱約長齊的胡須笑道:“這倒不用,陸左你和劣徒小明是打斷骨頭連著筋的生死兄弟,江湖人還將你們合在一起,并稱‘左道’,身為他的師父,我自然能管一些,那便管一些的。你若是想要謝我,那就多勸一勸我這不肖徒弟,早點來接老道士我的班,也免得我受這份累……”

  這是我第一次聽陶晉鴻談及到接班問題,下意識地左右一打量,瞧見傳功長老、符鈞以及其他幾位長老的臉上都沒有什么驚訝,曉得由雜毛小道接掌茅山大位,這件事情差不多也在茅山高層中達成了共識。
  
  不過這也是在預料之中的事情,茅山最杰出的二代弟子里面,大師兄代表著茅山在朝堂之上的利益,需要坐鎮其中,而符鈞雖然在茅山內部坐鎮多年,但是一來修為遠不如雜毛小道強悍,二來也缺少許多人情世故的歷練,反而是雜毛小道,十年江湖浪蕩,紅塵煉心,苦也吃過,累也熬過,見慣了世間風云,體會了人間疾苦,世事人情早已了然于心,而至于那修為,陶晉鴻之下,也極少有人能夠與其比擬者。

  硬件軟件,全都妥帖,唯一的問題就是這個家伙似乎對那人人期望的位置并不在意,反而更喜歡與我一起廝混江湖的日子,這便是修為高深如陶晉鴻,卻無可奈何的事情。

  陶晉鴻說這話也僅僅只是調侃而已,茅山這家門之事,我自然是沒有啥子發言權的,含糊幾句,又聽得陶晉鴻問起我當日昏迷之后的事情,我也不隱瞞,除了事關個人情感的某些事情,其余的也一五一十,仔細地將這些天來經歷過的事情,給他一一講明。

  其實認真說起來,我所去的地方并非幽府,而是很多走陰人通常所說的“房子”,也就是陰陽相隔的邊界,或者說只是一道橋梁,遠不如當年虎皮貓大人深入幽府那般恐怖,不過此間經歷,世間罕有人能夠知曉,說起來倒也是讓人驚心動魄,感嘆連連。陶晉鴻成就地仙之位,這些年來經歷的事情并非常人能比,對于這些或許并不陌生,但是對于其余人來說,倒也是頭回聽聞,驚嘆連連。
  
  待我說至那白山之上,與那三頭魔怪酣戰過后折回陽世之時,好些人都仿佛跳上了岸的魚兒,張大嘴,深深呼吸,好似與我感同身受一般。

  先前為了怕打擾我的記憶和思路,所有人都只聽不言,讓我說得口干舌燥,待一切結束之后,陶晉鴻頷首而笑,滿腦子問題的眾人才紛紛發問:“難怪根本就找尋不到小佛爺他們的身影,這么說來,那邪靈教竟然躲在了陰陽之地?”

  “幽府邊界的白山,素有聽聞,頗多古跡典籍之中也都有記載,想不到那南疆的蠱師竟然這么厲害,能夠自由穿行其間,陸左居士,那個蚩麗妹現居何處?”

  “小佛爺居然使用那偷天換日之術,避開了轉世重修之苦,重臨人間,若如此,這天下豈不是要大亂了?”

  ……

  無數的問題紛呈出來,顯示出了眾人的驚訝,能夠讓這些矜持的高人都臉色大變,可見此間的兇險。
  
  我盡量地一一回答,至于關于蚩麗妹以及雪瑞的消息,我倒也只能表示抱歉,而陶晉鴻卻注意到了一個細節,問我說當時小佛爺化作光點,消失于無蹤,你有將震鏡遞出,照在了他的身上,而他臨去之前,還表現出十分的痛苦之聲?
  
  我點頭,說是,當時他表現得有些驚慌,看來我還是傷到了他一點,不過……

  說道這兒,我不由提出了心中的疑惑,問陶晉鴻,說我當時在那個地方,到底是一個什么狀態?是靈體,還是本身進入,又或者其他的方式?

  來時的路上,我已經被朵朵告知,說我的鬼劍和石中劍,以及震鏡等物都幫我收好了,并沒有任何遺失,而這些天來我一直都是出于昏迷狀態,按理說在那兒的我應該是靈魂,不過為何給我的感覺確實那么的真實?

  面對著我心中的疑問,陶晉鴻念誦了一段道經,這才平淡地對我解釋道:“你固有的經驗禁錮了你的思維,其實你仔細回憶一下所有的經歷,你就會發現自己當時的生存狀態,無所謂靈體或者肉體,那只是一種升華或者凝華的形態,便比如水,無論它是流水、冰凝又或者水汽,它還是它,并沒有什么改變,同樣的道理,你此番經歷也是一樣,每個人都是一個小世界,或許它根本就不是一次神魂離體,而不過是你的一次夢境而已。”

  陶晉鴻說得玄妙,然而似乎又貼合了天地至理,很簡單的言語,卻似乎將這世界的底層規則給我體現出來。

  每個人都有自己關心的東西,比如雜毛小道,他更關心鬼鎮、白山以及橫跨兩界的接引樹里面的各種離奇的情形,而符鈞則對邪靈教的陰謀與計劃更加關注,也有人對那處的生靈著迷,至于小妖,每當我說起星魔、雪瑞這些人的名字,她那狐媚的丹鳳眼便會迷城一條線,甚至連講起小黑天,她的雪白貝齒都會不自覺地磨上一磨。
  
  陶晉鴻此番叫我前來,倒也不是要審問我的意思,而是讓我將經歷說出來,他這邊才好為我把握以及診斷,待我將所有的一切都講得完畢之后,與星魔、雪瑞的細節倒也不會找我盤根問底,見我精神萎靡,曉得我剛剛蘇醒,還沒有緩過神來,于是叫人給我拿了些養神的補品,讓小妖和朵朵帶著,送我回了清竹苑。

  這清竹園原本是那楊知修的居所,外面看著清幽雅致,然而里面的布置卻極盡古典和奢華,光墻壁上掛著的幾副簡單古舊的字畫,據說都是明宋大家之作,那都是茅山歷年的積累,以及當年破四舊的時候搶回來的珍品,這樣的每一副字畫都能夠在帝都二環之類買一套豪宅,沒想到楊知修匆匆叛教逃離,卻沒有人敢要,倒是被陶晉鴻賞給了雜毛小道,作為茅山后院的居所,占了偌大便宜。

  雜毛小道留在峰頂與一眾師門長輩商議事情,而我則返回了竹林子來,遠遠瞧見一個小小的身影,走近一瞧,卻是傳功長老的那個小徒弟包子。

  兩年多時間沒有見面,這可愛的小道姑身子長高了不少,不過那臉兒卻還是圓滾滾的,跟那薄皮大餡的包子一般模樣,又可愛又搞笑,她瞧見我回來了,歡呼著跑過來,我伸出手,還想跟她見面抱一抱呢,結果這沒良心的小妞兒卻是直接跳入了小妖的懷里,包子臉跟小妖胸前那一對大白兔緊緊貼著,好是一陣膩歪。

  我一陣郁悶,揪著這胖妞的辮子嚷道:“嘿喲,咱們這么久沒有見面,你倒是連個招呼都不舍得打?”

  包子奮力打開我的手,說誰說沒有見過面啊,你前幾日跟個死人一樣,直挺挺地躺在竹榻上面,還不都是我來送的飯?還說這些,小妖姐姐將你剝得光光擦身子,我都有在旁邊看到呢……

  這話兒說的我一陣無地自容,抬頭盯著小妖,帶著期冀的眼神,可憐巴巴地問道:“小妖,她說的不是真的吧?”
  
  小妖也有些猝不及防,剎那間就變得通紅起來,聽得我問,狠狠地剮了我一眼,氣乎乎地說你以為我想啊,陶晉鴻那個老頭子說為了讓你保持身體活力,必須要給你潔身,不然塵埃沾惹,會對你的修為有很大損害,朵朵還小,這事兒本來要拜托你那好兄弟做的,結果他一推六二五,說自己兄弟情義雖深,但是不搞基,可不得勞累我了?

  小妖說完,一雙眼睛瞪得滾圓,拉著朵朵和包子朝著竹屋那兒走去,恨恨地說道:“要是早知道你在那兒左一個星魔姐姐,右一個雪瑞妹妹地樂呵著,左擁右抱,鬼才懶得給你當老媽子呢,哼!”

1條評論 to“終章 第四十二章 便如水與冰”

  1. 回復 2014/05/05

    劉璃夜″

    吃醋了 吃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