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四十三章 青城山被屠

  瞧見小妖那小狐媚子趾高氣揚地帶著朵朵、包子兩個小女孩兒,嘰嘰喳喳地離開,我沮喪地蹲在前面的一片竹林子邊緣,又是尷尬、又是難過、又是有些小快活的復雜情緒充斥在我的腦海里,一時間難以自己。

  所謂的小快活,并不是說我這人有多變態,是個暴露狂,而是因為小妖雖然表面隨和,但實際上是一個特別驕傲和有自尊的小娘子,性格最為火爆,驕傲得跟公主一樣的人物,然而她居然能夠放得下身段來,為死活不知的我擦洗身子——這樣的情誼,說實話,我還真的有些承受不起。

  不可多得英雄氣,最難消受美人恩,有的話說多了我自己都覺得矯情,然而作為一個養蠱人,特別是在陰陽兩界一游之后,我已然曉得我與小佛爺之間,必然是有一次宿命的對決,這是我和小佛爺的,也是王與武陵王之間的,無可避免的。

  然而依此時的局面來看,早已覺醒的小佛爺無論是心機、計謀,還是修為、勢力,都遠遠不是我能夠企及的,而且此時的他還已經完成了最難以逾越的轉世重修,直接將畢生修為,再加上無數法陣之威,通過大輪回術灌注在某個鼎爐之上,雖然末尾被我使了鬼,但修為必然已經是當時罕有,雙方真的要對決起來,我的勝算其實并不高。

  這世間的規則就是成王敗寇,勝利者生,失敗者就只有死字一途。

  連自己未來的生死都不能掌握,我還有什么資格去談及情愛二字?

  如此患得患失,不知不覺我就在這竹林子外面坐了好久,暮色降臨,雜毛小道背著手,從轉角處緩步走來,似乎還在與人交談,我瞧見了這小子,想起小妖剛才的抱怨,曉得小妖給我擦洗身子,必定是這小子給使得壞,氣不打一處來,箭步前沖,二話不說,直接將他給撲倒在地,抬手就準備打。

  我也是氣憤,下手也沒個輕重,雜毛小道猝不及防,給我騎在身上,只能拿手護住臉,嘻嘻哈哈地喊道:“哎呦,小毒物,我不搞基啊?”

  我三拳兩拳打下來,說你做的好事,搞得老子被小妖脫光光地擦來擦去,都沒臉見人了!

  我越說越氣,拳頭上的力道也不由得重了幾分,雜毛小道得知緣由,不由得哈哈大笑,一邊護住臉,一邊說道:“老子是在幫你呢,你還不領情——哎喲,別打臉了,我可是偶像派,打壞了,妞兒可都要跑你那兒去了!”

  我和雜毛小道一陣打鬧,彼此都較上了真功夫,一番打鬧,卻也明了了對方的本事,都在伯仲之間。

  如此僵持一會兒,旁邊傳來一陣輕笑聲,說好了,你們兩個現如今也是天下有名的人物,要是讓人知道像小孩兒一樣在這泥地里面打滾兒,傳出去可得要笑死別人了。這話兒輕柔如水,一入耳中,我才發現來人居然是雜毛小道的小姑蕭應顏。這雍容中又帶著幾分清純的美女身份特殊,不但是雜毛小道的小姑姑,而且還跟我最敬佩的大師兄有著許多不可外傳的關系,據說她還有可能成為茅山未來的傳功長老,如此人物,我卻也不敢怠慢,連忙爬起來,與她道歉。

  小姑擺了擺手,說無妨,你們兄弟情深,倒是讓我想起了許多過往的青春歲月。

  我將雜毛小道從泥地上面拉起來,嘿然發笑,指著雜毛小道這副尊容,說小姑,知道你的人自不必言,若是不知情的人,瞧見你們兩個,都只會說你是老蕭的妹妹,哪里想到還有這輩分呢?

  我的奉承讓小姑莞爾一笑,點了點我的肩膀,說小左,你的嘴要一直都這么甜,倒也不會那么讓小明操心呢。

  小姑平日里看起來有股出塵的仙氣,不過這么壞壞一笑,卻蠻有些可愛俏皮的感覺,難怪聽聞大師兄當年為了她神魂顛倒,只不過不曉得他們兩個人為什么后面卻沒有走到一起來。說完這些,小姑告訴我,她之所以過來呢,也是聽說我醒轉過來,所以被自家侄兒強拉過來當廚娘,給大伙兒弄一頓歡喜的晚宴的。

  我頗有些不好意思,打了雜毛小道一拳,說請客吃飯這事兒,朵朵做的也不錯,何必勞煩小姑呢,只請小姑過來吃便是了。

  小姑帶著我們往回走,說算了,朵朵那小姑娘的廚藝,我倒也是有聽過,實在是不錯。不過你昏迷的這些天來,朵朵和小妖兩個小妮子日日夜夜,不眠不休地陪在你的身邊,早已經是疲累不堪了,也該讓她們好好地休息一會兒了。

  聽得小姑這般說起,我的心中又是拂過一陣憐意。

  我們聊著家常走回了竹樓處,瞧見朵朵和包子兩個小孩兒在院子里的兩棵青松樹下快活地蕩秋千,而小妖則在旁邊照看她們,時而幫著推一推,兩個小丫頭傳來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她的嘴角便有著淺淺的微笑,不過扭頭瞧見了我時,卻是不自然地瞥向了另外一邊兒去。

  院子里只有她們三個人,至于虎皮貓大人和無塵道長,倒是沒有見著蹤影。

  三個女孩兒達成了攻守同盟,并不理會我,但是對小姑卻分外熱情,瞧見小姑蕭應顏出現在了我的旁邊歡呼著跑過來,又跳又叫。小姑手上帶著晚飯的食材,大多是她自己地里面種的,也有在山下平原聚集地那兒買來的,帶著一群小當家熱熱鬧鬧地去了后廚,而雜毛小道則與我一起,來到了剛才小女孩們玩的秋千處坐下。

  這兩處秋千相隔不遠,我們兩個打鬧一陣之后,沒有太多的話語,靜靜地坐了好一會兒,雜毛小道突然轉過臉來,看著我,平靜地說道:“小毒物,你有心事了?”

  我點了點頭,瞧了他一眼,將從蚩麗妹和小佛爺口中得來的耶郎秘辛說出來,然后對他說道:“小佛爺說我背叛了耶郎。”

  雜毛小道點了點頭,說那你自己怎么想的呢?

  我摸了摸鼻子,說也許是因為生長環境的緣故,我并沒有那么多的國仇家恨,在我的心里面,更多的只是想著讓自己身邊的親人和朋友過上不錯的生活,而我感覺現在的日子挺好的,沒有太多的不滿意。至于千年前的事情,還真的沒有什么感同身受——唯一覺得不爽的,可能也就是看不慣你的老祖宗背后陰人的手段吧……

  雜毛小道撓了撓腦袋,說也是,你因為沒有覺醒,所以并沒有什么宿命之感。至于當年的事情,我倒是聽師傅說過,立場不同,那么感受便不一樣,在我那老祖宗看來,當時的耶郎大聯盟實在是太有侵略性了,倘若是不打擊,只怕連他們自己都立足不下去了。所謂敵國,任何的陰謀詭計都只是手段而已——當然,千年過去,滄海桑田,那些恩怨情仇都與我們無關了,世界挺美好的,這世間的人民雖然生活得有歡樂也有苦楚,但沒有幾個愿意去死的,所以小佛爺他這樣的倒行逆施,才會引起一眾手下的反抗……

  我點了點頭,說對,就連地魔這般忠心的手下都生了異志,可見他的那一套說法,實在是沒有什么市場,唯一讓人擔憂的事情,是他蠱惑和控制人心的手段實在厲害,包括洛飛雨小外公在內的苦修士現在可都在他的控制之下。

  雜毛小道晃晃悠悠一會兒,伸手過來拍我的肩膀,說小毒物,不管怎么樣,我都會和你站在一起的。

  他說得情深意重,而我立刻想起了他對小妖說的話語,又想到自己天天給小妖擦來擦去,整個人又崩潰了,沖過去又跟他打作了一團。

  女孩兒總比男孩心大,雖然我十分介意,然而小妖仿佛忘記了這件事情,沒多久朵朵便過來叫我們吃飯了,小妖臉上也沒有什么異常。當晚我們與晚歸的無塵道長、虎皮貓大人一起享受了小姑主廚,旁邊幾個小姑娘打下手做出的一頓大餐,龍井蝦仁、清炒野蔥、番茄炒蛋、土豆燉肉……雖然都是家常小菜,但是卻讓我差一點將舌頭吃了下去,當拍著鼓鼓的肚子時,那一刻簡直是太美好了。

  連肥蟲子都有做得鮮嫩的小炒豬肝吃,興奮得吱吱叫。

  我在茅山養了好幾天的精神,在第二天的時候無塵道長就嶗山的來人接走了,來的除了我們見過的白格勒,還有無缺真人,那是一個得道的真修,實力并不差無塵真人幾分。無塵真人對我們有些不舍,不過嶗山終究還是他的家,我見他不聽勸,就說他七個老婆在家里面像他了,還不趕快回去。

  于是無塵真人便走了,至于他那七個老婆的事情,需要操心的是無缺真人了。

  幸福的日子總是悠閑的,期間我與父母聯系過,讓他們放心,又托了顧老板,讓他幫我確定雪瑞的安全,諸如此類的雜事挺多,不一而敘。我本以為時間會這般平淡過去,然而符鈞再次來訪,讓我們趕緊去峰頂,有要事相商,我瞧見他這么急,問咋回事?

  符鈞告訴我,說青城山被屠了,三位鬼仙戰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