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四十六章 安國的警告

  洪安國告訴我們,因為錦官城不遠,所以他和他大哥洪安中是第一批接到通知,并且就位的宗教局人員,他們曾經馬不停蹄地趕往青城山,接著被迷霧困擾了好幾天,事后打掃戰場的事情也是他經手主持的。

  談及當時的情況,戰況之慘烈簡直就是駭人聽聞,好多人連尸身都沒有留下,倒是邪靈教,即使在青城山拼死反擊,以及宗教局協同川蜀眾派的圍擊之下,竟然能夠將自家人員的尸體收拾干凈,從容離去,一路向著西南逃開,看那從容不迫的模樣,想來應該是謀定而后動,計劃周全而為之。

  我們點頭,說起了西南王局長告訴我們的情報,說那小佛爺之所以襲擊青城山,其實主要的目的倒是為了那三位成名已久的地仙,至于其他人,不過都是些搭頭,平白受了那無妄之災。

  楊操和洪安國都是下面具體做事的人,倒也是第一次聽到這說法,不由得滿面愁容,說即便如是,那也真的是有些駭人聽聞了,雖然青城山流派紛起,源遠流長,管理總有不嚴之處,然而每一處山門都是集聚了無數前人的智慧,殫精竭慮地布置,他邪靈教能夠一舉而入,并且將里面坐鎮的三位地仙給屠戮一空,這天下間,還有誰能阻止小佛爺的行事嗎?

  雜毛小道挾了一口燉得軟爛的醬汁豬蹄,吃得頗美,聽聞此言,不由得吐出骨頭,嘿然一笑道:“這并不稀奇,所謂山門大陣,看著堅固無比,然而只要有個等不肖子弟,內應外合,那么所有的禁制都像是婊子身上的衣物,看著嚴實,輕輕一抹便能夠脫開了……”

  他比喻得粗俗,小妖不喜,一邊捂住了朵朵的耳朵,一邊撿起桌子下面的骨頭棒子,去敲雜毛小道的腦袋。

  敲了幾下,雜毛小道就老實了,規規矩矩地說起第二點來:“至于地仙就更不是問題,夢回子、重瞳子和酒陵和尚這三位大師,都是因為壽元將盡,依托法器靈丹兵解成仙,成就的超凡靈體,固然也有移山填海的大本事,然而卻并非無垢無凈之輩,也有弱點,而當他們遇上了小佛爺的本命金蠶蠱,殞命也屬常事。”

  何謂兵解,其實也謂尸解,大都是因為壽元將近,或者劫難無法超脫,不得已而使用了秘法,通過刀斧加身之法,將肉身功力轉注到元神上,尋常者會選擇重新投胎或者尋找肉身重生,否則終逃脫不得天劫之罰,然而修為足夠、福緣深厚之人,也可以憑元神依托法器修煉,修為鬼仙。

  這鬼仙其實也是地仙的一種,然而卻遠不如陶晉鴻這般堪破死關而飛升成圣的那種地仙厲害,缺點也足夠明顯,很容易遭人算計。

  這三位大拿至功成之日,便罕有下山,故而雖然實力十分超卓,但也并未有列入十大高手之列。

  大道五十,條條通達,其實說起來如果朵朵或者王珊情之類,修行至高深之處,成就也未必會比這三位差上幾分。

  聽得雜毛小道這般解釋,楊操和洪安國方才釋疑,心中那濃濃的恐懼感也消解了一些,楊操嘿然笑道:“說得也是,三位地仙的殞命,這消息聽入我們的耳中,當真是如那五雷轟頂,不知所措,如今想起來,他們或者遠遠強過于尋常的頂級高手,但是也并非不可估量的人物,便比如你們兩個,說不定也足以可堪匹敵。”

  說到這兒,楊操和洪安國幾多感慨,當年與我們一同進駐青山界,聯手清剿肆虐橫行的矮騾子,雖然也是感覺修行厲害,但是遠遠沒有預料到的,是后來我們竟然能夠強大到帶人進攻邪靈總壇,并且將這個宗教局自建國以來最強大的對手給打壓得總壇破落,一舉揚名,名列天下間有數的高手行列,如此回想起來,當真是有些人生如夢的感慨。

  聽得兩人幾多盛贊,我和雜毛小道連忙謙虛,說這都是局里面運籌帷幄,至于我們兩個人的功勞,實在是被人過于夸大了,想一想,在那樣級別的戰斗之中,個人的力量其實還是很有限的……

  大家相互吹捧幾句,就著這興頭又喝了兩杯濁酒,洪安國放下酒杯,抹干嘴角酒漬,這才猶豫地說道:“陸左,你的為人不錯,我們認識你的,也都沒有啥子可以說的,但是最近的流言,對你們其實還是有些不利啊……”

  他這話說來語重心長,欲言又止,我不由得一揚眉,說竟然還有此事,洪哥,還請賜教。

  洪安國連忙擺手,說賜教倒也不敢,不過趙承風雖然退下,但卻還是有人念及他的情分,對于他的復起,念念不忘,這一次青城山出事,王局因為剛來不久,有的驕兵悍將也指揮不上,使得救援行動并沒有很好的展開,甚至暗中推諉使絆,這才使得邪靈教能夠大搖大擺地離開了去,而且一直都有一些言論喧囂塵上,說王局雖然實力強大,但是能力卻還是有些有待考量,畢竟還是有些不熟悉情況,還不如請得趙承風回來主持大局,要不然事情還真的進行不下去。

  這話語聽得我們發笑,其實雖然與那西南局的王朋局長接觸不多,但是他給人的感覺實力并不在趙承風之下,而且王局還是青城山太清宮出身,對這里的了解也并不比趙承風差,不過此番青城山被屠,靠山傾倒,一時間倒也沒有依托龍虎山后臺的趙承風硬而已。

  這些都是暗流,我們并不在意,上面應該也不會糊涂到臨陣換將,又將趙承風起復而來——此番前來支援的門派之中,以茅山為最,除了雜毛小道以及差不多算是茅山一系的我之外,另外一隊,由傳功長老鄧震東帶領的大隊人馬也啟程了,不多久便也即將到達前線,光是這一點,趙承風便是一點兒機會都沒有。

  洪安國的話語并沒有完,他又喝了一杯酒,這才緩緩說起第二件傳言,說的是包括青城山一脈在內的西南局部分人,已經在傳著怪話,對當初攻陷邪靈教總壇的人不滿,說就是因為這些人的好大喜功,使得本來相安無事的大好局面被打破,將邪靈教這條瘋狗給惹醒了,結果四處咬人,如此說來,這次青城山被屠之事,其實也是要一些人來負責任的……

  這話兒才是真正的誅心之言,聽得我和雜毛小道一陣驚起,不由覺得那冷汗冒了出來。

  從攻破邪靈總壇、到四處找尋邪靈教,然后再有這青城山被屠,這所有的一切其實都在小佛爺的算計之中,所為的,其實最終還是他那個恐怖而龐大的計劃,然而世間白變成黑、指鹿為馬的事情從來都有,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夠理解的,并且還能與我們站在同一條路上面來。

  倘若上層人物有的覺得“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明”,一切為了穩定的需要,實施靖綏六合的方案,與邪靈教達成和解,那么總會要找一些人來當作內部怒火的宣泄口,而我們,無疑將會成為最好的人選。

  這事情光想一想,就讓人感覺到渾身發涼,不過瞧見了我和雜毛小道的臉色慘白,表情憤怒,洪安國又解釋,說現在也只是一點兒風聲,我說與你們知曉,小心提防便是了,無需太過在意。

  雜毛小道在旁邊冷笑,說我們倒也沒有什么恐懼的地方,即便是事情到了最壞的結果,也不過是增加內耗而已——真要惹急了,我們只會比邪靈教更加恐怖。

  這話題談得有些沉重,我們便沒有再提,而后洪安國說起了之后的追索,他們一路跟隨著邪靈教的大部隊南下,得知這些家伙目前正在大雪山至大涼山一線休整,經過這一陣緊張忙碌地調兵遣將,再加上如我們一般助拳的援兵到來,相信將這伙喪心病狂消滅在山里,并非難事。

  洪安國帶隊前方前線,目前大概已經將目標確定在金沙江谷底和大風頂兩處,而現在也還在緊密排查,一旦有消息傳來,應該就會重拳出擊,將其剿滅干凈,不留后患。

  這話兒談完,洪安國又談起了一些小事,比如他們在逐尾追尋的過程中,還碰到了落單的邪靈教徒,費盡精神將其活捉,正想審問呢,結果這人的腦袋炸裂,卻是活不成了,隨行的蠱師談及,說這些人是被下了蠱毒。

  另外,他與新入行的一個女孩兒閑聊的時候,還談及過我,說是認識我,還是老熟人呢……

  話說到這兒,雜毛小道不懷好意地問人漂亮么?

  洪安國說長得不錯,我瞥了一眼小妖,看她面無表情,嘴角卻又冷笑,正想問一下名字,結果這時房門被緊急敲響,楊操過去開門,結果一臉嚴肅地回來,告訴我們,說有緊急情況,前指請我們立即過去,有要事相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