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四十四章 眾星的隕落

  符鈞也只是奉命而來,所知不多,而當我們來到峰頂大殿,見到宗教局外聯辦和青城山的求援人員,聽他們說起由來時,方才曉得大概。

  十一月中旬,邪靈教掌教元帥小佛爺帶領三百邪靈高手,突襲了號稱天下第五洞天福地的青城山,堵門而戰,激戰三天三夜,整個青城山上的五閣八寺十二觀,損失慘重,只要是修行者,就幾乎沒有幾人生還,而坐鎮其間的夢回子、重瞳子和酒陵大師,三位兵解成仙的鬼仙均與小佛爺一戰而亡。
  
  邪靈教攻克青城山之后,不理前山景物,而是將后山劫掠一空,爾后將仙脈斬斷,使得此洞天福地直接脫離青城,遁入虛空,以報當日邪靈總壇之仇。

  此役一出,天下震驚,要知道天下宗門,除了那虛無縹緲之地,便以茅山、青城以及龍虎山的實力最為頂尖,這青城雖說佛道儒三教并立,并不一統,未能上行下效,然而卻能夠與茅山、龍虎并立,倘若論上綜合實力,未必會比這二者差,而且雖說夢回子、重瞳子和酒陵和尚這三位大師是兵解成仙,但這鬼仙也是地仙的一種,能夠勘破世間規則,躋身天下頂尖人物之上,卻不想在小佛爺面前,卻是一戰而歿,實在是駭人聽聞。

  經此一役,青城氣運斷絕,剩下的骨血也都只是一些出外的、和在朝中效力的弟子,不過邪靈教也并不好受,大量叱咤風云的門內精英被當做炮灰一樣,把命交代在了那里,如此說來也只是慘勝。

  不過說是慘勝,我卻想起了在鬼鎮那兒遇到的事情,一問,才知道邪靈教十二魔星中頂尖的天魔在與那重瞳子交手的時候跌落山崖,生死不知。

  聽到這消息,我們個個都是面面相覷,別人或許不了解,但是在我們這一個屋子里面的,都曉得此刻的邪靈教外憂內患,小佛爺手下異心紛起,以左使黃公望為首的一眾高手甚至開始籌謀推倒小佛爺,重立掌教元帥之事來。
  
  然而小佛爺的上一世既然是創教老總沈浩波,那么豈能讓這大權旁落,我們曉得他自有手段,但是卻萬萬沒有想到,他重返人世的第一步,竟然是驅使一眾心懷異心的手下強攻青城山,將這些人給耗在了殘酷的戰斗之上,如此一來,既能滅門立威,又能夠將內部的反對力量給一點一點地磨盡。
  
  只是那天魔可是當初主持他轉世重修大輪回術的主持,卻沒想到也被小佛爺給坑在了青城山上。

  這個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竟然表現得如此兇悍?

  此番前來報信和求援的三個人,兩個是宗教局外聯辦的工作人員,一個總局的、一個西南分局的,還有一個身上有傷的小沙彌,卻是泰安古寺的,他們的老祖宗酒陵大師便是青城三大地仙之一,是個非常有趣且嘴碎的大和尚,跟陶晉鴻也有些交情,所以此番前來,哭聲悲慟,求著茅山能夠伸出援手,幫青城報仇雪恨。

  諸事幫與不幫,怎么幫,幫到什么尺度,這里面的門道很深,稍有差池,說不得這茅山也要赴青城后塵,遭了那滅門之禍,所以陶晉鴻雖為地仙,但是卻并不能憑著自己的喜好而一言決斷,于是也沒有立刻答應下來。
  這小沙彌是青城一役少有的生還者,被茅山諸位長老好是盤問了一番當日的戰況之后,讓他先離去,靜待結果。

  那小沙彌臨走之前,朝著高堂之上的陶晉鴻結結實實地磕了九個響頭。

  這是了不得的重禮,嗑完之后,他幾乎暈了過去,而堂前也留下了斑斑血跡。

  宗教局的人也被領了下去,現如今茅山在朝堂之上的發言權越來越重,他們倒也不敢催什么,只是聲聲悲切地懇求著陶晉鴻以天下蒼生為念,一定要將那一伙邪教徒給一網打盡,繩之以法。

  這些人離去之后,茅山上最有發言權的一伙人圍在了一起,而我也被邀請加入其間,經過了眾位長老團一番激烈的討論,最終由掌教真人宣布,茅山會派出兩隊人馬前去川蜀,一隊由傳功長老鄧震東領頭,而另一隊則只有兩人,那就是雜毛小道與我。
  
  至于陶晉鴻,他則需要坐鎮其中,防止被人摸了后院——要知道對于邪靈教來說,最讓他們痛恨的門派并不是青城,而是茅山;最讓他們顧忌的個人,便是陶晉鴻。

  我并不介意自己也被分配了任務,因為當初我曾經答應過蚩麗妹,以及看守陰陽界的那個神秘人物,這件事情,我也有著相當重要的責任。

  從峰頂回來之后,我們就開始收拾行裝,而朵朵則吵著要去跟包子告別。

  經過這些天的一起玩耍,包子已經和朵朵、小妖結下了深厚的情誼,這是手帕交,最為純真,不過當那小姑娘過來的時候,臉上卻洋溢著歡樂的表情,一問才知道她也將要跟著自家師父一起出山,一起的還有雜毛小道的小姑蕭應顏。
  
  這是包子自有記憶以來第一次出外,她高興得要死,不停地拉著朵朵轉圈圈兒,雖說不能跟我們一起,但是小姐妹倆兒也約定好,到時候在青城腳下見面,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此戰危急,容不得許多耽擱,我和雜毛小道兩人最為輕松,所以在收拾完畢之后,并沒有等待大隊人馬,而是提前離開了茅山。

  跟隨我們的是那個西南局外聯辦的人員,叫徐墨米,三十多歲,是個十分精干的角色,這些年來趙承風掌管西南局,雖然有大肆地提拔親信,但是也發掘出不少的人才來,他便是其中一個。對于我和雜毛小道,他自然是認得的,一個是茅山盛傳已久的下一任掌教真人,而另外一個,跟他們局長平級。
  
  這樣兩個人過來,他已經是大喜過望了,出了茅山之后,直接安排在附近的軍用機場,帶著我們一路南下,朝著西南疾行,一路上還跟我們不斷地講解起后面的局勢來。

  青城被圍,最先曉得消息的就是西南局,趙承風去職之后,現任的西南局大檔頭出自青城山太清宮,聽聞此消息之后自然上心,一邊上報求援,一邊調兵遣將,前去圍堵。

  不過邪靈教高手眾多,領頭的小佛爺更是英明神武,西南局雖然臥虎藏龍,但是卻也沒有可堪能與之匹敵者,不過拼不過修行者,但是作為有關部門,卻還有另外一項利器,那就是軍隊。當時西南局立刻聯系了錦官城軍區,組建了一只極有針對性的特種打擊部隊,然后隨著前往,然而在青城山下卻被迷霧阻攔,幾千人在山外鬼打墻,無論是誰,都解不開這法陣。
  
  直到那仙脈被斬,天地震動,迷霧這才漸開,再上去,便只能夠收拾殘局,別無他用了。

  不過西南局哪里肯吃這虧,高手盡出,一直四處盤查追蹤,這才在西部大涼山一帶找到邪靈教的影蹤。

  宗教局不怕普通的邪靈教,因為他們除了有人,還有槍有炮,有直升機,怕只怕類似于小佛爺這般的頂級高手,軍隊一旦被那樣的兇人近了身,其實根本就沒有什么防備之力,而我們的加入,則使得他們擁有了對頂級人物的牽制力量,除此之外,他們還派人前往藏區求援——他入茅山的時候,得到的消息是布達拉宮不會介入此番爭斗,但是日喀則的喇嘛卻會派出高手過來,封堵川藏之線。

  一路疾行,那軍用飛機雖然顛簸,但是我們在路上僅僅耽擱了兩個多小時,便到達了錦官城,接著馬不停蹄地直接前往西南局總部。

  因為路上有過聯絡,所以我在總部見到了老熟人,就是曾經一起出過幾次任務的楊操,此時的楊操已經是黔陽那邊分局的一個負責人了,不過因為我的緣故,所以被緊急抽調到了這兒來,負責與我們的聯絡工作。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這話兒不但適合楊操,也適合我與雜毛小道。

  當年黃鵬飛身死,楊知修震怒,而我被栽了黑鍋,和雜毛小道是兩個被四處追殺的逃犯,楊操雖然職位不高,卻四處為我們疏通,而如今他升了官位,我和雜毛小道則聞名天下,直與那天下十大高手齊名,回首往事,幾多唏噓。見面之后,楊操神情黯然地告訴我,說此役中秀云和尚身死,據說是被小佛爺一掌破開頭顱,殘忍地吞食了腦漿,至于道人王正一,卻因為家中有事,沒在青城山而逃脫一命。

  聽聞這消息,我神情一陣黯淡,腦海里不由得想起了那個往自己肚子捅上一刀的胖大和尚。

  本以為能夠有重逢言歡的時候,卻不料如今已是天涯永隔了。

  這邊說著話,以前鬼城一案中的那個董組長走了過來,對我們恭敬說道:“陸巡視員,蕭道長,局長請兩位直接過去。”

ps:
眾星的隕落,一個時代的結束,也是另外一個時代的開啟。

身處于這樣的大時代中,未嘗不是一種幸運,也未嘗不是一種悲哀。

惜哉,惜哉,夢回子、重瞳子和酒陵大師三位,一路走好。

4條評論 to“終章 第四十四章 眾星的隕落”

  1. 回復 2014/11/05

    重瞳子

    酒陵大師是那個轉世白合的師傅嗎?

  2. 回復 2014/12/24

    夢回子、重瞳子和酒陵大師

    身為醬油黨,連臉都不然俺們露

  3. 回復 2015/02/20

    三地仙

    一百塊都不給我

  4. 回復 2015/03/12

    陸左小妖

    就這樣死鳥?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